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武侠修真 > 武墓 > 第002章 古墓重生
    自脑海中传递出的剧痛足足持续了不下片刻钟,方才消散。

    在消散的同时,那突然出现的陌生记忆,也快的融合进自身的记忆当中。

    本来迷茫的目光中,一下子变得极为的震惊与诧异:“我竟然穿越了,这里,竟然不是地球,我竟然死了,还是被一盏青铜灯给砸死的。”

    想到脑海中浮现出的陌生记忆,武牧心中就是一阵苦笑。

    没想到,竟然这一掉天坑,就莫名其妙的穿了。

    不过好在,自己现在所占据的身躯名字也叫武牧,从小生长在附近一处叫做龙门镇的古镇,说是镇,但大小却不比任何古城要小,甚至还要更大。

    武牧就是出身在龙门镇中,足足生存了十七年,从来没有离开过百里之外。说是土生土长都不为过。

    根据这具身体中的记忆知道,这片天地,叫做青州。

    不过,这应该不是天地真正的称呼,或许只是他所处的这片区域的称谓。

    在这片天地中,以血脉为尊,精修的是血脉,以血脉之力贯穿周身,血脉强,则血脉时刻滋养肉身,甚至肉身能随着血脉的壮大,蜕变而达到不死不灭的境地。而且,更是能自血脉中觉醒天赋神通。以神通而战,翻江倒海,捏拿日月都如探囊取物。

    以自身血脉修炼,肉身强横无比,厮杀起来,惨烈异常,天地间,称这种修行为——武修!!

    相传,一旦自身血脉修炼到极致,甚至能自身返祖,化身为自身血脉的原型,爆出不可思议的无上战力。

    而血脉亦有品阶高低之分,自下而上,分为:九品,八品,七品…….一品,王品,皇品,帝品,至尊!!

    血脉的品阶,在先天上对于修炼,有着极大的诧异与影响。

    而且,虽然在天地间,每一位生灵体内都拥有血脉,只是,若自身的血脉变得极为稀薄的话,哪怕是有血脉在身,也无法觉醒,最终只能算是普通人,哪怕是修炼,成就也未必会高,大多都选择安于天命。

    而血脉浓郁者,自出生起,到达一定年龄,就会自行觉醒血脉,这种觉醒者,就是天地间最为得天独厚的一群人,哪怕是不修炼,自血脉觉醒后,体内血脉,就会自行的淬炼自身的皮膜,经脉,骨骼等等。若是进行修炼,更是能事半功倍。

    是天生的得到上天宠幸的宠儿!!

    没有觉醒血脉的话,哪怕耗费再大的努力,几乎有大半都是枉然,根本无法与那些先天就能觉醒血脉者进行相比。他们有着太多的优势。

    不过,能觉醒血脉者,终究是少数。在天地间,属于最为特殊的一群。

    对于觉醒血脉,几乎每一名百姓都曾经憧憬过,畅想过,期盼过。

    虽然能觉醒血脉者,有着得天独厚的天赋,但上天到底有一线生机。虽然自身先天上无法觉醒血脉,并不代表后天无法再次开启血脉。

    不管是谁,在修炼时,第一个境界,称之为蜕凡境!!

    蜕凡境分为:炼皮,锻骨,易筋,洗髓,五脏。

    所以,蜕凡境,又被称之为蜕凡五变,一旦将这蜕凡境修炼到巅峰,就能借助肉身中磅礴的血气,一举冲击新的境界,开辟出血海,后天凝聚出血脉。这一条路,虽然艰难,却是普通百姓唯一鱼跃龙门的机会。

    不知道有多少普通子弟将蜕凡四变视之为不变的登天之体。

    亦有不少天资卓绝,性格坚韧之辈,生生在不可能的道路上踏出一条大道,开辟出血海。但大部分人却只能终生止步于蜕凡境,哪怕是完成洗髓,照样无法开辟血海,晋升到更高的境界。不过,相比普通人的艰难,那些觉醒血脉的天骄,却能够轻易的完成这一层蜕凡境的修炼。

    根据记忆中,武牧的前身也是没有觉醒体内血脉的普通人,在十五岁前,未曾觉醒血脉的话,那就意味着无法自行觉醒血脉。这是无数年来流露下的铁律。但对于变强的执着,却让他走上以普通之躯踏入修炼之途的艰难道路上。

    而在记忆中,最后一幕,却是前身为了锻炼皮膜,独自进入龙门镇外附近的蛮兽山脉边缘,以身击打古木磨砺自身皮膜,但在击打古木时,却莫名其妙的从古树上掉下一盏青铜古灯,砸在头上,接着就失去意识了。

    显然,前身就是被一盏莫名其妙出现的青铜古灯给砸死的!!

    “被青铜古灯给砸死?我现在,莫非是在棺材中。”

    武牧将所有记忆快的理清后,眼中不由闪过一抹古怪的光芒。

    “不好,必须立即离开石棺,要不然,我刚刚重生,就要活活被憋死,闷死!!”武牧脑海中快的闪现出一道念头。

    想都不想,连忙伸手向头顶的棺盖猛的一用力推了过去。

    咔嚓!!

    双手一落在石棺上,一种沉重的重量就自手臂中感受到,不过,这具身体俨然也是经受极为艰苦的锤炼,这一爆出的力气,竟比起自己在地球时还要强上好几倍。只怕双臂间全力推出去的力量,不下于数百斤。

    头顶的棺盖出一阵沉闷的响声,缓缓在双臂力量推动下,一寸寸掀了开来,在掀开的同时,一丝清凉的空气被武牧吸进肺中。

    呼!!

    呼吸到新鲜的空气后,武牧越加的振奋,连忙一鼓作气的将棺盖向旁边移出一道能够让身躯钻出石棺的缝隙,口中这才重重的吐出一口气,脸色一缓道:“好沉的石棺,若不是这具身体经常锻炼的话,说不得,就算是重生,都要活活再次给憋死在里面。”

    想到自己差点被活活在棺材内闷死的可能,他的脸色也不由的当场拉出几条黑线。

    “这墓穴有通风口!不对,是裂缝,头上怎么会有如此多裂缝。”

    在钻出石棺后,武牧向四周扫视过去,本以为会是一片漆黑的状况却没有出现,反而,丝丝微弱的光线竟自外面穿透进来,头顶的裂纹,跟蜘蛛网一样,仿佛是遭受到某种可怕的重击,出现的裂痕。让外面的光线能透进墓穴中。

    不过,外面正是昼夜,虽有月光,但透进墓室中的光线依旧极为的微弱,只能借助余光,看清四周的情景。

    这处墓室并不奢华,甚至可以说是有些简陋,在墓室中,只有中间的位置摆放着那口沉重的石棺,在石棺上面,可以看到那一盏锈迹斑斑的青铜古灯正放置在石棺棺盖上面。那古灯,早已经熄灭。跟被人丢弃的废灯没什么区别。

    “就是这盏青铜灯将我前身直接砸死,没想到竟然会被放进我的墓穴当中。”

    武牧看到这青铜古灯,脸色都变得有些不一样,回想到之前被古灯生生掉落下来砸死的情景,心中有些难言的感触,虽然是前身的记忆,然则,如今,他已经借体重生,吸收前身的记忆,说自己就是前身,亦未尝有何不可。

    看古灯,下面是古代宫灯的模样,而在古灯上面,却是呈现出一朵青铜莲花的模样,一片片青铜莲花叶瓣盛开,在花瓣中央,显露出一朵青铜莲蓬,在莲蓬上,赫然浮现出九枚砸细小的孔洞,那孔洞,在最中央的位置最为硕大。其余八枚,分别拱卫在四周。孔洞也比中间那枚要小上一倍。显现出中间位置的无上尊贵。可惜,上面没有任何莲子存在。或许不应该说是莲子,而是灯芯才对。

    对于这盏青铜古灯,情绪自是极为的复杂。

    啪嗒!!

    脚步移动间,走到青铜古灯前,伸手朝着古灯随手握了过去。

    刷!!

    就在武牧刚将手握在青铜古灯上时,突然间,自古灯上,似乎传递出一种莫名的奇异力量,散出一层青铜神辉,瞬间将整个身躯都笼罩在神辉当中,跟着,就看到,在脖子上,一枚只有拇指大小的青铜贝叶也同样诡异的泛出一层神辉。

    猛的自脖子上挣脱开来,化为一道流光,朝着那青铜古灯有如闪电般钻了进去。

    “是青铜贝叶,它竟然也跟随我一起穿越到这个世界。”

    叮!!

    在一声清脆的响声中,一种不可思议的景象直接呈现在武牧面前,那枚青铜贝叶以不可思议的度,一下钻进青铜古灯当中,并毫不迟疑的出现在古灯内那莲蓬中最中央的位置,在落进灯芯位置后,更是当场以肉眼可见的度瞬息变幻起来。

    噌!!

    随即,一种诡异的情景出现在眼前,那青铜贝叶竟仿佛真的与青铜古灯融合为一,化为古灯灯芯,一枚青铜色的莲子。而且,在融入进去后,突然间,生出一团青铜色的焰光。让整个古灯彻底的亮了起来。古朴的灯光,将整个墓室清晰的照耀,映进眼瞳中,纤毫必现。

    刷!!

    跟着,就看到,那盏青铜古灯仿佛有了灵性一般,陡然间自手中钻出,化为一道流光,瞬息间出现在左肩的位置,跟着,古灯一下就落在左肩上,这一落,武牧没有感觉到任何的重量,仿佛这古灯仅仅只是虚幻的幻影。

    一落在左肩,就跟是生了根一样,诡异的与左肩彻底的融合在一起。

    “拿不下来!!”

    武牧虽然被这突然间的变化惊的心神一阵动荡,但还是立即反应过来,伸手去左肩上摘取那青铜古灯时,却现,自己竟无法将古灯摘取下来,真跟生了根一样。

    “这到底怎么回事?若是以后都拿不下来,走出去的话,被别人看到,一眼就能看出古怪,虽然看不出这青铜古灯究竟有什么古怪之处,可有诡异,就会成为他人下毒手的理由。还有,我的青铜贝叶竟然会与古灯相互吸引,化为古灯灯芯,两者融合,似乎化为一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武牧心中震惊下,脑海中却快的转动着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