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玄幻魔法 > 觅仙 > 第一卷匡庐四圣 第五十八章北寒使者
    李慕然急忙运转法力,想要抵御这层寒气,可是就在这一瞬间,他护体的金刚罩居然在寒气中立刻消融,他的法力也立刻冻结。

    不仅如此,他的身体也被彻底冰封起来,连手指都无法动弹分毫,无法激暗月弩等不需要自身法力的灵器。

    李慕然身边的木离和灵兽啸月狼同样如此,他们都被寒气所化的寒冰在一瞬间冰封,然后随着符纸鹤缓缓的坠入山谷中。

    李慕然极力的挣扎,但仅仅能让法力护住心脉不至于被立刻冻毙,但根本没有办法将法力祭出体外、打破这层寒封的坚冰。

    李慕然心中一沉:“高阶法术竟然如此霸道,低阶修仙者在高阶法术面前,根本没有丝毫的反抗之力么!”

    这雪灵狐王应该是四级以上的妖兽,施展出的冰属性法术如此之强,让李慕然等完全无法反抗,瞬间便被制服!

    这就是境界上的巨大差距造成的实力悬殊,毕竟四级妖兽,那可是相当于人族神游初期的修士!

    虽然李慕然在气脉期弟子中也算是佼佼者,他的符箓等手段也不可谓不强大,但在一只四级妖兽面前,仍然连保命都是奢望!

    雪灵狐王也落在冰封的二人身前,冷冷的注视着二人,但却没有立刻痛下杀手。

    “也不知这妖兽究竟要做什么!”李慕然心中又急又怒,这雪灵狐王似乎在玩弄他们二人。

    就在此时,远处天边竟然有几道灵光闪过,都是在向这里激射而至,度奇快!

    “哈,是神游期修士在御剑飞行!”李慕然心中一喜,又看到了一丝希望。

    雪灵狐王也看到了这几道灵光,却依然围绕着被冰封的李慕然等人缓缓踱步,并没有逃走或下手的意思。

    刷刷刷,几道灵光一闪而至,落到李慕然等人身前,却是三名气息强大的修士。

    透过冰层,李慕然见到这三人是二男一女,都较为年轻,且都是身着白色皮袄,头戴绒帽,从衣着打扮来看,根本不是四宗修士,他不禁心中一奇。

    更让他奇怪的是,这几人对雪灵狐王并不如何在意,反而是一眼不眨的盯着被冰封的李慕然和木离二人。

    “这些是什么人?”李慕然心中叫苦,想要求救都无法张口说话。

    其中那名女子,忽然向雪灵狐王招了招手,后者竟然一窜的来到其身旁,并蹲在其脚下,显得十分乖巧,与先前飞行施法的强大妖狐形象有天壤之别!

    “这雪灵狐王竟然是此女的灵兽!”李慕然见状大惊,此女能驱使一只雪灵狐王为灵兽,足见其修为,肯定也是十分高强!

    三人一阵叽里呱啦的说话,李慕然一个字都听不懂,他们所用的语言,显然不是附近的方言。

    三人一边说话,还一边向李慕然二人指指点点,有时候指着李慕然,有时候又指着木离,这让二人愈的紧张。

    李慕然极力调动法力,想要冲破冰层束缚,然后,却没有丝毫效果。

    就在此时,忽然间“砰”的一声脆响,木离竟然先他一步破冰而出。

    “木师弟!”李慕然又是大吃一惊,他想不到木离居然能挣脱这强大的冰封束缚。

    木离刚一挣脱,便立刻施展一记炎爆术,轰在李慕然体表的冰层上,意欲救出李慕然。

    可惜,他这记炎爆术如同隔靴搔痒般,根本未能破坏冰层分毫,能一丝裂缝都没有造成。

    那女子见状,忽然爆出银铃般的笑声,说道:“哈哈,不愧是少主,居然能摆脱雪儿的凝寒冰封!二哥,小妹没有猜错吧,他才是少主!”

    “南疆的这帮蠢货,居然让少主修炼火属性功法,难怪少主修为不高!”女子身旁的那名青年点了点头,冷哼一声说道。

    另一名身形魁梧的汉子则一个箭步窜到了木离的身旁,并伸出一掌,搭在了木离的肩上。

    “你干什么!”木离大惊,顿时全身动弹不得。

    冰层中的李慕然见到这一切,心中也是惊骇莫名,那汉子的脚步中大概是施加什么法术,居然一步就横跨十余丈,直接出现在木离身旁,令后者根本没有机会闪避抵挡。

    “低阶修士在高阶修士面前,果然没有半点反抗之力!”李慕然顿时十分感慨。

    片刻后,那汉子忽然将手掌从木离身上移开,木离顿时全身一松,又能活动自如。

    木离想不也想,一个炎爆术弹出,击向大汉。

    大汉也不还手,只是身形暴退,顺势就避开了这一记法术,整个过程行云流水,明显是游刃有余。即便再给木离一百次机会,也不可能伤及大汉分毫。

    面对木离的攻击,大汉不但不生气,反而神色恭敬的拱手施礼,说道:“北寒使者参见少主!”

    其余一男一女也立刻这般施礼,口称木离为“少主”!

    “什么少主!”木离吓了一跳,又惊又疑:“你们是什么人,北寒使者又是什么?”

    正在此时,远处的空中,又是几道灵光划破夜空。

    “事不宜迟,我等这就带少主离开!”大汉吩咐一声,一步欺近木离身边。

    “那小子怎么办?”女子指着冰层中的李慕然说道。

    “算他倒霉,直接灭口了事!”青年冷哼一声说道,同时抬起了手掌,做了一个杀人灭口的手势。

    李慕然闻言心中一寒,他用尽最后一丝气力挣脱冰层束缚,但仍然无济于事!

    “住手!”木离大声喝道:“你们若是对赵师兄无礼,我立刻就自绝经脉,死在你们面前!”

    “万万不可!”大汉大惊,急忙一把抓住木离,后者顿时动弹不得,法力、身体都像是被彻底封印起来,完全不能调动分毫。

    “少主万金之躯,岂可与这等低阶修士相提并论!”大汉劝道,他虽然制服了木离,但神色间对木离还是颇为恭敬。

    木离涨红了脸,他虽然动弹不了,但眼神中的怒意却分明在说,自己绝不屈服!

    “放了那小子!”大汉指着李慕然说道,“看在他之前没有抛下少主自行逃生的份上,就留他一命!”

    “小子,看在少主的面子上饶你一命,可不要多嘴!”青年冷冷的哼了一声,提起的手掌又放了下来。

    “南疆的人要来了,我们走吧,免得与他们啰嗦!”说着,大汉带着木离,踏着一柄透明的冰剑,破空飞去,眨眼间便消失在夜色之中。

    青年和女子也纷纷御剑而去,李慕然心中一松,耳中却忽然传到一记女子的传音:

    “小子,看来你与我们少主关系不差;看在这情份上,本使赠你一份机缘!那啸月狼是你的灵兽吧,似乎尚未修习法术,其实灵兽掌握的法术,有些是与生俱来的,有些却需要后天用心栽培,本使传你一份御灵术,算是一场缘分!”

    话音刚落,一道寒光忽然从天而降击在李慕然身上的冰层上,原本坚硬无比的寒冰,在这一瞬间自行消融,李慕然顿时脱身而出。他的灵兽啸月狼也同时从冰封中脱困。

    “吧嗒!”一声轻响中,一枚玉简落在了李慕然身前,李慕然立刻将其拾起,收入怀中的储物袋内,并将啸月狼也收回了玉玲珑中。

    死里逃生的李慕然抬头望去,那三人的灵光已经消失在茫茫夜空之中。

    “木师弟……”李慕然来不及与木离告别,这一切生的太过突然。

    片刻后,几道遁光纷纷在李慕然身边落下,都是匡庐四宗的神游期修士,其中那名大明寺的玄牡大师以及本门的赤霞老道,他都认得。

    “无名,生何事?”赤霞老道向李慕然喝问道。

    “有三个自称是北寒使者的高人,将木离木师弟虏掠了去,那些雪灵狐,都是他们的灵兽!恳请各位师伯长辈尽快出手营救!”李慕然将事情的经过简要的说了一遍,至于自己祭出大量符箓拖延时间、以及木离被北寒使者称呼为少主之事,自然是略过不提。

    他虽然口中恳求这些神游期修士出手相助,但心里十分明白,这些人绝不可能因为一个弟子的安危而冒险去追杀神秘的北寒使者。

    “北寒使者?”玄牡大师大惊,有些不信的说道:“难不成是北寒国的修士?北寒国与我南疆十三国一个在北、一个在南,相隔怕不只千百万里,他们不辞辛苦的赶到此处,只为了掠走一个气脉中期的低阶弟子?”

    赤霞道人指着李慕然说道:“北寒使者这些话谅他一个低阶弟子也编造不出,况且我等的确现了不少雪灵狐的踪迹。传闻中,雪灵狐正是北寒国修士最常养育的灵兽之一。”

    “哼,早不来晚不来,还有小半年就是我等匡庐四宗每十年一次的开启四圣谷的时间,这些北寒修士在这个敏感的时候出现,难道不会有什么图谋?”一名背负长剑的中年人朗声说道。

    一名丹心宗的修士也随即接口说道:“陈道友所言极是,在下也是担心这一点!现在正是四圣谷开启前的重要时期,这些人此时出现,只怕另有深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