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玄幻魔法 > 觅仙 > 第一卷匡庐四圣 第六十九章分果
    第二日清晨,李慕然闭目感受着体内法力流转情况。

    此时他周身的大半法力,都被层层压缩、集中在脐下三寸处的丹田灵窍中,这让他身体内能容纳的天地元气总量,一下子提升了倍许,法力也因此大涨。

    三大灵窍,祖窍控神、膻中主精、丹田藏气,如今李慕然三大灵窍悉数打通,进阶气脉后期,从今日起,他就算是彻底脱离了凡人的范畴,成为一个真真正正的修仙者。

    李慕然试着调动丹田内的法力,十分顺畅!现在虽然是白天环境,但他的法力运转情况,竟然不逊于以前夜间之时,足见修为提升之后法力和实力的巨大变化。

    “昨晚好险,正在进阶的关键时刻,竟然遇到两个大明寺俗家弟子的攻击,幸亏提前布下了多种手段,否则还真的十分麻烦!”

    “好在后来一切顺利,那些妖禽也被符阵的巨大爆炸动静彻底吓跑,不再干扰我的修炼。”

    “无论如何,居然能在入谷之后的第一天就寻觅到突破机缘,并成功的进阶气脉后期,从这个结果看,我这次四圣谷之旅已经是不虚此行!”

    李慕然将布置在此处的其他符阵等手段一一收回,然后离开了这里。

    没过多久,日头渐高,啸月狼呈现疲态,李慕然索性将其收回玉玲珑中。

    “昨晚倒是辛苦你了,你屡次帮我赶走那些企图靠近的妖禽,倒也立下不少功劳!”李慕然摸着玉玲珑喃喃说道。

    “我已经修炼了北寒使者留下的御灵术玉简中的通灵秘法,根据那玉简内容,主人与灵兽之间可以逐渐建立越来越紧密的感应,主人的修为大增后,灵兽也会多多少少的得到一些好处,不知我此番进阶,能否让小白也从中受益。”

    “这个小白,已经吞下数量可观的各种妖类精元了,换做其他灵兽,恐怕早已经进阶为二级妖兽,它却一直停留在一级妖兽的境界,而且连一个攻击类法术都不会,根据那御灵术的记载,我的培育之法也没有太大问题,恐怕问题就出在它自己身上!”

    ……

    四圣谷的第一夜已经过去,对于进入谷中的四宗弟子而言,这一夜相当的不平静,极少有人能够安然休息。

    大部分弟子,都如李慕然这样,确定自己在谷中的位置,然后朝着某个方向小心翼翼的前行,顺便查探沿路是否有宝物现;也有个别倒霉之极的弟子,一入谷就被传送到某些极为危险的黑暗区域,见不到第二日的曙光;还有一些弟子,则四处寻觅着“猎物”,在这封闭独立的四圣谷中,每一个人都可能成为盗修!

    一座郁郁葱葱的青松岗上,在悬崖边一块突兀的岩石缝隙中,有一株尺许大小的花木正在绽放,这花木十分奇特,叶片和花瓣上都有血色的复杂纹路,纵横交错,仿佛一道道浑然天成的玄奥符文,它正是四宝之一的符花木。

    就在这株符花木旁数十丈外,一对青年男女正在激烈的斗法。男的身着道袍、束着髻,是元符宗的一名道士弟子;而女的则白纱蒙面、绫裙飘飘,是丹心宗的弟子。

    这一男一女都是气脉后期修为,男的操纵一柄符剑,将几张符箓操纵的漫天飘舞,幻化出无数青光,向对手席卷而来;女子也不甘示弱,手挥一条白色长缎翩翩起舞,卷出绚丽而朦胧的一层白光,将青光尽数抵挡在外,甚至还不时的展开反击。

    双方正斗得难分胜负,突然间,那女子脚下一个踉跄,似乎是没有注意到身下陡峭的山石,在缓缓移步间身形不稳,手中狂舞的白缎法器也露出了一个破绽。

    她的对手、元符宗青年道士立刻抓住这个机会,向前欺进一步,手中符剑狂抖,七八张青木符被他激、幻化成数道绚丽的青光,从白缎露出的破绽中攻入,直冲女子扑来!

    眼见他就要得手,那露出破绽的白缎突然间暴涨丈许,迎面向他卷来,道士避之不及,手中符剑竟然被白缎当场缠住!

    道士只感到手中一震,顿时半臂酸麻,手中的符剑便随着白缎一起腾空而起,远远的落在了悬崖之下。

    而那女子身前,却在此时多出了一面半透明的数尺大玉牌,将对手祭出的数道青光尽数化解!

    “糟糕!”青年道士暗骂一声,原来刚才是对手有意露出破绽,其实是引他上当,从而突施反击,反而夺走了他手中符剑!

    女子偷袭得手后,娇叱一声,手中白缎舞的更急,片片白光令人眼花缭乱,一旦被其卷入其中,只怕立刻就要粉身碎骨!

    青年道士冷哼一声,双手一扬,从怀着摸出的二十余张缠绕符同时被他祭出!这一招青年显然是操练多时,虽然没有符剑相助,他依然极快的将这些缠绕符悉数激,后者幻化成无数青藤,漫天遍野的向女子扑来。

    女子脸色一变,她急忙后退数步,手中白缎极力挥舞,护住全身!

    可惜,她的白缎法器虽然能攻能守,但却不是以锋利著称,无法轻易斩断缠绕符所化的无数藤蔓!在青年道士熟练的操纵下,片刻之间,这女子便被无数藤蔓紧紧缠住,虽极力反抗也难以逃出束缚!

    “啪啪!”两道白光一闪,化为两张封灵符贴在女子身上,女子顿时法力凝固,再也没有抵抗之力!

    “哼!”青年道士冷哼一声,目中厉色一闪。

    “师兄饶命!”女子大急,哀求道:“这株符花木师兄尽管拿去,还求师兄饶小女子一命!小女子愿意以清白之身伺候师兄,让师兄享尽一夜风流,以报答师兄不杀之恩!”

    性命交关之际,她却也不顾上这点羞耻。

    青年道士一愣,伸手抓下已经毫无反抗之力的女子面纱,见到了一副颇为精致的面孔。

    皓齿朱唇,明眸含泪,哀求中还带着三分羞涩与妩媚的神色,如此一个美人儿,已经落入自己的手中,任由摆布,念及此处,青年道士不禁心神一荡。

    “也好!”青年道士狞笑说道:“就让小爷先快活一下,再将你杀了也不迟!”

    青年道士也是谨慎,他又打入少许法力,彻底封住此女的经脉,然后再撤去缠绕符!

    缠身的藤蔓一去,此女萎顿在地,绫裙之下玲珑身段尽显,想到接下来的好事,青年道士不由得血脉贲张,立刻扑上前去,将此女的衣衫粗暴的撕毁,然后肆意的舔弄起来。

    女子叫苦连连,呻吟哀求,却更激身上这青年道士的**……

    忽然间,正兴致盎然的青年道士脸色大变,伸指探入自己的口中,似乎要掏出什么。

    “你……你……”青年嘶哑的低吼着,他无法呼吸,面色正在疾的紫黑,显然是中了厉害之极的奇毒。

    这毒性极强,只是一两个呼吸的功夫,道士就仰面倒下,全身僵硬,一动不动,仍然睁着的双目中,满是不甘和后悔之色。

    见到此景,原本正哭泣求饶的女子,却立刻止住了哭声,并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

    一个时辰后,在此女的努力下,封印逐渐被挣脱,此女换上一身衣衫,麻利的取下道士腰间的储物袋,并一脚将其尸身踢下了悬崖。

    “哼,死在我辛苦调制多年、并涂在身上各隐秘地方的极幽香下,也算你不冤!”女子冷笑一声,收起符花木等宝物,飘然离去。

    ……

    镜湖中的百花岛,是一座名气不小的岛屿。因为镜湖天地元气充裕、又较为湿润的缘故,许多喜欢类似环境的灵花灵草,都会在百花岛上绽放。每次四圣谷开启时,都有不少弟子专程赶往百花岛,总能得到一些收获。

    李慕然在镜湖中飞行,要路过此岛,自然而然也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

    如今,他正站在岛中一片繁花争艳的峡谷中,在他身前十余丈外,就有一株三尺高的灵草,上面结着鲜红色、樱桃状果实,正是四宝之一的丹灵果。

    不过李慕然并没有去摘取,因为就在他的身旁,还有另外三名修士虎视眈眈——一个是丹心宗的女修,另外两个则是剑灵门的弟子。

    四人几乎是同时现了这里,但彼此忌惮小心,都没有急于动手。

    “这里有五颗丹灵果,我们四个人每人可以分到一颗;最后一颗也分给小女子,不过,小女子会拿出三百灵石,分给三位道友作为补偿,如何?”对峙片刻后,丹心宗女修建议道:

    “请三位道友做决定,很快就会有其他弟子赶到百花岛,这样我等也许一颗丹灵果都分不到了!”

    “这位元符宗的师弟,你怎么看?”女修问向了李慕然。万一无法和平解决此事,四人中有两人是剑灵门弟子,多半会联手,这样她和李慕然如果各自为战,就落了下风。

    “师姐的建议不错,在下并不反对!”李慕然淡淡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