文学迷 > 玄幻魔法 > 觅仙 > 第二十五章暴露
    “呸!想不到堂堂大明寺玄牡大师座下的大弟子,竟然是个无耻的盗修!”那女子似乎跑不动了,倚着一块山石,转身恨恨的说道,她胸口起伏不定,大气直喘。

    女子离李慕然不过只有数十丈,但显然并没有觉隐匿中的他。李慕然见到这一幕,眉头微皱,从这女子的表现来看,她应该是法力被封无法调动,否则略一调动法力,就能平复气息。

    那僧人大笑道:“哈哈,盗修又怎样!成王败寇,总比你这样英年早逝要好!”

    “中了小爷的五毒追魂散,你还能跑出这么远,算是相当不错!平日里身子一定调养的不错,今日让小爷我领教领教!”僧人说着,竟露出一脸淫邪之色。

    “原来是五毒追魂散。”李慕然暗暗点头,这是《盗经》中提到过的一种盗修常用毒药,能令修士法力逐渐封印,身体也瘫软无力。下意识的,李慕然脑中立刻浮现出《盗经》记载的七八种方法,都可以解除此毒。

    女子大惊,怒斥道:“哼,你敢!我是什么人,你又不是不知道,你敢对我动手,就不怕本宗追查到底、让你永无宁日么!”

    “这一点就无需颜师妹费心了,以颜师妹的身家,干了这一票,小爷我就远走他国。天下之大,令尊怎能追查到小爷的下落!”

    僧人说着,一步步的靠近女子,笑道:“小爷早就听闻,颜师妹乃是国色天香的大美人,今日小爷有幸,自然要财色兼收!”

    “你敢!”女子大惊,身子微微颤抖。

    她那怯弱无助的模样,反而更激了僧人的邪念,后者哈哈大笑:“等会你就知道小爷敢不敢了!”

    僧人脚步更快,伸手就要去扯女子的衣裳。

    就在此时,忽然一阵强光从女子身上出,化作一道道锋利的光梭,直冲僧人激射而来。

    这一变故突然之极,但僧人却似早有防备一般,反应也是极快。几乎在女子动手的一刹那,他就祭出了一面龟壳状的法器。这件法器原本只有巴掌大小,但在僧人的法力倾注之下,瞬间便化为丈许大小,将自己身前的光梭尽数挡住。

    轰轰轰一阵密集的爆鸣声响起,那龟壳状法器在眨眼间被光梭轰的粉碎,僧人被逼的倒退几步,但也没有受伤。

    “漫天飞梭!”僧人冷笑说道:“果然在你手中!可惜这种手段,你只能用出一次!哈哈,看你接下来……”

    僧人正为自己逼出并化解少女的绝招而庆幸,忽然间现,数十丈外的泉水边上,竟然平白多出了一个身着道袍的少年。

    “什么人!”僧人大惊。

    这少年自然是李慕然,他正在心中暗叫倒霉,就在刚才,那漫天飞梭四下飞溅,其中有一道不偏不倚正好击中了李慕然藏身的山石,顿时石屑四溅。

    李慕然为了避免被飞散的石块击中,不得不急忙闪身躲避,他的夜隐术只是修炼小成,微小动作不会打破隐匿,但闪避飞石的动作却是不小,立刻便破坏了夜隐术的隐匿效果,身形暴露在二人眼中。

    “原来是个元符宗的小师弟。”僧人打量了李慕然一番,顿时心中一松。

    无论从年纪还是修为来看,李慕然显然都是刚入门不久的气脉初期弟子,而僧人自己可是气脉后期的修士,修为高出李慕然太多,所以根本不把李慕然放在眼里。

    “师兄饶命!”李慕然全身战战兢兢,一副害怕之极的模样。

    “啧啧,只能怪你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僧人一步步向李慕然走来,一字一句的恶狠狠说道:“只有死人才能保守秘密!”

    李慕然似乎是害怕的不能动弹,他既不逃跑,也不祭出法力护体,只是一眼不眨的盯着对方,表情恐惧之极。

    一步、两步、三步,僧人逐渐靠近李慕然十丈之内,可是就在此时,那僧人体表金光一闪,竟然祭出了金刚罩法术。

    李慕然心中一沉,又暗叫一声倒霉。

    他有意示弱,是想让对方疏忽大意,正如当初清元子那样掉以轻心,这样他就有足够的机会突然反击,一招灭敌!

    可是想不到,这僧人倒是个谨慎之人,即便自己修为高出李慕然太多,依然稳妥的先祭出金刚罩护体,以求万无一失。

    僧人单掌一提,立于胸口前。李慕然心中一动,这是佛门修士常见的施法手势,只怕下一刻,就是各种高明的佛门法术向他击来。

    就在此时,李慕然忽然身形暴动,如一道黑影一闪而过,僧人只是一个不留神,李慕然居然就窜到了自己身侧。

    “想逃?!”僧人冷哼一声,转身单掌一劈,顿时一道闪耀金光划破夜空斩出,犹如一柄巨大的刀刃。

    此招名为光刃斩,是一种高阶的金属性法术,一刀斩出,足以破金碎玉,即便是一块丈许大小的坚硬岩石,都能一劈两半。

    这金光一斩度奇快,覆盖的范围又很大,李慕然纵然身形再灵活,也绝不可能闪避开来。

    在僧人看来,自己这一记光刃斩出后,这个符门少年已经是个死人了!

    可是与此同时,僧人却见到忽然有无数闪耀的火光向自己飞来,他心中一惊,急忙将全身法力催动而出,凝聚在体表的金刚罩上。

    修炼到他这个境界,法力调动已然十分纯熟,可谓是心念一动,便能施法。

    然而,那无数的火光,却化为一个个尺许大小的赤焰火团,在他身上肆虐的爆炸着,轰隆隆的巨响随之传出,以那僧人为中心,一瞬间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爆炸火团。

    响声震天,回音荡漾在山谷之中,彻底打破了夜的宁静。

    爆炸过后,火光一收,原地腾起的一片青烟黑气也随风消散,只露出一个焦黑的身体,已是气息全无。

    一阵夜风吹来,那身体竟然化为飞灰、随风而散,原来是在爆炸中彻底被震碎。

    只有一个储物袋掉落在地,这个储物袋应该是个上等品质的高价宝物,所以才没有随着僧人的身体一起毁掉。

    那僧人怎么也想不到,就是那么一名毫不起眼的符门少年,居然一口气祭出了三十多张炎爆符,这相当于三十多个炎爆术尽数打在身上,即便他有金刚罩护体,也承受不住。

    三十多张炎爆符祭出,就是近二百块灵石砸在脸上,除了李慕然外,恐怕也没有第二个气脉初期的弟子能够有这种手段。

    而且,这些符箓都是李慕然亲手制作的,所以才能一次性施展出如此之多,否则一张张的祭出,也根本威胁不到那位气脉后期的僧人。

    “哈哈,想不到大名鼎鼎的玄牡大师座下席大弟子,竟然会死在一个气脉初期的元符宗弟子手下!”不远处的女子目睹这一幕,先是惊呆了片刻,随即高兴的大笑起来,出银铃般的笑声。

    “笑什么,下一个就轮到你了!”李慕然冷冷的声音传出,然后从一堆乱石中爬起身来。

    “你居然没有死!”那女子大惊失色,一脸愕然。

    李慕然的身上,闪着一层淡淡的光芒,那也是金光罩,只是法力极弱,离崩溃只差少许。

    “运气不算太坏!”李慕然从胸前摘下一张元气几乎耗尽的符箓,身上的淡淡光芒立刻消失。

    刚才,他在金刚符的保护下,挡住了僧人的那一斩,但却被爆炸产生的气浪卷起,飞出了数丈外,摔在乱石上。

    好在金刚符防御力不俗,他没有受伤。

    李慕然拾起僧人留下的储物袋,毫不客气的向怀中一揣,淡淡的向少女说道:“在下刚才救了你一命,你却咒在下去死,这未免有些不合适吧。”

    少女一愣,急忙说道:“是,是,小女子口不择言,多有得罪!多谢师弟,不,多谢恩公相救。恩公只要将我送回丹心宗,必有厚谢!”

    “这个在下毫无兴趣!”李慕然冷冷说道。

    少女神色一凝:“那你想怎么做?难道你也要杀人夺宝?”

    李慕然摇了摇头,说道:“天材地宝层出不穷,为价值有限的少许宝物而杀人,在下倒是不愿、也不屑这么做!”

    少女闻言心中一松,神色间也缓和了许多,她说道:“恩公果然是侠义之士,多谢恩公相救。”

    少女说着,便想挣扎着站起身来。

    “且慢!”李慕然冷哼一声:“在下没说就这么放过你!你若是这么走了,倒咬一口,说在下杀了大明寺的高僧,只怕在下性命难保!为求自保,在下也只能不得已而为之!”

    “哼,你也要杀人灭口?你和那些盗修都是一路货色,何必找什么借口!”少女冷哼一声,既愤怒又无奈。

    李慕然不言,目光却在少女身上不住打量,嘴角还露出一丝诡异的笑意。

    “你想干什么?”少女脸色一变,下意识的又退后了少许,身体几乎缩成一团。

    “你还是杀了我吧!”少女脸色苍白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