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玄幻魔法 > 觅仙 > 第六十章约见
    那盏灵茶未凉,店员就捧着七八个大大小小的玉盒走了过来。

    “赵道友请看,这是中品防御法器玄铁令!”店员打开其中一只玉盒,取出一面三寸大小的三角令牌,交给李慕然,并介绍道:“这是用精炼玄铁打造出的法器,厚重坚硬,最适合抵御刀剑类的攻击!”

    李慕然接过令牌,略一施法激,后者立刻化为数尺大小,足以挡在身前护住前方。

    李慕然试了试,此令牌果然颇为沉重。

    “嗯,坚固方面应该很不错,但是有些笨重,只能护住一个方向的攻击,而且似乎对法术攻击的抵抗力也稍显薄弱了一些。”李慕然撤去法力,令牌恢复原形,被他又放回了玉盒中。

    “赵道友看不中也没关系,这里还有一件金丝甲,道友可以穿着护住全身!”店员说着,从另一只玉盒中取出了一件暗金色的甲衣。

    李慕然则摇了摇头,说道:“金丝甲的确不错,可是如果只用此宝防身,只怕敌人施展的法术余威都能伤及自己,这种甲衣应付偷袭等手段的确不错,但若是正面对敌,在防御力上还是有所欠缺。”

    店员一愣,随即笑道:“呵呵,赵道友果然是眼光甚高,等闲货色难入法眼!其他几件在下就不浪费时间多作介绍了,赵道友直接看看这件法器吧!”

    说着,店员打开一件装饰最为华贵的玉盒,从中取出一枚巴掌大小的乌黑色龟壳状法器,说道:“这是破法盾,上品法器,据说是由三级龟类妖兽的龟壳炼制而成的法器。”

    “三级龟类妖兽!”李慕然闻言心中一动,从对方手中接过破法盾,轻轻的抚摸着上面的纹路。

    法器表面一道道或浅或深的龟裂纹,看似普通,细看之下,这些裂纹中都隐隐泛出一层乌光,彼此间更是构成了天然的复杂符文,无比玄奥,却蕴含着自然之法。

    “果然是天地滋生的奇物,这些纹路自然天成,不是人类修士可以仿造出来的。”李慕然心中暗道。

    店员继续推销道:“赵道友一定知道,龟类妖兽的攻击力虽然十分普通,但其防御力却是众妖兽中屈一指的存在!一只三级龟类妖兽,即便是数名气脉后期的弟子围攻,都难以破其防御!而且龟类妖兽的防御神通,大半都集中在龟壳之上,所以用三级龟类妖兽龟壳炼制的这枚破法盾,品质凡,属于上品防御法器!所谓‘破法’,便是取‘破解万法’之意,无论面对哪种属性的法术攻击,此盾都能挥出强大的防御神通!”

    “不知此盾作价几何?”李慕然早已砰然心动,这正是他当前最需要的法器。

    “一千二百灵石!”店员说道:“这是看到赵道友的份上,换做他人,至少是一千五百灵石!赵道友灭杀盗修,为我等坊市中人立下大功,所以本店才会拿出这么优惠的价格。”

    “一千二百灵石,倒是不算太贵!好一些中品防御法器,都要七八百灵石!”李慕然闻言眉头微微一皱。

    这笔灵石他倒是勉强能拿的出来,以他如今的实力名气,拿出这笔灵石也不是太过突兀,但是他还要购买一些符纸等物,买下这盾牌后,就会所剩无几、囊中羞涩。

    略一思虑后,李慕然还是掏出灵石将其买下,这种防御法器在坊市中出现的机会并不太多,这次错过了就说不定再也买不到更合适的,至于那些符纸,反正随时都能买到,以后再买也不迟。

    “在下购买破法盾之事,还请店家保密,不要对外宣扬!”买下破法盾后,李慕然向店员交代道。

    “赵道友何须多言!这是我等商家的份内之事,自然是守口如瓶!”店员满口答应下来,又热情的向李慕然介绍起几柄品质不俗的符剑,被李慕然婉言谢绝。

    谁都不希望自己的手段人尽皆知,所以法器的交易都在内堂单独进行,这也是坊市中诸多店铺的行商方式,李慕然对此并没有多少担心。

    离开百器轩后,李慕然去了一趟铸剑阁,找到相熟的那位人称韩大师的炼器师,李慕然的飞刀和飞鹰爪,都是此人亲手打造而成。

    “赵道友,这次带来了什么材料?”韩大师微微一笑,颇为期待的看着李慕然。

    “还是妖兽材料,但不知能否入韩道友法眼!”李慕然说着,将两张妖蟒鳞皮取出,呈给对方。

    “二级妖蟒之皮,颇为完整,而且居然有两条,属性还是一水一火!”韩大师只看了这材料一眼,就立刻判断出来历。

    李慕然问道:“怎么样,这鳞皮颇为坚韧,飞刀都难以斩破,是否可以用来炼制成防御法器?”

    韩大师略一沉吟,说道:“炼成防御法器还差一点,此鳞皮轻薄柔软,并不适合,不过韩某倒是有个想法,可以一试!”

    李慕然大喜,说道:“既然韩道友认为值得出手炼器,那便尽管去做,在下恭候好消息!”

    他根本不问对方打算如何炼器,因为对方的脾气比较古怪,尤其喜欢尝试炼制不同类型的法器,若是顾客多加限制,他甚至会拒绝接收。

    “很好!”韩大师点了点头,将鳞皮手下,对李慕然说道:“赵道友半月后再来铸剑阁吧。不过,还有一件事,韩某不知当讲不当讲!”

    李慕然见对方虽面露难色,但神色间却十分坚定,便笑道:“在下与韩道友也算略有交情,韩道友不妨明言!”

    韩大师点了点头,轻叹一声说道:“赵道友你是知道的,韩某向来不过问客人的私事,只不过这一次,有一位师弟几次来求韩某,他知道韩某与赵道友比较熟络,所以想拜托韩某从中搭桥引线,让他能与赵道友单独会谈一次。”

    “他要见在下?究竟是何人?”李慕然微微一愣。

    韩大师说道:“他是剑灵门的一位师弟,赵道友并不认识他。说起来,韩某欠此人一个人情,所以不好推脱。还请赵道友不要见怪!据他所说,这次见面会谈,对赵道友也有莫大好处。当然,如果赵道友坚决不愿相见,韩某也会如实回绝他,所以赵道友不必太过勉强!”

    李慕然略一沉吟,说道:“见面当然可以,就当是多结交一个道友,在下自然不会拒绝。不过见面的时间地点,能否由在下安排?”

    “自当如此!”韩大师高兴的点了点头:“赵道友认为哪一天比较合适?”

    李慕然说道:“就在明日吧,地点初步就定在这坊市之中,具体的地方,在下明日再细说。”

    “甚好!”韩大师满口答应下来,笑道:“既然赵道友愿意成人之美、让韩某还了对方一个人情,这次的炼器费用就一笔勾销,当作韩某的一点心意!”

    ……

    第二日午时,平南谷坊市一个叫清雅小筑的灵茶铺中,李慕然正在第二层的一张雅座上品尝着店里新到的云雾茶。

    这个位置能看到茶铺紧挨着的坊市界面,什么人走入灵茶铺,什么人离开,都能尽收眼底;而且万一生变故,只须纵身一跃就能逃离茶铺、进入坊市之中,可谓进退方便。

    虽然对方声称见面是互利之事,但不知道对方究竟是何用意,李慕然出于一贯的谨慎,将见面之处选择在热闹非常的坊市街道旁,并且仅在见面前半柱香的时间内才通知对方见面的确切地点,这一切都是为了让对方根本不可能事先布下陷阱等手段。

    如果对方真的没有恶意,自然不会计较他的谨慎做法;如果对方真的另有心思,见到李慕然如此小心,恐怕也是无从下手。

    李慕然只独坐了一小会,手中的灵茶尚温,就见到铸剑阁的韩大师带着一名身着剑灵门弟子服饰的青年向这家茶铺走来。

    “气脉中期!”李慕然打量了那青年一眼,见到对方的修为不高后,心中也略微一松。

    片刻后,韩大师带着青年来到李慕然的身前,介绍道:“赵道友,这位就是一心要与你结交详谈的剑灵门弟子,范曾范师弟!范师弟,这就是你要找的赵道友!”

    李慕然与范曾互相客气了一番,李慕然更加确定,这是自己第一次与对方见面。

    韩大师介绍这二人认识后,只是小坐了片刻,连灵茶都没有喝上一口,就借故告辞离去;显然,他只是穿针引线,并不愿多卷入其中。

    韩大师走后,范曾轻咳一声,说道:“鄙人与赵道友并未打过交道,相信道友一定十分奇怪鄙人贸然求见之事,那鄙人就不拐弯抹角了,事情是这样的……”

    对方倒是十分直接,开门见山的就要直奔主题,大概是怕李慕然觉得不耐烦。

    “且慢!”李慕然一摆手的打断对方,他微微一笑,暗运法力,然后挥手在自己的座位附近,布下一层灵光微闪的透明法力护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