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玄幻魔法 > 觅仙 > 第一卷匡庐四圣 第六十一章买剑
    虽然这层护罩极薄,几乎没有多少防御力,一个炎爆术都难以抵挡,不过这却是一种只有气脉中期及以上弟子才会施展的法术——隔音罩。

    “范道友现在可以说出实情了。”李慕然布下隔音罩后,微微一笑道。

    范曾自然也认出了这个法术,他微微一愣,随即笑道:“赵道友果然谨慎!嗯,布置一个隔音罩也好,这样你我的谈话,他人就偷听不到。”

    “事情是这样的,”范曾又轻咳了一声,继续说道:“简单来说,就是鄙人想向赵道友买一件法器!”

    “法器?”李慕然一愣,一脸茫然。

    “不错,是一柄宝剑法器。”范曾补充说道。

    “范道友多半弄错了吧,”李慕然愕然说道:“道友要买宝剑,大可以去百器轩,或者找到合适的原料请韩道友代为炼制,怎么会找到在下?在下除了略微精通一两种符箓的炼制外,对于炼器可是一窍不通,范道友身为剑灵门弟子,对于炼剑之术的造诣肯定也远在下!”

    范曾摇了摇头,大有深意的看了李慕然一眼,笑道:“百器轩只能买到普通的宝剑,鄙人要的是独一无二的疾风剑,而这柄剑,就在赵道友手中!”

    “疾风剑?”李慕然心中蓦的一沉,但表面却丝毫不动声色:“在下从未听闻,更何谈拥有!”

    范曾轻笑一声,说道:“这里没有外人,赵道友就不必隐瞒了!这疾风剑的原主人姓燕,是我剑灵门众弟子中的佼佼者之一。他手中的疾风剑熔炼了不少名贵材料,品质一流!实不相瞒,范某对于这燕师兄并没有半点好感,只是觊觎他手中宝剑多时!”

    “然而两年前,那燕师兄却在进入地下墓城第二层后一去不返,那柄疾风剑也随之下落不明。范某留了个心思,暗中多方打探,最后窥得一丝线索,得知疾风剑就在赵道友手中!”

    李慕然连连摇头,不以为然的笑道:“范道友都说了,那燕师兄是贵门弟子中的翘楚,两年前在下虽然进入过地下墓城第二层中并侥幸生还,但那时在下只是一个刚刚进阶的气脉中期弟子,敢问在下何德何能,可以将疾风剑据为己有?”

    “疾风剑真的不在道友手中?”范曾不相信的追问道。

    李慕然正色摇头否定,说道:“道友究竟得到了什么线索,会不会是一场天大的误会?当时进入第二层的少说也有七八十人,道友如何会怀疑到在下这个最不可能的气脉中期弟子身上?这其中莫非有人故意混淆视听?”

    李慕然不但不承认,反而趁机打探对方究竟知道多少内容,不过范曾也不上当,他说道:“赵道友,此事已经过去了近两年,根本无法追究!范某只要那疾风剑,其他事情一概不过问,也无权过问。而且,范某愿意拿出重金,二千灵石,只换一柄对道友用处不大的疾风剑,如何?”

    “二千灵石!”李慕然吓了一跳,这个数字从一个气脉中期弟子口中说出,未免太不寻常。

    “唉,可惜在下没有这个福气!”李慕然叹道:“如果在下有这宝剑,肯定会拿出来兑换二千灵石!啧啧,这比在下的全部身家还多出许多!”

    “真的没有?”范曾有些将信将疑起来,在二千灵石面前,又有几名弟子能不动心!

    李慕然遗憾之极的摇了摇头,一副十分可惜的神色。

    范曾仍不放弃,又不停的向李慕然套话,然后李慕然却不为所动,一直没有露出丝毫破绽。

    不多久后,范曾只能无奈离去,李慕然却陷入了沉思。

    当初他灭杀剑灵门燕姓青年等三人时,应该没有留下什么线索才对,为何这范曾会怀疑到自己身上?

    “打斗现场我已经清理过了,就算有人能看出那里使用过符阵的痕迹,也只能推断出有元符宗弟子参与其中,但当时进入第二层的本门弟子,少说也有二十余人,他怎能怀疑到我这个最不可能的气脉中期弟子身上?”

    “而且他一开口就是二千灵石,作为一个气脉中期弟子,他未免也太富有了!若真的如此富有,相信他自己的宝剑也熔炼的极佳,为何又偏偏对那疾风剑念念不忘!”

    “哼,看来这姓范的也只是替人开口而已,他背后多半另有人指点!”

    “虽然疾风剑在我身上,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相隔如此之久,死无对证,我随便找个借口就能敷衍过去。但既然有人关心,无论如何,还是要更加小心一些!”

    换做是其他弟子,说不定就会忍不住巨额灵石的诱惑,将疾风剑交易出去,稍微谨慎些的修士,也会想尽办法、拐弯抹角的将疾风剑出手,但是李慕然却丝毫不动心。

    《盗经》有云,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不要出手那些能追踪来历的“赃物”,盗修最大的优势,就是“人在明,他在暗”,一旦身份暴露,就会引来无数仇家或其他修士的关注,下场总好不到哪去!

    李慕然虽然不是盗修,但这一条说法对他同样适用。

    ……

    剑灵门某处,范曾正与一名同门的气脉后期师兄密谈。

    “他真的没有疾风剑?”那位师兄眉头一皱的问道。

    范曾颇有把握的说道:“应该是没有!如果有,他不可能一点破绽都不显露出来,师弟我说到二千灵石时,他眼睛都要绿了,如果真的有疾风剑,肯定会拿出来卖掉,他又根本用不上此剑!”

    “况且,在两年前他只是刚刚进阶气脉中期,给他一百次机会,也杀不了燕师兄,我看多半另有其人!”

    “行了,我知道了,此事你不要跟任何人提起!”那位师兄淡淡的说道,同时交给对方一块中阶灵石。

    “方师兄放心,师弟我最能守口如瓶!”范曾大喜的接过灵石,这么轻易的就賺取了一百灵石,真是一场奇缘。

    范曾走后,那位方师兄微微一笑,自言自语的喃喃说道:“嗯,姓赵的已经是紫霞道人门下最被器重的弟子了,如果他的实力没有十分突出之处,那紫霞道人这一支就不足为虑!不过丹心宗屈长老座下,还有不少高手……”

    ……

    与范曾分开后,李慕然来到一家符箓店铺,他与这里的掌柜十分熟络,他大部分符纸和元气符都是通过这家店铺进行买卖。

    “赵老弟,你前段时间寄售的十张金刚符,已经卖出去了七张,你是要灵石还是要符纸?”掌柜是一名四十来岁的中年人,他见到李慕然后,立刻满脸堆笑。

    “卖了七张!”李慕然微微一惊:“呵呵,销路倒是不错,在下原以为能卖出一半就不错了!”

    “是啊,最近坊市颇为热闹,各种符箓都卖的不错,连符纸都多卖出了几成!”掌柜一脸笑容的说道。

    金刚符这类中阶法术符箓,都是用三阶符纸炼制而成,成本高昂,所以价格不可能低下去,一张都要五十灵石。符箓的作用也相对有限,使用一次就要消耗不少元气,又需要元气符来补充元气,所以大部分弟子都不愿将其作为常规手段来使用,因而销量也就一般,远不如元气符好卖——不论是一星元气符还是二星元气符,基本上都是三两日间便能尽数卖掉。

    一般情况下,修士都是自己施展防御法术,身家富有的,便购买防御法器护身,即便有需要购买法术符箓的,也只是买上三两张防身而已,不像元气符那样用途广泛。

    “老样子,都换成三阶符纸吧!”李慕然不假思索的说道,这样一来,他就能换到三十多张三阶符纸,算是一笔不小的收入,不过,这个数量远达不到他的要求,他还是需要更多的三阶符纸。

    “好勒!”掌柜高兴的答应下来,麻利的收拾好符纸,装在一只玉盒内,交给李慕然。

    “这里还有五张金刚符,烦请掌柜的帮忙寄售一下!”李慕然说着,从怀中取出了几张符箓,交给掌柜。

    掌柜接下符箓,满口答应道:“没问题,还是老规矩,本店只收一成的代售费用。如果卖出的灵石都换成符纸的话,这一成费用也就免了!”

    李慕然点了点头,口称多谢。

    检查符纸无误后,李慕然正欲离去,却见掌柜的忽然脸色微变,似乎欲言又止。

    “掌柜还有何事,不妨直言!”李慕然好奇的问道。

    “这个,不知赵老弟能否炼制三焱符?”掌柜问道。

    “三焱符?倒是勉强可以。”李慕然心中一动的答道,从对方的神色间可以看出,似乎他正急需一批三焱符。如果是这样,用三焱符换取一些灵石、符纸,对于灵石已经所剩无几的李慕然而言,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那便太好了!”掌柜欣喜的说道,他压低嗓音,向李慕然悄声说道:“本店倒是有一笔大买卖,不知赵老弟是否有兴趣接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