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武侠修真 > 武墓 > 第036章 隐藏的林越
    林越的神情随着叙说,几乎每时都在变幻,一时愤恨,一时狰狞,一时挣扎,一时恐惧,他在叙说的,是他十几年来,从来不敢向外吐露半分,深深掩埋在心底的故事。面对其他人,他不敢显露出分毫,但在武牧面前,他却毫无保留。

    签下生死契,在林越眼中,武牧就是一个死人。而竞技台上的结界,只要当事人愿意,连声音都能生生束缚住,不外传。这结界,是可以自由屏蔽声音的。现在,林越就已经将声音屏蔽住。

    什么人不会显露秘密,无疑,那就是死人的嘴。是不会说话的。

    埋藏在心底的话,在此刻,却是毫无顾忌的说了出来。

    武牧静静的屹立着,没有打扰林越的言语。

    “你可知道我大娘的娘家是谁,那是大越皇朝血脉世家孙家,而且,我大娘还是孙家的嫡系。孙家,可是五品血脉世家。而我龙门镇林家,不过是八品血脉世家。在家中,哪怕是我爹,在大事上,也要尊重我大娘的意见。我要是敢对大娘露出一点不满,敌视。只怕第二天,就会死于非命。”

    林越满是讥讽的笑着说道。

    “武牧,你可知,我在十岁时,就已经觉醒血脉,觉醒血脉时,我是躲藏在龙门镇外,不敢让任何人知道我觉醒了血脉的事情。在觉醒后,回到家中,我不敢显露分毫,不敢练武,更加不敢说出我血脉觉醒的事。因为我一旦说了,我可能立即会死。”

    林越眼中满是一种恨意。

    武牧看向林越的目光中,带着一丝怜悯。能十岁觉醒血脉,其资质之高,已经可想而知,可生在这样的家族中,却注定是悲剧。

    血脉世家同样有品阶之分,由低至高,分别是:九品,八品,七品,六品,五品,四品,三品,二品,一品,王品,皇品,帝品,至尊!!

    每一品血脉世家之间,都是一种来自实力与底蕴的差距。甚至到王品开始,世家的品阶,已经不仅仅是看实力,而是看血脉的品阶。自身家族传承的血脉来定论。

    “我不敢,我怕,我怕死,哪怕是觉醒血脉,我也不敢明着练武,更加不敢想报仇的事情。而且,我也开始学着成为一个纨绔,无所事事,一无是处。因为只有这样,我才能保住性命,安稳的活下去。”

    “因为,只有这样,我才不会威胁到我两位大哥的地位,否则,我早就死了。”

    说到这里,林越目光越见冷漠,看向武牧,寒声道:“而你,却生生逼迫的我不得不撕去十几年的伪装,不得不暴露我已经觉醒血脉之事。让我十几年的努力,彻底化为乌有,付之东流。”

    那恨意,似乎要化为滔天巨浪,将武牧彻底的淹没掉。

    “你可知道,这次虽然可以杀了你,赢得决斗,但我撕去纨绔外衣,等待着我的,将会是什么样的下场。你可知道,就因为你,我马上就要踏上悲惨的逃亡之路。你毁了我的一生。”

    林越一字一句,冰冷的盯着武牧,每一字中,都带着一种咬牙切齿,恨不得生啖其血肉的可怕愤怒。

    以林家大娘的手段,他要再继续留在林家,绝对逃不过身死的悲惨下场。逃亡几乎是必定要走的一条路。

    是武牧,是武牧毁了他本来优越纨绔,无忧无虑的纨绔人生。

    是他,几乎一手造成自己如今凶险的局面。

    武牧,该死!!

    “哼!!”

    武牧听到,只是冷哼一声,冰冷的看向林越,不屑的道:“身为男儿,我武牧真以你为耻,你未子女,明知仇人是谁,却不敢思之为母报仇,反而只知道装什么纨绔,甘为废物,甘心堕落,纸醉金迷,只求苟延残喘,当真丢人。”

    知母亲仇敌而不报,此为不孝!!

    觉醒血脉而甘为废物,此为懦弱无能!!

    己所不哀,谁为己哀!!

    “你欺我小妹,我就敢与你一决生死。我武家别的没有,就有这一股血性,你敢欺我亲人,我就打死你。”

    武牧眉头一挑,口中出一道冰冷的断喝声。

    此刻,林越已经放开禁制,在竞技台上的声音并没有继续屏蔽,武牧这声断喝,当场向四周传递出去。那话中的信念,几乎当场震的不少人心神都在颤动。

    在武牧身上,似乎能看到一种不屈的信念。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你要欺我,我就打死你!!

    “好!好!好!!你要打死我,那也要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我林越再没用,也不是你一个小小的平民所能比的上的。你真以为我只是纨绔么。给我跪下!!”

    林越脸上露出一抹狰狞之色,看向武牧,狞笑着大喝一声。

    吼!吼!吼!!

    林越身躯猛的一震,顿时,就看到,他身上的气势,陡然间以惊人的度快剧烈攀升,在其身上,猛的传递出一道道惊人的虎啸声,在其背后,光芒一闪,一道惊人的异象瞬间呈现。

    四只巨大的斑斓猛虎豁然跳跃而出,在身后虚空,不断的咆哮,跳跃,额头上,那一道道王纹直接散出浓郁的王者威压,那四双狰狞的虎眼死死的盯向武牧,一股股浓郁的王者威压如潮水般向武牧碾轧而去。

    那虎威,让空气都近乎凝固。

    一生生咆哮,震慑人灵魂。

    “虎纹,是四道虎纹,天啊,这林越竟然不是修炼到锻骨,而是已经修成洗髓境,开始踏入五脏境。他凝聚出的是四道虎纹,体内已经具有四虎之力,短短九天,是不可能接连突破几个层次的,难道林越以前一直都是在隐藏自己。”

    “血脉,好惊人的气息,这是血脉的气息,他身上有血脉之气在升腾,林越竟然早就已经觉醒血脉,难怪,难怪会有如此修为。”

    “完了,这次武牧必死无疑,四道虎纹,这意味着,林越修炼的炼皮,锻骨,易筋,洗髓四境的功法,品阶都是王品功法。砸武牧怎么可能会是他的对手。只怕一击就能将武牧生生碾死。”

    在林越气势攀升到最顶端的时刻,身上神纹瞬间凝聚出异象,在身后形成四尊猛虎,百兽之王的凌厉威压笼罩整个竞技台。

    谁也没想到,林越竟然早就觉醒血脉,而且,修为已经达到洗髓之境。这根本不是一个纨绔所能拥有的修为。

    整个竞技场下,一片哗然。

    滔天虎威,如潮水般碾轧而来。

    宛如泰山般轰然落在武牧头顶,疯狂的倾泄而下,四周的空气都在凝固,那威压,让人呼吸都要困难。要将武牧当场压的跪拜下去。

    “可惜,武牧只怕要跪了。”

    “杀人不过头点地,林越这么做也有点太过了。”

    有些赏金猎人暗自摇摇头,不忍的说道。

    “想要我跪,你还不够资格。”武牧看着林越身后那由神纹衍生出的四尊斑斓猛虎,眼瞳微微一凝,感受到那股浓郁到极致的百兽之王气息,却毫不避让,眉头一挑,脑后黑无风自动,断然冷喝道:“我武牧,只跪天跪地,跪父母,由来只有站着死,岂会跪地求长生。别说你有四虎,就算是百虎齐来,我武牧何曾会怕你。”

    话音间,双肩猛的一振,那自头顶倾泄而来的滔天威压生生被崩的粉碎,宛如清风拂面,丝毫没有让武牧身躯有一丝的颤抖,双腿有半分的弯曲。

    视虎威如无物!!

    这一举动,当场让四周一片哗然,满是不可思议的看着竞技台上的景象。甚至有人失音惊呼,骇然大叫。

    “怎么可能?”

    林越当场显露出隐藏的修为,本来想要将武牧生生以威压压的当场跪拜在地。但武牧那视气势于无物的景象,本来畅快的神情一下呆愣起来,眼中流露出不敢相信的神色。

    “不可能,你不过是一个普通人,再如何,也仅仅只是一名炼皮武修,根本不可能抵挡的住我的威压,你身上莫非有什么异宝。”

    林越目光一凝,狞笑道:“不过,不管是什么异宝,等本少爷杀了你,所有东西全部都是我的,杀!!”

    话音一落,林越脸色当场一变,身上气势,一下变的阴沉无比。脚下闪电般的朝着武牧快的游走而来。那步伐,宛如在快的滑行。左手向后,右手向前。

    右手五指一合,整个手臂以一种奇异的韵律来回的摆动,宛如一条灵蛇在快的向前滑行,游动,整条手臂,柔若无骨,灵动到惊人的地步,只一眼看去,就如同一条毒蛇在吐出蛇信,准备捕猎一样。

    要知道,蛇在捕猎时爆出的度,哪怕是一个成人全力奔跑都未必能躲避得了,度之快,力量之大,都堪称极致。瞬息间已经来到武牧面前,朝着喉咙凶狠的插了过来。

    灵蛇八法——灵蛇吐信!!

    林越达到洗髓大圆满,凝聚四道虎纹,举手投足间,都能瞬息爆出四虎之力,再加上以灵蛇八法的手法施展,爆出的力量更加可怖,一旦插中喉咙,几乎当场就会连脖子一起生生轰断,插断头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