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武侠修真 > 武墓 > 第066章 杀机
    【求推荐收藏。】

    在开始修炼骨骼时,脑海中那封存的掌法自然的解封三式,武牧猜测,一旦开始修炼易筋功法,封存的掌法应该还会有另外三式再次解封。这是与自身境界相关的。

    砰砰砰!!

    一式式掌法接连不断的施展而出,一尊尊铁人桩接连不断的被拍击的出现可怕的裂痕,甚至是当场被拍的四分五裂,向四周迸射出去。那场景,极为可怕,但破碎的铁人桩,立即又会迅的恢复如初。

    这武殿中的一切,几乎都是在为自身锤炼战技而存在的。

    在悟道慧灯的照耀下,武牧彻底的沉浸在武道的奥妙当中。

    时间在这种修炼中,快的流逝。

    在一天后,突然间,龙门镇上空诡异的传出一声奇异的龙吟声,在虚空中有一道天赐神光闪电般的破空而出,瞬间消失不见,让不少目睹到的人,有心寻找,却根本无从寻觅。

    在镇上,顿时就激起一阵涟漪。

    “龙吟,天赐神光。这是有人在蜕凡境修炼出一龙之力。将一个层次淬炼到大圆满的境界,是谁,究竟是谁,竟然有如此恐怖的能力。”

    “帝阶功法,这肯定是帝阶功法,天赐神光,还伴随有龙吟,这天赐神光中形成的,肯定是传说中的天赐龙纹。”

    “龙门镇无数年来还没有出现过任何皇阶功法,竟然会出现帝阶功法,传说武牧身上就有一部帝阶功法,难道这是武牧又修成一部帝阶功法不成。不对,帝阶功法何等珍贵,就算是那些真正的强大血脉世家,都不可能拥有太多,武牧就算有奇遇,也不可能拥有如此多的帝阶功法。”

    在刹那间,龙门镇中再次激起惊涛骇浪。

    那龙吟与天赐神纹几乎是无法隐瞒过任何人的。哪怕是傻子都知道,有人修炼了帝阶功法,而且是彻底的修炼到大圆满的境界。

    一个个想到武牧身上的帝阶功法,心中再次一片火热。

    不过,大多都并不认为在武牧身上会有两部帝阶功法,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林家。

    大堂中,赫然,林战端坐在主位,在下面,却是两名青年,这两人样貌与林战有着五六分相似,而且,自身的气息都显得有些阴沉。

    在听到龙吟后,纷纷抬眼看向虚空,眼眸中闪烁出震惊的光芒。

    林战脸色阴沉,道:“竟然又有龙吟之声,龙门镇竟然又出现一门帝阶功法,看来,这段时间还真是风云汇聚,变成是非之地了。”

    “爹,怕什么,这次既然武牧也接到公主给予的秘境通行令,只要进了秘境,武牧就算有通天的本领,也休想再活着走出来,他身上的所有奇遇,全部都要成为我们林家的底蕴。”那年龄略大的青年冷笑着说道。

    眼眸中闪烁着冰冷的寒光,他正是林战的大儿子,也就是林海,而另外一位,自然是他弟弟,林川。

    “不错,这次我们兄弟两个可是有底牌在手,就算那武牧有一龙之力,也休想在秘境中逃出生天。在生死面前,不怕他不说出帝阶功法的秘密。”

    林川也赞同道。

    林战听着,略微点点头,但脸上依旧显得很是凝重,道:“海儿,川儿,你们三弟已经死在武牧手上,虽然你们是同父异母的兄弟,但到底还是亲兄弟,越儿生前有四虎之力,依旧被武牧生生打的尸骨无存,这武牧,绝对是个心狠手辣的狠人。”

    说道林越,在他眼中,也不由的闪过一丝冰冷的杀意,沉声道:“虽然你们手中有底牌,自身也都达到蜕凡境第五变五脏的修为,比起越儿实力更强,但绝对不能小看任何对手,否则,就是自己身殒之时。”

    “是,爹!!”

    林海,林川两人听到林战的言语,神情一整,连忙答应道。

    “嗯,你们也不用太过担心,这次知道武牧要前往秘境的血脉世家可不仅仅只有我们林家,还有其他血脉家族对武牧身上的帝阶功法与血龙鳞极为感兴趣。他要不出龙门镇倒罢,一旦出了龙门镇,要找他麻烦的,可不在少数。”

    林战阴冷的笑了笑,接着道:“我们大可以来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说完,父子三人都对视着笑了笑。

    县衙!!

    越长青坐在一座凉亭中,看着虚空中一闪而过的天赐神光,微微皱了皱眉道:“龙门镇这次还真是要风云汇聚。竟然又出现一部帝阶功法。不过,就不知道这次的帝阶功法究竟是哪一境界的功法。不过,应该是在蜕凡境之内的,否则不可能出现天赐神纹。”

    “公主,秘境通行令那武牧已经接下了,不过,那武牧应该不简单,为避免公主在秘境中有什么意外,最好还是让田将军派遣精锐将士进入秘境,将那武牧直接抓起来就是,公主就不必前往秘境了。”

    这是,在越长青身后的一名老妪突然开口说道。

    “哼,那武牧竟然敢对本宫的请求彻底无视,连正眼都不瞧我一眼,简直是岂有此理,若不亲手将他千刀万剐,怎么能消本公主心头之恨。”

    越长青毫不迟疑的拒绝老妪的建议。

    想到之前在拍卖会时,武牧那无动于衷的情形,心中的火气不自觉就冒了出来,要知道,她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这么开口后竟然被接二连三的拒绝。她怎么可能轻易放过。

    “放出武牧拥有秘境通行令的消息,我要武牧在前往秘境的路上,好好的享受一下来自赏金猎人的袭杀,不过,让人在沿途看着,本宫可不想他还没有进秘境就死在别人手上,他身上的奇遇,全部都是我的。”

    越长青眼睛一转,突然开口吐出一句话。

    “是,公主!!”

    一名老妪眼中闪烁着危险的光芒,当即就答应道。

    想一想,若是有人知道武牧身上有秘境通行令,那必然会离开龙门镇,以武牧身上可能拥有帝阶功法与血龙鳞的诱惑,对于那些赏金猎人而言,已经可以冒出生命的危险前去阻杀,何况,那秘境通行令更是一件宝贝,真要夺取到,谁都可以进入秘境。

    说不定在秘境中能得到更加惊人的造化。

    一旦武牧拥有秘境通行令的消息传递开,只怕不知道有多少赏金猎人会在暗中盯上武牧,准备在前往秘境的途中出手截杀。

    她这是要让武牧未到秘境,小命就先丢掉一半啊。

    时间一晃,又是一天悄然流逝。

    但整个龙门镇中的气氛却莫名的变得极为的诡异。似乎,在无形中,有一双双眼睛在暗中不断的窥探着,让人心中暗自生出一种寒意。

    而且,不知不觉中,在武家酒楼附近逗留的人诡异的变得多了起来。一双双目光下意识的朝着武家酒楼看过去,或是直接驻立在某处偏僻的角落。

    第三天!!

    这一日,正是秘境开启,进入秘境的日子。

    吱呀!!

    随着一声清脆的响声中,酒楼紧闭的大门当即打了开来,一身青衣的武牧不紧不慢的自屋中走了出来。

    刷刷刷!!

    在走出的一刹那,武牧眉头不由微微一皱,本能的感觉到一丝不对,四周的目光,似乎在一瞬间彻底的汇聚过来,同时落在自己身上,哪怕是这些目光在瞬息间就纷纷移开,但那诡异的气息却让他有一种难以言语的森冷与不舒服。

    仿佛被一条条隐藏在暗中的毒蛇盯上一样。

    那种感觉,连血液都似乎要当场开始凝固一样。

    “怎么回事?”

    武牧心中暗自沉吟,这些目光中都参杂着一种极为不好的念头,显然,对于自己绝对没有什么好意才对。

    不过,以武牧的阅历,几乎顷刻间,就已经想到一种可能,脸色顿时变得有些冰冷:“看来,是我得到秘境通行令,要离开龙门镇的消息已经传出去了。而一些人,恐怕已经按捺不住想要对我下手了。我的诱惑,当真能让人不惜一切。要出手截杀了。”

    心中一片冰冷。

    他自己也知道,现在自己在某些人的眼中,那就是一座几乎会移动的宝藏,帝阶功法与血龙鳞的诱惑,根本不是谁都能抵挡的。

    “哼!!你们要敢来,我就敢挥剑往下埋。”

    武牧眼神一片冰冷,心中暗自冷哼一句,对于四周的目光,完全无视,随即将大门关上,深深的看了一眼面前的酒楼。

    这次前往秘境,他也无法确定,究竟自己还能否返回龙门镇,返回这已经生活了足足十几年的家,这座酒楼,不单承载了自己所有的记忆,更是留下了最美好的记忆。

    在这几天中,他一直都在默默锤炼战技。

    只是在中途离开过青铜古灯一次,那次出来后,天地立即感应到武牧锻骨大圆满的境况,气机交替下,立即再次降下一道天赐神光,让骨骼中的力量彻底的凝练成一股劲力,而且,在身上,烙印下一道新的龙纹。

    这也代表着,他彻底的完成锻骨境界的修炼。

    可以正是跨入易筋的层次。

    而且,在出来后,再次将天香米蒸馏出酒,重新得到六十二坛虎骨烈焰酒,在蒸馏的过程中,到最后,所有的天香米竟然彻底的被蒸馏成虚无,彻底的化为一缕缕精气,融入进灵酒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