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武侠修真 > 武墓 > 第065章 锤炼战技
    根据武牧所知,在天地间,还从来没有出现过能让修为产生如此巨大跨越的丹药吗,乃至是药膳,而虎骨烈焰酒,却直接让他一下打破壁垒,突破到一龙之力,真正的成就锻骨大圆满,他甚至猜测,就算是那些修炼皇阶锻骨功法的武修。

    若是服用虎骨烈焰酒,就算是达到一象之力,也照样能继续不断的增强自身骨骼中的力量。甚至是推升到接近锻骨大圆满的境地。

    这已经让虎骨烈焰酒的价值无限往上提升。

    尤其是这极品虎骨烈焰酒。

    更加是举世难求的无上珍宝。

    不过,那些上品乃至是中品虎骨烈焰酒,服用后所产生的功效应该不会有极品如此显著的效果,但也照样会有惊人的作用,对于锻骨层次的武修而言,依旧是会为之倾力争夺的灵酒。

    极品灵酒自己封存,其余的上品,中品可以拿出去拍卖,继续换取更多更好的资源。

    转眼间,武牧已经在心中下定一道决心。

    “凡人,你突破到锻骨大圆满,已经触摸到蜕凡第三变,易筋的层次,在武库中,再次拥有三次挑选武道传承的机会。你要不要现在就进入武库中挑选三门需要的易筋功法。”

    小胖子微微动容的叫嚷道。

    “易筋功法必须挑选,不过,现在距离秘境开启,不过短短两天时间,就算开始修炼,在易经层次,亦无法达到太大的成就,反而,锤炼战技更为关键。”

    武牧并没有为自身快突破而迷失,这一切虽然看起来简单,可若没有青铜古灯自龙蚊血池中汲取到的庞大精血,乃至是这次酿造出的虎骨烈焰酒,要突破到锻骨大圆满境界,绝对不是短短几天时间所能办到的。

    易筋同样如此。

    经脉是贯穿周身力量的一道道绳索,一张张大网。是搬运周身气血的一条条沟渠,一条条大道。经脉的淬炼,若是不得法,那就会无形中对自身经脉产生一种损伤,最终不单无法将经脉淬炼的更加坚韧,反而会因此让经脉受损,永远都无法真正的完成易经的修炼。

    易经功法的珍贵,还在炼皮与锻骨功法之上。

    所以,易筋的修炼,不单要小心谨慎,而且还有拥有正确的功法。一旦有什么偏差,会对经脉产生无法逆转的伤害。

    “锤炼战技当然重要,不过,先将武道传承挑选好也有好处,秘境中,什么事情都有可能生,说不定会有秘境规则直接施展天地灵气淬体的奖励,那时,要是有易筋功法,就能让经脉的修炼,瞬间跨越一大步。”

    大胖子也赞同武牧锤炼战技的想法,但还是提出一道建议。

    秘境那是天地间最为奇妙的所在,什么样的事情都有可能生,比如传说中的迷宫秘境,那秘境,直接就是一座诡异的迷宫,里面到处都是一间间完全相同的房间。必须从这些房间中走出去。每完成一个层次,在前几位的。

    就会得到秘境的独特奖励,比如‘秘境神源’,‘神通秘石’,‘秘境瑰宝’,乃至是各种天材地宝,等等,都有可能。

    一旦真的遇到那种奇遇时,没有合适的功法,就算有机缘,只怕都要浪费四五成。那时就不仅仅只是心痛惋惜能言及的了。

    “易筋层次的修炼功法,我早就已经有准备,若说在华夏古国中,在易筋层次,最顶尖的修炼功法,非那一部莫属。挑选完后,还有两部,掌法已经有,在剑法上,基础剑法确实是打牢根基的最好法门,但在攻伐上依旧有极大的弱势,必须融百家剑法,淬炼出自身最强剑意。”

    武牧对于易筋层次需要挑选的功法,早在之前就已经想好。

    略微沉吟一下,转身离开武殿,踏进武库中。

    在进入后,没有多久,已经再次回到武殿之中。

    “剑来!!”

    回到武殿中后,武牧再无迟疑,口中出一声断喝,在外面,陡然间浮现出一柄青色的战剑,这柄战剑剑身如一汪秋水一般,散出丝丝的纹波光泽,不时的倾吐出点点锋芒。

    握在手中,微微一抖,出清脆的剑鸣声。

    这一柄,正是之前与那林天厮杀时,斩杀林天,夺取下来的那柄长剑,这一柄,是上品凡兵青锋剑。其剑锋,极为的锋利,而且,剑身也相当坚韧,据说是用在大山之巅,经过数百年风吹的清风石磨砺淬炼而成。

    在林天死后,青锋剑自然成为武牧的战利品。

    刷!!

    握住剑柄,武牧面前自然的出现一尊尊以铁木铸造的铁人桩,跟真人一样,栩栩如生。手腕一抖,手臂一振间,顿时,青锋剑毫不迟疑的朝着铁人桩闪电般的刺了出去,根本不给人反应的机会,已经刺中喉咙要害。

    而且,手腕微微一抖,剑身立即收缩,再次以一种诡异的角度,朝着心脏刺去。

    在瞬息间,剑身不断的收缩,再一次次的刺出。

    上刺,下刺,左刺,右刺,正刺,斜刺…….

    在基础剑法中,有九大基础法门:点、刺、崩、撩、劈、截、绞、斩、削!!

    仅仅一式刺剑当中,在瞬息变化间,就能产生诸多刺法,并不仅仅只是简单的向前一刺就可以,真正的剑道高手,能在出剑的瞬间,施展出各种刁钻诡异的刺剑。让人防不胜防,极为的恐怖可怕。

    以铁人桩为目标,武牧每一剑都极为的凌厉。

    点,刺,崩,撩,劈等等,武牧一剑剑接连不断的挥舞而出,每一剑,都倾注着极大的心力。

    挥剑!!

    收剑!!

    挥剑!!

    再收剑!!

    一剑剑,接连不断的挥舞而出,武牧自决定开始修剑那一刻起,但凡在完成锻骨修炼后,都会将一部分时间专门开始锤炼自身剑法。几乎每一天,都要挥剑数万次以上。虽然在这挥剑的过程中,一开始会不自觉的产生一种难言的枯燥与烦闷。

    但每次都会以强大的意志生生克服,继续演练剑法。

    刚开始,仅仅只是依照基础剑法一次次呆板的挥舞战剑,然则,在数万次,数十万次的挥剑过后,自身对于剑的感受,认知,乃至是一种来自灵魂间的熟悉,都开始渐渐的让呆板生硬的剑法变得越加的纯熟与拥有一丝灵性。

    而且,在练剑时,头顶时时刻刻都有悟道慧灯在脑后高照,一丝丝关于剑道的精髓源源不断的涌入进心神间,随着一次次的挥剑,化进骨骼中,血肉中,融入己身。

    练剑的过程,就是一种剑道的修行。

    一种熟悉剑,懂得剑,感悟剑,掌控剑的历练过程。

    这更是一种勤能补拙的过程。

    何况,武牧对于剑道的天赋,丝毫不差,甚至可以说是极为的卓绝,对于剑,有一种天生的灵性。在练剑的过程中,往往都能触类旁通。让本来简单的基础剑法变得更加的刁钻,更加的诡异可怕。

    仅仅几天时间,在悟道慧灯与自身勤奋下,对于基础剑法的造诣,只怕丝毫不下于练剑十年的剑道高手。

    “剑!!”

    “剑是什么?”

    “剑是一种兵器,一种杀伐之用的兵器。剑的存在,出现,其作用,就是为了杀人,为了杀戮。”

    “剑是王者之兵,不,剑不是王者,剑就是剑,我心霸道,剑就是霸道,我心仁慈,剑就仁慈,我心狠戾,剑就疯魔。

    “剑就是剑,在我手中,剑就是杀戮之兵。”

    “挡我道者,当杀,谋我命者,当杀,威我亲者,当杀,杀!杀!杀!!”

    一剑剑,闪电般的向前挥出。

    天下武功,无坚不摧,唯快不破。

    虽然不能说是绝对,可其中到底有其独到的道理存在,别人只能刺出一剑的时间,我能刺出两剑,三剑,甚至是十剑,百剑。那时,任你有再高深的剑法,也要瞬间被我刺成筛子。

    在练剑的过程中,武牧在下意识的不断的锤炼自身的挥剑度。每一剑,不单追求精准,狠辣,更加追求迅猛快。

    如今,在皮膜与骨骼中加起来两龙之力的催动下,度之快,简直跟流光掠境一样。快到让人连眼睛捕捉都无法轻易做到。

    时间,在挥剑中,一点点向前流逝着。

    “挥剑九万次。”

    不知道过去多久,武牧挥剑的手臂陡然间停了下来,跟着,口中微微吐出一口浊气,将手中青锋剑暂时放在一边,双臂一振,朝着铁人桩猛的拍击过去。

    昂!!

    在挥掌间,伴随着高亢的龙吟声。

    每一掌,都给人一种无法躲避,无法逃脱的可怕气势。

    降龙十八掌,这是参悟易经而创出的掌法绝学。算天算地,出手间,能让人无法躲闪。霸道绝伦。

    在之前学会的前三招掌法:震惊百里,龙游五岳,龙战于野之后,武牧再次学会三式,分别是:突如其来,密云不雨,见龙在田。

    这三式掌法,在悟道慧灯的照耀下,早已经将掌法中的精髓彻底领悟。并且,自身两龙之力,更是能将掌法的威力催到惊人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