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武侠修真 > 武墓 > 第050章 拍卖前夕
    在县主与林战离去后,越长青脸色微微一凝,眼中光芒闪烁,半响后对着身后的一名老妪道:“兰姨,你去调查一下刚刚林战所说的事情,是否属实,还有,我要有关武牧的所有情报。”话音中,流露出不容置疑的神色。

    “是,公主!!”

    那名被称为兰姨的老妪点点头,转身就悄然离去。

    “公主,那林战将武牧的消息说出来,只怕并没有安什么好心,他之前说武牧在竞技场时与其子林越搏杀时,曾有龙吟出现,随之,林越就被打死,只要武牧在龙门镇中,林战也不敢在明面上对武牧下手,他将消息告诉公主,恐怕是要借助公主的手来对付武牧,为其报杀子之仇。”

    另外一名还站立在一旁的老妪微微皱了皱眉,沉声说道。

    “梅姨,林战想要打什么主意,真以为本公主会不知道吗。不过,若武牧真的有可能有血龙鳞和帝阶功法的话,那就算是帮他一把又有何不可,帝阶功法可不是普通的功法,哪怕是在我皇族中都仅仅只有一部。若能再得到一门帝阶功法,我开辟血海,觉醒血脉的把握就更大。”

    越长青眼眸中闪烁出丝丝异样的光芒。

    只要能增加开辟血海的机会,她都不惜一切代价得到,哪怕是不择手段也在所不惜。何况是帝阶功法,只要存在,那是能惠泽整个皇族千年万年的无上瑰宝。

    “武牧?他姓武?”

    越长青深吸一口气,眼眸中若有所思,不过,转眼就冷笑道:“应该不会是哪个武家的人,被送到外面的子弟,是不可能拥有帝阶功法的,若是没有帝阶功法或许还有可能是武家的人,若是有,那就不大可能是。”

    心中暗自沉吟一下,没有多言,站起身来,转身走进卧室。

    天色已经渐暗。

    第二日。

    越长青手中赫然拿着一张记载有关武牧的资料。仔细的观看后,不由的露出浓郁的兴趣,点点头道:“有意思,竟然能已经下葬之后还死而复生,从坟墓中爬出来,竟然懂得借助皇朝律法压制林家,更有意思的是,之前明明只是一个普通人,却能在短短半个月不到的时间内一举突破,成为真正的武修。还能挥出一龙之力。”

    “可惜,在竞技场上,他并没有显露出自身的天赐神纹,否则,就能确定其究竟有没有真正的帝阶功法,一些顶级的皇阶功法修炼到巅峰,照样能隐约触摸到一龙之力的界限,打出龙吟都未必不能。不过,这已经不错,至少,有极大可能拥有帝阶功法。”

    “最关键的是,武牧竟然被战狼猎人团掳劫,作为诱饵,在沉入血池中后不单没有溺水而亡,反而跟没事一样走出,当时有人亲眼看到有一片血龙鳞掉落在血池中,如此看来,被武牧得到的几率就有七八成的可能。”

    越长青心中暗自点点头,由这些来看,这段时间武牧的气运可谓是极佳。不过,只有有一丝可能,她都不会放弃。

    “这武牧,有必要见上一见。”

    越长青口中低声出一道呢喃声。

    “根据消息,武牧会在今天晚上前去五方拍卖行参加拍卖会,而且,他手中还得到一张由拍卖行送出的请帖,是玄字贵宾室的请帖。”

    那被称为兰姨的老妪再次说道。

    “五方拍卖行,玄字贵宾室。梅姨,你去帮我跟拍卖行说一句,给我安排拍卖行玄字贵宾室的位置,最好将我安排在武牧附近。”

    越长青当即就吩咐道。

    “是,公主!!”

    那梅姨毫不迟疑的点头答应,随即就转身离去。

    谣言依旧在龙门镇不断的流传,不过,五方拍卖行即将再次开始拍卖会的事情也将这些谣言暂时的谣言压制下去一些。

    时间在悄然流逝。

    转眼间,整个白昼已经过去。

    刷!!

    在后院中,武牧凭空的自虚空中诡异出现,眼中精光一闪,微微转动一下身躯,周身上下顿时传递出一阵密集的如炒豆般的激烈响声。一股强大的血气直接破体而出。散出惊人的压迫感,举手投足间都传递出一种强大的力量气息。

    这不仅仅只是在皮膜中,而是自内在,自骨骼中传递出的气息。

    皮膜是表,骨骼是支撑皮膜的支柱,根基,没有骨骼的支撑,皮膜仅仅只是一层坚韧的皮而已,只有骨骼支撑,才能爆出更加的惊人的破坏力。

    “又增加一虎之力,骨骼中如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在不断的穿梭,比起之前,我的战力再次大增,那九幅观想图已经修炼到第四副。”

    武牧心中暗自沉吟,对于自身增长的力量也极为欣喜。

    那化石神功果然非同小可,无愧帝阶功法之名,每一副观想图都极为的珍贵玄妙,几乎是将骨骼以不可思议的方式进行淬炼,再加上有青铜古灯中源源不断的精血支持,几乎每个呼吸间骨骼都在不断的增强,蜕变。

    如今的骨骼比起没有修炼前,简直强大了数倍,数十倍。坚硬无比。

    一根手指头都能生生将一块大石戳出一个大洞。坚硬如钢铁。

    而且,骨骼的淬炼,连带着整个皮膜的防御力再次增加,铁布衫变得更加的强大,毕竟,就将铁布衫对比成一件衣服,衣服再好,也要穿在身上才能挥作用,骨骼就是支撑铁布衫的根基,根本,如今,骨骼变强,连带这铁布衫的防御力,当场大增。

    现在他有信心,哪怕是那些蜕凡境具有一龙之力的武修,手持凡兵,也无法轻易的破开自己的铁布衫,若是能开辟血海,有血脉神力灌注的话,立即就能在身体表面浮现出一件宛如实质的铁布衫,防御更加恐怖。

    可惜,这次修炼的时间太过短暂,仅仅只有一天一夜,能达到如今的层次,令骨骼中生出一虎之力,已经极为不可思议。

    “拍卖会即将举行,是该前往五方拍卖行,参加拍卖会,我的武魂酒究竟能拍卖出什么样的价格必须要清楚,这对于我以后给酿造出的灵酒定价会有巨大的好处。”

    武牧暗自沉吟一下,看看天色,天色已经渐渐开始黑了,再过不了多久,就是拍卖会开始的时候,他还想见识一下五方拍卖行中拍卖的那些珍贵宝物。说不定有自己需要的宝贝。

    心思一定,再不迟疑,立即收拾一下家中的物品,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随即走出了家门。

    天色渐黑,然则,在龙门镇中一条条街道旁,却树立起一根根灯柱,每根灯柱都自然的散出一种柔和的灯光,将街道中的黑暗驱散,照亮前行的道路。

    这些灯,都是以黑铁币为能量从而出灯光的。

    一枚黑铁币就能让一盏路灯照明数天。

    在龙门镇,哪怕是夜晚,外出亦不用害怕会看不清道路。

    甚至在夜晚,还有许多小贩都会在街道两旁摆摊,贩卖各种东西,做些小买卖,生意倒还不错,不过,今天晚上,路边却没有什么小贩,不是各自在家,就是前往五方拍卖行去了。

    五方拍卖行并不禁普通百姓进入,而且,就普通的拍卖座位的话,只需要十枚黑铁币就能够进入里面,观看甚至是参与拍卖,只不过,能否买的起就是另外一个问题了。

    但凑热闹到底是人的天性。

    在今天,突然间在五方拍卖行中传出一个消息,这次拍卖会上将会出现一种新的酒,名为武魂酒,其酒的品质,甚至不下于那些经过数十年储藏的陈年佳酿,而且,其酒更加的浓烈,劲道更强,喝了之后让人飘飘欲仙,美妙无比。

    这一消息,当场引爆整个龙门镇,无数百姓暗中议论,究竟是什么样的酒竟然能具有如此奇妙的味道。

    好奇心纷纷被激起。

    大批赏金猎人与百姓纷纷快的进入拍卖行中,想要看看那所谓的武魂酒究竟能拍卖出什么样的价格。

    以至于现在街道上变得人丁稀少,格外的冷清。

    不过,现在距离拍卖会开始的时间还有不下半个时辰。

    从这里感到拍卖行在时间上简直是绰绰有余。

    “这次修炼到锻骨境界,脑海中的降龙十八掌已经再次解封三式,还有之前得到的基础剑法,等到拍卖会结束后,必须将所有的心思全部放在修炼上,不管是进行锻骨还是要修炼战技,都必须要尽快进行,将所有的一切,都彻底的转化成自身的真正战力方才是最为重要的事。若不然,在武库中挑选的功法再多,也是枉然。”

    武牧一边朝着拍卖行走去,一边在脑海中暗自沉吟思量着。

    他如今得到的功法并不少,但却没有完全的融入到自身战力当中,虽然有青铜古灯相助,可是,在时间上到底太过短暂,没有充沛的时间进行修炼。这是一种底蕴上的短肋。

    啪嗒!!

    听着自己身下脚步传出的回音,突然间,武牧的脚步陡然停了下来,脑海中瞬间浮现出一道念头:“不对,有危险。”

    安静,这条街道实在是太安静了。

    安静的有些不大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