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武侠修真 > 武墓 > 第019章 神通地行术
    在武牧眼中,迸射出两道决然的神色,身上散出浓郁的战意,对于吸血龙蚊,毫不畏惧,霸道的踏在地面上,在脚下迸出的巨大力量推动下,几乎每一步,都跨出数丈远,每一步,都让脚下的地面,浮现出一道道可怕的裂纹,如蜘蛛网般向四周蔓延过去。

    传递出一股力量的气息,那是一种虽万人吾往矣的武道信念。

    嗡嗡嗡!!

    吸血龙蚊眼见自己的猎物在看到自己后,不单不逃,反而朝自己冲过来,不仅不疑惑,反而显得越加的兴奋,出的怪叫声越来越凌厉。看着快冲向自己的武牧,头颅猛的抬起,那根血色的尖刺朝着武牧胸膛心脏的位置毫不客气的刺了过去。

    若被尖刺刺中,只怕整颗心脏都会一下被生生洞穿,在瞬息间,生生吸干猎物体内所有鲜血。直接化为干尸。

    那血色的尖刺,在刺下间,更是可怕的在半空中拉出一道道血色的残影。

    这吸血龙蚊,虽然仅仅只是凡阶一品凶兽,可却是凡阶一品中最可怕的一种,说是凡阶一品凶兽中的王者,乃至是皇者都不为过,爆出的力量,足以媲美那些修炼王阶炼皮功法达到大圆满境界的武修。也就是随意挥舞间,就能爆出一虎之力。

    噗!!

    几乎在瞬息间,那血色的尖刺已经出现在武牧面前,而在这一刻,武牧整个身躯几乎跟是直接送到血刺面前一般。但在那尖刺即将刺进胸膛,刺穿心脏的那一霎那,武牧正好踏在地面上,整个身躯突然间向右侧猛的一晃。

    血刺扎进体内,哪怕是修炼铁布衫的坚韧皮膜在这血刺面前,依旧跟纸糊的一样,应声形成一朵殷红的血花。

    然则,就是这毫不起眼的一晃,却让本来即将刺进胸膛的血刺,并没有刺进胸膛,而是一下刺进左臂之中,锋利的尖刺,武牧坚韧的皮膜,丝毫没有对其产生任何的作用,瞬间就被应声撕裂洞穿,一下将整个手臂都直接刺穿。刺穿了骨头。

    鲜血绽放!!

    这一变化,哪怕是吸血龙蚊都来不及反应,重新调整攻击位置,就已经结束。

    嗷!!

    砰!!

    而且,在那尖刺洞穿左臂的瞬间,武牧眼中浮现出一丝癫狂之色,不单不退,反而猛的向前踏出,让本就刺进左臂中的尖刺更是再次穿透骨骼,钻心的剧痛,让额头上冷汗淋漓,可右臂却在刹那间抬起,迸掌为拳,一拳自上而下,重重的朝着吸血龙蚊头颅毫不客气的一拳砸下。

    这一拳,伴随着震慑心神的虎啸。

    这一拳,带着一往无前的无上信念!!

    这一拳,蕴含着有死无生的决心!!

    血刺刺进武牧左臂中,被左臂骨骼死死卡住,无法挣脱的吸血龙蚊,在面对这几乎是蓄势已久的一拳时,简直连丝毫躲闪的余地都没有,瞬息间就被冰冷的战拳毫不留情的轰击在头颅上。足足一虎之力的可怕力量,瞬间倾泄而出。

    砰!!

    那吸血龙蚊的脑袋在拳头下,就跟是一枚已经熟透的西瓜一样,轰然间炸开,四分五裂,那龙蚊连悲鸣都来不及出,两只不断震动的翅膀,无力的垂了下去,整个身躯重重的砸在地面上。只有那血色的锋利口器依旧插在手臂中。

    以伤换命,这是武牧在瞬息间,所能想到的唯一办法,龙蚊的可怕,根本上直接杜绝了他逃遁的任何可能,唯一的办法,就是想尽一切办法,将这只吸血龙蚊彻底击杀掉,并迅逃离这片区域,否则,一旦还有其他龙蚊的话,等待自己的,必然是难以估量的悲惨下场。

    刷!!

    在吸血龙蚊被击杀的同时,在左肩的青铜古灯再次迸射出一道青铜焰光,快的落在那吸血龙蚊身上,转眼间,之前生在独角嗜血兔身上的诡异情景,再次呈现在眼前,连一个呼吸都不到,那吸血龙蚊已经被焚烧成一团红的让人心寒的精血。

    并在眨眼间,在青铜焰光的裹带下,划破虚空,重新返回古灯,那团足足有婴孩脑袋大小的精血,直接注入到那枚本已经变得虚幻,有如空壳的血色莲子之中。

    噌!!

    随着焰光一阵摇曳,一直处在青铜焰光外的血色焰光一下重新焕出勃然生机,丝丝血色的灯辉自然的散逸而出,将武牧全身上下,彻底的笼罩在灯辉之中。

    噗!!

    武牧深吸一口气,脸上浮现出一丝坚定,猛的伸手握在那根血色尖刺上,向外一拔,随着尖刺拔出,一股鲜血如血箭般迸射而出,不过,那狰狞的伤口,立即被血色的灯光所覆盖,整个伤口,如有生命般,快的向中间蠕动,转眼间,已经愈合如初,在左臂中,武牧甚至能清晰的感受到,被洞穿的骨骼在快生长的那种酥麻。

    不过几个呼吸间,就已经彻底的愈合如初。

    “有青铜古灯在,只要不是瞬间杀死我,那我就几乎可以堪称是不死之身。”

    虽然早就经历过,如今再次感受到古灯的力量,武牧依旧有种刺激的难以自制的错觉,古灯的存在,对于自身的助益,实在是太大了,吸血龙蚊足足有一虎的可怕力量,被炼化成精血,精血中所蕴含的血脉之力,必然不会低于一虎之力。

    只要将之融合到自身体内,就能快的让自身实力再次暴增。

    嗡嗡嗡!!

    就在心中激荡时,突然间,自之前那只吸血龙蚊飞出的方向,传来一阵密集杂乱的怪响声,那声音之大,之密集,简直如魔音灌耳,瞬息间就将附近方圆数百里内一切声音全部压制下去,到处都是恐怖的怪鸣声。

    之前的与现在相比,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根本不值一提。

    噗!!

    几乎是在听到的一刹那,武牧只觉得脑海中由无数惊雷在咆哮,体内气血翻滚,张口间就喷出一口逆血。脸色一片苍白。

    “不好,是吸血龙蚊,大批的吸血龙蚊。这龙蚊出没,果然不会单独行动,刚刚厮杀时的血腥气息,肯定被这些龙蚊给察觉到了。必须赶快逃离这里。”

    武牧脸色当场大变,一只两只吸血龙蚊,他还能应对的了,可要是面对一群的话,别说是他,就算是那些越蜕凡境,达到血海境的强者,都要望风而逃,就算是觉醒血脉神通都未必敢亲身面对这群吸血龙蚊。

    一旦成群,连真龙都敢冲上去吸上一口血。

    “啧啧,竟然还有只菜鸟在这里,不过遇到蜀爷,算是走运了,小子,给我下来!!”

    武牧想都不想,转身就向左侧快的跑了出去,不过,还没等跑出几步,突然间,自脚下,传出一道怪异的叫声。

    “这是怎么回事?”

    紧跟着,就看到,自己脚下的土壤毫无征兆的变得酥软,一层土黄色的光芒诡异的出现在身上,就是这层黄光,让他的身体与大地,一下子宛如融为一体般,诡异的向地下快的沉了下去。瞬息间,就落进大地中。

    跟着,眼前一闪,一道身躯艘瘦小,獐眉鼠眼,二十几岁的男子豁然出现在眼前,两只眼睛滴溜溜的转动着,看起来精明无比。看着武牧,似笑非笑,眼眸中却闪烁出一抹诧异的神色。

    “啧啧,只是一名小小的蜕凡境修士,还是处在炼皮境界,不过,在皮膜中蕴含的力量,竟然不下一虎之力,看来,你小子有际遇,能修炼王阶炼皮功法。看到我算你有造化,小子,跟我走,见见老大去。”

    这名男子怪笑着打量几眼后,毫不客气的一把抓住武牧手臂,顿时,两人同时被一层黄色的光芒所笼罩,在地下,快的向前穿行着。

    地下根本没有方向感,武牧更加不要说是辨认方向了。

    “神通,这是血脉神通,能在土中穿行,难道是神通——地行术!!”武牧看着自己的身躯在那男子的带领下,快的向前穿梭的情景,眼瞳忍不住一凝,口中出一声惊呼。

    哪怕是知道这个世界上却是有神通这么一回事,可是当自己真的亲眼目睹,甚至是亲身感受到神通的力量时,一种难言的惊骇,不由自主的喷涌而出。

    “小子你还有点见识,竟然能看出蜀爷的地行术。嘿嘿,这可是我在开辟血海后,自血脉中自然觉醒的第一道血脉神通。只要有大地在,蜀爷就可以畅通无阻,肆意穿行,无所顾忌。”

    那张口闭口蜀爷的男子听到武牧的呢喃,忍不住捋了捋嘴边的胡子,略为得意的说道:“神通的神奇,以你小子竟然十七八岁都没有觉醒血脉来看,只怕今生是没有机会感受到了。”

    以武牧的年龄,现在的修为,只一眼,就能看出,他根本就没有觉醒血脉,就算修炼,也只能是修行界中最底层的人物,要开辟血海,觉醒血脉,简直是千难万难。一万个当中,也仅仅只有一个能够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