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武侠修真 > 武墓 > 第023章 慧灯高照
    [求推荐收藏,大家帮忙顶起,支持一下。】

    而且,观摩脑海中那不断演练掌法的身影,武牧更是涌现出丝丝难言的感悟。一道道灵光,突然间如泉水般接连蜂拥而出。

    “记得,在前世时,我小时候拿着剑随意玩耍时,随着手臂的挥舞,手中的剑身会产生震动,这种震荡,是我当时手臂力小,不稳,握剑的手,始终都在不断的抖动,又努力想要握稳剑身,最终让左右摇晃的力量顺着手臂传递到剑身上,让剑身在颤抖,震动。这是一种震荡的力量。”

    “而且,震惊百里的掌法中,同样有左右上下接连不断变幻的法门,这是在让手臂中的力量产生一种奇特的震荡,最终随着掌劲爆出去,让掌劲中蕴含震荡的异力。”

    “只要借助这些法门,我完全能够将这一式震惊百里挥出全部的威力。”

    在武牧闭目,脑海中灵感如潮的时候,并没有察觉到,在其进入武殿,开始暗自参悟掌法精要时,在武殿空间中,突然间出现一盏青铜古灯,若隐若现,凭空的悬浮在武牧头顶。

    而且,在此刻,看武牧的肉身,左肩上屹立着的青铜古灯,自古灯中,那团本来被血色焰光遮掩住的青铜焰光诡异的一下将血色焰光彻底的压制住,散一层青铜色的焰光,灯光丝丝如雨,诡异的将整个身躯笼罩住。

    在灯光中,似乎蕴含着某种不可思议的神韵。

    在绽放出光芒时,可以看到,那枚血色的莲子中,丝丝精血正在接连不断的消失着,似乎,这灯光的出现,同样是在消耗着之前收集到的吸血龙蚊精血。

    而且,诡异的是,那青铜色的灯光一落在武牧身上时,就仿佛是碰到一道黑洞,所有的灯光都诡异的被吞噬进去,消失不见。

    而在此同时,正是武殿中突然出现一盏青铜古灯的时间。在那青铜灯光的照耀下,武牧脑海中的灵光开始以惊人的度涌现。

    同时,在脑海中,关于掌法的无数真谛源源不断的浮现出来,融入进体内。其中,最多的,却是易经中的一句句玄奥的经文,那些本来玄奥无比,生涩无比的经文,在此刻,却轻易的被武牧所理解,吸收,感悟。

    越加的明悟掌法的精要与真谛所在。

    十八式掌法,几乎都是自易经中感悟而出。每一式,都有其独特的道韵与真谛,乃至是独特的意境。

    能感悟其中的招意,方才能更加完美的掌控掌法。

    良久,本来紧闭着的双目,猛的一下睁开,在睁开的刹那间,眼眸中迸射出丝丝睿智的智慧光芒,看向身前的木人桩,突然间,双掌猛的向木人桩拍击出去。

    在出手间,极为的迅猛,看起来,宛如是笔直的向前拍出,然则,寻常目光根本无法察觉到,在双掌拍出后,双手诡异的以独特的手法,分别向左右,前后微微的偏移,这种移动偏移,度极快,而且极为的微弱,但频率却极大,在瞬息间,足足出现九次,每次,都让双掌外诡异的产生一种奇异的怪力。

    而在出掌的瞬间,皮膜中,一股股精纯的力量瞬息凝聚,灌注到双臂上的皮膜中,凝练成一股,宛如一条龙蛇在皮膜中随着意念快的穿梭,而且,随着双臂的摆动穿梭,这条劲力仿佛一条正在飞快摆动身躯的真龙。

    疯狂的舞动龙躯,在扭曲舞动中,这股劲力,自然的产生一种强烈的震荡之力。

    就好像是一名武林高手在剧烈的抖动手中的软剑一样。

    这不仅仅是自外界,更是自体内劲力中自然传递出的一种强烈震荡之力。

    砰!!

    双掌快的穿梭虚空,瞬息间,直接拍打在那尊木人桩上,在轰击到的刹那间,武牧清晰的感觉到,自双掌间,一股刚猛霸道的劲力直接倾吐而出,轰击在木人桩上,跟着,整个木人桩应声被轰击的向后快崩飞。坚硬无比的木人桩轰然炸裂。出现无数可怕的裂痕,迅蔓延下,转眼就变的四分五裂。

    哪怕是以铁木铸造,依旧在掌劲中那股奇异的震荡之力下,生生震的当场崩碎。

    这掌劲,不仅仅是轰击在木人桩表面,而是直接侵袭到其内部。

    “好霸道的掌法,竟然能在瞬间,让我体内力量爆出不下两倍,三倍的惊人破坏力。怪不得降龙掌法在华夏武林中享誉盛名。有着套掌法,我不仅能挥出自身的力量,还能让自身战力暴增数倍。”

    那木人桩坚硬无比,若是一虎之力,根本无法将之当场打的破碎。可刚刚爆出的,赫然足足有着不下三虎之力。这增幅的力量,俨然正是那掌法中的震字诀挥出的强大伟力。

    “咦,在我头顶,怎么会突然出现灯光。”

    就在这时,武牧亦察觉到头顶浮现出的古灯,感受到那自古灯中传递出的灯光,整个心神意志,沐浴在灯光下,无数灵光感悟,如潮水般涌现。在清醒后,更是能清晰的感受到自古灯中传递出的奇异力量。

    “这青铜古灯难道还有令我悟性大增,快参悟功法战技的能力。”

    “传说,在华夏,不管是道家还是佛门,都有慧灯之说,没想到青铜古灯竟然还有人慧灯一样的奇异能力。这青铜古灯到底是什么,竟然具有如此不可思议的能力。”

    “异宝,这古灯绝对是一件不可思议的异宝,不过,现在想这些还为时过早,既然这灯光能有助于我悟道,领悟武道精髓,那就必须把握机会,尽快将三式掌法彻底的掌握,化为自身战力的一部分。”

    武牧本身智慧就不普通,在看到灯光,随即联想到之前感悟那招震惊百里时脑海中如喷泉一样涌现出来的灵感,哪里还会猜测不到,这青铜色的灯光,有可能对自身感悟武道有着难以估量的助益。

    这是真正的慧灯!!

    时间悄然流逝。

    尤其是在这处地下密室中,一名名被囚禁的赏金猎人脸色都极为的难看,三五成群的聚集在一起,或是修炼,或是呆愣的靠在身后的土墙上,俨然,对于接下来的命运,感到无比的迷茫。

    不过,此刻,在一处偏僻的角落,那两名女子,相互依偎在一起,一边警惕的扫视着四周的赏金猎人,一边略带好奇的看向靠在墙壁上闭目再没有声息的武牧。

    看那绿衣少女泯了泯唇,眨眨眼睛,好奇的低声说道:“红翎姐,你看那人,怎么一到这里就靠着一动不动,明明知道被囚禁,接下来有可能会被驱使前去做什么凶险的事情,还没有露出恐惧的神色,似乎跟其他赏金猎人有些不一样。”

    “是有些不一样?”

    那红衣女子看了一眼闭目不动的武牧,微微颔点点头,若有所思的说道:“以他的年龄,仅仅只有炼皮境的修为,体内必然没有觉醒血脉,如今,他这种表现,若不是故作镇定,那就是有一定的依仗能在接下来的凶险中,保住性命。”

    “保住性命,战狼猎人团在赏金猎人界中,都是小有名气的猎人团,突破到血海境的几乎占据大部分,如此实力,都感到凶险,棘手,连红翎姐你都没有保命的能力,他一个小小炼皮境修士有什么办法能保住性命。”

    绿衣少女听到,两只眼睛不自觉的眨了眨,流露出不敢置信与诧异的神色。

    连战狼猎人团都必须要抓捕他们用来探路,乃至是充当炮灰,可以想象,将要面对的危险将会何等的大。区区炼皮境,这简直是随时都有可能身殒的炮灰。

    “小琪,你有没有感觉到,在他身上似乎有一种说不出的自信,不管他有没有底牌,等下离开这里,我们尽量靠近他,有什么能帮的事情,尽量帮一帮,不能觉醒血脉,要继续走武修这条道路,实在是太难了。”

    红衣女子泯唇看着武牧那满是坚毅不屈的神情,仿佛有点感触,微微摇头说道。

    这红衣女子名叫朱红翎,而绿衣女子,则叫木琪。她们两人,都是没有在规定的年限内觉醒自身血脉,只能黯然成为普通人。

    然则,她们并没有因此而放弃,反而执着的走上凭借自身力量修成蜕凡境,开辟血海,凝聚自身血脉的艰难道路。没有血脉的支撑,几乎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远那些觉醒血脉着十倍,百倍,千倍的努力。

    自然能够感受得到蜕凡境修炼的艰辛与痛苦。

    要知道,不管是修炼皮膜还是经脉,乃至是骨骼,没有血脉之力的滋养,在锤炼时,几乎每时每刻都要承受极为强烈的痛楚。

    越是普通人,在这条道路上要走下去,经受的痛苦就越加的强烈,艰难。而且,哪怕是修炼到蜕凡境巅峰,不知道多少普通武修最终止步于此,始终无法突破先天的阻碍,开辟出血海,觉醒自身血脉。

    在蜕凡境内,黯然终老,默然终寝!!

    哪怕是她们,一个达到蜕凡境四变,一个达到蜕凡境三变,对于自己是否能开辟血海,觉醒血脉,依旧没有一丝的把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