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武侠修真 > 武墓 > 第035章 签生死契约
    【有票的帮忙砸两张,收藏一下。】

    一字一句,都带着一种坚定不移,沉稳的信念。这是来自自身的无上信念。

    天下之事,无欲则刚!!

    我武家不偷不抢,做人顶天立地,对得起自己良心,认贼作父,那是万万不行。

    你林家想踩着我武牧往上爬,那也要看看我答不答应。

    武牧心中冷笑,脸上一片冰冷,淡漠的扫视林战一眼,那话中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你林家想要打什么主意,我可是很清楚,不过,我武家,岂是没有血性的人。

    “好!!”

    林战眼中闪过一丝阴霾,不过当即就笑道:“既然武贤侄不愿意,我林战怎么可能会勉强,依我看,九日之约就算了,你和越儿毕竟没有什么大仇,不如握手言和,你林家酒楼的当契,林某也交还给你,补心丹的事情,更是不成问题,毕竟大家都是龙门镇的乡亲。没有必要弄到剑拔弩张,生死对决的地步,你看如何。”

    脸上流露出和睦的气息。

    一副不如握手言和的神情。更是让林家的肚量再次昭显出去。

    “哼!!我武家的东西,我武牧自然会凭自己的双手拿回。想我武牧,什么时候受过嗟来之食!!”武牧淡然一笑,扫视一眼林战,随即毫不迟疑的来到竞技台前。看着竞技场足足有三米多高的擂台。并没有任何上去的阶梯。

    砰!!

    几乎想都不想,武牧左脚向着地面猛的一踏,在皮膜中,一股劲力瞬间倾吐而出,轰然间,整个身形在这一踏间,如离弦的利箭,瞬间破空而出,朝着擂台落了过去。并在落下的刹那间,稳稳的站立在擂台上。

    踏立在擂台上,在擂台中,更是能清晰的传递出一种铁血,厚重的奇异气息。让人的心,在踏立上来的那一刹那,就本能的沉静下来。

    而且,四周四根铜柱上的图腾,仿佛有灵性般,直接盯在擂台之上。

    而在武牧跃上擂台的举动一落在众人眼中,顿时,不少人眼睛当场亮了起来,四周一片哗然。

    “这劲力,竟然能平地跃上擂台,这是已经踏上武道,而且,应该达到炼皮层次。武牧他竟然突破了。”

    “听说武牧自十五岁没有血脉觉醒开始,就每日坚持锻炼,想要凭借自己踏入炼皮层次,没想到竟然真的成功了。”

    “可惜,差距依旧太大,刚刚突破,恐怕连一牛之力都没有。”

    武牧的身手虽然让不少人眼前一亮,不过,但凡是武修,都知道,武道之路,几乎没有太大的捷径,没有上等的灵药,是难以让修为快增长的。就算突破,也只是炼皮层次而已。

    “武牧,没想到你没死在陨龙山脉中,反而命大,活着走出来,不过,你却不聪明,既然活着出来,为什么还要前来送死。”

    林越一脸阴沉的看着武牧,眼中的恼怒几乎要将武牧活活吞掉,本来提升林家声望的大好机会,竟然就这么白白流逝掉,当真可恶。

    “我前来赴约,岂不正是应了你的心愿么。”

    武牧看着林越,脑海中浮现出当初他逼迫自己妹妹的情形,心中的杀意不自觉的涌现出来。

    “嘿!!不错,你能活着离开陨龙山脉,正好拿你来印证我这次修炼的成果。若非是你,我还可以继续过我的纨绔少爷生活,却因为你一个生死决斗,却让我不得不告别纨绔的美好生活,你……简直该死!!”

    林越越说脸上就越是显现出一种激愤的神情,脸色极为的难看,眼神恶狠狠的看着武牧,恨不得一口将他活活给吞吃掉。

    “该不该死,那就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

    武牧微微皱了皱眉,对于林越所说的话有些疑惑。不过也没有太过深究。

    “好!!抬凶兽,血祭竞技台,开启生死斗!!”

    林越狞笑一声,伸手向着下面一挥,口中大喝道。

    “抬凶兽,血祭擂台!!”

    顿时,在下面,早就有林家的护卫快的抬出一头凶兽,那凶兽,是一头铁背苍狼,被关在铁笼中,只是,那铁背苍狼软瘫在铁笼中,似乎已经被以特殊的方法压制住,只是两只眼睛中依旧迸射出凌厉凶残的光芒。

    嗷呜!!

    林家护卫极为熟练的将那铁背苍狼从铁笼中拿出,一刀直接插进铁背苍狼喉咙,往擂台上毫不客气的扔了上去,在一声悲鸣声中,一股股炽热的狼血如泉涌般喷涌而出,洒落在竞技台上。为整个擂台,渲染上一丝刺眼的血色。

    轰隆隆!!

    在鲜血沾染到竞技台上的刹那间,立即就看到,整头铁背苍狼竟诡异的化为一滩血水,被竞技台生生吞噬一空,跟着,在四周的四根青铜铁柱轰然一振,同时迸射出一道神光,转眼间,形成一道透明的护罩结界。以四根青铜铁柱为支柱,将整个竞技场彻底的笼罩住。

    在刹那间,整个竞技台仿佛彻底的与外界隔绝,宛如一独立的世界。

    而在青铜铁柱上,青龙,朱雀,玄武,白虎几乎同时睁开眼眸,盯向竞技台上,无尽的威严笼罩擂台。

    “生死斗!!”

    林越看着四根青铜铁柱张口出一道话音。

    刷!!

    顿时,就看到,在竞技台上,一道血色神光快的闪过,随着血光的出现,顿时,就看到,在原先献祭铁背苍狼的位置,只见,两张诡异的兽皮凭空的出现。分别来到林越与武牧面前,凌空悬浮,直接呈现在眼前。

    在兽皮上,仅仅只有几个以鲜血篡写出的血书。

    “生死之斗,有死无生!!”

    那八个血字宛如有一种诡异的邪气,印在眼中,宛如一尊尊可怕的恶魔。在出狰狞的怪笑。这是生死契约。

    “这是生死契约!!”

    武牧看到后,眼瞳不由的下意识一凝,早在以前,他依旧知道,这是生死契约,是生死斗开始前,必须要签订的契约。而且,签订的方式极为简单,只需要在这契约书上按下手印,就算签下生死契约。

    一旦签下,那除非另外一方陨落,否则,是无法离开竞技场的。

    这是生死契,最为残酷的契约。

    武牧眼眸一凝,深吸一口气,毫不客气的伸手朝着眼前的兽皮契约笔直的按了下去。

    刷!!

    手指一按在契约上,立即,契约上当场浮现出一道清晰的血色指纹,落在上面,显得那样的狰狞可怖。

    而在同时,林越也快的按下契约,在他按下契约的瞬间,顿时,两道兽皮契约直接化为两道血光,分别钻进林越与武牧的体内。诡异的消失不见。与此同时,武牧心中当场产生一种难言的感觉,只有杀了林越,方才能自竞技台上离开。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生死契约,他们已经签下生死契约,必定要有一个身殒,方才能结束。”

    “可惜,武牧这次只怕必死无疑。那林越不简单,身上散出的气势,并非普通的武修。结局,恐怕已经注定了。”

    下面观看的人看到两人已经签下生死契约后,一个个脸上都变得异常凝重起来,这是真正最残酷的对决。

    “好!好!好!!”

    林越在生死契约化为血光钻进体内后,嘴角边顿时浮现出冷笑的神色,面容变的异常的冷酷,看向武牧,眼中的目光却变得有些让人寻味,意味深长的看向武牧,道:“竞技场已经开启结界,我们在里面说的话,外面已经无法听到。既然如此,林某也不怕跟你说上两句,再送你上路。”

    “哦!!”

    武牧不置可否的应了一声。

    眼前这位一直表现的极为纨绔的林家三少爷林越,似乎并非他表现出的那么简单与纨绔。这副面孔,也绝对不应该是一名纨绔真正所应该有的。

    “武牧,砸你是将要死的人,本少爷心中憋了十几年的话,对于说出来,最合适不过,你会是一个很好的听众。”林越淡然一笑,看武牧,已经跟看死人没什么区别,并不等武牧答应,自顾自的开口说道:“你可知道,我娘,并不是什么出身高贵的世家小姐,而只是原先林家的一个婢女,只因为我爹宿醉后一时迷乱,跟我娘睡在一起,那一晚,有了我。”

    “你可知道,在我上面,还有两个哥哥,大哥林海,二哥林川。都是我爹明媒正娶的原配所生。”

    “在我刚刚记事起,我娘就莫名其妙的病死了,我知道,我娘绝对不是简单的病死,而是被人下了毒。在我娘死前,我拿到了我娘的血,暗中找人验证过,那是毒血,有人在我娘身上下了毒。我不敢声张。”

    林越说到这里,双手用力的握起拳头。脸部变得异常的狰狞。脸部在不断的抽动。

    武牧没有开口说法,只是静静的听着。

    没有插口,这是属于林越的故事。他没有理由插口其中。只需要倾听就可以。

    “随着年龄越来越大,我也知道,为什么娘亲在生前不让我追查她死去的原因,因为,下毒的,是大娘。是林家真正的女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