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武侠修真 > 武墓 > 第017章 血脉之力
    这一股股热流快的融入进皮膜中,在观想金刚下,伴随着玄妙的韵律,一次次的融入进皮膜内,仿佛是有烈火在焚烧锻造整个皮膜。一丝丝杂质,自然的被冲击成齑粉,粉碎成虚无。每融入一道热流,都能清晰的感受到,整个皮膜中的力量瞬间就壮大一分。

    皮膜变的更加坚韧。

    随着武殿空间中源源不断散落而下的血雨,钻进体内后,自周身血液中散出的奇异热流,简直是无穷无尽,连绵不绝,随着心念运转,肆意的钻进皮膜中。这种力量,比起之前吸收起积攒十数年的能量还要来的更加精纯,更加的容易。仿佛是本就属于自己的力量。

    “这血雨,竟然能直接融入我的血液当中,化为血脉力量,伴随我的修炼,彻底的融入到皮膜中,进行淬炼,这种修炼度,竟然比我之前还要快,来的还要更加的迅,完美。这难道就是血脉的力量。”

    武牧虽然在观想金刚,施展金刚站桩式。

    不过,对于身外的变化,却依旧能清晰的感受到,心中不由自主的涌现出一种难以言语的惊喜与震惊。

    “我曾听说过,那么得天独厚,能在规定的年龄中,自行觉醒自身血脉的血脉武修,同样需要进行蜕凡境的修炼,不过,他们几乎是天生就注定能轻易的跨越蜕凡境的天堑,达到血海境,传闻,一旦觉醒血脉,在修炼时,自自身的血液中,就会源源不断的释放出血脉力量,帮助自身快的完成蜕凡境的修行。我血液中散出的力量,难道就是传说中的血脉力量。”

    虽然自身之前是普通人,但在自家酒楼中,经常会听到各种各样的传闻。一些在修炼中的事情,反而比普通人要来的更加清楚。

    若非血脉的力量,那些觉醒血脉者,怎么可能被普通人称之为天眷之人。

    而此刻,在血雨融入进血液中后,自血液中散出的丝丝精纯力量,俨然就跟那些武修所说的几乎完全相同。

    “不过,我体内的血脉根本就没有觉醒,要不然,我不可能会没有感应。一旦觉醒血脉,必定会在觉醒的那一刻,出现血脉异象。这自血液中散出的力量,完全是来自那些钻进体内的血雨所产生的,应该是属于独角嗜血兔体内的血脉精华力量。”

    武牧心智早就非比寻常,转眼就分析出体内的变化。

    不过,就算如此,这种情景也堪称逆天,要知道,哪怕是那些觉醒血脉的武修,自血脉中,也不可能无穷无尽的释放出血脉力量来帮助自身进行修炼,同时是存在着巨大的限制,血脉就跟是一口缸一样,血脉力量,就是缸中的水。

    在修炼时,消耗的是血脉的力量,那就是缸中的水,这水,损耗一点,就是消失一点,若是损耗严重,甚至会让自身血脉生枯竭的可怕场景。

    要补充血脉之力,并非没有可能,在丹药中,就有血脉丹,可以用来补充自身的血脉之力。只是,血脉丹不单稀少无比,而且,炼制起来,成丹率极低。其价格,更是非寻常的武修所能购买的。堪称珍贵。

    “这青铜古灯应该是摄取炼化整个凶兽的尸体,凝聚成精纯的血脉力量,最终能在我修炼时,化为甘霖血雨,融入我的血液中,化为最精纯的血脉力量,快增长我的修为。我根本没有觉醒血脉,却能拥有血脉力量的助益,而且,这种助益,其散出的血脉力量,简直没有丝毫保留的能受我自身控制,数量极为庞大。比之那些觉醒血脉的人,还要更加迅,只要有充沛的凶兽,我就能将其炼化成血脉力量,化为自身的修为。这是一种最纯粹的剥夺,夺取凶兽本身的力量,化为自身的力量。”

    “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这青铜古灯,竟然能拥有这种近乎可怕的力量。损他人之余,补我自身之不足。这种能力,堪称不可思议。”

    武牧心中涌现出无数的遐想。

    “有青铜古灯在,只要大肆猎杀凶兽,我修炼的铁布衫,铁档功,必定能在最短的时间内,直接突破到大圆满的境界。”

    武牧哪里会不清楚,这青铜古灯这一能力的逆天之处,简直无以复加。这是一种赤~裸裸的掠夺,这是一种可怕的吞噬。对于自身的修炼,有着哪怕是觉醒血脉的修士都无法媲美的绝强优势。

    金刚站桩式!!

    马步练气式!!

    铁牛拱地式!!

    马步练气式!!

    玉兔踢门式!!

    马步练气式!!

    没有任何迟疑,武牧快的运转铁布衫,脑海中接连观想,同时,手臂,十指,双脚,胸膛,背部,头颅等等,都一次次的朝着坚韧无比的铁树上轰击过去。每次都以马步练气式,快的将自血脉中散出的血脉之力汇聚在皮膜中,再以其他观想法,快的将这些血脉之力,融入进皮膜中,淬炼皮膜。

    哈!!

    不过,这种锤炼,仅仅只是持续不到片刻,在又一次完成完整的铁布衫各式观想后,武牧眼中精光一闪,双脚猛的在地上一踏,整个身躯腾空而起,朝着武殿空间那尊青铜漏斗快的落了进去。

    哗啦!!

    整个身躯,几乎没有任何迟疑,笔直的落在漏斗中,与漏斗中的一粒粒锋利的铁砂碰撞在一起,立即,在皮膜上,直接出生涩的摩擦与撕裂声,似乎要将周身皮膜都切割开。好在,铁布衫已经小成,哪怕是落在这些不比刀锋要差的铁砂上,照样无法将肌肤划破,切开。

    “混元漏斗,给我转,铁砂淬身,身如混元。刀枪不入,水火不侵。”

    武牧整个身躯渐渐不断的向漏斗中的铁砂内快的沉陷下去。

    双腿,裆部,腹部,胸部,乃至是整个头颅,都生生的没入到密集的铁砂当中,连一丝踪迹都没有。宛如被活生生埋进铁砂中。

    铁布衫炼皮,有着绝强的伟力,但对于自身裆部,却是最为嬴弱的一处,唯有铁裆功在锤炼裆部皮膜有着无可替代的可怕能力。

    铁布衫已经小成,而铁裆功却未曾修炼过,一旦将自身其他部位的皮膜与裆部的皮膜拉出太大的差距的话,那裆部就会成为一道无法忽略的弱点。

    而今,他要将这炼皮境界唯一的弱点彻底的弥补。

    铁裆功分为文炼与武炼两种。

    一是以各种药材,炼制出专门修炼铁裆功的灵药——淬皮灵膏!!以灵膏涂抹裆部,阴囊,不断的让药力渗透进这些脆弱的皮膜中,最终让这些脆弱的皮膜,逐渐变得无比坚韧,最终达到刀枪不入的境地,只是,这种方法,耗费的时间极长,需要持之以恒。这是文炼之法。

    二则是以各种钝器锤击裆部,力道要由弱到强,磨练裆部,再是以长布,包裹裆部,来回拉扯,摩擦,最终锤炼裆部,只是,这种练法,极为的凶险,一旦有什么差错,就会断子绝孙,这凶险,实在太过惊险。这是武炼之法。

    正是因为武炼极为凶险,断子绝孙的事情,哪怕是有万分之一,都没有几个男子敢轻易的尝试。所以,一般都是以文炼居多,但文炼需要的药材,极为珍贵难得。要炼制出淬皮灵膏,艰难无比。最终,铁裆功能修炼有成的,万中无一,举世难求。

    此刻,武牧全身赤~裸,没入到锋利的铁砂中,俨然,是要进行最为凶险的武炼。

    “我有铁布衫小成的基础,虽然在皮膜上,还未曾修炼到裆部,不过,在裆部四周,已经锤炼的坚韧无比,如今,再有这血雨甘霖辅助,散出的血脉之力,没有阻碍的进入裆部的皮膜之中,在外部铁砂的锤炼下,正好快的让这些血脉之力完美的融入进裆部之中。最终修成铁裆功。与铁布衫完美融合。浑然一体。凶险反而并非想象中的那么巨大。”

    武牧虽然也知道修炼铁裆功极为凶险,不过,有了这蕴含独角嗜血兔全身血脉精华,生命之力的甘霖血雨在,这些凶险,通通都可以化为乌有。

    轰隆隆!!

    只心念一动间,立即,就看到,悬浮在半空中的青铜漏斗,随着意念一定,当场就开始旋转起来,在旋转间,在漏斗中的铁砂,立即伴随着漏斗的旋转,快的流转起来,似乎要在漏斗中,形成一道可怕的铁砂漩涡。

    无数铁砂,飞快的朝着周身上下每一寸肌肤疯狂的切割撕裂过去。

    哗啦!!

    本来铁砂就异常的锋利,此刻,在旋转下,爆出的力量,更加可怕,在周身肌肤上,一处处皮膜,以肉眼可见的度在铁砂的摩擦下,快的被撕裂,划破,化出一道道细小的伤口。

    尤其是在裆部,一道道细小的伤口密集的分布在整个裆部,丝丝鲜血,不断的顺着伤口渗透而出,不过,在裆部内,本身就蕴含着一股股精纯的血脉精华,在受伤的瞬间,立即就有大量血脉之力,飞快的融合进伤口中,淬炼着裆部皮膜。

    在愈合的同时,更是让这一处的皮膜,变的比之前越加的强横,坚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