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武侠修真 > 武墓 > 第007章 家
    随着林家的离去,四周人群中再次哗然,看向武牧的目光中,彻底的变得截然不同。

    “这武牧莫非是傻了,林家的战书竟然也敢接,这可是上竞技场,还是生死斗,莫非他真的不想活了,好不容易活过来,又要去找死。”

    “林家是什么人,虽然没有听说过林越觉醒血脉的事情,但林家有的是功法,有的是灵药,只要愿意,林越肯定能晋升成修士。什么炼皮,锻骨的功法,绝对不会缺少。可武牧现在连炼皮都没有进入,要是前去赌斗,这不是在找死么。”

    “可惜,本来看这武家小子三言两语就将那林越给震住了,还以为是死而复生,突然开窍了,没想到,还是走了昏招啊。”

    “昏什么昏,林家是什么人,刚刚还是林家家主亲自前来,提出的战书,要是武牧不答应,恐怕要不了九天,就要遭了横祸,现在答应下来,至少还有九天安生日子好过。这是缓兵之计。依我看,武家小子竟然能死而复生,说不定真能再次生奇迹。”

    四周传来阵阵议论声,俨然,大部分对于武牧,都很是不看好。他面对的,那可是林家,彼此间的实力,无疑是以卵击石啊。

    纷纷摇摇头,渐渐散开。

    “哥!!真的是你吗?”

    在一旁,一身素衣的武心怜依旧有种如在梦中的感觉,下意识的揉了揉眼睛,满是迟疑的看向武牧,再次询问道。

    看着武心怜一身洁白的素衣,武牧心中一痛,素衣,普通百姓,那可是在守孝时方才会穿的,她现在的样子,明显是在为他守孝。那满是憔悴的神色落在眼中时,心中不由涌现出一股暖流,这是自己的妹妹啊。

    “当然是我,心怜,现在没事了,我们先进去看看娘再说。”

    武牧伸手摸了摸心怜的秀,眼中流露出一抹歉意。

    “哥!!”

    武心怜却是猛的一下扑到武牧怀中,哇的一下,当场哭了起来,一滴滴泪珠当场就将胸前的衣衫浸湿。

    武牧沉默,虽然前世已经三十几岁,可这安慰人的活,却始终不是他的所长,只是紧紧的将面前这具仟瘦的娇躯用力的抱在怀中,眼眸中流露出一抹无比坚定的神色。

    心中早已经暗自下定决心:不管如何,我都绝对不能让母亲与小妹遭受任何苦难,前世我没有体会过亲情的滋味,这一世,我绝对不会让任何人前来破坏。林家,林家又如何,真要逼急了我,哪怕是死,也要咬下一块肉来。

    在怀中,小妹的哭声越来越小,不多时,已经彻底止住。

    武心怜自怀中抬起头来,看向武牧,一双眼睛红红的,却流露出满满的担忧,道:“哥,我们不如带着娘离开龙门镇吧。”

    “离开?”

    武牧摇摇头道:“现在恐怕已经走不了了,以林家的能力,在镇中还好,可要是离开龙门镇,没有皇朝的力量震慑,我们必死无疑。”

    他很清楚,这次看似将林家逼退,岂是,不过是在悬崖边上走钢丝,虽然林家不会明目张胆的对自己不利,可要是出了龙门镇,是死是活,谁又能说的清楚。他可不是不懂事的小孩,而是一位有着数十年阅历的再生之人。

    林家给他九天时间,就绝对不会怕他逃出去。

    “可是,九天后,哥你就要和那林越决战,要是有什么闪失,我和娘,以后可怎么办。”武心怜小手紧紧的攒住武牧的衣服。十指用力都显得有些苍白。

    “不用担心,天无绝人之路。小妹,娘亲怎么样了。”

    武牧深吸一口气,再次询问道。

    武心怜并没有说,脸色有些黯然,随即拉着武牧的手,朝酒楼后院中快步走去。

    这酒楼,在武牧有记忆时,就一直都存在,这后院,就是自己和妹妹最熟悉的地方,埋葬了无数童年的记忆,后院中,没有太多东西。

    一株歪脖子枣树,枣树上吊着一秋千。一株挂花树。在树上开满了细密的桂花,在一旁,是一口老井。这里,都残留着童年的记忆。

    在看去,就是一排居住的院落,一共有四间,其中主卧自然是母亲居住,主卧旁边,左边是武牧的屋子,右边则是武心怜的闺房。还有一间,那是厢房。

    不知道为什么,在踏进院落,武牧总是感觉到一种莫名的灰暗,给人一种压抑的错觉。

    “哥!!娘就躺在里面,你快进去看看吧。”武心怜眉宇间浮现出丝丝忧伤,那满脸的担忧,始终都是化不开挂在脸上。

    吱呀!!

    武牧深吸一口气,走上前,伸手推开房门,走进屋中,屋内并没有一丝闷气,四周的窗户都是半开着,内外空气流畅,让屋内的传出丝丝清凉。

    屋内,一张梨木床上,赫然可以看到,一位三十来岁的女子双目紧闭的躺在被子中,样貌与武心怜几乎有七成相似,可在脸上,却有着一层苍白,在昏迷中,都可以看到那紧锁的眉头,仿佛,在担忧着什么。

    哪怕是沉睡,都睡的不安稳。

    看着那皱起的眉头,武牧心中闪过一道难言的刺痛。

    早就决定,要代替前身将为人子,为人兄的责任承担下去的武牧,早就将床上的这位女人看成是自己的母亲,母亲姓江,叫江玉莲,早在记事起,武牧就记得,只有母亲在辛苦的拉扯自己与妹妹,至于父亲,在记忆中从来就没有出现过。

    “娘怎么样了。”

    武牧深吸一口气,嘴唇微微颤的开口询问道。

    “哥!!娘在哥你前些天突然去世的打击下,一下忧郁攻心,听医师说,是心脉大损,必须要以补心丹才能恢复治愈,要没有补心丹的话,娘随时都有可能就这样睡过去。可是,补心丹现在就只剩下一枚了。根本支持不了多久,一枚,只能保住心脉九天。”

    武心怜在看到武牧后,仿佛是找到了主心骨一样,从衣袖中拿出一只玉瓶,打开玉瓶,里面有一枚红色的丹药静静的躺着。

    这补心丹一枚就要五百枚黑铁币。武心怜竟然一下买了三枚。那就是一千五百枚黑铁币,对于整个家而言,可以说是将所有的家底都全部出去了。

    以之前的家底,两枚已经是极限,现在这多出的一枚,可想而知,能买到,武心怜是耗费了多大的心思与压力。

    “苦了你了!!”

    武牧看着武心怜,良久,只是颔说出几个字。

    这几个字却让武心怜用力咬住嘴唇,摇摇头道:“哥,心怜不苦。哥你回来了,娘肯定也会没事的。”眼中的晶莹,始终没有让它流出来。

    “相信我,会没事的。”

    武牧并没有说太多,只是静静的看了一会躺在床上的母亲,接着转头看向武心怜,缓缓说道,声音虽然不大,可里面却蕴含着一种给人不自觉想要相信的情绪。

    “嗯!!”

    武心怜用力的点点头,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可她却能感受到,在死而复生后的哥哥身上,能感受到一种从未有过的信赖与安全感。仿佛只要他说,就没有什么是不能办成的。

    “现在酒楼的情况怎么样?”

    武牧眼中精光一闪,立即询问道。

    以如今的情景,整个家,已经处在支离破碎的边缘。为了购买补心丹,说是家徒四壁都不为过,刚刚他看了一眼,在酒楼中,一些稍微值钱的东西都已经卖出去了。要想挽救这个家,先就必须要扭转酒楼的生意,赚取到充足的钱财。

    钱不是万能,可没有钱财,却是万万不能的。

    将酒楼自林家当铺赎回来要钱,买补心丹要钱,今后的生活,更是需要钱,他想要修炼,在修炼上耗费的钱财,更是巨大。

    没有钱财,根本什么都做不了。

    而酒楼,就是现在唯一的指望。要尽快赚取钱财,酒楼就是最好的着手之处。而且,在自坟地赶来时,他在腹中就已经有了腹稿。

    “哥!!现在酒楼中几乎已经彻底停业了,家里所有的钱,全部用来买补心丹,根本没有钱给别人工钱。就将伙计都遣散了。还有在酒楼中掌厨的张婶,她有两个小孩要养,虽然一直没打算离开,但我还是让她回去了。现在酒楼中,只剩下酒窖里面储存的五百坛酒还没有卖出去。家里面剩下的钱,只有三十黑铁币了。”

    武心怜对于酒楼中的情况自然一清二楚,三言两语间,已经将所有情况快的诉说清楚。

    仅仅三十枚黑铁币,连让酒楼开业都无法办到。

    请伙计要钱,请掌厨要钱。

    怎么都不是区区三十枚黑铁币能够做到的。

    “没关系,从今天开始,我们不卖菜,我们只卖酒。”武牧眼眸中浮现出丝丝睿智的神色,断然说道。

    “卖酒?”

    武心怜疑惑的眨了眨眼睛,道:“哥,虽然我们家酒窖中还有不少酒,可一坛酒也仅仅只卖十枚黑铁币。可酒不可能一下子全部卖出去,而且,别人知道我们家的情况,一坛酒只愿意出三枚黑铁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