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玄幻魔法 > 觅仙 > 第六十二章隐纹
    “三十张三焱符?”

    符箓铺内堂中,李慕然听到掌柜的说法后,不由得微微一惊。

    “不错,而且每张符箓的价格都提高了一成,五十五灵石一张!”掌柜的说道,“三十张,就是一千六百五十灵石,即便本店抽取一百五十灵石的代售费用,赵老弟还能收获一千五百灵石!按熟练制符师三次制符能成功一次来计算,除去符纸符墨等成本,道友一共能赚上三四百灵石!这样的机会可是不多!”

    李慕然略一沉吟,说道:“的确是一笔大买卖!这么大的一笔交易,应该有不少弟子愿意接下,为何掌柜至今尚未找到人选?”

    掌柜叹了口气,说道:“这位买家虽然出手大方,不过要求也是十分苛刻。他要求,这三十张三焱符必须出自同一人之手,而且还必须在两个月之内交货,少一张就罚收一百灵石!”

    “如果只是这样,找一个制符熟练的气脉后期弟子,辛苦制符两个月倒也能勉强做到,关键在于,买家提出了一个更高的要求,他要求这三十张三焱符,都必须是用初阶封印符文来封印。”

    “初阶封印符文?”李慕然闻言一愣,随即恍然。

    初阶封印符文,是最简单的封印符文,一星元气符所用的封印符文,就是这一种。这种封印符文最大的好处,就是简单方便,需要稍微打入一道法力,就能立刻解开封印、使用符箓。

    一般来说,更高阶的符箓,所使用的封印符文也要相对复杂。以三焱符而言,它蕴含的元气十分狂暴,用最简单的封印符文作为最后的封印,虽然不是完全不能做到,但却让制符的难度大大提高,成功率随之下降,制符的成本,也就相应的成倍增加!

    如果用高级一些的封印符文来封印符箓,即便在制符时元气有些狂暴、或是在绘制斗文出现一些细微差池,也能勉强靠封印之力来强行镇压,大大提高制符的成功率。当然,越高级的封印符文,解除封印的手法也相对较高,对于经常使用符箓、手法熟练的修士而言这不算什么,但对于外行却是不小的挑战,一次性祭出三五张符箓也许还能操纵过来,再多恐怕就无能为力!

    除非制符人的水平极高,能举重若轻的完成斗文的绘制,并将符纸蕴含的元气彻底归于平静,这样才能在最后以初阶封印符文完成封印。

    但是,三焱符需要的狂焰斗文颇为复杂,绘制起来十分困难,又有几个气脉期弟子能够做到举重若轻?神游期的制符大师倒是可以做到,但他们又岂会为了区区一些灵石,耗费大量时间和元气来制符、接下这笔买卖!

    有了这个有点不合情理的过份要求,难怪掌柜尚未找到合适的人选制符。

    李慕然心中暗道:“买家多半不是元符宗的弟子,并不是经常使用符箓,对于解除复杂的符箓封印有些棘手。买家之所以要求符箓出自同一人之手、又要求用最简单的封印符文封印,目的都只有一个——就是方便他一次同时使用多张符箓。看来,买家是打算将三焱符作为一个对敌的奇招来使用。”

    掌柜面带愁色的说道:“赵老弟,你也算是制符行家了,你觉得这个买卖是否可以接下?实不相瞒,老哥我已经找了好几个贵宗弟子,起初也都很有兴趣,但说明情况后,都被一一拒绝。如果赵老弟也觉得难以办成,老哥我干脆就联系买家推掉这笔买卖。”

    李慕然沉吟一会,说道:“用初阶封印符文封印,的确难度大了一些,不过如果多练习几次,熟悉之后也应该可以做到。在下急需灵石,这笔买卖倒是愿意接下。只不过,还请掌柜不要向买家透露在下的信息。”

    掌柜大喜,满口答应下来,说道:“这是当然,本店只负责中间交易,绝不会泄露买家卖家的信息!老哥我在这坊市里也做了好些年生意,这点口碑还是有的!”

    “买家已经预付了部分灵石,既然赵老弟答应接下,就先拿出给老弟吧!”掌柜说着,便要将灵石取出,反正李慕然还有不少符箓在他这里寄售,他也不怕李慕然就此卷着几百灵石跑掉。

    李慕然说道:“这些灵石就全部换成三阶符纸吧,这一次制符,只怕成功率更低,在下需要准备更多的符纸。”

    李慕然带着一大笔符纸离开了坊市,乘着符纸鹤返回宗门。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李慕然并没有花费太多精力去尝试突破瓶颈——他十分清楚,在没有极好的机缘相助下,只靠打坐来冲击瓶颈只是一场徒劳、白费功夫。

    他将更多的精力和时间投入于制符之中。实际上,有了神秘铜镜之光相助,即便用最简单的封印符文来封印符箓,对他也没有太大的困难,熟悉几次后就十拿九稳。

    李慕然制符之余,心中暗道:“也不知那买家究竟是何人,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这三十张三焱符若是突然使用出来,只怕任何一个气脉期弟子都难以抵挡!”

    “万一,我恰好遇到了这个买家,他若是用这三十张三焱符来对付我,那我岂不是作茧自缚、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李慕然觉得这种可能性很小,但也不得不提防。尤其是那神秘买家在这个时候如此大手笔的花费巨额灵石购买这种特殊要求的三焱符,明显是在为某事而准备,会不会和师父紫霞道人交代的任务冲突,也很难说。

    “宁可多费功夫、小心一些,也不可掉以轻心!”李慕然这样想到,他决定在这三十张三焱符上做一些手脚。

    “在典籍中看到的隐纹,我已经钻研了多时,是时候练习一下!”

    所谓隐纹,是流传在制符师中的一种暗语,真正的意思,是指一类隐藏符文。这种符文用特殊的符墨绘制在符纸上,并不显现出来,也不太影响其他符文的绘制,却能在符箓上预先设下一些隐藏法术。

    隐纹需要用特殊的手段才能激,一般只有制符人才能知道激手法;隐纹虽然隐秘,但若是落入制符行家手中,仔细观察也能现端倪,外行是难以看出破绽的。

    李慕然推测,那位买家并非元符宗弟子,是一个“外行”,所以才会要求用最简单的封印符文来封印符箓,这样方便外行使用。更重要的是,这些特殊的三焱符,买家自然当成是压轴手段,不会轻易在人前展示,这样隐纹被认出的可能性,也会大大降低。

    李慕然决定,在那特殊的三十张三焱符上,留下一段隐纹;如果买家用这三十张符箓对付其他修士,自然一切正常;但如果买家刚好遇到的是李慕然自己,那就会大吃一惊!

    最简单的隐纹,也需要绘制一段颇为复杂的斗文,气脉期弟子中,几乎没有人能够制作出来;李慕然仅靠自己当然也不能制作隐纹,但是有神秘的铜镜相助,这些就变得水到渠成了!

    只要符纸被铜镜之光照过一段时间,再用这张符纸制作符箓,无论是绘制哪种斗文,都会变得轻松自如,完全不会受到无形之力或莫名因素的干扰,让制符变得和练习时一样轻松。这种情况下,即便是气脉初期的弟子,都能绘制出复杂的斗文,更不用提基础扎实又一直勤奋练习的李慕然!

    两个月后,李慕然带着三十张特殊的三焱符,来到坊市符箓铺中,与掌柜完成买卖。

    看着掌柜一张张的检查完三十张符箓,并非常满意的收下后,李慕然心中一松。这位掌柜虽然自己不是制符师,却也经常接触各种符箓,算是半个行家,连他都无法现三焱符中的隐纹,那么买家现的可能性,就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在符箓中多绘制一段隐纹,让李慕然的制符成本高出了不少,但这笔交易,仍然让他赚取了不少灵石——这些灵石,他基本上全部换成了三阶符纸,他要为自己制作更多的符箓。

    白天休整,晚上制符,李慕然的修炼生活忙碌而高效。

    这一日,正在屋中休息的李慕然,忽然收到师父紫霞道人的传唤,顿时心中一凛,暗道那任务终于要揭开面纱了!

    紫霞道人面色和蔼,笑道:“无名,听说你这段时间频繁出入坊市,又是购买法器,又是购买符纸,看来你没有偷懒,一直在按照为师的吩咐行事!”

    “这是弟子的本份!”李慕然恭敬地回答,心中却暗道:“我的一举一动,恐怕都在师父的监视之下!”

    紫霞道人点了点头,赞道:“很好,做徒儿有徒儿的本份;做师父,也当有师父的职责!”

    说着,他从怀中取出一张巴掌大小、金光闪闪的薄片,交给李慕然,说道:“这是为师特意为你炼制的一枚金符——化剑符!”

    “化剑符!”李慕然闻言精神一振,脸上不由得浮现出一丝难以掩饰的惊喜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