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武侠修真 > 武墓 > 第016章 青铜古灯的异变
    【第二更送到,求推荐收藏。】

    一旦疏忽,那记绝杀,足以在瞬间做到同归于尽。

    凶兽,这就是凶兽,不仅仅是对猎物残忍,对自身同样残忍凶狠。远常人,简直达到可怕的程度。武牧刚刚要是有一丝放松的话,立即就会身殒道消。

    “好在这独角嗜血兔终究还是死在我手上。”

    武牧深吸一口气,隐约有些苍白的脸上一下子浮现出一丝兴奋的神色,看向在三丈外那砸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独角嗜血兔,眼中满是激动,这可是他诛杀的第一只凶兽。

    啪嗒!!

    没有迟疑,快的朝着那独角嗜血兔走了过去。

    “独角嗜血兔的肉,鲜嫩无比,尤其是两只后腿,更是美味,里面残留的血气能量,在烹饪后,吃下去,对于武修的修炼,有不小的助益,要是那些药膳师烹饪出的药膳,其价值,比丹药还要来的珍贵,普通的兔肉,也要几十枚黑铁币。还有这独角,最为珍贵,是铸器师铸造战兵的上好材料,拿去卖,至少也要两百枚黑铁币。”

    武牧心中快的计算着。

    凶兽浑身是宝,兽皮是炼制宝衣的上好材料,肉可以拿来做药膳,甚至骨骼都能拿来炼制丹药,有些珍贵的部位,往往是最宝贵的灵材。赏金猎人猎杀凶兽,虽然有凶险,可伴随着的同样是庞大的利益。

    就这一只独角嗜血兔,在猎杀后,就足以抵的上武牧家的酒楼一两个月的利润。

    心中想着,脚下的步伐就越加的急促起来。

    “咦?这是怎么回事?”

    然则,就在武牧的身形刚刚靠近那独角嗜血兔不过两三米的时候,一种诡异的变化当场让武牧停住了脚步。

    刷!!

    只见,一直跟生了根一样长在左肩上的青铜古灯毫无征兆的,自古灯中,绽放出一层惊人的灯光,而且,那灯光瞬间暴涨,一丝青铜灯焰诡异的自古灯中迸射而出,快的向那具独角嗜血兔的尸体落了过去。

    噌!!

    那丝焰光在落到独角嗜血兔的尸体上时,宛如火星碰到了火油一样,一下就化为滔天焰火,彻底将兔尸笼罩住,在焰火中,那兔尸,更是以肉眼可见的度,快的融化,皮膜,血肉,骨骼,在瞬息间,就彻底的焚烧殆尽。

    在焰光中,仅仅浮现出一团殷红的血液。那团血液,仅仅只有拳头大小,在血液中,甚至可以看到一只独角嗜血兔正栩栩如生在里面不断的挣扎着,转眼间,那团青铜焰火直接包裹着血液凌空飞起,一下钻进青铜古灯中。

    刷!!

    那团血液亦跟着进入到青铜古灯内,宛如是古灯的灯油一般,在碰触到古灯后,立即诡异的融入进古灯中,跟着,就看到,古灯的灯芯猛的一颤,青铜灯焰微微摇晃,散出的焰光越加的精纯旺盛,而在青铜焰光外面,毫无征兆的浮现出一种血色的焰光。

    “这是怎么回事,青铜古灯竟然将独角嗜血兔的尸体给……..吞了。”

    无论如何,武牧都没有想到,一直没有什么动静的青铜古灯竟然会在这个时候突然间生变动,不仅仅只是灯内空间,还能直接将一具尸体生生炼化,炼成一团血液,化为灯油,返回古灯中。

    这是要做什么?

    青铜古灯的突然变化,究竟代表着什么。

    心中震惊下,连忙向左肩上的青铜古灯快的扫视过去。仔细打量着,在古灯上出现的变化立即清晰的呈现在眼中。

    “古灯的焰光竟然变成两重。还有,那独角嗜血兔的魂魄,竟然会烙印在青铜古灯的灯身上,似乎,古灯上的锈迹少了一点。”

    这一打量,以其本身与青铜古灯那丝奇妙的联系下,古灯的变化,彻底的呈现在眼前。

    在古灯中,原先的青铜焰光诡异的分成两层,最里面的内层依旧是青铜焰光,而在外面一层,却是一团血色的焰光。而且,散出的光芒,似乎是以最外面的焰光来变化的,此刻,自古灯中绽放出的,正是一种血色的灯辉,将整个身躯笼罩在血色焰光当中。

    而且,那之前,被包裹在那团血液中的独角嗜血兔竟然诡异的融入进青铜古灯的灯身当中,原先的青铜古灯,上面锈迹斑斑,不知道长满多少青铜锈迹,几乎是密密麻麻,星罗密布,数都数不清。

    但在此刻,武牧却莫名的感觉到,在这古灯上的无数青铜锈迹中,其中一粒锈迹,似乎诡异的将那道独角嗜血兔吞噬进入,跟着,锈迹化为一道独角嗜血兔的图纹,烙印在古灯灯身之上。不时的闪烁而出,栩栩如生,宛如真实。

    “我的伤口?这灯光…….”

    就在这时,随着那红色的焰光将整个身躯笼罩住后,突然,武牧感觉到,胸口的伤口,莫名的传递出一种酥痒的感觉,连忙看去,这一看,却看到,一缕缕血色的灯光丝丝如雨的钻进伤口处,整个伤口,沐浴在灯光下,以肉眼可见的度,快的愈合起来。

    几乎瞬息间,就彻底的恢复如初,连一丝伤口都没有留下。

    这种情景,宛如幻觉一样。

    武牧能感觉到,沐浴在那灯光下,自己能感觉到,有一道道奇异的力量顺着灯光源源不断的钻进伤口中,快的刺激着伤口以惊人的度愈合。不仅伤口彻底恢复,就连刚刚厮杀时消耗的力量,也在这须弥间,彻底的恢复,精气神,达到巅峰境地。

    “这自青铜古灯中释放出的究竟是什么力量,我能感觉到一种几乎生命的庞大生机,而且,这焰光,是汲取独角嗜血兔的尸体后,才出现的,莫非,刚刚灌注到伤口中的,是来自独角嗜血兔体内的生命之力。”

    武牧心中快的思量着,对于这一系列的剧烈变化,不断的分析起来。

    同时,也在不断的扫视着古灯。

    那团来自独角嗜血兔炼化后所得到的血液,在落进古灯内后,诡异的化为一股血色灯油,凝聚成一滴殷红的血珠,直接落在古灯莲蓬中那八枚孔洞中的其中一枚,并在一股玄妙力量下,凝聚成一枚血色的莲子,占据到一枚孔洞。

    那血色莲子落下后,那由青铜贝叶凝聚成的灯芯外,就浮现出一层血色焰光。

    而且,这血色莲子,似乎就是灯芯的灯油一样。能支持着形成一层血色焰光,说是灯油不错,说是青铜古灯的第二灯芯也未必就能算错。

    “独角嗜血兔被炼成灯油,连魂魄都被摄取融入到古灯中,出的灯光,沐浴灯光下,能让体内伤势迅愈合。这一变化,若是在厮杀中,有青铜古灯在,只要不是瞬间将我击杀,我就能占据绝大的优势,甚至是立于不败之地。”

    武牧心中涌现出一道念头,一想到这种可能,整个心神都不由的变得难以言喻的激动。

    突然间,脑海中涌现出一道念头:“在外界,青铜古灯有如此惊人的变化,不知道在古灯之内,是否还有其他变化。”

    这想法一出,整个心神就再也按捺不住,快的扫视四周,在没有现什么赏金猎人的存在后,心念一动,顿时,自古灯中,传递出一种强烈的牵引力,瞬间将整个身躯一下拉扯进去。

    而在山林中,武牧整个身躯,却是在瞬息间,诡异的凭空消失不见。

    “进武殿!!”

    再次出现在那片虚无的空间中,看着一尊尊青铜古门,武牧并没有太多震惊,毫不迟疑的选择进入武殿所在的那扇青铜古门。

    “武殿,给我衍生铁布衫,铁档功修炼场所!!”

    进入武殿后,心念一动间,顿时,就看到,武殿中的景象大变,快的恢复以前衍生出的各种事物。

    铁树,沙漠。漏斗等等,一一呈现在眼前。

    喝!!

    站立自铁树前,武牧神情一片冷静,口中出一声断喝,脑海中,浮现出一尊金刚护法相。双脚立地,浑身宛如金刚附体。

    铁布衫——金刚站桩!!

    周身皮膜,在意念的控制下,以一种玄妙的韵律快的律动起来,似乎在不断的震荡,淬炼着皮膜中的杂质。淬炼皮膜。

    哗啦啦!!

    这种淬炼,实在汲取体内的能量进行,要是体内吃过大量食物的话,在修炼时,就会快的炼化体内的吃食,化为能量,淬炼皮膜。可是,武牧之前出时,并没有吃过饭,原先十几年的积累,更是在之前的修炼中,彻底的消耗一空。此刻再进行修炼,吸收的,就是自身血肉中的生命精华。

    然则,就在武牧刚开始修炼时,整个武殿中,突然间,开始飘落雨点。

    雨!!

    是一种血色的血雨。

    这种血色的雨,稀稀拉拉,密集的分布在整个武殿空间之中,武牧整个身躯更是直接沐浴在血雨中。

    最不可思议的是,这血雨一落在身上,立即就诡异的顺着周身毛孔,瞬息钻进体内,每一滴,都化为一丝丝血线,钻进周身血液当中,紧跟着,周身血液中,自然的涌现出这热流中,散出一种精纯到极致的血脉能量,化为热流,快的朝着皮膜中蜂拥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