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玄幻魔法 > 觅仙 > 第一卷匡庐四圣 第四十九章交易
    “第二层相比第一层,虽然没有现什么妖兽,但人心难测,更加危险!”

    “失去了宗门前辈的带领,四宗弟子无可依靠,只要手脚干净,在这里生的一切,又无从考证,所以便让有些人歹念滋生,意欲从中牟利!”

    “所以,一切都要更加小心!”

    经历了上次药园埋伏的事情后,李慕然更加小心谨慎,以至于当他现一株足有十片叶子的暗夜草时,很长时间不敢取走此灵草。

    暗夜草每隔百年才长出一片新叶,十片叶子,那就是千年灵草!这可是十分难得的宝物,价值极高,即便是宗门放的奖励只是一小部分,那也是数量不菲的一笔灵石。

    而且,如果将这千年灵草带给师父,说不定还有一些别的奖励——至少,能让师父满意,从而继续对他器重和格外用心栽培。

    奖励也就罢了,李慕然有制符本领、可以源源不断的赚取灵石,倒不是特别在意;但师父的器重,还是十分重要——毕竟他心中还有许多修行上的疑惑,如果能得到师父这样的高人指点,也许就会顺利许多,远远胜过自己点点滴滴的艰难摸索。

    可是,李慕然又担心旧事上演,迟迟不敢动手挖走这千年灵草。

    李慕然认为,虽然从表面上看,这里没有其他任何踪迹,也没有任何在短时间内被翻动过的迹象,他用投石问路的方法试探着攻击灵草附近的地面,也同样毫无现,但这些都不能完全肯定这里没有陷阱!万一对方是个极为厉害的盗修,能够毫无破绽的布下陷阱,那就不妙!

    当然,李慕然也不会就此一走了之——那就不是过度谨慎了,简直是胆小怯弱,这种人,连放在眼前的机缘都不敢去争取,又怎能在崎岖坎坷的修仙路上走的更远!

    李慕然思索着各种取走药草的方法,但《盗经》中提到的各种陷阱过于高明,万一真的有那种强大陷阱,即便他顶着好几层金刚罩护体,也同样难逃一劫。

    再说,他又无法像师父那些神游期修士一样,可以远距离的隔空操纵法器,轻易的将此千年灵草收走,李慕然无法隔空控物,要想弄走灵草,只能自己亲自挖掘。

    李慕然甚至想过,乘坐符纸鹤向此处俯冲,然后在一瞬间挖走灵草、又高高飞起,说不定便能避开陷阱的攻击。

    这么做有一定的成功率,但是同样也有不小的危险。李慕然斟酌之下,还是放弃。生命只有一次,再小的风险,也要尽可能的规避!这是修仙之人能在漫漫觅仙之途中存活下来的重要原因。

    “自己取宝,无论如何都有一定的危险!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别人替自己取宝!”李慕然最后选取了一个在他看来最为妥当的方法。

    “这里不算太过偏僻,应该很快有弟子找到附近,这株暗夜草已经有千年药龄,散的药香传出方圆数里,我能找到这里,其他弟子应该也能找到!”

    李慕然想到这里,便开始动手,他不敢碰那千年暗夜草,而是在其周围布下了一个陷阱,并在暗夜草旁放在了一块碎石,还细心的在碎石上方洒下一层均匀的积灰。

    如果有人要挖走暗夜草时,一定会带动这块石头,就会触动石头上的机关,喷射出一股毒液,这毒液不会破坏暗夜草,但会让中毒之人陷入短暂的昏迷。

    同时,李慕然还在周围布下其他陷阱,以防来人不止一个。

    仔细检查周围,没有看出任何破绽后,李慕然施展夜隐术,躲在不远处的废墟后。透过废墟中的缝隙,他恰好能看到暗夜草附近的情形。

    布置好这一切后,果然没过多久,就有一名弟子来到此处——而且是乘着符纸鹤飞到此处,如此明显,李慕然自然注意到。

    “哼,在第二层中居然敢大摇大摆的飞在空中,也不怕被不怀好意之人追踪行迹!”李慕然心中暗道一声,十分不认同这种做法。

    等那人飞到暗夜草附近上空时,果然也现了此草,随即降落在附近。

    “是她!”李慕然一愣,这来人他居然认得,正是丹心宗弟子颜楚楚。

    虽然此女带着面纱,但凭身形和眼神中的特殊气质,李慕然还是能够认出来。

    颜楚楚见到千年暗夜草后,显得高兴之极,眉目间满是激动兴奋之色,她根本没有多加思考,直接就取出一枚短短的小铲,然后向暗夜草根部挖去。

    “啧啧,也算是修炼到气脉后期的修士了,居然连附近的危险都不查探一下就直接下手取宝!”李慕然见状暗暗摇头。

    不过,倒是没有生什么意外,颜楚楚将暗夜草连根挖起,正欲收走,但暗夜草却在破土而出之际触动了上面的碎石,触了李慕然事先布下的机关!

    “噗!”一股清香迎面扑来,颜楚楚闷哼一声,就此栽倒。

    “算你走运!如果布下陷阱的是别人,你现在就死定了!”李慕然摇着头从暗处走出,小心的靠近昏迷的颜楚楚,打入一道封印术法诀暂时将其法力封印,然后将暗夜草从她手中取走。

    原来这里并无其他陷阱,李慕然算是多此一举了,不过多费一些周折能回避一些风险,也算值得。

    李慕然正欲离开,但觉得将昏迷的颜楚楚独自留在此处有些不妥,可是他又不愿意弄醒后者、让她知道这是自己设下埋伏,正犹豫间,颜楚楚居然“嘤”的一声提前醒转。

    “是你!”颜楚楚看见李慕然后,微微一愣。

    “是我!”李慕然面色一沉,恶狠狠的说道:“你又知道了我的一件秘密,不杀你灭口都不行了!”

    “且慢!”颜楚楚急道:“区区一株千年灵草,不值得阁下这么做!况且,我们之间可以做一个交易,交易的对象就是这千年灵草!”

    “交易?你用什么交易千年灵草?”李慕然上下打量了颜楚楚一番,冷冷说道:“别以为你有几分姿色就能打动在下,在下一心向道,可不是什么好色之徒!”

    “呸!阁下想多了!”颜楚楚斥道:“这株暗夜草阁下又不能据为己有,只能上交宗门,领取一笔数量有限的灵石而已!不如将它让给我,我可以付给阁下五百灵石!”

    “五百灵石!”李慕然心中暗道:“好大的口气!此女果然出身不凡。”

    李慕然知道宗门给放的灵石奖励不可能高于这个数字,但他还是摇了摇头,说道:“宗门的奖励只是其次,若是能因此得到宗门器重和栽培,那才是最重要的!再说了,在下只要将你杀了,你的一切宝物就归在下所有,那些灵石自然也都是在下的囊中之物!”

    说到这里,李慕然双眸一缩,露出一丝凶光。

    “阁下不会杀我的!”颜楚楚微微一笑,竟然完全不怕。

    “你怎么知道!”李慕然冷冷的说道。

    颜楚楚说道:“如果阁下要杀我,早就杀了,哪里还会废话!当初阁下灭杀玄牡大师座下大弟子时,出手之迅捷果断,又岂是这样!”

    “阁下不杀我,是因为心存顾虑,阁下大概知道我的背景如何,所以不敢动手!因为我一死,丹心宗一定会全力展开追查,除非阁下离开宗门逃到天涯海角,否则永无宁日!”

    这几句话恰好说中了李慕然的心事,他冷哼一声,也没有辩驳。

    颜楚楚继续说道:“阁下不是那种杀人夺宝的盗修,如果是,上一次就会出手,不会等到今日。我刚才提出的交易,对阁下也十分有益,何不考虑一二!”

    李慕然摇了摇头,说道:“在下不杀你,但也不会将千年灵草卖给你!”

    李慕然说着,从怀中取出了一张符箓,继续说道:“老规矩,魂咒符,你懂的!”

    “且慢!”颜楚楚大急的说道:“魂咒符我愿意接下,但这千年灵草对我极为重要,我不能放弃!”

    “这样吧,我再忍痛割爱,让给阁下一件至宝!”颜楚楚思虑一番,毅然说道。

    “什么至宝?难道是漫天飞梭?”李慕然一愣。

    “漫天飞梭?就算我敢给,阁下敢要么?”颜楚楚微微一笑。

    李慕然摇了摇头,这等至宝自然大有来历,他区区一个气脉中期弟子,哪敢接手。

    “那是什么宝物?在下虽然修为不高,但等闲的东西,在下可看不上的!”李慕然口气极大的说道,摆出一副漫步关心的神色,显然是要借此机会痛宰对方一番。

    “阁下请看!”颜楚楚毕竟修为不低,李慕然对她施展的封印术持续效果有限,她已经恢复了少许法力,勉强可以调动少许。

    她从腰间取出一块中空的四方美玉,打入一道法力,一道灵光从美玉的孔洞中飞出,化为一只浑身皮毛洁白的小狼。

    这只小狼只有二尺大小,正昏睡不醒。

    “雪狼幼崽?即便长大后也只是二级妖兽,有何特别?”李慕然眉头一皱,不明所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