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玄幻魔法 > 觅仙 > 第四十八章持久战
    这一记剑光斩出后,李慕然依然是不闪不避,只是手中动作更快,双手各自取出一张二星元气符和一张新的金刚符,分别打出法诀解开符箓封印,激符箓。

    一剑之下,李慕然周身的金刚罩再次黯淡无光、摇摇欲坠,但在二星元气符的补充下,瞬间元气恢复近半,又变得金光闪闪。

    同时,新的金刚符也已经激,在他的身上再浮现出一层金光,令李慕然的防御更加稳固。

    李慕然又祭出两张价值不低的符箓后,燕姓青年仍然丝毫不以为意,反正对他来说,不过是多耗费一些法力、多斩出几剑罢了!

    倒是李慕然祭炼符箓的熟练手法,让燕姓青年心中颇有几分佩服:“这气脉中期的元符宗弟子,果然有些本领,不仅仅是符箓众多、擅于偷袭而已!”

    燕姓青年又是连续数道剑光斩出,度又快,威力又强,让李慕然难有闪避躲挡的机会。

    可是,李慕然连续的祭出二星元气符或新的金刚符,不断的增强自身防御,虽然符箓一张张的被消耗着,但一时间他却安然无忧、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连续攻击都不得手后,燕姓青年有些怒道:“黔驴技穷!只会用符箓,算什么修仙者!”

    李慕然丝毫不动怒,他微微一笑道:“在下是元符宗弟子,不用符箓用什么!难道阁下可以不用剑术么?”

    燕姓青年被这句话噎住,无法辩驳,只能恨恨的说道:“你等着,等你的符箓耗尽了,燕某就让你尝尝千刀万剐的滋味!”

    燕姓青年也意味到,这将是一场持久的战斗,短时间内难以分出胜负。而胜负的关键,就在于自己的法力是否充沛、以及对方的符箓是否足够!

    燕姓青年也算是经验丰富,他念及此处,策略微变——他一只手仍然不停的斩出剑光、逼迫对方疲于防守;另一手中,却握出了两枚低阶灵石。一缕缕元气,正从灵石中抽出、涌入他的手中,然后渐渐转化为他的法力。

    “用灵石来补充元气!”李慕然立刻明白了燕姓青年此举的用意,典籍记载中,这是一种常用的方法,尤其是在持久的施法对战之中。

    一会功夫后,两块低阶灵石蕴含的元气就被抽空,灵石化为飞灰洒落,燕姓青年随即又取出了两块低阶灵石。

    李慕然眉头微皱,显得有些忧虑。燕姓青年则得意的向他狞笑一下。

    实则,李慕然并没有多少担心,灵石固然能补充一些元气,但过程相对缓慢,毕竟那是外来的元气,要通过一段时间的炼化才能转化为自身的法力,才能用来施展法力。

    相反,他的符箓使用起来就十分方便,唯一的缺点,就是耗费太大,用一张少一张。

    果然,双方一攻一守的僵持了半柱香的功夫后,燕姓青年施展出的剑光,攻击力越来越弱,已经不能对李慕然的金刚罩造成太大威胁。

    “这小子的符箓还真是够多,远想象!想必他的身家也是极为富有,难不成是元符宗哪个前辈的子嗣后人?”燕姓青年顿时感到不妙,犹豫着是否要趁自己还有一些法力,尽早逃离此处,但又有些依依不舍——眼前的李慕然对他而言,可是送到口边的肥肉!

    就在燕姓青年犹豫不决之极,李慕然忽然脸色一沉,没有再祭出符箓,而是双手掐诀,施了一记金刚罩法术。

    “他才气脉中期修为,居然也能施展金刚罩法术,算是相当难得!”燕姓青年一愣,但转而大喜:“他不用金刚符而是亲自施法,显然是因为符箓已经用完!”

    “哈哈,我虽然法力消耗了不少,但我是气脉后期修为,他只有气脉中期,仅凭自身法力对峙,明显我占据着绝对优势!”

    想到这里,燕姓青年哪里还肯离开,双手疾挥,一道道剑光斩出!

    李慕然一边将法力倾注于金刚罩法术中,令后者愈凝厚,一边也取出灵石,吸收其中的元气。

    燕姓青年见到此状,心中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欣喜之色浮于眉目之间,同时加紧催动法力,不断劈出凌厉剑光。

    李慕然则一直苦苦支撑,根本没有还击之力。

    他身为气脉中期修为,炼化元气的度远不如对方,他才吸收了一颗低阶灵石蕴含的元气,对方已经吸收两颗、甚至更多。

    而且,金刚罩这等防御全身的法术所消耗的元气,比攻击类法术消耗的元气更多,种种不利因素之下,使得这场战斗胜利的天平,逐渐向燕姓青年倾斜!

    燕姓青年越战越勇,对胜利的渴望激了他的潜能,虽然他丹田中的法力已经接近于干涸,却仍然能从奇经八脉中挤压出一些残余的法力,用以施展出凌厉的攻击。

    “反正他已经没有还手之力,我何必还要祭出防御光罩!节省一些法力,就能尽早取胜!万一有人不久后恰好赶到这里,岂不是白白让他捡了个大便宜!”燕姓青年念及此处,索性将自身的防御光罩也撤下,一心一意的攻击李慕然。

    李慕然艰难的防守了几个回合,虽然尚未受伤,却已经露出了破绽!

    “你死定了!”燕姓青年一字一顿的说道,虽然眼前的对手,是他见过的最难缠之人,但毕竟是气脉中期修士,又岂能与他这个气脉后期弟子对抗!

    “作为一个气脉中期弟子,你能在燕某手下坚持到现在,你死的不冤!”燕姓青年说道,这也算是他对自己对手的极高评价!

    话音未落,燕姓青年已经聚集了全身仅存的一些元气,竭尽全力的劈出一掌——一道强烈而绚丽的剑光从他掌缘处破空斩出,威力之强,几乎不下于他法力全盛之时!

    这是他施展的最后一击,祭出这一道剑光后,他全身酸软无力,几乎连一根手指都无法动弹,但是他却有百分百的把握,他的对手——这个已经在疲于奔命、法力不足的气脉中期少年,绝不可能挡下这气势汹汹的一剑!

    燕姓青年冷笑着看向李慕然,意欲欣赏猎物被猎杀前的那一刻惊悚而害怕的神色,却见到李慕然忽然间神色一变,竟然露出了一丝笑容。

    这丝笑容看似平常,却让燕姓青年心头一跳,刹那间冒出了许多可怕的念头,让他冷汗直冒!

    随即,这些念头一一得到印证!

    李慕然突然间同时拍上了两张金刚符,同时十指连弹,激射出一道道炎爆术,攻向已经毫无还手之力的燕姓青年。

    燕姓青年面如死灰,他的对手不仅还有更多的符箓,而且从施法的顺畅程度来看,他的法力也颇为充足,之前的种种,都只是故意示弱的假象!

    “果然是个高手!”燕姓青年哀叹一声,现在他想逃,已经不可能了!七八个炎爆术所化的火球向他扑来,就在一片火光轰鸣声中,这个剑灵门气脉后期弟子终于气绝身亡!

    李慕然长舒一口气,他环顾周围,未现有人靠近此处。

    随即,他立刻将此处收拾一番,将射出的飞刀、短箭等一一收回,同时还将这剑灵门三名弟子遗落的储物袋收走——他只找到了两个储物袋,第一个被他灭杀的剑灵门弟子粉身碎骨,储物袋及其中的宝物也荡然无存。

    此处的灵草、机关,在刚才的斗法中已经尽数遭到破坏,李慕然略作收拾,便离开了此处。

    “这些剑灵门弟子的身家,未免也太少了吧!”片刻后,一边走向远处,一边查看储物袋的李慕然顿时脸色颇为难看。

    这一战,他付出的代价不可谓不高。除了布下机关、动用了炼制不易的毒气“清风封灵散”外,还先后用出了数十丈炎爆符用来攻击或布置符阵;除此之外,金刚符和元气符也损耗了不少,缠绕符也用去了几张,总的算起来,价值数百灵石!

    不过这些符箓大都是李慕然亲自绘制的,所以要稍微好一些。但即便是制符的符纸等成本,也要上百灵石!

    而他的收获,那两只储物袋中,总共只有数十灵石;暗夜草等宝物倒是有不少,但这些宝物明显是在地下墓城中现的,都要上交宗门,李慕然能得到的奖励十分有限。

    “气脉中期的弟子也就算了,那气脉后期的弟子,储物袋里居然也只有数十灵石,而且没有其他值钱的宝物,连张符纸鹤都没有!”

    李慕然暗暗摇头,心道:“都说剑灵门弟子将全部心血都用来祭炼提升宝剑,果然如此!”

    “这两柄宝剑,一柄阔重巨大,一柄细长轻巧,质地都十分不凡,应该价值不菲!可惜,拿出这两柄宝剑,就等于昭告天下这二人是被我所杀,而我自己恐怕也用不上这两柄宝剑!”

    李慕然轻叹一声,也就不再多想。毕竟刚才一战十分凶险,可不是谁都能从三名剑灵门弟子设下的陷阱中脱身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