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武侠修真 > 武墓 > 第034章 武牧到来
    在林越身上的气息,俨然不同,比起之前,简直判若两人。

    以前,简直就是一个弱不禁风的**,而现在,浑身上下,却散出一种强烈的力量气息。站在普通人面前,会自然的传递出无形的压力。这是来自力量上的碾轧。

    林越站在上面,并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等候着。

    等候武牧的到来。

    今日就是九日之约的决斗之日,一般决斗的时间都是双方约定,但之前不管是武牧还是林家,都没有约定好,此刻,林越上台,意思已经很明显,在等武牧前来,生死一战。

    下面一名名镇上百姓与赏金猎人看到台上的林越,在看看四周,似乎约斗的另外一名主角并不在这里,还没有抵达。顿时一片哗然。

    “武牧怎么还没到,林越已经上场,武牧到现在还没有出现,对了,听说,自从定下赌约后,武牧就没有谁看到过,似乎一直都在家中没有离开过。难道是在努力修炼,将时间给忘了。”

    “武牧虽然言语犀利,但到底只是普通人,再怎么努力,也不能跟血脉世家相比,现在恐怕已经怕了,躲在家中不敢出来才对。”

    “这可不对,听人说,似乎武牧早几天就已经进入陨龙山脉,现在都没有消息,莫非是已经死在那些狂暴的吸血龙蚊手中。”

    一时间,在竞技台下,议论纷纷。

    各种各样的言语都有,有说武牧怕了的,有说武牧已经陨落在陨龙山脉中的,有说武牧已经带领家人暗中潜逃出龙门镇的。整个广场中,到处是一片哗然的景象。

    “诸位!!”

    就在这时,一道威严的话音突然间响起。听起来声音不大,但却诡异的将所有杂乱的议论声生生的压制下去。随即,一道身影凭空的凌空飞起。

    “是林家家主!!”

    在凌空踏立在虚空中后,立即就有人看出,那人不是别人,正是林家家主林战,也就是林越的父亲。血海境强者。

    “诸位,今日,若武牧前来赴约,不管是死是活,当天立下的约定,我林战,如约履行,若武牧真的陨落在陨龙山脉,葬身吸血龙蚊腹中的话,我林战也愿意为孽子承担责任,武牧母亲的病,林某会请人前去医治。武家酒楼重新归还武家,他妹妹,武心怜,林某也愿意认为干女儿,以为之前小儿所犯下的错误,做出弥补。”

    “而且,小儿林越已经改过自新,决心致力于武道,再也不会做出以前荒唐的事情。”

    一句句话语,接连不断的自林战口中吐出,那威严的脸上,浮现出真诚的神色。给人一种不自觉想要相信的感觉。

    一时间,有议论声接连响起。

    “我就说,林家身为血脉世家,怎么可能会欺男霸女,林越能浪子回头,本身就是一件大喜事。林家后继有人啊。”

    “林家的气度果然不同寻常,不单愿意医治武牧母亲,还愿意认他妹妹作为干女儿,成为林家的小姐,那身份,可谓是一步登天。鱼跃龙门了。这对武家,可是大度的很。”

    对于林战的话语,不少百姓大声赞叹,暗自竖起大拇指。

    “林家家主的气度,俺服了,以后从陨龙山脉中采集到的灵药跟凶兽精血,材料,都卖给林家店铺,卖给林家,俺心理舒坦。”

    “不错,反正卖到哪家店铺,价格都差不多,就凭林家的这份心胸气度,我也要卖给林家,反正都一样。”

    有些赏金猎人也大声吆喝道。

    名声!!

    林战这是在提升林家的名声,在弥补林越造成的影响的同时,更是给众人留下一个大度的印象。

    名声是什么?

    有名声,相同的价格,赏金猎人能优先选择名声好的,名声大的进行交易。要是赏金猎人能极尽选择林家,那对于林家而言,这就是一种底蕴的积累。龙门镇靠近陨龙山脉,这种积累,更是能让林家整体实力以惊人的度增加。

    以林家的实力,为什么要前来竞技场与一普通人进行决斗。

    无非,就是要将之前损失掉的名声,再次赚取回来。

    还要昭显出林家的气度与心胸!!

    这是要踩着武牧的脸,赚取声望。

    “好高明的手段,这林战果然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几句话,就将人心往他们那边拉了过去。到底是执掌一家的家主。”

    有看清其中关键的人暗自沉吟道。

    “认做干女儿?嘿嘿,真要成为干女儿,那要是以后出什么事,那就是家事,哪怕是皇朝也不会轻易去管,进入林家,怎么玩弄,还不是由林家说了算,这林战,好高深的算计。”

    有人暗自冷笑,对于林战的手段暗自鄙夷。

    “可惜,武牧不出现,这番算计只怕要让林战这老家伙得逞了,武牧我见过,跟林越那小子起冲突时我正好在场,那言语之犀利,直接将林家逼迫到没有退路的境地,说起来,是个聪明人,可惜,没有觉醒血脉,也没有踏上武道之路,这次出现,恐怕也只能落个身殒的悲惨下场。”

    有人口中呢喃,暗自不忿的说道。

    不过,在诸多议论声中,几乎没有谁是对武牧有一丝看好的。毕竟,双方对比,实在是太过悬殊。远远不是九天时间所能跨越弥补的。

    站在竞技台上的林越听到父亲的话语,脸上一副温和的脸色,但心中却暗自冷笑道:“哼!!武牧那小子,肯定来不了了,早就死在陨龙山脉中,等到时候将武心怜收进我林家,成为我的干妹妹,那她还不是由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看看谁还会说上半句,还是爹高明啊。”

    心中暗自得意。

    只是懊恼不能在竞技台上狠狠的羞辱虐杀武牧,不能直接消那口恶气。当真是不畅快。

    “武牧啊武牧,你要是还活着多好,我会让你亲眼看着你妹妹在我胯下臣服,呻吟。让你亲眼目睹武心怜被我狠狠揉搓的模样。相信那时,一定会很**。”

    林越心中阴狠的怪叫道。

    脑海中下意识的浮现出武心怜在自己身下婉转承欢的**画面,体内血液都开始沸腾。

    “哼!!谁说我不会来了。”

    就在林家一个个暗自得意时,突然间,一道冰冷的话音直接从人群外传了出来,那声音中,带着一丝难言的冷漠与怒意。

    刷刷刷!!

    一道道目光顿时下意识的朝着声音出的位置看了过去。

    顿时,就看到,一道青衣少年赫然站立在外,不是武牧还是谁,在武牧脸上,带着一丝风霜,身上的青衣,在与凶兽厮杀时,已经撕裂出几个大洞,看起来有些破烂,没落。但浑身上下,却流露出一种沉稳的气势。站立在前,给人一种不容忽视的错觉。

    自陨龙山脉赶回来,怕错过决斗,他几乎是直接朝着竞技场而来,连家都没有回。

    也不知道武心怜到底是在家还是在这里等待。

    不过,刚刚林战所说的话,他却是一字不落的全部听在耳中,武牧何等阅历,怎么可能会听不出林战话背后所潜藏的含义。

    这是在踩脸!!

    而且还是踩着他的脸去赚取名声,名望。

    这是要踩着他武牧的尸骨往上爬,往上走!!

    最关键的是,林战这老匹夫,竟然敢将主意打到自己妹妹身上,简直是居心叵测,欺人太甚。

    “是武牧,他竟然真的来的,他难道不怕死么。他只是普通人,跟林越决斗,胜算的几率,连半成都没有。”

    “看武牧身上,那衣服上的洞口,应该不是寻常弄破的,是在厮杀中被撕裂的,他真的进了陨龙山脉,能在山脉中与凶兽搏杀,难道他真的凭借自身的努力,踏进武道之路。看气息,在肌肤上,有古拙之气,这是炼皮有成的迹象。他已经踏进炼皮境界。”

    “每逢大变有静气,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胆魄惊人,气度沉稳,这武牧的心性好强大。果然非同一般。不过,在现在遇上林家,恐怕要提前夭折。”

    一名名赏金猎人看到武牧后,纷纷眼前一亮,不过,转眼就变得极为的惋惜。

    这局面,对武牧,太过不利!!

    不过,看到武牧,所有人纷纷向两侧退开,为他让开一条通向竞技场的道路。

    “竟然回来了。”

    林战眼眸中闪过一抹精光,怎么也没有想到,武牧能从陨龙山脉中生返。武牧一回来,之前做的秀,只要效果要大减。

    不过,林战并没有太过在意,目光有些深沉,心中暗道:“不过,回来了也好,正好考校一下越儿这段时间的修为,虽然越儿性子跳脱,但到底资质不差,想必会让人大吃一惊的。”想到这,脸上有些意味深长的韵味。

    啪嗒!!

    武牧看到人群中分开的一条道路,毫不迟疑,一步步沉稳的朝着竞技台踏了过去,目光看向站立在半空中的林战,一字一句,断然道:“我武家儿女,向来顶天立地,哪怕再艰难,也不偷,不抢,不卑微屈膝。我武家,别的没有,就是有这一身骨气,血气。言必践,行必果,我答应定下九日之约,除非我死,否则,哪怕是双腿残缺,也会用双手爬过来,死在擂台上,我也不会有半句怨言,不过,我武家,没有认贼作父的祖训。林家家主,你的好意,我武牧代小妹心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