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玄幻魔法 > 觅仙 > 第四十六章陷阱
    李慕然裹着一层金刚罩法术,在这片无边无际的废墟中寻觅线索。

    自从来到这里,李慕然就变得格外谨慎——在第一层地下墓城中,还有师父带队,他只须低调行事便可;然而在这第二层中,每个弟子都只能靠自己,没有师门庇护。

    李慕然独自一人在废墟中走出了很长一段距离,终于让他现了一点眉目。

    他现,虽然都是残垣断壁,但有的建筑所用石材几位坚固,有的相对普通;有的明显是遭到人为破坏,有的却是不敌岁月侵蚀而自然坍塌腐朽。

    李慕然推测道:“当年这座古城,一定是遭遇了某种大难,面临灭城之灾!城中之人为了保卫家园,与入侵者展开殊死争斗,可惜最终仍然不敌,城破人亡!整座城池也被埋入了地底深处。”

    “不对!”李慕然忽然又想到:“这座城池建造之时,就镶嵌有无数荧石用来照明,说明这座古城原本就在深不见底的地下,而非后来因地质变迁而埋入地下。”

    他继续推测着:“换句话说,这座古城的原主人,是一群居住在地下黑暗之处的部落。如此怪异,也不知是人还是妖!”

    “应该是人族吧,毕竟从遗迹来看,有些建筑十分精细,妖族只能建造一些密集的巢穴,恐怕没有足够的智慧建造出这样规模宏伟的古城。”

    李慕然取出金刀法器,在废墟中拨弄着,寻觅古人遗迹。

    “奇怪,就算相隔万年以上,多多少少也会有些证明人类居住过的踪迹留下,怎么一点现都没有?”李慕然在废墟中翻查许久,没找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

    他想通过多年前遗留下的骨骼残尸来印证自己的推测,可是,却没有现一点类似的遗迹。

    “难道这以前是一座空城?这里的建筑器物,都只是摆设?”李慕然惊奇而困惑,心中不断猜测:“或者说,曾经有人花费巨大功夫,在许久以前,就将整个城池的痕迹都清除的干干净净?”

    李慕然带着各种揣测,在一片片废墟中走过。

    “这里的一切痕迹都被清除干净,自然也不会有什么上古宝物留下,顶多是一些后来诞生的天材地宝,恐怕师父等人要失望了!”

    不过,李慕然还是十分仔细的翻查,不放过一丝线索。

    大半日后,李慕然忽然在一片废墟中现了几株药苗。

    “这里原本应该是个药园,虽然药园被毁,但还是有些生命力强的灵草灵药幸存下来,若干年后再次生长出来。”

    李慕然心中一喜,正欲清理废墟、找出更多的药草,忽然间,他现有一块碎石似乎有些异常。

    这里是不知尘封了多少年的古城,无论是石块地面,表面上都蒙上一层厚厚的积灰,那块碎石上也有积灰,但却不在正上方。

    很显然,这块碎石被翻动过,而且就在不久之前。

    “陷阱?”李慕然脑中立刻浮现出《盗经》中记载的某些章节,一瞬间各种阴谋诡计都涌入脑中。

    ……

    半柱香后,三道人影6续从三个方向靠近药园废墟,并在此会面。

    他们都施展了轻身术——一种简单的、能让身体轻浮如燕的法术,这样能让他们不在古城的厚厚积灰上留下任何足迹。

    “怎么回事?那人呢?”三人均是一副惊讶和困惑的神色。

    “贺师弟,你不是说有个元符宗的气脉中期弟子走了进来么?怎么我等三人都没有遇到他?”一名气脉后期的青年皱眉问道,他的腰间斜挎一柄细长宝剑,虽然剑未出鞘,却让剑鞘表面泛出一层淡淡的灵光,一看就知绝非凡品。

    另外二人都是气脉中期修为,也各自带着一柄宝剑,其中较矮的那名弟子背后背着一柄大大的阔剑,剑鞘的长度,几乎不在他身长之下!

    很显然,这三人都是剑灵门的弟子。

    背着阔剑的贺姓弟子也是一脸的迷惑,他挠了挠头,说道:“奇怪!我明明在远处看着他向这里走来,便立刻通知了两位师兄师弟!通过这药园废墟的路口只有三个,我等三人分别从三个方向围来,不可能找不到他!”

    “除非,”贺姓弟子抬头向上看去:“除非他使用符纸鹤,从我等头顶飞走了!”

    “这不可能!”为的气脉后期青年摇头说道:“他若是明目张胆的使用符纸鹤,早被我等看见了,怎么会踪影全无!”

    “那是怎么回事?一个大活人能平白无故的消失?!从他留下的足迹来看,分明已经来到了这里。”另一名气脉中期弟子有些怨气的说道,“难不成是燕师兄已经灭杀了此人,为了独吞财物而佯装不知?”

    “刘师弟何出此言!”燕姓青年——那名气脉后期弟子说道:“燕某是那种人么!燕某还要依仗刘师弟和贺师弟二人的机关陷阱对付更多的四宗弟子,怎么会因为区区一个元符宗气脉中期弟子的身家财物就背信弃义!”

    贺姓弟子也从旁劝道:“燕师兄说的是,我等三人联手,只要不对付那些名气极大的少数几位弟子,在这第二层中可谓是所向无敌!三日时间,足够我等埋伏多次,何须为了一件小事就伤了和气!况且我等相隔不算太远,如果燕师兄灭杀那人,也不可能一点动静都不出。”

    刘姓弟子也点了点头,说道:“好吧,这次就算了!如果下次还有入网之人莫名其妙的消失,在下可不敢相信!”

    “肯定不会再有第二次!”燕姓青年说道:“要不刘师弟看看那机关布置的如何?看起来那人似乎并没有触动机关,难不成是那人现端倪,所以悄然离去?”

    贺姓弟子连连摇头说道:“不可能!论机关陷阱,四宗弟子中,恐怕都没有第二人能与刘师弟相提并论!这可是刘师弟的家传绝技。而在下的用毒之术,也非三日两日便能修成,一旦入网,插翅难飞!”

    “这陷阱……”刘姓弟子在一株灵草周围仔细查看,忽然目光落在了一块碎石上。

    “你们拨弄了这块石头?”刘姓弟子眉头一皱的说道。

    贺姓弟子点了点头,说道:“为了让灵草更容易被现,我小心的将周围的几块碎石移开,但都保持原样,连积灰这等细节都处理了!”

    “还是不够细致!”刘姓弟子轻叹一声,说道:“对付一般的修士也就罢了,如果是行家见到,从这块碎石中便能现不妥。”

    说着,刘姓弟子便缓缓的走近碎石,伸手将其翻转,他的动作十分细致缓慢,生怕抖落了碎石上的积灰。

    石块比他想象的略沉了一些,可是他却没有留意,毕竟只是十分细微的差别。

    当石块翻转后,上面还附有一根细如丝的灰色细线,不仔细看都看不出来。

    刘姓弟子见到此物,却在刹那间脸色大变,变得惊恐之极!

    “有诈……”他话未说完,四股无色无味的气息从四处向他扑来,如同几股凉凉的清风,十分不易察觉。

    然而,就在这清风之中,刘姓弟子顿时身体僵硬如铁纹丝不动、体内的法力也在短时间内无法调动。

    与此同时,几道寒光一闪而至,却是薄如蝉翼的几柄飞刀,将刘姓弟子的身体刺穿了几个窟窿!

    “砰!”刘姓弟子的尸神轰然倒地,重重的摔在碎石堆上,溅出一片灰尘。

    “啊!”贺姓弟子与燕姓青年二人这才觉不妥,各自大吃一惊,向后急退,同时心念急转、法力流转,身体表面浮现出一层护体光罩。

    也算他们施法熟练,心念一动便能激,就在他们刚刚祭出护体光罩时,以刘姓弟子的尸身为中心,猛然间爆出数十道火光,形成一片巨大的爆炸火团,将其中的碎石、灵草以及尸身都炸成粉末。

    贺姓弟子与燕姓青年二人,离那爆炸火团都有一定距离,没有被直接卷入爆炸之中,但爆炸产生的炽热气流,将二人远远的冲开至数丈外,另二人的护体光罩顿时都光芒黯淡许多。

    “好多炎爆符,是符阵!”燕姓青年见多识广,一下子就认出了产生这爆炸的缘故。

    一个可怕之极的念头在他心头闪过,令他一下子面如死灰!

    “是他!是那个元符宗的气脉中期弟子!”燕姓青年心中大惊:“原来他没有走,而是隐藏此处,布置陷阱将计就计的对付我等!他的手段如此之高,不但现我等布下的陷阱,而且还能反过来设下埋伏!而他布置的机关,连行家刘师弟都大意的上当!”

    “糟糕,我等遇上了高人!”他刚产生这个念头,尚来不及告知同伴,就有一道人影突然间在不远处的废墟后凭空闪现出来,并以极快的度向此处移动!

    “小心!”燕姓青年大吼一声,同时自己右手在腰间一探,一道绚丽的白光一闪,他已经将一柄表面灵光闪动的细长宝剑握在手中!

    与此同时,那个人影已经闪至贺姓弟子身后,并朝他拱手一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