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武侠修真 > 武墓 > 第006章 约战
    [有票的砸两张,收藏一下,谢谢!!】

    “武牧,你休要巧舌如簧,皇朝律法本少爷自然放在心上。”

    林越在听到武牧一波波的质问时,脸色不由一阵青一阵白,只觉得仿佛面对滔天洪水席卷而来,将自己压的连气都快要喘不过来。

    最让其憋屈的是,武牧开口闭口,说的都是皇朝律法,让他连开口反驳的机会都没有。现在好不容易抓住机会回了一句。

    但在话音刚一落下后,在武牧的脸上立即浮现出一抹冷意,道:“林越,既然你明知道皇朝律法,却还是罔顾律法,强行前来逼迫,你这是知法犯法。比不知律法还要更加猖狂,当罪加一等,你这是在藐视皇朝。藐视律法。”

    一字一句,如利箭般朝着林越席卷而去。

    林越脸色苍白,整个心神都不由自主的被武牧这接二连三的话语所牵引,带动,有心反驳,可却不知道从何处开始,这种感觉,让他气的几乎是浑身抖,指着武牧,怪叫道:“武牧,你休得血口喷人。”

    “哼!!血口喷人?”

    武牧冷笑着看向他,讥讽道:“莫非你现在站在我面前,只是前来游玩,看热闹的不成,你没长眼睛,真以为整个龙门镇的人都没有长眼睛不成。说我血口喷人,依我看,你是在藐视律法,天下间,就算是皇族都要遵从律法,说不得,你林家比皇族还要高贵。”

    这一句话,几乎字字诛心!!

    林越嘴唇都变得一片苍白,本来还是占据上风,全局尽在掌握之中,却没想到,这武牧不知道怎么从地下爬出来,竟然变得如此可怕,三言两语间,就将他彻底的摆放到一种可怕的处境当中。

    大越皇朝足足存在了不下三千多年,能够存在如此长时间,甚至是鼎盛不衰的皇朝,其治国之法,自然非同寻常,对于天下的掌控,更是可见一斑。皇朝的力量,绝对不是一些普通的血脉世家就能够挑衅的。

    哪怕是那些脱物外的宗门,对于皇朝都要保持最基本的敬畏。相互间都保持着一定的界限。不会轻易愉悦。

    相传,大越皇朝的皇族,本身就是天下间极为强大的血脉家族,而且,其血脉的品阶,更是高的吓人。数千年来积攒的力量,可想而知,是何等的可怕。皇朝的力量,渗透在皇朝每一个区域当中,在每座古城内,皇朝所拥有的军队,其战力,往往都是最强悍的。

    而治理大国,依靠的自然是律法。严谨的律法方才能早就长久的安定。

    大越皇朝在律法上的重视,极为的严厉,在暗中或许不知,可在明面上,不管哪个血脉世家,都不会轻易的挑衅皇朝的威严,那是在找死。

    哪怕林家势大,也绝对不敢在明面上对皇朝律法有什么挑衅,要是今天传出林家比皇家还要尊贵的话语的话,只怕林家都要吃不了兜着走。

    武牧在来之前,就在不断的思考,该如何扭转局面。

    在力量上,他连武修的层次都未曾跨入,连炼皮境界都未曾达到,根本不可能与林家正面相抗,那最终所能依靠的,就是皇朝律法,不管暗中如何,在明面上,至少以林家的实力,还不敢与皇朝律法相抗。

    这林越,本身就不是什么有能力的人,现在,在武牧接二连三的言语攻势下,几乎当场溃败,无任何还手之力。

    而四周,看着武牧在出现后,仅仅三言两语间,就将整个局势彻底的扭转过来,心中更是忍不住当场骇然,惊骇的看向武牧,那目光,仿佛根本不是在看一个人一样。

    显然,被这惊人的变化彻底吓呆了。

    连武心怜都满是不可思议的张大了嘴巴,看着武牧,心中暗自反问:这真的是我哥哥吗,什么时候哥哥竟然变得如此厉害。

    整个酒楼前,一片寂静。

    “好!!好一副伶牙利嘴!!”

    就在四周一片寂静的同时,只见一道充满威严的话音突然间响起。打破四周的宁静。

    并在同时,将所有目光快的吸引过去。随着目光的注视,只见,一名中年男子的身影豁然出现在众人眼前。

    这一看,却有不少人眼瞳一阵剧烈收缩,惊呼道:“是林家家主!!”

    “爹,您怎么来了。”

    而被武牧言语刺激的几乎要吐血的林越,转眼看去后,眼中立即闪现出惊喜的神色,连忙呼喊道。

    “哼!!”

    看那中年男子,赫然只有三四十岁的年龄,样貌与那林越有着四五分相似,但身上那种无形中传递出的威严,却根本不是林越所能相比的。一者是皓月,一者是荧光。淡漠的扫视一眼林越,冷喝道:“我怎么会来,若是我再不来,只怕我林家就要被人扣上大逆不道,藐视皇族的罪名。”

    说话间,目光已经落到武牧身上。

    在那目光落在身上的瞬间,武牧当场感觉到,一种好似泰山般的可怕压力如潮水般铺面而来,似乎要将整个心神都彻底碾的粉碎。

    心神都要为之所夺!!

    武牧心中当即一紧,只觉得呼吸都要窒息,暗自骇然:好可怕的气势,这就是这个世界上真正强者所蕴含的可怕气息,力量么。

    在这一刻,他终于彻底的感受到那种来自绝对的力量所带出的恐怖气势,心中对于修炼,不由的产生无尽的向往,信念更是前所未有的坚定。

    以他的心智,哪怕是再厉害,在面前这中年男子散的气势下,连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什么智谋,什么智慧。

    在绝对的力量面前,通通都是浮云。

    在这种压力下,整个身躯都不由的剧烈颤抖,双腿似乎身不由己的要向下弯曲,似乎要向那中年当场跪拜下去。

    这种可怕的压力,碾轧的周身骨骼剧烈颤抖。

    不!!

    绝对不能跪下去,我的腿,只能跪天,跪地,跪父母,这林家家主是想要在气势上压垮我。要粉碎我的信念。

    信念要是毁了,那这一生就真的完了。

    我曾听说过,不管做什么,都绝对不能失去信念,尤其是练武者,若是失去信念,比之废人都不如,那就真的没有任何希望。在任何时候,信念才是最为关键的所在,信念强大,哪怕是再弱小,都远比任何人都要更加强大。

    一旦屈服,那永远都将无法攀登武道的最高境界。

    一滴滴汗珠如雨后春笋般疯狂的自额头蜂拥而出,密密麻麻的布满整个脸上,浑身在颤抖,双腿不断的向下弯曲着。

    但眼中的坚定,却始终未曾有过丝毫动摇。

    叮!!

    就在这时,武牧突然间感觉到在耳边传来一阵清脆的响声,跟着,就看到,那屹立在左肩上的青铜古灯突然间一振,一层青铜色的灯光丝丝如雨的将整个身躯笼罩在灯光之中,那本来如排山倒海般的滔天威压,在这灯光下,竟生生的强行推了出来,排斥在灯光之外。

    微弱的灯光,看似随时都有熄灭的迹象,却偏偏没有熄灭。始终坚定的将那威压抵御在灯光之外。

    “是青铜古灯!!”

    而在灯光笼罩全身的瞬间,浑身压力,瞬息消散无踪,本来弯曲的双腿,更是当场再次变的笔直,整个身躯宛如一柄利剑般耸立。虽然别人无法看到,但他却可以看到,在自己身上,赫然笼罩一层青铜色的灯光。

    “这灯,果然是一件异宝。这应该是自动护主!!”

    武牧暗自沉吟道。

    但武牧突然间摆脱威压的情形,落在那中年男子眼中,却是浮现出一抹诧异与冷厉,竟然能摆脱他的威压,这还仅仅只是一名普通人,看来,起死回生,果然非比寻常。

    心中想着,脸上威严不变,缓缓说道:“武牧,虽然林某不知道你是如何死而复生的,不过,今日任你巧舌如簧,也不可能栽赃到我林家,你家酒楼典当于我林家,这是白纸黑字,不容否认,以你的能力,想要还清典当,拿回契约,又要医治你娘,短短三个月,你是绝对做不到的。但我见你少年英才,也愿意给你一个机会。”

    “只要你答应林某一件事,不单有机会拿回酒楼,还能得到这瓶补心丹。”

    这中年男子一字一句,都传递出一种不容置疑的威严,他是谁,他就是龙门镇中屈一指的强者,林家家主,林战。

    “什么事?”

    武牧岂能不知道,若是依靠自身,虽然能够快的积累起不小的财富,但酒楼被抵押出去,不到两个多月,就要易主,而且,母亲病重,就算有钱,只怕也只能先救母亲,再考虑其他,若是没有补心丹,恐怕很难支撑的过去。他必须尽快得到补心丹。

    这林战,显然看出武牧的软肋。一开口,就是针对他所无法拒绝的关键。

    “很简单!!林某给你九天时间,你与越儿签下契约,上竞技场,生死勿论,你若能胜,则酒楼,补心丹,全部都可以交还给你,你若输,则死!!”

    林战淡漠的扫视武牧一眼,虽然在赌注上看起来很是不公平,但若武牧身死,剩下的母亲,妹妹下场岂会简单。

    “好!!九天后,竞技场,生死斗!!”

    武牧听到,眼瞳一凝间,却是断然答应道。

    林战深深看了武牧一眼,转身向外走去,再没有多说半个字。林家一行人亦跟着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