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玄幻魔法 > 觅仙 > 第七十四章雾峦山谷
    “原来如此!”李慕然淡淡一笑,没有再多说什么。

    那剑灵门二人向他拱了拱手,缓缓后退,直到退出百余丈外,才转身离去。

    在二人离开之后,李慕然走到他们原先所处的地方,伸指打出一道法诀,顿时周围闪现出不少符箓。

    这里早被他布下了符阵,如果那二人意欲对他不利,李慕然会立刻激符阵,将他们炸的粉身碎骨;不过那二人从头到尾似乎都没有要对付李慕然的意思,李慕然也就放了他们一条生路,同时自己也节省了这数十张符箓。

    将琉光兽的灵皮精元收取后,李慕然便加快度,穿越这妖兽森林。

    出了森林,李慕然便祭出符纸鹤在低空飞行,同时取出二星元气符继续为化剑符补充元气。

    一路上,李慕然遇到一名同门师姐,拒绝其同行的邀请后,不多久他又遇到了一名从对面飞来的大明寺师兄,二人对视了片刻后“擦肩而过”,互相警惕的目送对方飞远,这个过程中二人什么话都没有说。

    后来他又6续遇到几名气脉后期弟子,但基本上都是这样相安无事的各走各路。

    因为李慕然也是气脉后期修为,这让他省去了不少麻烦。

    但如果是气脉中期弟子在四圣谷中遇到其他修士,很可能将引火上身,原因只有一个——别人认为你不够强,可以轻易灭杀夺宝!

    所以在谷中,那些落单的、实力又稍弱的弟子,总是躲躲藏藏的寻宝,生怕遇到其他修士;有的则干脆躲在隐秘之处一直不出,直到四圣谷禁制再次开启、离开此处。

    而那些有一定实力的修士,才能在谷中来回寻宝,不过,当他们遇到其他实力相当的修士时,也会提高警惕,但不会轻易动手,最后往往是互相默契的离开。

    在刚入谷时,李慕然是气脉中期修为,不敢轻易祭出符纸鹤、以免吸引其他修士的注意;而如今他已是气脉后期弟子,他人也不敢轻易找他麻烦。

    两日后,李慕然较为顺利的赶到了雾峦山谷。在地形图上,雾峦山谷是一片被标示为十分危险的黑暗区域,绝大多数弟子都会远远绕开此处;换句话说,恐怕也只有李慕然、方剑秋和丹心宗青云四杰等知道谷中藏有秘宝之人,才会冒险闯入此处。

    站在雾峦山谷外的山峰上向下看去,眼前一片浓密的雾气缭绕,尽是白茫茫的一片,根本看不清谷中的景物。在这种视线有限的环境下乘符纸鹤飞行,是十分危险的举动,万一遇到偷袭、符纸鹤被毁,那乘坐的弟子很可能就会被摔的粉身碎骨。

    李慕然取出一颗樱桃大小、粉红色的半透明丹丸,含在口中,然后缓缓步行入谷。

    谷中那终年不散的浓密雾气,其实是一种瘴气,而且蕴含毒性,若是吸入太多,就会让人晕晕乎乎,甚至逐渐昏迷。李慕然所含的丹丸,叫做百清丸,正是一种针对瘴毒的解药,既然早就知道醉神果在雾峦山谷中,他自然是有备而来。

    现在是黄昏时间,天色原本就较为昏暗,李慕然走入瘴气中后,只觉的眼前周围都是白茫茫的,最多只能看清十丈之内,二十丈外的景物就变得极为模糊,再远就什么也看不到。

    李慕然小心翼翼的走出十余里后,天色已暗,瘴气中的他更是什么都看不到,不得不拿出夜明珠,照亮周围十余丈内。

    同时,他还将灵兽小白也召唤出来。啸月狼毕竟是夜间习性的妖兽,在夜间视力依然极好,而且嗅觉敏锐,可以助李慕然提前现危险。

    不过,在这黑暗的瘴气山谷中照亮一颗夜明珠,犹如也就理所当然的成了十分醒目的目标,黑暗之中,已经有不少威胁已经注意到了李慕然的一举一动。

    一个时辰后,李慕然背靠一面高耸绝壁,手持破法盾,身上笼罩着一层凝厚的金色光罩,眉头微皱的盯着身前十丈外那一对对泛出幽绿光芒的眼睛。

    这些是食火獴,一种群居的二级妖兽,它们昼夜都会出没,最喜欢猎食蟒蛇作为食物。

    食火獴天生不怕各种蛇毒,抗毒能力很强,这谷中瘴气之毒更是对它们没有丝毫影响;而它们因为常年吞噬蛇胆,一双妖目变得神光凛然、在夜间都视力极好,再加上它们敏锐的嗅觉、灵动的身体,俨然间,它们就成了这雾峦山谷中的霸主!

    如果在其他地方遇到这群食火獴,李慕然一点也不会担忧;但在这环境恶劣的雾峦山谷中,可就十分不易。

    李慕然遇到食火獴后,并没有立刻动手,而是先杀开一条血路,退到岩壁旁,背靠岩壁,以免腹背受敌。

    二十多只食火獴,呈扇形缓缓向李慕然包围,刚才它们已经“领教过”李慕然的三焱术,所以不敢贸然扑上。

    而灵兽小白,则站在李慕然身前,一双银瞳冷冷的注视着眼前的敌人,口中低低的喘息着,后腿蓄势待,前爪轻轻在地面上撕磨,一副随时准备杀入獴群的姿态。

    李慕然伸指一弹,一道火光从他指尖冒出,射向獴群之中,化为三团火焰并轰然爆裂、顿时火光乱石四溅。而那些食火獴却能纷纷灵活之极的闪避开来,几乎没有受到这记三焱术的影响。

    这些食火獴体型不大,却能猎杀个头比自己还大出不少的蟒类妖兽,其异常矫捷的身手,就是其中一个原因。

    “斗快?我可不怕!”李慕然微微一笑,暗运丹田法力,散于四肢经脉之中,一层淡淡的辉光在其体表浮现,犹如迷离的月晕。

    施展蚀月术后,李慕然取出一柄符剑,向灵兽小白喝道:“杀!”

    说着,他一手持剑,一手握着破法盾,在一层凝厚金刚罩的掩护下,身形暴闪,贴着岩壁冲入了獴群之中。

    有了蚀月术的加持,李慕然的移动度已经极快,他脚下穿着的又是辟水离火靴,在这山石间行走犹如在冰面滑行一般,更添几分灵动。

    “嚓!”一只食火獴被突然出现在眼前的李慕然一剑刺破了少许皮肤。

    食火獴皮甲颇为坚固,李慕然又不是练剑多年的修士,而且这符剑也不是以锋利著称,所以只能略微刺破少许皮毛,伤口很浅。

    然而,就在符剑刺破食火獴皮肤的一瞬间,便有一道火光从符剑剑尖处涌出,冲入食火獴体内,并轰然爆裂!

    虽然这火光只是符剑激的一张炎爆符,但因为在伤口内爆炸,却立刻将食火獴炸的血肉模糊,当场毙命!

    其余食火獴大惊,纷纷闪避开来,有的从侧面扑向李慕然,有的却喷出一团团火焰,展开法术攻击。

    此时,小白也冲入了獴群之中,虽然它在气息上只是一只一级妖兽,但以爪尖利齿之锋利,这些食火獴居然不是它的对手!小白与一只食火獴扑在一起后,对方尚不及喷出火焰攻击,就被小白一爪撕破咽喉、一命呜呼!

    李慕然始终贴着岩壁移动,保证自己背后没有妖兽攻击。忽然间,有两只食火獴从侧面向他扑来,眼看就要抓破他的护体光罩,李慕然却突然转过身来,手腕一抖,三支利箭激射而出,当场将这两只食火獴射杀。

    随即,李慕然盾牌一挥,又将食火獴吐出的几团火焰悉数挡住。

    李慕然与小白进进退退不断厮杀,片刻间便有七八只食火獴死于小白爪下或李慕然剑下。

    李慕然手中符剑虽然不够锋利,也无法斩出一道道锋利无匹的剑光,但只要食火獴被其伤及分毫,就有一道法术顺势攻入,将其生生炸死。

    这些食火獴想要围攻李慕然,但李慕然闪烁极为灵活,四处冲杀,根本不给妖兽围攻的机会,同时,他的破法盾也是防御力不俗,足以轻易抵挡那些妖兽喷出的火焰攻击。

    “嗷呜!”小白一口咬断一只食火獴的喉咙后,杀得性起的它忽然仰天长啸一声,一身银白皮毛上到处沾染着鲜红妖血,显得分外狰狞。

    此时,李慕然也祭出暗藏身上的飞刀,一口气灭杀了好几只食火獴,原本二十多只的食火獴群,片刻之间只剩下了一小半。

    其余食火獴大骇,呜呜几声纷纷向浓雾中四下逃散。

    “蚀月术果然大有用处!”李慕然心中暗道,如果是在白天遇到这么一群食火獴,在没有事先布置符阵的情况下,要将其灭杀真不容易,要么就要再次祭出化剑符,要么就需要耗费大量的符箓。

    “《盗经》果然没有说错,对于气脉期修士的斗法,身体移动灵活是个十分有利的因素,尤其对于这种近身交战,纵然有一身法术,也往往很难施展出来。”

    李慕然将射出的短箭飞刀一一收回,然后继续在雾峦山谷中缓步向前行进,一路上,他听到不少狼嚎兽吼声从远处传来。

    “这雾峦山谷果然危机四伏,那些人要进入此处寻找醉神果,恐怕也要耗费不少功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