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武侠修真 > 武墓 > 第003章 从坟里爬出来
    “咦!!”

    就在沉思间,突然,武牧现,那青铜古灯在落在左肩上后,就跟自己的神体诡异的融合在一起,仿佛是身体的一部分一样,只转眼间,本来如实质的古灯,一下以肉眼可见的度变得虚幻起来。

    不过,他察觉得到,这古灯并不是真的变得虚幻,而是在外表变得更加虚幻,在肉眼下,那古灯是不存在的,好像真的消失了一样,可心中却能清晰的感受到,那盏青铜古灯就是立在肩膀上,并没有消失,只是隐没于无形一样。

    似乎自古灯中散出的青铜灯辉堪堪将自己整个身躯都覆盖在灯光当中,而且,在这种灯光下,自己竟然能自黑暗中视物,洞若观火,宛如白昼。

    “这盏青铜古灯绝对不是凡物,我的重生应该与我武家传家之宝青铜贝叶脱不了关系,青铜贝叶果然是件异宝,它竟然能跟古灯融合,化为灯芯,这盏青铜古灯应该也是一件不同寻常的异宝。肯定会有特异之处。”

    对于那已经彻底生根长在肩膀上的青铜古灯武牧心中快的转动着念头,以其前世三十多年的阅历带来的经验,这古灯肯定有奇异的能力。不过,既然已经落在左肩上,与自身融合为一体,武牧倒也不急着探寻古灯的隐秘。

    随眼扫向外面。

    “天快要亮了。”

    顺着头顶墓穴上浮现出的裂痕,已经能隐约看到,天空中的月华已经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缕缕微弱的晨光。

    “不能继续待在这里,必须要尽快从墓室中离开。这些裂缝虽然能让空气光线透射进来,可要是一旦下雨的话,所有裂缝都有可能被泥水填补,没有空气,无法呼吸,我会在这里被活活憋死。何况,我在外面还有母亲,还有妹妹!!”

    武牧心中闪过一丝异样。

    在地球时,他父母早亡,而且,自己也是孤家寡人,根本没有享受过太多的亲情,但这一世却不同,他的前身不单母亲尚在,身下还有一位妹妹。

    “既然占据了你的身体,那你的母亲就是我的母亲,你的妹妹就是我的妹妹。你放心去吧,以后,他们都交给我来照顾,只要我一息尚在,就绝对不会让任何人欺辱她们。”

    深吸一口气,在心中暗自下定决心后,再没有任何迟疑,向四周扫视过去,向着墓穴出口的位置,快步上前。

    朝着那冰冷的泥土,双手直接朝着泥土中插了进去。

    一个字——挖!!

    清晨!!

    火红的太阳自地平线上一跃而出,一缕缕晨光将天边映衬的五彩斑斓。

    看这片冰冷的墓地所在的山脚下,一道道身影纷纷向山上走来,在手中,都提着篮子,里面放着纸钱香烛。

    一边向山上走去,一边相互间也传出阵阵交谈声。

    都是附近的百姓,彼此间都相熟。

    “老李,昨天那道金色的雷光你看到没有,我可是亲眼看到,那道金雷就是击打在墓地中,好大一声雷鸣,连我们龙门镇的地面都生震动。”

    “可不是,希望那道雷可别打在我家的坟地上,要不然,惊扰了祖宗的安睡,可就是我们这些做后辈的不孝了。”

    “走!走!走!!快去看看,希望别真的砸在墓地上。”

    一群身穿各式各样衣饰的百姓快的爬上山来,一上山后,连忙向各自先祖的坟地找了过去,更是看到在墓地上,一条条狰狞的裂缝,连脸色都变了。

    一个个也都不说话,纷纷前往各自亲人的坟墓前。打扫墓地,点起香烛,烧起纸钱。不少百姓更是拿起手中的工具,翻新起坟地来,将那一条条裂缝快填补起来。

    而在武牧的墓地前,却没有人前来祭拜。

    在旁边,有一座墓地,那墓地看起来并不算如何奢华,只是普普通通,一块墓碑上刻着一行古篆——父:郑青之墓,儿郑海立!!

    上面的字迹简单。

    在墓碑前,一名衣衫老旧,却清洗的极为干净,看样貌仅仅只有十四五岁,并不是如何英俊,但也绝对不算难看,身躯修长,脸上带着一丝坚强的神韵,可以感受得到,他的心智远他的年龄。他叫郑海。

    蹲在墓碑前,点燃香烛,烧起纸钱。

    一边烧,还一边说着什么。

    不过,在纸钱烧了一半后,眼睛朝旁边那座武牧的墓穴看了过去,略微一顿后,随即拿起剩下的纸钱,走到武牧的墓碑前。蹲下身烧起另外一半纸钱。

    一边烧,口中也说道:“武牧,我们虽然相交不深,不过,我爹生前经常在你家酒楼赊酒喝,哪怕还不起,也没有打骂我爹,我郑海承你这个情,今天就给你烧点纸钱,算是还你家的利息,等我将来觉醒血脉,有能力了,一定加倍补偿给你家。那些欺负你母亲,妹妹的人,我都会帮她们报仇的。”

    那并不成熟的脸上,却流露出一种比起成人还要更加坚定执着的神色。

    给人一种莫名的信任,似乎他说的话,就一定会做到一样。

    哗啦!!

    就在他话音刚一落下时,突然,在墓碑前的地面中,一只手掌毫无征兆的一下从地下冒了出来。

    “这是…….”

    这一声响声,却是将还在烧纸钱的郑海一下子给吓蒙掉,饶是他心智远他现在的年龄,亲眼看到从地下莫名其妙的冒出一只手来,还是在墓地中,这情景,当场吓得他往后跌落在地,脸色一片苍白,一层密集的冷汗如雨后春笋般不断的从额头上冒了出来,嘴唇哆嗦着指向那只手,叫道:“尸……尸变!!”

    “尸变!!哪里有尸变?”

    “不会是看错了吧,我们这里可从来就没有听说过有尸变的。”

    郑海一声惊叫,立即让四周扫墓的百姓纷纷转过头来,有些人更是快的聚集过来。不过,在看到墓碑前从地上冒出来的那只手时,一个个都仿佛是被施了定身咒一样,脸色苍白,浑身抖。

    哗啦!!

    不过,那只手却没有停留,一出现后,立即向四周挖掘过去,地面上的泥土以肉眼可见的度向下塌陷。转眼间,就在地面露出一道能够容纳一人通过的地道。

    啪嗒!!

    伴随着脚步声,一道青色的身影当即就从地道中踏了出来,一下站在地面上,扫视一眼四周,看向面前坐倒在地上的郑海,眼睛中闪过一丝厉光,直接快步走到其身前,厉声问道:“郑海,你刚刚说什么。我娘亲还有我妹妹到底被谁给欺负,究竟怎么回事?”

    “是武牧,是武家的那个倔强小子。”

    “他不是死了吗,早在一个半个月前,在龙门镇外面打熬皮膜的时候被一盏破灯从树上掉下来,给砸死了吗。怎么会从坟墓中再…….再爬出来的。”

    “武牧,你是人还是鬼啊。”

    在这里的都是龙门镇上的百姓,对于武牧认识的人并不少,虽然刚开始被吓的亡魂直冒,但立即认出突然从坟墓中钻出来的人,赫然就是早在半个月前才下葬的武牧。竟然直接从地面钻出来了,这让一干人都感觉到背后冒出一股可怕的凉气。

    “我当然是人。”

    武牧扫视一眼四周,目光直接看向郑海,再次质问道:“郑海,我母亲,我妹妹究竟生什么事了。”

    “你还活着?”

    一听武牧还是活人,在往他脚下一看,身下赫然映出一道影子,心中顿时松了一口气,道:“快,你快点回去,你娘亲在你死后,就病倒了,为了办你的丧事,你家的积蓄已经用完了,你娘一病,家里没钱,为了看病,你妹武心怜将酒楼作为抵押,在林家当铺中典当下一笔钱财,据说,本来抵押典当的期限是三个月,但林家今天就开始要来收取酒楼。以林家的势力,你妹妹恐怕根本阻止不了。”

    在察觉武牧似乎真的是活人后,郑海立即就将自己所知道的事情快说了出来。

    在龙门镇中,林家可是镇中的三大家族之一,势力更是遍布到镇中各种事物上,林氏当铺就是林家的产业之一。除了林家,还有周家,龙家。其中,以龙家最为神秘,向来都不参与镇中的各种争斗。但不管是林家还周家,都对龙家忌惮无比,不敢轻易招惹。

    但这三大家族中,都有血脉觉醒者。而且,两家都是家族血脉传承,两家的血脉,在龙门镇中并不算是秘密,林家传承的是蛇之血脉。不过,具体是什么蛇之血脉,林家却是三咸其口,只知道,林家的蛇之血脉品阶是七品血脉。

    而周家的,是鹰之血脉,其鹰之血脉的种类是什么也少有人知,但其血脉品阶,同样是七品血脉。这血脉品阶,已经相当不俗,大部分人哪怕是觉醒血脉,也都是九品居多,能越九品的,已经非同小可。

    当然,不管是林家还是周家,虽然都传承有血脉,但血脉一代代稀薄,并不是任何两家弟子都能够觉醒血脉的。只有那些血脉浓郁的,方才能觉醒。

    [新书需要支持,希望兄弟们能收藏,砸点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