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武侠修真 > 武墓 > 第040章 三根救命毫毛
    “娘,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您先和妹妹回父亲身边,要不了多久,我就会前来找你们。区区蜕凡境,还阻拦不住我武牧。”

    武牧眼中迸射出两道坚定的神光,断然开口说道。

    “好,是我武家的种,要的就是这股不服输的信念。大侄子,三叔看好你。”武天西大叫一声,满意的点点头道:“不过,我们这就要走了,你酿造的那什么新酒够劲,是爷们喝的酒,我全带回去了,啧啧,那酒,够味。”

    说到酒,武天西嘴角都差点要流出口水来,两眼都在放光。

    以蒸馏法酿造出的酒,比起现在大6上的大部分酒而言,不单口感更加的香醇,而且,酒味更浓,喝下去,更加能感受到酒的烈性,那种让人迷醉其中,忘却烦恼的迷人能力。能刺激血液流转,让自身血脉沸腾。

    武天西在喝过后,几乎当场就将所有的新酒彻底的占据为己有,宝贝的收藏起来。

    “不会吧,三叔,那可是侄儿我准备拿来卖钱用的,你全拿走,那我以后怎么办,而且,长辈第一次见面,不给见面礼不说,还抢我东西,三叔,这有点说不过去吧。”

    “你可知,为了酿制新酒,侄儿我和妹妹可是每日冒着危险,进入陨龙山脉,采集各种珍稀酿酒材料,耗费九九八十一天酵,七七四十九天蒸煮,才酿造出来的绝世佳酿,天上地下,绝无仅有的绝世仙酒。你竟然就这么拿走了。”

    武牧眼睛一转,看向武天西,脸色当场就一变,一下就哭丧起来,连连怪叫,说着,最后还对着武天西露出一种鄙夷的神色。

    话中的意思就一个。

    你堂堂一个长辈,竟然还抢小辈的东西,这可不符合你长辈的身份。

    那酒,很珍贵!!

    非常珍贵!!

    “这…….”

    武天西听到,老脸上不由的红了红,眼睛左右看了看,看到一旁的孔蓉,脸上更加不好意思,伸手抓了抓脑袋,头都被抓的跟稻草似的,支吾了几下,咬了咬牙,突然间从头上拔了一下,三根毛立即落在手中。

    这三根毛在拔出后,立即变成三根金色的毫毛。

    抓住三根毫毛,瞪大着眼,看着武牧,咧嘴道:“大侄子,这里是你三叔我的三根毫毛,这三根毫毛每一根都可以救你一次,拿了你的酒,就用这三根毫毛来抵,若是遇到致命危险,只要拔出一根,就能化为我的一道分身。给你!!”

    说完,武天西随手一抛,顿时,那三根金色的毫毛化为三缕金光直接落在武牧头上,并瞬间化为三根金色的长。夹杂在黑中,不时的闪耀出丝丝金光。带出丝丝神秘的色彩。

    “三根救命毫毛!!”

    武牧眼中精光一闪,心中暗自涌现出一丝欢喜,武天西是什么修为他虽然不知道,不过,必定不会是等闲存在,绝对是极为可怕的强者。有这三根能化出分身的毫毛,那就等于是三次救命的机会。

    宝贵!!

    这是真正的保命之宝。

    “好了,大侄子,你三叔我走了。”

    武天西话音一落,随手向前一挥,捏碎一道玉符,顿时,一道银白色的空间门诡异的浮现而出,跟着,就带着孔蓉与武心怜直接朝着空间门中迈了进去。

    在踏进去的那一刹那,武天西朝着武牧看了一眼,眼中带着一丝莫名的韵味,嘴中嘟嚷道:“希望这三根毫毛能帮你度过难关,不依靠武家,能自行将炼皮修炼到一龙之力,大侄子身上有秘密啊。不过,这关我什么事,啧啧,你可别死了,我还想喝到更多的酒。要是你死了,谁给我酒喝啊。”

    刷!!

    在孔蓉依依不舍的目光中,空间门中银光一闪,最终,三人彻底的消失不见。房间中顿时陷入到一片寂静当中。

    “空间门,这是空间神通衍生出的宝物。”

    武牧虽然对母亲与妹妹的离去有种莫名的不舍,不过,心神更多的却是被那枚捏碎玉符后诡异出现的空间门吸引住,暗自在脑海中沉吟。

    神通,果然诡异莫测,千变万化。

    如今自己不过是窥到冰山一角,根本没有资格接触到神通的领域,就算如此,仅仅窥见一斑,都能感受到神通的强大与神秘。

    “血脉?不知道我武家的血脉究竟是什么。究竟是什么品阶的血脉。不过,看三叔身上流露出的气息,血脉肯定不会寻常。”

    武牧暗自沉吟,武家的突然出现,虽然带走孔蓉与武心怜,但也让他彻底没有后顾之忧。反而能够全心的面对将来的强大危机。

    “凡人就是凡人,没想到你这凡人还有如此强大的主家,你那三叔竟然差点就现本神的存在,不过,再厉害,在本神面前,都是浮云,想要现本灯神,还要再回去练上几百年。”

    就在这时,在左肩青铜古灯的灯焰中,那小胖子再次诡异的冒了出来,躺在里面,跟三朝未满的小屁孩一样,胖乎乎的脸上带着一丝后怕的神色,但却摆出一幅我很牛逼,我是灯神,你们都是凡人的神情。

    “小胖子,你能看出我三叔的血脉是什么吗。”

    武牧对于小胖子的言语毫不在意,随口询问道。

    “凡人的问题过凡人的界限,本神才不回答呢。”小胖子小脸一扭,扣了扣鼻子,不屑的说道,扭过头后却低声呢喃道:“哼!本神才不会告诉你,我竟然没有看出他的血脉是什么吗。”

    不过,这呢喃虽小,却照样被武牧听进耳中。

    “凡人,本神可是告诉你,之前你在竞技场上一掌拍死那林越,已经引起不少人的注意,其中几个可是你根本没办法对付的。不尽快修炼,增长修为,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死了。”小胖子倨傲的瞥眼看向武牧,道:“你已经达到炼皮大圆满,可以进武库继续挑选功法。告诉你,武库中可是有锻骨境界的帝阶功法。就看凡人你能不能找的到了。”

    说完,打了个哈欠,两脚一蹬,消失了。

    “先看看三叔拿了多少酒,千万给我留点。”

    武牧却没有立即进入古灯中挑选功法,而是直接朝着酒坊中跑了过去,这次酿造的新酒,他可是准备拿到拍卖行去进行拍卖,获取钱财,要知道,钱币是能让人吸收增长修为的,不管在任何时候都是硬通货。

    将来要离开龙门镇,前去外面,没有钱财,必定不会太方便。

    想要购买什么,也都是以钱币来交易的。

    黑铁币或许没什么,可上面的青铜币,白银币,却是变得极为珍贵起来。要知道,每一座青铜晶矿,白银晶矿的现,都会引起大量杀戮,不知道多少人为之陨落,埋骨当场。

    跑到酒坊一看,武牧脸色一阵难看,两眼昏,摇摇欲坠,仰天悲呼道:“三叔,你还真狠啊,竟然连一坛新酒都不给我留。三叔,你个武扒皮啊。”

    看酒坊中,原先堆积起来的,经过蒸馏的新酒,通通不见了,干净的跟被狗舔了一样。一坛都没有留下,真的是刮的连地皮都快没了。

    武牧再跑到酒窖中。

    心中也暗自松了一口气:“还好,酒窖中的原酒还在,三叔那个扒地皮的到底没有连这些原酒一起弄走。要不然,下次见到他,怎么都要好好的敲上一笔。”

    在酒窖中原酒还剩下两百多坛,以十坛中能蒸馏出六坛新酒来看,这里面,至少能有一百二十左右的新酒。

    有这一百二十坛,足以令他开始自身的修炼。获取修炼资源。

    “这蒸馏酒只是第一步,只是满足口腹之欲,我在家可是看到过各种以灵药,毒虫等炮制,酿制出的药酒,灵酒。能增长修为,壮大筋骨。要是酿制出来,绝对不会比丹药差上分毫。甚至还犹有过之。”

    武牧眼中精光闪烁,暗自沉吟:“这世界上有炼丹师,有铸器师,有铸币师,但酒却极为的原始,我曾闻,华夏古时,炼丹士常常因长时服用丹石而中毒早逝,可以猜测,在丹药中,应该是蕴含有丹毒甚至残留的物质,服下去,对自身会有不好的效用,甚至在体内产生丹毒。对自身修炼突破会有一定的阻碍。”

    “而酒,是以酿制手法进行,能将药材的药性直接浸泡而出,到时,再以蒸馏之法,将酒再次蒸馏一次,淬炼出灵药中的精华部分,而不带有任何的灵药残渣物质,对人体无害,不会阻碍自身突破,若能成功,必定能在荒古大6中独领一支,开启酿酒一脉。为我攀登武道巅峰做最强的支柱。”

    武牧在运用蒸馏法时,岂会没有目的,他要做酿酒一脉的祖师,他要以酿酒之术为自身武道之路铺出一条康庄大道。

    想想华夏自古以来,流传下来的多少精妙药酒,那可都是真正的宝贵财富。

    五毒升仙酒,七花七虫酒,百炼熊胆酒,虎骨烈焰酒,玄冰碧火酒,每一种,都堪称是华夏智慧的结晶,精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