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玄幻魔法 > 觅仙 > 第一卷匡庐四圣 第四十章半块玉佩
    “师父!”李慕然脸色微变,他已经看到,出强光的,正是他的师父紫霞道人——后者正乘着那只飞凤,极快的飞到此处,落在李慕然身前。

    “拜见师父!”李慕然躬身一礼,心中却有些忐忑不安,他刚灭杀莫师兄,师父就在此处此刻出现,未免有些巧合!

    紫霞道人微微一笑,看了周围一眼,有些惊讶的说道:“那姓莫的小贼,已经被你杀了?”

    “师父果然知道了!”李慕然心中一惊,但他不知师父的用意,只好装傻充愣呆呆的立在原地不做回应。

    “你为什么要杀他?他毕竟是你的同门师兄!”紫霞道人冷冷的说道,手指着地上那来不及被李慕然收起的残破储物袋。

    这储物袋已经说明了一切,再掩饰也是枉然;李慕然沉吟一会,索性说道:“我不杀他,他便杀我!修仙原本就是与天争命,为了活下去,连天都要斗,何况是人,何况是要害自己的人!弟子若是顾及同门之义而缩手缩脚,只怕此时师父见到的,就是弟子遗留的储物袋!”

    紫霞道人闻言,双目冷冷的打量着李慕然,他的眼神锐利如刀,仿佛要刺入李慕然的心底深处,让李慕然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忽然,紫霞道人仰天大笑几声,说道:“哈哈哈,说得很好!想不到你小小年纪,竟然懂得这个道理!”

    “师父不责怪弟子?”李慕然心中微微一松。

    “当然不怪!”紫霞道人笑道:“为师又不是那些迂腐不堪的老顽固,岂不明白个中要害!这姓莫的小贼,居然敢当着为师的面对为师的弟子暗中下手,留下磁粉标记,真是不知死活!这足以说明,他对你已经动了邪念,你将他诛杀,是理所当然,是他自己罪有应得!就算赤霞师兄日后知道此事,为师也会据理力争、保你不被责罚!”

    “多谢师父!”李慕然心中长舒一口气,原来师父早已现莫姓青年的野心,那么一切就很容易解释。

    见李慕然还有少许疑惑,紫霞道人微微一笑,说道:“你一定是奇怪,为师为何没有第一时间戳穿那莫姓小贼的真面目?”

    李慕然点了点头,他确实有这个疑问,以师父紫霞道人的身份修为,根本无需顾虑什么,直接便可以“意图不轨”的罪名将那莫师兄灭杀、清理门户。

    紫霞道人正色说道:“那时因为为师有意让他来找你麻烦!”

    “修仙界可不是什么善地,像这样的明争暗斗时有生,这是一个极好的机会,让你对修仙界的险恶留下深刻印象!”

    “要想在修仙界存活下去,仅有修炼天赋和勤奋努力还远远不够,必须有能力应对种种威胁。终日苦修、数十年如一日,是修仙界;这种你死我活的阴谋陷阱,同样也是修仙界的一部分!为师觉得你是个可造之才,才有意借此机会让你得到历练。毕竟这种生死一线的历练机会,可不是很容易就遇到!”

    “当然,为师一直在暗中监视那莫姓小贼,若是你不敌于他,为师也会立刻出手相救。”

    “弟子拜谢师父!”李慕然躬身一拜,言语十分诚恳。

    紫霞道人赞许的点了点头,说道:“可是为师却没想到,他还没出手,就已经被你瞬间灭杀!就凭这份果决,从今日起,为师要对你更高看几分!”

    “你才修炼了一年多,便进阶气脉中期,足见资质不差;今日能果断先下手灭杀贼人,足见心智过人。有这两点,你在修仙界便是前途不可限量!为师对你有很高的期待,你可不要让为师失望!”

    “是,弟子一定勤奋修行,报答师父栽培之恩。”李慕然又是躬身一礼,他甚至也开始认为,这紫霞道人正是个好师父,但心中却隐隐觉得,此事远远没有这么简单。

    紫霞道人仿佛能看出李慕然的心事,他笑道:“为师用心栽培你,自然也有为师的目的。不过你放心,只要你日后好好修行,替为师办成大事,为师事后也少不了你的好处!”

    “是,弟子明白!”李慕然点了点头,紫霞道人将此事挑明,他心中反而更安定一些。

    要说紫霞道人没有自己的目的,李慕然反而不敢相信。修仙界也许有一些苦心栽培弟子却不求回报的师父,但是绝对是少之又少,自己恰好遇到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而且紫霞道人若是真是那种人,宗门内只怕早已传遍,各弟子争相拜师,也不会轮到他。

    “你是个聪明人,很好!”紫霞道人说道:“与聪明人谈话,总是很愉快。莫姓小贼之事,就当做从未生,为师今日说的这些话,却希望你好好记在心里!”

    紫霞道人说着,便足下轻轻一点,乘着飞凤转身离去,片刻间便消失在黑暗之中。

    莫姓青年留下的残破储物袋,紫霞道人根本没有看第二眼——这也不足为奇,一个气脉中期弟子的身家,怎能让神游中期的紫霞道人看中!更何况,这些遗物理当由李慕然接手,他也不愿与弟子相争。

    看着师父紫霞道人的身形没入黑暗之中,李慕然缓缓吐了口气。

    立了好一会,李慕然才将目光转移,回到周围。

    “先将这里收拾一番。”李慕然将符阵周围剩余的毒液毒气以及触机关等一一收回,这些东西,都是他根据《盗经》的记载而准备的手段,想不到这么快就派上用处。

    随后,李慕然翻看了一下那残破的储物袋,以及掉落在地的部分宝物。

    几乎所有丹药、符箓、符纸、典籍,以及大部分灵石都一起被毁,剩下的也就十几颗低阶灵石以及一柄下品符剑——这种品质的符剑,李慕然根本看不上,在白天他法力凝滞时也许还能有一定作用,但在夜间环境下,他法力流转顺畅、祭炼符箓娴熟,这柄符剑对他没有丝毫作用。

    “还有半块玉佩!”李慕然又找到了一件宝物,他看到这半圆形玉佩的第一眼,就有种熟悉的感觉,略微一想,立刻记起。

    他急忙从怀中自己的储物袋里也取出了半块玉佩,同样也是半圆形。

    李慕然将两枚玉佩拼在一起,缺口处丝丝相扣,果然凑成了一块完整的圆形玉佩。

    “原来这是一枚书玉符!”李慕然端详片刻后,很快认出了这玉佩的来历。

    书玉符,也是玉质符箓的一种,而且是最简单的玉符,比传音符还要简单一些。

    书玉符上只有一个文书封印,解开封印便可使用这枚玉符,因此使用相对简单,它唯一的作用,就是储存图文信息,有点像元气符储存元气那样。

    书玉符有个更常用的通俗名称,叫做玉简,通常是高阶修士用来记载功法典籍的宝物,使用起来也很简单,只须解开封印便能看到存于其中的图文信息;复制起来更是方便,只须将一枚空白的玉简与其放在一起,施法解开两枚玉简的封印,再打入一道法力,空白玉简便能自行复制另一枚玉简中的信息,而且片刻间就能完成。

    制作玉简的美玉价值不低,所以一枚空白玉简要卖十块低阶灵石,这对高阶修士不算什么,但低阶修士很少用到玉简——十块灵石对他们而言,也不算小数目。

    “肖师兄的死,果然与那姓莫的有关!”李慕然心中一动的说道。

    这玉简的两半,一块来自莫姓青年;另一块,则来自肖书生留下的宝物。

    肖书生精心设计留给李慕然的遗书,肖书生与莫师兄结伴离开宗门、却只有莫师兄带伤返回的事实,以及莫师兄带伤接管藏书阁的前前后后,还有莫师弟三番两次意欲对自己不利的举动,李慕然将这几件事联系在一起,仔细想想,便大致明白生了什么。

    “肖师兄,如果没有猜错,我今日无意间替你报仇了!”李慕然拱手向上一礼,遥祭肖书生。

    李慕然认为,当初正是肖书生和莫师兄起了争斗,最后一死一伤。莫师兄却没有再肖书生的遗物中找到想要的宝物,于是他强烈要求接管藏书阁,想要在藏书阁中现宝物的线索。当然,莫师兄找不到任何线索,因为遗书已经先一步被李慕然现。最后,莫师兄怀疑到了李慕然的头上,所以试图对付李慕然——莫师兄虽然猜对了,却最终是自寻死路。

    “这枚玉简中,到底记载着什么信息?为何它会一分两半?为何它们分别被肖师兄和莫师兄二人得到?为何二人为了争夺对方手中的另一半玉佩而宁愿互相残杀?”

    李慕然心中又产生了更多的疑惑。

    “看看便知!”

    李慕然仔细看着拼凑在一起的玉简,颇有把握的自语道:

    “这枚玉简不难修复,只须将两半玉佩融合,再将那封印重写刻画连贯即可。至于玉简中记载的信息,应该也不会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