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玄幻魔法 > 觅仙 > 第二十六章魂咒符
    少女怕李慕然意图不轨,索性求死,而此时,李慕然正心念急转,根本没有将她的话放在心里。

    “漫天飞梭,《盗经》中提到的十大暗器排名第三,居然在此女的手里!”

    “那漫天飞梭也是一件灵器,依靠灵石之力起攻击,难怪此女被封印了法力,也能突然间施展出来。”

    “能拥有这等宝物,看来此女的身份大非寻常,要对付此女,只怕后患无穷!”

    “可是,更不能让她就这么走掉!”

    李慕然念及此处,忽然问道:“你有没有听说过本宗的魂咒符?”

    少女闻言脸色微变,却摇了摇头。

    “真没听过?”李慕然含笑说道:“那你就必须死了!”

    少女急道:“等等,我想起来了,好像是听说过贵宗有这么一种符箓。”

    李慕然点了点头,接口说道:“魂咒符,是将一段誓言以诅咒法术的形式封印在符箓上,然后将其吞下。如果将来违反诅咒上记载的誓言,就会让修士的神魂留下无穷隐患,不但修为难以寸进,而且练功随时都会走火入魔、从而丧失本性,后果极为可怕!”

    少女越听越是害怕,却没有多少惊讶,从她的表现来看,显然是听过此符的,也略知一二。

    “魂咒符乃本宗几种较有名气的奇符之一,你应该听过。”李慕然继续说道:“你下毒誓,在下将其封印成魂咒符,然后你再将其服下,这样一来,在下就不怕你将今日之事抖落出去,也能饶你一命。”

    “有没有其他选择?”少女露出了哀求的目光,一副楚楚可怜的神色,真是“我见犹怜”。

    李慕然却不为所动,他冷冷的说道:“在下已经给你了一条生路,另外一条,就是死路!刚才的打斗,动静不小,只怕随时会引来四宗弟子。你立刻做出决定,否则在下就当你选择了死路,只好痛下杀手!”

    说着,李慕然恨恨的瞪了对方一眼。

    “我选生路!”见李慕然目露凶光,少女立刻毫不犹豫的答道。

    “将魂咒符拿出来吧?我这就立下血誓。”少女说道。

    “很好!”李慕然点了点头,然后取出了符笔,符纸和符墨。

    少女一愣,惊呼道:“喂,你没有魂咒符啊?难道你要当场绘制符箓?魂咒符可是需要绘制嗜魂斗文的,你才气脉初期,也能绘制出斗文?”

    李慕然心中连连摇头,这少女居然连嗜魂斗文都知道,显然对魂咒符了解颇多,刚才居然还假装不知,幸好自己识破。

    “少废话!”李慕然冷喝一声,斥道:“如果在下画不出魂咒符,就把你杀了一干二净!”

    少女不敢再说话,只好默默的祈求着,希望老天开眼,让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元符宗弟子奇迹般画出魂咒符,这样自己才有一线生机。

    “画好了,拿去誓吧!”少女的心愿还没有许完,李慕然就把画好的魂咒符丢给了她。

    夜长梦多,李慕然要尽快了结此事。

    至于这嗜魂斗文,的确难以绘制,不过李慕然手中的那张符纸,早已经被神秘的铜镜之光照过,画起斗文来毫不费力!

    “这……”少女大惊,不敢相信眼前生的一切。

    如果不是看到手中的魂咒上,符墨尚未完全干透,她一定认为李慕然是拿出了一张买来的现成符箓,而不是在短短的片刻之间挥手而就。

    “恩公果然是奇才!”少女大惊之余,还不忘趁机赞誉一句。

    “立誓时不可投机取巧,在下认真听着,稍有不诚,便是死路一条!”李慕然板着脸凶狠很的说道。

    少女依言誓,倒也不敢玩弄玄机。李慕然满意的点了点头,走到她身前,毫不客气一把抓过她的手掌。

    “你要干什么!”少女一惊,想要抽回手掌,却全身乏力而无法反抗,顿时又羞又急。

    “果然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手掌温润,柔若无骨。”李慕然心中暗道,对她的大呼小叫不以为意。他取出一根银针,刺破少女的一根手指,挤出几滴鲜血,滴在魂咒符上,又加上了一道封印。

    两层封印,一层封印魂咒术,一层封印誓言精血,魂咒符这才算是完成。

    符箓有许多种使用方法,其中一种,叫做饮服。李慕然取出一只空的玉盒,盛了一些灵泉水,然后手中冒出一凛火苗,将魂咒符点燃。

    魂咒符立刻燃烧起来,在其彻底烧毁前,李慕然将点燃的符箓摁入玉盒中的灵泉水下,并伸指搅了几圈。

    符箓化为粉末,融入灵泉水中,将水染成淡淡的红色。

    接下来,只要让少女喝下这碗水,就算是将魂咒符吞服下去,大功告成。

    “喝下它!”李慕然凶神恶煞般吼道,并毫不怜香惜玉的一把扯下了少女的面纱。

    蒙面可不方便强行灌水,必须把面纱摘下来。

    但是,这一摘之后,李慕然却当场愣住了。

    这少女果然极美,美到让一向自认为心境不俗的李慕然一时间都有些失神。

    “你看什么?!”少女满脸通红的小声啐道,可是她连转头回避对方炽热目光的力气都没有。

    “你果然很好看!”李慕然喃喃说道:“而且你看起来不过才十六七岁,居然能修炼到气脉后期,佩服佩服!”

    少女更加娇羞,目光极力闪避,根本不敢与李慕然对视。李慕然却又板起脸来,凶道:“乖乖的喝下这碗水,不然你还是要死!”

    李慕然一边强灌,少女也一边尽量“配合”,片刻后,终于把这碗水灌入了少女的腹中。

    “大功告成!”李慕然心中一松。留在此处夜长梦多,他要尽快离开。

    “五毒追魂散少说也有七八种解法,你不会解也就罢了!而此毒带着一股奇香,远远的就能闻到,亏你也会中招!”李慕然说着,取出三四种丹药,一起塞入少女的口中。

    “你给我吃什么东西?”少女仍然惊疑不定。

    “这几种都是坊市中常见的疗伤解毒药,也不算太贵。单独任何一种都不能化解五毒追魂散,但一起服下却能暂时压制毒性,恢复少许法力,足够你返回宗门。”李慕然说着,拔腿就跑,他要趁少女法力恢复前,立刻离开这是非之地。

    “多谢恩公!”几枚丹药入腹后,果然能调动少许法力,少女心中顿时大松,死里逃生,激动不已。

    “小女子乃丹心宗颜楚楚,不知恩公尊姓大名!”少女在李慕然身后喊道。

    李慕然理也不理,只顾着尽快离开此处。

    “救命之恩,楚楚必当图报,恩公若是有需要,可以来丹心宗找我。”少女又喊了一句,却见李慕然已经消失在夜幕之中。

    “真是个怪人!”少女撇了撇嘴,随即也戴上面纱,祭出符纸鹤,乘着纸鹤飞离此处。

    李慕然回到紫霞峰的寝屋后,心中也是松了口气。

    “看来以后都不能去三幽泉练功了。”李慕然暗道,今晚他险些就命丧泉边,若不是自己这段时间不惜成本的不停练习使用符箓,如果不是在法力流转格外顺畅的夜间,如果不是有蚀月术相助,他就根本无法在短时间内祭出那么多的炎爆符。如果不能一击得手,让那气脉后期的僧人回过神来,自己就是死路一条!

    也幸好那僧人多少还有些托大,如果他一开始就全力而为,即便在夜间,也根本不会给李慕然出手还击的机会。

    李慕然暗自庆幸:“《盗经》有言,轻敌是盗修大忌,一旦确认要攻击目标,就要全力而为。从这一点看,那僧人还算不上顶尖的盗修。《盗经》还说,千万不能见色起心,不少盗修都是载在自己的色欲之上,那僧人也是如此!”

    不过,能在危急时刻生死相斗,的确是极为难得的经历,那种死里求生的危机,让人爆出自己最大的潜能,是其他方式所无法替代的;正是借助这一次的经历,李慕然的蚀月术终于修炼小成,并立下大功。

    “且看看那气脉后期僧人的储物袋中,都有哪些宝物。”

    李慕然确认四周无人,便轻轻一拎储物袋,顿时倒出了一满桌的物品。

    “好多灵石!”李慕然大喜,一时间也没有去仔细清点。

    “居然还有衣物、干粮等行头,看来这个家伙,已经打定主意要逃之夭夭了!”

    “他先前用的龟壳状法器,居然能挡住漫天飞梭的一击,足见是品质非凡的防御法器,可惜已经毁了,会不会还有这类法器呢?”

    李慕然在众多宝物中一阵翻找,却没有找到一件防御法器,佛门弟子常用的金刀、佛杖等法器,倒是看了几件。

    李慕然有些失望,但是转念一想:“他要是还有那种品质的防御法器,恐怕就不会被我的炎爆符生生炸死了!”

    “居然还有几张符箓。”李慕然心中一动,便将这几张符箓拿起来一一查看。

    “符纸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