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武侠修真 > 武墓 > 第049章 锻骨
    【两章一起更了,明天的也会存稿箱,定时布。明天是我正式结婚摆酒的日子。】

    “吃完药膳,是最好的修炼时机。”

    在吃完后,瞬间爬在地面上。

    两只手掌按在地面,双膝弯曲,宛如一只爬在地面上的长蛇,软瘫着一样。

    “观想骸骨图!!”

    脑海中瞬间浮现出那第一幅图卷,快的观想起来,在观想中,自身就如同是那具躺在风穴中的骷髅一样,任由大风吹袭。整个身躯以一种独特的韵律开始一起一伏。

    咔嚓!咔嚓!!

    在起伏中,周身骨骼仿佛炒豆般,出一声声激烈的脆响声,这种响声极为的密集,在震荡的同时,骨骼各处连接的关节出,出难言的痛楚。

    本来好好的骨骼,在这种律动下,生震荡,摩擦,甚至是骨骼错位,不断的运动下,那种痛楚,比起那些简单的关节脱臼不知道要强烈多少倍。

    在这种观想下,体内自然的产生一股热流。

    同时,刚刚吃进体内的乌鸡养气膳开始以惊人的度,散出一股股热流,随着武牧观想骷髅图,快的朝着头颅天灵盖蜂拥而入,随即融入进骨骼当中,在骨骼震荡的同时,这些热量自然的融入进骨骼。

    每起伏震动一次,都让骨骼变的更加的细密。更加的坚韧。骨骼中的杂质,更是被一股股热量冲击的粉碎。

    天灵盖就跟是一道冰冷的黑洞般,大肆的将一股股热流快的吞噬进骨骼,武牧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在骨骼中,有一股股热气在升腾,在流传,在融入骨骼。

    哗啦啦!!

    同时,可以看到,在武殿空间中,一片片血色的雨点密集的开始洒落而下,沐浴在甘霖血雨中,武牧周身毛孔快的张开,大肆的汲取着血雨,融入进血脉中,化为一股股精纯的血脉之力,如同飓风般,自天灵盖席卷而来。

    灌注到周身骨骼当中。

    噼里啪啦!!

    周身骨骼几乎每个呼吸间都在生密集到极致的清脆响声,这种脆响,伴随的是痛苦,不过,在源源不断的血脉之力与药膳散出的精气灌注融入骨骼,力量不断增长下,哪怕是再痛苦,武牧也照样欣喜无比。

    整个身躯骨骼,如同是在经受一次次劲风的吹袭一样。

    可以看到,爬在地上的身躯各处,一块块骨骼在不断的跳动震动,这种震动,十分的诡异,仿佛没有任何的规律,可仔细观看,却又能察觉到其中的玄妙至理。仿佛真的是在对抗飓风一般。

    将那第一幅图卷中的观想法,挥到一种不可思议的极致。

    骨骼的强弱,那是以骨骼的细密来区分。

    骨骼越加的细密,那就以为着,骨骼就越加强大,坚韧,刚硬如铁。骨骼酥松,那就意味着骨骼脆弱,随时都有被折断的可能。就好像是一位普通的老人,在年老后,骨骼中的力量自然小腿,让骨骼变得稀松,只要稍微不小心,就有可能折断。

    如今,观想风穴淬骨图,风是什么,风无处不在,无形无相,却又能无孔不入。

    观想淬骨图,就是借助风力,将体内的血脉之力,化为风力,借助风无孔不入的天性,快的融入进骨骼中,哪怕骨骼中有一丝的稀疏,都会被风力穿梭进去。并以奇特的韵律震荡骨骼。

    武牧修炼的是帝阶功法,吞噬吸收起血脉之力来,度之快,远寻常功法。

    本来可以支撑数个时辰修炼的乌鸡养气膳,仅仅不过半个时辰不到,就被彻底的吸收一空,连一点残渣都没有留下。帝阶功法的消耗,实在太恐怖。

    还在有青铜古灯中源源不断的精血化为甘霖血雨,融入体内,化为一股股血脉之力支撑着锻骨的修炼。

    几乎每个呼吸间,都能感受到庞大的力量融入进骨骼,让骨骼中的骨质以惊人的度在蜕变,本来存在于骨骼中的一处处缝隙,在源源不断的弥补,封闭,将之相互淬炼在一起。一股股奇异的力量在骨骼中流转。

    这是属于骨骼中的力量。

    哞!!

    没多时,在骨骼中似乎有巨大的牛吼声在轰鸣。

    俨然,骨骼中力量,已经生出一牛之力。

    “观想第二副风穴骸骨图”

    武牧心神一动,再次转动念头,开始推衍起第二副风穴骸骨图,那第二幅图,也诡异,这一副图中的骸骨,不再是无力的爬在地面上的姿态。而是双手撑起前身,双掌按在地面上,双膝跪地,弯曲着趴着。

    跟一只蛤蟆一样。

    整个身躯就跟是蛤蟆爬在地上不断的起伏耸动。

    宛如是原先的骨骸在风穴中汲取到了足够的力量,开始缓缓的复苏,自躺在地面上缓缓爬了起来,以双臂支撑,经受更加强大的劲风锤炼。

    这一爬起,骨骼产生的韵律,又变得截然不同起来。

    若是常人,只怕没有雄厚的积累,甚至是海量的灵药,药膳的话,根本不可能修炼成这门化石神功,只怕一开始修炼,整个周身血肉,都会被自骨骼中传递出的吞噬力一下子吞噬掉所有的精气,真的变成化石,枯骨了。

    但有充沛的血脉之力支撑,这种淬炼度,却达到不可思议的境地。

    在片刻间就有一牛之力,而且,没多时,又感觉到骨骼中再次增加了一牛之力。这是天地间,前所未有的修炼度。

    若非是有青铜古灯在,几乎无法做到。

    时间在修炼中悄然流逝。

    而此刻,在东区县衙之内。龙门镇的县主正一脸恭敬的站立在一名少女前。

    这少女一身尊贵的宫装,只有十七八岁,但一身高挑的身材却让其展现出无尽的魅力,傲人的双峰散出无穷的诱惑。脸上散出高傲的神色。

    在其身后,则屹立着两名老妪。在她们身上没有显露出任何的气息,可正是如此,方才显得异常的恐怖。

    “三公主,龙门镇三大世家中的林家家主想要前来拜见公主,不知道,要不要相见。”

    那名宛如四十来岁的县主恭敬的对着上面的少女开口说道。

    “林家家主?是开河林家分支吧。林家倒是子嗣旺盛,既然是林家分支家主,那就见上一见。”三公主饶有兴致的开口说道。

    “是,那下官就让林战进来。”那县主当即点头答应道。

    不多时,一身黑色长袍的林战跟随在县主身后走了进来。在其脸上也流露出一抹恭敬的神色。

    看到端坐在上方的三公主,连忙躬身一拜,道:“开河林家分支,龙门林家家主林战,见过三公主,愿三公主青春常驻,岁岁长春。”

    话音中,没有一丝不敬。

    林战可是知道,眼前这一位,就是大越皇朝的越皇最为宠爱的三公主——越长青!!越长青虽然没有觉醒血脉,可却得到越皇的宠爱,在大越皇朝中,堪称尊贵无比,只要一言,就可以轻易的调动大越精锐强军。

    最关键的是,因没有觉醒血脉,这越长青性格也生极大的转变,变得有些蛮横霸道,性情多变,任何想要得到的东西,都会不惜一切代价获取。

    林战可不敢轻易得罪眼前的三公主,要是真得罪的话,只要她一句话,只怕龙门镇林家分支顷刻就会被碾的粉碎。

    “起身吧,你找本公主有何事?”

    越长青缓缓说道,目光落在林战身上。似乎对他突然前来找自己有些好奇。

    “不知道三公主是否知道前不久突然生的龙蚊暴动。”林战不缓不急的开口说道。

    “这件事哪怕是在整个大越皇朝都传的沸沸扬扬,本公主岂能不知道。”越长青听到,微微一眯眼睛,看向林战道:“你要见我,不会为了说这句话吧。”

    “龙蚊暴动,乃是因为有人在打血池中的血龙圣花,虽然不知道最后战狼猎人团究竟有没有得逞,获取到血龙圣花,不过,林某却知道,有一个人身上或许有血龙鳞。”

    林战恭声说道。

    “血龙鳞?”

    越长青听到,眨了眨眼睛,脸上露出好奇的神色。

    血龙鳞这是大越皇室都没有的珍宝,一枚血龙鳞就是一门强大神通,堪称瑰宝般的宝贝。关键是,血龙圣花更是稀少无比,能够成长起来的,更是稀少。所以,每一片血龙鳞一旦出现,都会引起无数强者进行争夺。

    “不错,这血龙鳞,有可能在武牧身上。”

    林战不在迟疑,当即就将这段时间有关武牧的谣言一一说了出来,而且,在叙说时,更是直接以一些其他证据将最重要的嫌疑引到武牧身上。最后只怕就差没有直接说出血龙鳞就在武牧身上。而且,还将武牧身上有可能有帝阶功法的事情隐晦的点了出来。

    “血龙鳞,帝阶功法?”

    越长青听到这些,眼眸中当即闪现出一抹精光,眼中顿时就有了一丝计较。不过,在脸上却没有显露分毫。只是点点头道:“本宫日夜兼程,赶来龙门镇,有些累了,听说明天就是五方拍卖行又一次拍卖的时日,到时候应该前去看看。若是没事,本宫要去休息了。”

    那县主与林战听到,立即会意的躬身告退道:“请公主安心休息,我等告退。”

    说完,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