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武侠修真 > 武墓 > 第015章 狠辣的林越
    【今天冲榜第一更,大家有推荐票的帮忙砸几张,顶起来,中午第二更。】

    “不错,这姓武的小子,虽然不知道从哪里得到的机遇,竟然能死而复生,不过,胆敢羞辱三少爷,这就让他有了取死的理由。主辱臣死,羞辱三少爷,那就是在羞辱我们这些做下人的。以他不过一普通凡俗小子,在龙门镇中我们还不敢轻举妄动,可他竟然不知死活,还敢跑出龙门镇,简直是在找死。”

    另外一名男子,脸上有着一道疤痕,看起来,更加的狰狞,狞笑着说道。

    眼中不时的闪过丝丝凶光。

    “哼!!这武牧也就是过跳梁小丑,不过三少爷说了,他要抓活的,要活着带到少爷面前,少爷要亲自动手炮制他,要让他知道,林家的面子,少爷的面子,绝对不是那么好践踏的。”那老者正是吴管家,冷笑道:“这里还是陨龙山脉边缘,等那小子进入山脉中我们再动手,免得被那些赏金猎人看到,传出去说我们林家暗中下阴手。”

    “是,吴管家!!”

    两名大汉听到,立即点点头,答应下来。

    这三位,赫然就是林家的仆从,以那吴管家为,那两名男子,是林家招收的护卫,早在被林战带回家中后,林越立即就让从小跟随在身边的吴管家带人在武家酒楼附近隐藏下来,暗中盯梢,一旦等武牧离开龙门镇,立即就想办法抓回林家。

    林越少爷,可没有那么好的气量。

    他奉行的是龇牙必报,什么九天之约,简直是笑话,他堂堂林家三少爷,要跟一个你泥腿子在竞技场上厮杀,简直就是耻辱。

    “只要武牧死了,到决斗那天,等不来人,我们林家大可宣布武牧心中惧怕,没有胆子上台决斗,已经暗中逃跑了,我林家不跟他计较,以前的恩怨一笔勾销。天下百姓,不仅不会贬低我林家,反而会称赞我林家宽宏大量,不计前嫌。虽然九天后那武牧必死无疑,不过,我林越却等不了那么长时间。我要他死,我要亲手将他撕成碎片。”

    吴管家回想到在离开前,林越在房间中满脸狰狞,出的一句言语。

    “走,跟进去!!”

    回想起林越那狰狞的面孔,哪怕是吴管家都不由的打了个寒颤。

    没有多言,三人快的没入到山林之中。所向的方向,赫然就是武牧所进入的方向。

    啪嗒!!

    对于身后的跟踪,无形中席卷而来的危机,武牧却是丝毫不知,也没有料想到,那林越的心胸竟然狭小到如此境地,连九天时间都无法等,直接就在暗中派遣手下前来追杀。

    在进入山脉后,整个心神都彻底的聚集起来,周身力量,快的在皮膜中不断的涌动,洗刷着,对于山脉中隐藏的凶险,丝毫不敢有任何的放松,松懈。

    “我已经进入山脉两三里,竟然还没有碰到凶兽,看来,这附近的凶兽,大部分都被赏金猎人给猎杀了。”

    武牧一边沉稳的在山林中走动着,一边快的用双眼扫视着四周。

    凶兽本性凶残,不过,却并非是蠢笨,在天生的本能下,会潜藏,会隐匿,会埋伏,会偷袭,再加上凶兽的凶悍本性,任何敢对凶兽有任何轻视的赏金猎人进入山脉,都会被凶兽猎杀,成为地下白骨。

    凶兽的口中食,盘中餐!!

    这样的例子,实在是太多了,虽然从来没有进来过,可武牧在酒楼时,就经常的听说过有关的事情,如今进入,丝毫不敢有半分的懈怠。

    刷!!

    就在武牧继续向前踏出时,突然间,耳边传来一道清脆的响声,跟着,一股恶风毫无征兆的从左侧一株大树后面席卷而出,这恶风中,带着一种慑人的血腥味。几乎应声就出现在身前。竟是朝着胸口撞击而来。

    “有凶兽!!”

    几乎在这迅雷不及掩耳之间,武牧想都不想,一种近乎本能的驱动下,脚下步法陡然间向前一蹿,宛如一匹龙马横空而行,整个身躯向前凭空的蹿出三米。

    马步练气式!!

    虽然未曾修炼过战技,但武牧在武殿中观想龙马,龙马的神髓,几乎彻底的融入到周身骨髓中,几乎成为一种本能,在遇到危险时,几乎是本能的施展出来,一跨之下,步步如龙!!生生蹿了出去。

    哗啦!!

    就算如此,在左胸的位置上,青衣应声被划出一道可怕的裂痕。

    “是独角嗜血兔!!”

    而避让开这突然的袭击后,武牧快的转过身来,向那道身影快的看了过去,这一看,眼瞳猛的一凝,微微眯了起来。

    那是一只黑色的兔子,而且,并不普通,其大小,足足有半个人那么高,两只长长的耳朵如利箭般竖起,最诡异的是,在它的头顶,赫然长出一根血色的独角,这独角显得极为锋利,两只眼睛,更是一片血红,散出嗜血的光芒,传递出可怕的戾气。

    虽然这是一只兔子,可却丝毫没有半点属于兔子的可爱与温顺。刚刚那席卷而来的可怕力量,武牧可以清晰的感受到,绝对不逊色于一牛之力。

    凡阶一品凶兽——独角嗜血兔!!

    吱!!

    这头独角嗜血兔在一击没有击中后,两只眼睛顿时变得越加的血红,仿佛有鲜血在眼中流淌,口中出一声怪异的叫声,两只后腿猛的向地面一蹬,整个身躯犹如黑色的闪电,凶狠的朝着武牧胸口撞击而来,在头顶,那根血色的独角,更是闪烁着可怕的寒芒。

    一旦被撞击到,那根独角,足以将胸膛都生生洞穿。

    “来的好,凡阶一品凶兽,正好拿你来验证一下我的铁布衫。我武牧,还不至于会怕了你一只兔子,杀!!”

    武牧看到那独角嗜血兔,身为普通人的心性,本能的产生一丝莫名的震撼,不过,想到自己身后的亲人,自己前来陨龙山脉的目的,想到自己已经小成的铁布衫,心中胆气当即就是一壮,口中出一声断喝。

    心念一动,想都不想。

    整个身形,豁然间宛如一尊月兔般,散出无尽的神韵。

    砰!!

    双腿向后猛的一蹬,在周身皮膜中蕴含的惊人力量直接顺着皮膜,快的灌注在脚下,倾注在地面上,整个脚下的地面轰然炸开,出现一道道狰狞的裂痕,向四面八方蔓延过去。

    身躯如利箭般破空而出。朝着那独角嗜血兔凶悍的迎击上去。而且,整个身躯,在半空中时,身上气息陡然一变,左脚向虚空中陡然一踏,在半空中出一声爆鸣,本来冲向独角嗜血兔的身躯,凭空的在半空再次拔高半米,宛如凌空虚度。

    紧接着,浑身散出一种蛮横的气息,在登临独角嗜血兔上空后,整个头颅豁然向下,双手迸掌为拳,宛如两只闪烁着锋芒的牛角,伴随着身躯,同时向下猛的轰击,赫然是朝着那独角嗜血兔轰击而去。

    砰!!

    吱!!

    两只拳头如牛角般直接轰击在独角嗜血兔后背之上,在轰击到的瞬间,自皮膜中,一牛之力毫无保留的彻底倾泄而出,在拳下,那独角嗜血兔更是应声出一道凄厉的怪叫声,在体内,一声可怕的骨骼断裂的响声密集的响起。

    月兔踢门式,马步练气式,铁牛拱地式,一连三式,却丝毫没有招式的死板,仅仅只是在脑海中观想月兔,龙马,铁牛,自身本能的运转,一气呵成下,几乎当场爆出惊人的破坏力。

    在重击下,独角嗜血兔体内骨骼断裂,整个身躯在可怕的一牛之力轰击下,瞬间向下坠落,然则,在其眼中,那丝嗜血与疯狂,却是越加的浓郁,出一声嘶吼,在其头顶的那根血色独角,竟诡异的化为一道血光,闪电般的破空而出,朝着武牧胸膛凶狠的洞击过去。这一击,要将武牧生生洞穿。

    叮!!

    噗!!

    几乎在刹那间,那根血色独角已经重重的轰击在胸口,衣服瞬息被撕裂,落在胸口的皮膜上,相互碰撞间,那独角,竟没有当场将胸膛洞穿,而是出一声清脆的铁石碰撞之声,仿佛是利箭与盾牌撞击在一起。

    不过,独角嗜血兔与武牧的身躯几乎同时向后崩飞出去。独角嗜血兔重重的砸在地上,而武牧却是直接撞在一株大树上,身躯一震,当场喷出一口逆血。

    胸口,那血色的独角,生生插在胸口。丝丝鲜血,渗透而出。

    噗!!

    武牧吐出一口逆血,伸手将插在胸口的独角生生拔了出来,一道仅仅只有拇指大小的伤口出现在胸口,那独角仅仅插进不到几厘米而已。只是撕裂表皮,根本没有插进要害,在拔出后,伤口四周的皮膜一阵蠕动,收缩,将伤口快束缚住,没有大幅度的往外流血。

    心有余虑的看了一眼手中血色的独角,眼眸中浮现出丝丝庆幸,暗自道:“还好我修炼铁布衫已经达到小成境界,周身皮膜坚韧似铁,否则,这根独角中蕴含的力量,足以在瞬息间将整个胸膛都生生洞穿出一个大洞。那时,我必死无疑。还这仅仅只是凡品一阶的凶兽,凶兽果然可怕。在临死前,都会要人性命。”

    在之前的厮杀中,虽然短暂,可却清晰的感受到,哪怕是那独角嗜血兔被自己轰碎体内骨骼,都没有一丝逃跑的迹象,反而在绝地出一击可怕的绝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