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武侠修真 > 武墓 > 第033章 约战之期
    【求推荐收藏,大家能支持一下。】

    失忆?

    器灵都会失忆?

    虽然小胖子偷偷摸摸的嘟嚷,不过,武牧炼皮大成后,五感都得到极大的增强,百米之内,哪怕是蚊蚁爬动的声音都丝毫瞒不过他。那低声的话语,怎么隐瞒的过他。听到后,武牧当场就雷的外焦内嫩,天雷滚滚啊!!

    不过,看情形,这小胖子,也不怎么靠谱,身为器灵,竟然也能失忆。

    就跟是自家的房子,连自己都不知道房子里面有什么东西一样。

    “今天是第九天,明天就是与林家对垒,生死决战的时刻。该返回龙门镇了。”武牧深吸一口气,将其他心绪暂时放在一边,抬眼朝着虚空中看去,皎洁的明月已经高高悬挂,洒落片片月光,照亮前路。

    这片血池所在的位置,武牧并没有来过,现在只能依稀顺着月光的位置找前往龙门镇的路了。

    “哼!!林越,敢欺辱我小妹,那我就在生死竞技台上,打死你!!”

    武牧脑海中浮现出前几日看到武心怜被林越逼迫的泪流满面,几乎要卖身进林家的画面,心中一股杀意,几乎当场贯穿胸膛。

    威我亲人者当杀!

    迫我家人者当杀!!

    欺我至亲者当杀!!

    辱我亲人者当诛!!

    脑海中,一道道饱含杀意的念头接连涌现出。

    前世他父母早逝,他是在老管家的照料下长大的,如今,此身有母亲,有小妹,这种来自血脉中传递出的亲情,在感受到那一刻,已经彻底在心底下定决心,这一生,谁要敢打破自己这份温暖,那就要对方千百倍,万倍的偿还。

    谁要敢对亲人不利,那就去死!!

    啪嗒!!

    深吸一口气,眼眸中凌厉的光芒快的收敛,他并非小孩,心中有了决定,随即看准方向,一步步稳健的朝着前方踏去。

    前面有一道光!!

    清晨,旭日东升!!

    龙门镇,城墙上,一名名身穿盔甲的魁梧将士笔直的站立,每隔三米,都有一名军士,眼中闪烁着的精光,传递出难言的铁血气息。若是懂得望气的话,就能现,每名军士身上都有浓郁的血气在翻滚。

    陨龙山脉龙蚊暴动,让镇守在龙门镇中的大军整个神经都彻底的绷紧,每日都派遣精锐将士镇守,而且,随着血龙圣花的消息传递出去,镇上更是突然涌进大批赏金猎人,更是各大世家的人进驻。让整个龙门镇,都变得鱼龙混杂起来。

    今日,虽然只是清晨,但镇上却变的热闹无比。

    一道道议论声在路人口中快的传扬着。

    不少人纷纷朝着镇上东区快的云集而去。

    在龙门镇,东区是县衙官府所在,是皇朝的专署之地,不过,东区并不仅仅只是县衙所在,还有两处建筑同样存在。

    一是赏金猎人殿,正是坐落在东区。殿中,几乎每时每刻都有大批赏金猎人在进出,接取任务,地位之重,可想而知。

    而第二处,则是一座巨大的擂台。那擂台,是四方擂台,这擂台,是以通体漆黑的大石堆砌铸造而成,上面铭刻着奇异的纹理,而且,在擂台四周,分别有着一根青铜柱,这铜柱上,散出古朴的气息。

    在青铜铁柱上,分别铭刻着神兽图腾。

    东面是青龙盘柱。西面是白虎咆哮,南面是朱雀焚天,北面是玄武镇海。

    四根铜柱树立在擂台四周,镇守四方,让整个擂台都仿佛变成一处独立的区域所在,凝重的气息,震慑八方。

    在擂台四周,是一片空旷的广场,足以容纳成千上万人。

    这处擂台,名叫竞技场。

    这竞技场,极为的神秘,相传,不管是在哪里,只要有城镇的地方,就有竞技场,而且,这竞技场,并不归属于任何皇朝,在平时,仅仅只是无关紧要的场地,可要是生矛盾的话,双方不愿意调解,就可上竞技场。

    竞技场上有独特的规矩。

    有三种方式,一种,是生死斗,只要双方踏上竞技场,竞技场上就会出现生死契约,签下契约,双方之间,必须要有一方彻底陨落,方才算结束。否则,谁都无法离开竞技场。

    第二种,则是胜负斗,这一种,只要踏上竞技场,双方厮杀,只要决出胜负,就会结束,一方认输,立即就会结束比斗,送出竞技场,这种比斗,规则宽松,不少武修相互切磋战技时,都会选择这种方式。双方之间,不伤和气。

    而第三种,则是最为奇妙的一种战斗,棋武斗,这是一种双方团队厮杀的方式,一旦选择进入这种竞技,整个竞技场会衍生成巨大的斗战棋盘。双方分别化身将帅,兵,马,象,炮,以独特的奕战之法进行厮杀。拼斗的,不仅仅只是双方的修为战力,考验的,更是彼此双方的弈棋之力。棋力高绝者,哪怕己方总体战力要弱于对方,凭借棋道造诣,照样有机会反败为胜,扭转乾坤。也是极为残酷的一种。

    而且,最为神奇的是,这竞技场没有任何人主持,只需要以凶兽的血献祭竞技场,鲜血洒在竞技场上,就能开启竞技。

    竞技场,不归属皇朝,不归属任何世家,其主人神秘无比,相传是某位大神通者,而且,在竞技时,保证绝对的公平公正,一旦开始竞技,没有任何人能够涉足干预。哪怕是皇族,只要进入竞技场,照样没有任何的特权。

    正是因为如此,所以,竞技场在整个荒古大6,都饱受无数修士的喜爱,若是在城外,彼此间厮杀自然没有太多顾忌,可要是在城镇之内,解决恩怨,往往都是进入竞技场。

    而今天,竞技场却是有大批人群前往。

    在镇上,更是议论纷纷。

    “约定的时间到了,九日之约,九天前,武牧就与林家约定,在今日,进入竞技场,与林家林越签生死契约。要一决生死。现在时间已经到了。听说,林家已经前往竞技场了。连凶兽都已经备好了。士气如虹,根本就没将这次的赌斗放在眼底。”

    有人感叹的说道。

    “可不是,武牧说起来也是我们看着长大的,从小跟他母亲与小妹相依为命,上次大难不死,都已经入土下葬了,还能突然活了,死而复生,没想到最终还是逃脱不了一场劫难。他也不想想,自己不过是普通人,怎么能斗的过堂堂血脉世家。”

    一名老者满脸惋惜的说道。

    “这次林家被武牧落了脸面,怎么可能善罢甘休,而且,据说有人亲眼看到,这几日,那林越在家中奋力苦练。之前就已经是一名蜕凡境炼皮武修,前两天,林家府邸中再次落下一道天赐神光,林越,已经突破锻骨层次。还听到有虎啸之音。他凝结的神纹,肯定不低。”

    有一名大汉摇头说道,神色间可是一点都不看好武牧。

    毕竟,在龙门镇中可是很清楚,武牧根本就没有踏入进武修的层次中。而林越,却有可能达到锻骨的境界,这两者间的差距,简直无法估量。

    相互对上,林越绝对堪称完胜!!

    这是一场堪称找死的决斗。

    不是不被看好,而是两者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有着天壤之别。

    “可怜,武牧要是一死,武家母女只怕落不到什么好下场。以林家的霸道性子,肯定不可能善罢甘休。”

    武牧一死,孤儿寡母的,要想下点阴手,简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小地方就是小地方,堂堂血脉世家,竟然连自家子弟与一个普通百姓决斗的事情都能传的沸沸扬扬,要不是听说这里有血龙圣花出现,我们怎么可能会到这里来。”

    此刻,在一家酒楼中,只见,一处靠近窗户的位置,赫然坐着两男一女,那两名男子,一名只有十六七岁,那俊美的脸上,却带着一股难言的傲气,似乎高高在上,外面的,都只是普通的凡人一样。

    一名身躯魁梧,看起来粗豪,但眼中不时闪过的精明,显示着,若是小看他,绝对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还有一名女子,满脸冷漠,对于外界的事情显然并不是太过关心。满是漠视的神情。

    “堂堂林家分支,没想到在这里,竟然没落到这种地步,简直是丢脸。丢我们主家的脸。”那冷面少女不屑的向林家府邸所在的位置看了一眼,淡漠道。

    “哼!!不过一个小地方的普通百姓而已,竟然会被他将话给拿住,弄到要上竞技场的地步,简直是废物。”

    那魁梧大汉也冷笑着说道。

    对于龙门镇林家极为的鄙夷。

    这三人不是别人,俨然,与林家有着非同寻常的联系,那傲气少年,名叫林天,而魁梧大汉,则是林山,冷面少女,则是林燕秋。

    他们三个,正是因血龙圣花的事情而赶到龙门镇的。

    不过一来,就听到武牧与林越生死决斗的事情。

    此刻,在北区,竞技场。

    一道道身影密集的云集在竞技场外,数量之多,俨然,有不下数千人。

    在竞技台上,赫然,一身锦衣,脸上满是倨傲之色的林越正笔直的站立在擂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