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玄幻魔法 > 觅仙 > 第一卷匡庐四圣 第二十七章瓶颈
    李慕然看到的第一张符箓,就是名气极大的一种飞行术符箓,通常被称为符纸鹤。

    符纸鹤激时,能变成一个丈许大小的纸鹤,飞行在半空中,度也很快。

    当符纸鹤的元气快要消耗完时,就不能继续使用飞行;但是,只要有元气符补充元气,便又可以继续使用。一张品质上佳的符纸鹤,可以反复使用上百次之多。

    李慕然暗道:“这张符纸鹤,坊市里少说也要一百五十灵石,这僧人盗修,果然身家不菲。”

    符纸鹤使用方便,只须祭出些许法力便可操纵,李慕然现在也能使用,只是以他的修为和资历,动用如此昂贵的符箓,实在有些惊世骇俗,以李慕然低调谨慎的作风,自然是藏着不会轻易动用。

    除了这张符纸鹤外,其他几张符箓,都是元气符,显然是为符纸鹤补充元气所准备的。

    李慕然凝神看着其中一张元气符,颇有些爱不释手。

    这张元气符,上面的符文有一字一印一咒,还有一个聚气斗文,这是一张二星元气符。

    二星元气符蕴含的元气,几乎是一星元气符的十倍之多,而它的价格,也是一星元气符的十倍。

    “可惜,我现在的法力还不够深厚,不足以绘制二星元气符。这张二星元气符,应该是本宗某位气脉中期、或后期的师兄绘制的吧。”李慕然轻叹一声,将这些符箓一一收起。

    李慕然将这些杂乱的物件一一清理了一番,大部分都是佛门弟子所用之物,李慕然根本用不上,也不好出手转卖,他打算找个时间将这些东西统统毁去。

    除此之外,就只剩下两瓶丹丸,几件法器,几本功法典籍和一堆灵石。

    那两瓶丹丸,都是洗髓丹,是一种价值颇高的丹药,而且还不是什么时候都能买到。这洗髓丹不但蕴含的元气极为充足,远胜过聚元丹;而且还有洗髓易筋的奇效,据说经常服用能改善体质、排出杂质,对于气脉期修士打通经脉有莫大好处。

    可惜李慕然现在修为尚浅,等他至少有气脉中期的修为时,才能真正炼化洗髓丹的药性,现在服用,不但浪费,而且经脉还难以承受。

    李慕然算了算,灵石有二三百颗之多,其中绝大部分都是他常用的低阶灵石,还有三颗灵石,足有拳头大小,色泽也更加通透,甚至还泛出淡淡的辉光,蕴含的元气也更是惊人,远远过普通的低阶灵石。

    “这三块就是中阶灵石吧。”李慕然欣喜道,一块中阶灵石,价值相当于一百块低阶灵石,这三块中阶灵石,本身就是一笔巨资。

    有如此多的收获,自己花掉总价值近二百灵石的炎爆符,也算是“物有所值”。当然,如果李慕然能未卜先知,他宁愿今晚没有去过三幽泉。

    “没有灵石,可以通过勤奋制符来慢慢赚取;没了性命,那一切都是空话!那些人身为盗修,哪怕成功无数次,只要有一次失手,就是前功尽弃!”

    “《盗经》最后却说,做盗修的目的,不是为了杀人夺宝,而是为了提升自己的修为。这倒是一句实话。”

    收拾好后,李慕然取出一叠元气符,准备将那张救了自己一命的金刚符补充满元气。

    用元气符补充元气的过程也十分简单,李慕然将一星元气符和金刚符面对面的贴放在一起,然后打出一道法力,解开两种符箓的封印。

    随即,元气便缓缓的自行从一星元气符流入金刚符内,大约过了四分之一注香的时间,一星元气符的元气彻底流失,此符也化为一缕青烟而消失,金刚符除了元气略有补充外,没有其他变化。

    李慕然又拿出第二张元气符,如法炮制。

    一连用了二十张一星元气符,花费了不少时间,才将这金刚符的元气补充满。如果用两张二星元气符来补充元气,效果基本一样,花费的时间就会少很多。

    接下来的这段时间,李慕然未曾离开紫霞峰一步。他暗中打听消息,并没有听到任何与那晚有关的风声,这才渐渐放心。

    不过,李慕然接下来的修炼,却不是顺风顺水,虽然他有聚元丹相助,但进展依然极为缓慢,甚至一连几天止步不前。

    紫霞观大师兄清风子为人颇为和善,李慕然向他请教此事,后者闻言吓了一跳。

    “清风师兄,有何不妥?”李慕然急忙问道。

    清风子上下打量了李慕然一番,说道:“没有什么不妥,只是你的修为进展情况,有些出乎我的意料。”

    “哦?还请师兄详细指点!”李慕然认真倾听。

    清风子轻咳一声,说道:“服用合适的丹药打坐炼化,却没有多少效果,这种情况一般有两种可能,一种是你服用该丹药的次数太多了,丹药总归是修炼的外功之一,由外而内,虽然迅捷,却有一些弊端;不过一种丹药一般要服用几百上千颗,才会渐渐出现毫无作用的现象,不会突然间失效,师弟当然不是这种情况;师弟的情况应该是第二种可能,那就是遇到了功法瓶颈。”

    李慕然连连点头,清风子所言,他在典籍中也有看到,只是不敢确定自己属于那种情形。

    “功法瓶颈,师兄是说,我的修为已经到了气脉初期的顶峰状态?”李慕然又惊又喜。

    “的确有可能!”清风子说道:“像师弟这种一年多就修炼到气脉初期顶峰的修士,并不多见,与你同批的弟子中,最多只有三五人能达到这种修炼度,算是很有修炼天赋了!师弟要好好把握机会!”

    “是,多谢师兄指点!”李慕然拜谢道。

    有关功法瓶颈的信息,李慕然在典籍中不知看到了多少次,每一本功法典籍都会反复提及此事,并且给出有可能破解瓶颈的种种方法。

    李慕然知道,所谓的功法瓶颈,是指功法修炼到一定层次时,身体或神念、法力,已经到了某个程度的极限,阻碍修为的缓缓进步。要想再有提升,就必须突破瓶颈,达到质变,从而继续修行。所以一般来说,瓶颈往往出现在质变之前、即各个境界提升之前。

    李慕然现在遇到的瓶颈,就是已经修炼到了气脉初期顶峰,再往下一步,就要达到气脉中期修为。但他一日无法突破这一步,就无法在修为上再有长进,法力也不会变得更深厚。

    典籍中提到的各种突破瓶颈的方法不少,但有个共同之处,就是要随缘,不可强求。

    这天夜晚,李慕然将《盗经》最后一页翻完,感慨不少:

    “这本书中的修仙界,与其他书中的修仙界,简直完全是两个世界!不知写出这本《盗经》的那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夜隐术和蚀月术,他都已经修炼小成,书中的一字一句,他都牢牢的记在了脑海中。

    李慕然合上《盗经》,双掌轻轻一搓,一道法力化为火苗从手掌中窜出,将此书瞬间烧毁为一缕青烟。

    “是时候出去历练一番!”李慕然自言自语道。反正那了断凡尘的任务迟早都要执行,不如趁着自己功法遇到瓶颈之际,提前将这个任务完成。

    李慕然向清风子说明自己的用意,后者也十分赞同李慕然的想法,并给他一枚令牌,准许他因此离开宗门一段时间。

    随后,李慕然来到了外事房,见到了一个气脉中期的胖师兄,道明来意。

    对方看都没看李慕然一眼,只是向外一指,不耐烦的说道:“都在外堂,自己随便挑一个吧!”

    李慕然也不生气,含笑说了个是,便向外堂走去。

    说是外堂,其实只是知事房的一个大院子,院子里跪着不少衣衫褴褛的各色人等,男女老幼都有,不下百余人。

    这些人原本都是神色麻木,但李慕然出现后,却如同触电般纷纷“觉醒”,大声哭喊或是哀求,一个比一个激动。

    “王师弟,这些都是向本宗求助的凡人?为何都要跪着?”李慕然眉头一皱,向院口站着的一名守卫修士问道,这守卫恰好是与李慕然同一批的弟子,还算是较为熟悉。

    王姓弟子说道:“这算什么!这些凡人无论是大富大贵还是穷困潦倒,都要先要在求仙谷风吹日晒的跪求九九八十一天以上并且有合情合理的诉求,才有资格进入这里继续等待。赵师兄可以问问他们的诉求,然后挑选一个。”

    说到这里,王姓弟子小声的向李慕然说道:“墙角那边有个不能说话的寡妇,是个哑巴。她因为状告官僚侵占田地,反被杀了全家,自己也被毒哑。她的诉求最简单,只是报仇而已。灭杀几个凡人败类,对我等而言,简直易如反掌!赵师兄如果挑选这个任务,只怕两三日内就能完成。”

    李慕然点了点头:“多谢王师弟指点。”

    李慕然踏入院中,正要对这些不住向他叩拜哀求的凡人说些什么,忽然在嘈杂的环境中,听到一个老者嘶哑的声音:

    “无名,无名,是你么?我是郭老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