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玄幻魔法 > 觅仙 > 第七十一章易容术
    少女一惊,却看到抱着自己之人的面容如此熟悉,顿时惊喜的说道:“无名哥,你……”

    话未说完,她便中毒昏厥过去。

    李慕然凝神辨别这烟雾之毒,片刻后便有了线索,然后他从怀中摸出三颗黄豆大小的丹丸,塞入少女口中,并助其咽下,少女随即悠悠醒转。

    “无名哥,真的是你!”少女大喜,然后挣扎着站起身来。

    “你是莺歌还是燕舞?”李慕然再次问道,既然对方称呼自己为“无名哥”,那就更加肯定了李慕然没有认错人。只是这对孪生姐妹一模一样,两年未见,他一时间难以分辨。

    刚才他救下此女,也真是惊险之极,李慕然原本根本没有打算出手相救,只是见到此女的容貌后才有心相助,于是动手较晚。

    情急之下,他将破法盾直接扔出,也亏得他为制符打下的基础扎实,不但臂力惊人,手感也是极佳,才能刚刚好替此女挡下那几枚利刃,否则稍有差池,此女就是小命不保!

    “我是……”少女刚要说话,忽然间一声断喝从远处传来:

    “哪个不知死活的家伙,竟然破坏老夫好事!”

    这声音苍老低沉,李慕然听在耳中,却觉得十分熟悉。

    “掌门师伯?”李慕然一愣。

    随即,夜空中一道人影乘着符纸鹤飞至此处,符纸鹤一名老者白白须,正是苍霞道人。

    “参见苍霞师伯!”李慕然拱手一礼,心中却困惑不已。

    “晚辈拜见苍霞前辈!”少女也是毕恭毕敬的一礼,正如入谷前各宗门掌门所言,虽然苍霞道人已经沦为气脉后期修为,但众弟子必须仍然以长辈称呼,否则就算是不敬,这样苍霞道人便有借口肆意杀戮谷中弟子。

    苍霞道人看了李慕然一眼,大声喝道:“啧啧,还是本宗弟子!你叫什么名字?”

    “师伯不认得弟子么?”李慕然眉头一皱。

    “哼,本宗弟子上千,老夫岂能个个都记得!”苍霞道人冷冷说道,“你刚才与这丹心宗女弟子搂搂抱抱,成何体统!将你们身家宝物都交上来,老夫就饶你们一次!”

    苍霞道人说的不错,他身为掌门,的确不可能将门中上千弟子的容貌都记住;但是,这一次他却露出了破绽!

    “赵无名”尚未成为元符宗正式弟子时,就已经因为勤奋和天赋被掌门苍霞道人识中,并寄予厚望,短短三年过去了,他怎么可能就完全不记得“赵无名”此人!

    “找死!竟然敢装扮成苍霞师伯胡作非为!”李慕然大怒,伸手在袖间一探,掌心处已然多出了一枚金光闪闪的符箓。

    随即,他将金符向空中一扬,并聚气全身法力,向金符中打入一道法力。

    这是在夜间,李慕然法力充沛之极,而这金符又是师父紫霞道人特意为他炼制的化剑符,所用的封印相对不是特别复杂,所以李慕然能够使用此符,当然,他很难挥出此符的全部威力。

    在李慕然的法力加持下,金符陡然间剑光一闪的化为一柄丈许大小的巨剑,横在夜空之中,气势惊人!

    “化剑符!”

    “苍霞道人”大惊,竟然立刻乘着符纸鹤转身而逃!

    真正的苍霞道人,又岂会害怕一名气脉期弟子祭出的化剑符!

    李慕然毫不手软,法力倾泄而出,巨剑度极快的向“苍霞道人”斩来,在半空中只留下一道绚丽剑光,闪耀夜空。

    眼见巨剑一斩自己根本避之不及,“苍霞道人”慌忙在身上贴上了几张金刚符,又祭出了一面令牌法器护在身后。

    金刚符也就罢了,堂堂的苍霞道人,曾经的一派掌门,又岂会祭出这件显然只是中品法器的防御法器!

    “嚓!”

    一声轻响中,几层金刚罩被巨剑一剑斩破,那枚令牌法器也是瞬间被一斩为二,“苍霞道人”的身体连同他脚下的符纸鹤,都被剑光拦腰斩断!

    “啊!”李慕然身边的少女惊呼一声,她显然没有想到,对手已经祭出了防御法器和符箓,却仍然被李慕然一剑斩杀!这一剑的威力该有多强!

    “苍霞道人”的尸身坠落下来,落在不远处。

    此时,“苍霞道人”的真面目便显露出来,李慕然一看,顿时微微一愣。

    “居然是本门的一位师兄!”李慕然喃喃说道。

    死去的这人,也是元符宗众弟子中的一名气脉后期修士,不过李慕然与他并不相熟,也仅仅是在这次四圣谷之行前才见过一面,所以并不知道他的姓名来历。

    而李慕然在入谷前只是个气脉中期弟子,也不引人注目,相信此人同样对他也所知甚少。

    很显然,这里的陷阱就是这位师兄布置的,可惜被李慕然识破并救人;这位师兄一计不成,便伪装成苍霞道人,想借其威名吓退其他弟子、并收获宝物。这一招也算是巧妙,若是其他弟子见到他伪装的苍霞道人,哪敢与其动手,说不定便会乖乖的交出宝物。

    可惜,百密一疏,他还是在一些细节上露出不少马脚,在李慕然眼中,这些都是巨大的破绽。

    “他是如何扮成苍霞师伯的?”李慕然颇感好奇,在其身上一探,便搜到一只储物袋。

    在储物袋中略一翻查,他找到了一本古书,书名正是《易容术》三字。

    “原来竟有这种秘术!”李慕然暗惊,他早就听说,高阶修士的身体历经天地元气日夜洗涤,已经脱胎换骨,远非凡人身体可比,法力到了高深处,甚至可以改头换面,但却一直没有真正见到这种秘术,也不知气脉期弟子是否可以修习。

    “也不知那位师兄是从何处得到这本古籍。”李慕然心中有些疑惑,但还是将这古书收入了自己的储物袋中,同时也收起了重新化为符箓的化剑符。

    虽然只斩出了一剑,却耗费了不少元气,起码也要十几张二星元气符,才能把化剑符损失的元气补充回来。

    “无名哥,多谢你救了我!”少女走向前来说道。

    “你到底是谁?”李慕然问道,“是燕舞么?”

    少女摇了摇头:“不,我是莺歌。”

    “莺歌?”李慕然一愣,在他印象中,莺歌一直犟嘴、性子挺烈,像是带刺的花朵,想不到才三年不见,她就变化了不少。

    “你怎么会成为丹心宗弟子?”李慕然好奇的问道。

    “还不是因为无名哥说的那句话。”莺歌悠悠的说道:“仙凡有别!三年前,无名哥留下这句话走后,我和妹妹日夜难眠!我等凡人的确与修仙者相隔甚远,但既然无名哥可以走上仙路,我们姐妹俩又为何不可!”

    “于是我们姐妹俩都萌生了求仙之心。但是爷爷年纪不小,我二人之中,必须留下一人在世俗界中照顾爷爷。是去是留、是仙是凡,我们姐妹二人互相推辞不下,最终选择抽签,由上天来决定何去何从。”

    “结果,妹妹留下来,我则外出求仙。”

    说道这里,莺歌轻叹一声,眼角隐隐有泪光。

    “后来你就加入了丹心宗?”李慕然问道,他没有想到,自己当初的一句话,竟然给这对姐妹如此大的触动,甚至改变姐妹俩一生的轨迹。

    “可没有那么容易!”莺歌苦笑说道:“我吃尽了苦头,好几次险些在山中丧命,直到一年后,才恰好遇到一位丹心宗的师姐并被她所救。她知道我的来意后,又见我对各种草药都略知一二,还有帮爷爷打理药草的经验,便助我留在宗门并教我炼丹,又过了半年,我才成功以开灵丹开光,成为丹心宗的正式弟子。”

    李慕然闻言默然,心中也不免牵动恻隐之心,一个弱小女子独身去寻觅仙门,肯定会遇到很多难以想象的困难,莺歌能挺过来,的确很不容易!

    “是哪个师姐帮助了你?她竟然有权力私自留下你在宗门么?”李慕然有些好奇的问道,要入门可没有那么简单,即便有门中弟子举荐,也要受到长辈的挑选考核,通过后才能成为外门弟子,外门弟子经过一段时间的修习,成功开光后才可能成为正式弟子。

    莺歌含笑说道:“这个师姐在门中地位很高,所以她能这么做。也幸亏遇到了她,否则我根本没有可能走上修仙之路。”

    李慕然点了点头,他轻叹一声说道:“你知不知道,这四圣谷不是善地,你才气脉初期修为,进入此处的后果可是什么?”

    “后果?自然是九死一生!”莺歌坦然说道。

    “既然知道你还要来?”李慕然眉头一皱。

    “难道还有别的办法么?”莺歌喃喃说道:“做凡人时,我只觉得无名哥这些修仙者高高在上,令人羡慕无比;进入修仙界后,才现修行如此之难!我一个弱女子,无依无靠,一没有世家背景,二没有过人天赋,如果不去拼死、不去搏命,又何来一线机会在这修仙界中立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