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武侠修真 > 武墓 > 第008章 武界
    三枚黑铁币,现在酒窖中的五百坛酒,仅仅只能卖出一千五百枚黑铁币。按照正常的规矩,一坛酒那是十枚,其中被压榨的价格,可想而知。

    他可是记得,在酒窖中,原先可不仅仅只有五百坛,而是八百坛,只怕为了这第三枚补心丹,武心怜已经忍痛以三枚黑铁币的价格批给了别的酒楼。

    好黑的心!!

    武牧眼眸中浮现出一抹冷冽的寒光,心中暗自冷笑道:今日看你笑口常开,来日要你痛哭不止。什么钱都可以赚,唯独黑心钱你要赚了,我让你加倍吐出来。

    “没关系!!”

    武牧深吸一口气,看向武心怜,安慰道:“钱的事情,哥自有办法,现在心怜你立即去弄一根竹子,其他的事情,等明天再说。”

    “竹子?”

    武心怜眨了眨眼睛,脸上流露出丝丝疑惑与好奇的神色。有些不明白他要竹子做什么,不过,出于对哥哥的信任,她还是认真的点点头,答应道:“嗯,心怜等下就去做。”

    说着,迟疑了一下,又道:“可是,哥,你和那林越上竞技场的事怎么办呀。林越听说已经在修炼炼皮功法,真要修成,那可是有牛虎之力。”

    在蜕凡境,衡量功法品阶,乃至是自身战力的方式,却是自身所能爆出的力量,这力量,在天地规则下,每达到一个层次,都会在身体上铭刻下独特的道纹。这是天地给予的赏赐,这种道纹,却是有着无比严苛的限制。

    由低到高,分别是牛纹,虎纹,象纹,龙纹!!

    这四种道纹,就决定着自身资质,乃至是修炼功法的品阶,由低至高,分别是:凡阶,王阶,皇阶,帝阶!!

    这四种品阶的功法中,凡阶是最为普通,也是数量最多的,一旦达到王阶,那就是数量极为稀少,往往只会掌控在那些世家当中,而皇阶,却是屈指可数,极为的罕见,传说中的帝阶,更是少到令人指。

    而那些凡阶功法,修出的仅仅只是牛纹,在彻底修成时,在身体上会铭刻下一头牛的道纹,这道纹,在自身攻伐时,会自行的显化,散出一种独特的气势与威压。这是一种天地的恩赐。而王阶出现的就是虎纹,皇阶的是象纹。

    每一种道纹间所产生的威压气势,都有着巨大的差距。

    如在虎纹面前,牛纹显然是要差上一筹,一旦厮杀,在力量上,几乎毫无避免的会落于下风。除非是在战技上有着绝佳的优势。

    以林家的实力,在族中的藏经阁内,必定有着越凡阶的功法。

    心中暗自转动着念头,脸上却露出一抹让人安心的笑容,看向武心怜道:“小妹,这件事哥自有打算,你不用太过担心。我先去休息一下。有什么事,待会再说。”

    “嗯!!”

    虽然担忧,不过,武心怜也没有多说。只是用力的点点头,对她来说,现在自己哥哥能死而复生,活着回到自己身边,那就比什么都重要。

    至于为什么会突然复活,她根本不想去知道。

    她只要知道,站在面前的,就是自己的亲哥哥就可以,那种来自血脉中的联系,是不会出错的。这在看到第一眼,她就已经很确定。

    离开母亲所在的主屋后,武牧没有多言,随即走进属于自己的屋子内。

    打开屋门,里面放置着一床,一桌,一椅,空间并不算太大,可也并不算狭窄,在床上,叠的异常整齐的被子依旧静静的放在床头。

    武牧心中闪过一丝暖流。

    这种温暖,他早已经很多年未曾享受过。

    不过,他还是随即坐在床上,脑海中暗自沉吟道:“这次我与林家的约定,虽然有些鲁莽,但却是唯一的办法,在赌约下,有皇朝的力量在,林家还不敢将事情做的太过分,而且,这次我下了林家的脸面,林家想的是要在竞技场上堂堂正正的将面子重新找回来。”

    “林越虽然是个草包,但林家却是个庞然大物,要培养林越,绝对不是什么难事,九天的时间太过短暂,我的前身,虽然一直坚持锤炼肉身,可惜,到底没有正确的修炼功法,单单依靠死炼,终究还是没有进入炼皮的层次。”

    心中暗自深吸一口气,转眼看向自己左肩上的那盏青铜古灯,喃喃自语道:“这次能不能渡过难关,甚至是改变命运,就看你是不是真的如想象中,是一件异宝了。”

    青铜古灯!!

    不错,就是青铜古灯,这盏灯,在这一路走来,他已经很清楚的证明,除了他之外,没有任何人能够看到它。自己家族中流传上千年的青铜贝叶,竟然会与古灯融合,化为灯芯,这些,都毫无疑虑的表明,这盏青铜古灯,绝对是一件异宝。

    里面肯定存在着惊人的秘密。

    之前在古墓中,急着出来,根本没有时间仔细探查,现在清闲下来,却是成为他如今所能抓在手中的唯一一根稻草。

    若不能在青铜古灯中找出真正的奥秘,九天后,以自己没有功法,没有灵药的情况下,其结局,只怕是注定的。

    “在这青铜古灯跟我左肩完全融合在一起时,我当时就感觉到古灯中好像有一种力量要将我拉扯进去一样,这次就好好的探查一下。”

    武牧心神一定,深深的看了古灯一眼,青铜古灯散出的灯光,在抵挡完林战的威压后,就在此缩小回去,灯光只是将古灯覆盖,仿佛是黑暗中的烛火。却始终顽强的挥出属于自己的光辉,永不熄灭。

    心念一定后,再无迟疑,随即就将心神朝着那青铜古灯探了过去。

    刷!!

    无形中的意念一碰触到青铜古灯后,顿时,就看到,本来澄净的灯光瞬息间散出丝丝灯辉,一下将整个身躯都彻底的覆盖在灯光之下,跟着,只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力量毫无征兆的出现在身外,将自身猛的裹带着,眼中光芒一闪。

    整个意识都仿佛产生了一丝空白。

    当再次恢复意识时,眼前的景象却让武牧当场惊的一下子张大了嘴巴。更是忍不住用力的眨了眨眼睛,骇然的看向眼前的事物。

    “这里是…….”

    口中下意识的出一声呢喃声。

    眼前的景象太过惊人。

    看四周,是一处虚无的空间,他整个身体,都诡异的站立在这片诡异的空间当中,一眼望去,这空间并不大,仅仅只有数百平方米的的模样,在整个空间中,却没有丝毫的色彩,有的,只是一片虚无。

    而在四周,赫然可以看到九尊古朴的青铜古门,分别以一种九宫的方位屹立在这片虚无空间中,似乎将整个空间都直接镇压住。

    看这九尊青铜门,其中有两尊是清晰的呈现在虚空空间之中,剩余七尊,皆是被一层诡异的迷雾所笼罩,让那七尊青铜门在迷雾中若隐若现,给人一种莫名的虚幻感。被迷雾所笼罩,并没有另外两尊那么清晰真实。

    在扫视一周后,目光直接落在第一尊青铜门上,看那古门上面,赫然浮现出两个硕大古朴的古篆——武库!!

    而另外一尊青铜门上,却同样是两个古篆——武殿!!

    在青铜门上浮现出一条条纹理,散出岁月的沧桑与古老。给人一种沉甸甸的感觉。

    而这两尊青铜门之外,其余七尊,皆介于虚幻之间,不可触摸,俨然,是无法直接进入的。

    “这应该就是青铜古灯之中存在的空间,九尊青铜古门只有两尊是真实存在的,另外七尊也应该存在,但以我现在的能力,似乎无法窥探。不过,这两尊青铜门,应该能够获取到一些讯息。”

    武牧心智岂是简单,虽然无法彻底窥探到所有的青铜门,可仅仅自青铜门上的古篆,已经可以略微的窥视到一丝,暗自将激动的心神强行的按捺平复下去。

    “先进武库,在去武殿!!”

    略微沉吟,武牧没有迟疑,随即朝着那扇浮现出武库的青铜古门走了过去。

    转眼,来到青铜门前,刚伸手推在青铜门上,那古朴的青铜门却诡异的浮现出一道青铜漩涡,散出一股不可抗拒的吞噬力,对于这股吞噬力,武牧虽然下意识的有一丝抗拒,但对于结果丝毫没有影响。

    瞬息间,就被带动着穿过青铜门。

    “这里就是武库!!”

    虽然已经有了一些心理准备,可是在真正跨进青铜门内,看到门后的景象后,武牧依旧忍不住生出一种难言的震惊。

    出现在面前的,赫然是一片宽敞的广场,但这里却并不是虚无空间,而是一片以青色石板铺就而成的广场,在这场地最中央,赫然,一尊青铜古塔耸立而起,这青铜古塔,通体笼罩在一层诡异的迷雾当中,以他的目光,仅仅只能清晰的看到第一层宝塔。至于上面,完全被迷雾所覆盖,无法知道,这古塔,究竟有几重。

    而第一重的塔门是敞开的。

    “这就是真正的武库了。”

    武牧怀着一丝激动的心情,迈动步伐,快的向青铜古塔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