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武侠修真 > 武墓 > 第067章 呼救
    没有任何残余,彻底化为一坛坛灵酒,再次得到六十二坛虎骨烈焰酒,而且,在灵酒中,再次得到两坛头酒。也就是极品虎骨烈焰酒。

    加起来,一共是四坛极品,四十坛上品,八十坛中品。

    全部都放在青铜古灯中,并没有留在酒楼内,这次,只怕未必有机会重新回来。

    “看来,前往秘境的途中,也不会太平。”

    武牧对于四周的目光暗自点点头,心中已经有了一定的计较。从这些人的眼光中,一眼就能看出,对于自己,绝对是虎视眈眈。

    “看来,那位公主并不打算让我轻松的前往秘境。自己不能轻易动手,就放出消息,让这些赏金猎人在暗中出手。不过,本以为她会忍耐不住,直接在龙门镇中派人对我出手,没想到还能忍耐住在我出去后再动手。到底是皇族的子嗣。”

    武牧颔点点头,那越长青也并非是一无是处。

    以他的心智,如何猜测不出帝阶功法的珍贵之处,甚至是在整个大越皇朝中,都未必能有多少部,哪怕是多上一部,都能让整个皇朝的整体实力,乃至是自身的底蕴瞬间增长不少,哪怕是以皇朝的力量来强行掠夺,都未必不可能。

    可偏偏,大越皇朝竟然始终坚持着皇朝律法的底线。连越长青也没有公然违背这份底线。

    不是他们不想夺得武牧手中的功法与宝物。

    而是,一旦皇朝自身打破自己所定下的律法规矩的话,只怕,整个皇朝都会距离覆灭不远,要知道,任何皇朝中的势力都是极为的错综复杂,并非是仅仅只有皇朝凌驾于所有武修之上,实则,皇朝与武修之间的地位,本身就是随时在变动的,并非是说一成不变的。

    那些强大的武修,哪怕是皇朝,也不敢轻易的得罪。

    若是皇朝逾越自身定下的律法,对武牧毫不客气的进行抢夺的话,那就不仅仅只是什么帝阶功法的问题,而是大越皇朝与天下无数武修之间的问题。

    敢问,天下间那些强大武修,哪一个身上会没有一两种奇遇,甚至是帝阶功法之类的,要是皇朝现在对武牧下手,那以后是不是会对他们也暗中下手抢夺。

    甚至是血脉世家,要说各种奇珍异宝,强大功法最为繁多的,还是血脉世家,你能抢武牧的,是不是就能抢血脉世家的。

    强大的血脉世家,那可是皇朝都无法撼动的存在,甚至是那些顶级血脉世家中出来的强者,随手就能生生将一个皇朝彻底的覆灭抹杀掉。

    皇朝律法,可不仅仅只是皇朝自己制定的,更是与诸多血脉世家一起制定的,只有严格按照律法行事,否则,一个皇朝想要覆灭,绝对比想象中的要容易的多。

    正是因为如此,所以,不管是血脉世家还是皇朝本身,都不会轻易的违反律法的规定,尤其是关于在城镇中不准厮杀的规定,更是铁一样的定律,谁要公然违反,哪怕是血脉世家都要接受惩罚,皇子犯法,与庶民同罪。

    哪怕是皇子,公主,也不敢轻易的在城镇中动手。违反律法。

    不过,一旦出了城镇,那皇朝律法就如同虚设。根本没有太大效率。真要死了,谁也怪不上。只能说自己实力不够,咎由自取。

    当然,在城镇中不能动手,想要将人弄到外面,并非什么难事。

    所以,在城镇中被暗中下手的几率并不算太大,但也并非没有,只是更少而已,但现在既然要离开城镇,必然会吸引诸多心怀不轨的人暗中窥探,甚至是下杀手。

    “来就来,我倒要看看,谁能真的杀的死我。”

    武牧随眼看了一下左肩上的青铜古灯,在古灯中青色与血色的焰光不断的交替着变幻,上面那枚宛如晶石般的血色莲子并没有因为锻骨境界的修炼而彻底损耗,依旧散出晶莹的血光,依旧残留着庞大的精血。

    看着青铜古灯,武牧心中信念大增。

    啪嗒!!

    随即,不再迟疑,抬脚就向龙门镇城门所在的位置不缓不急的踏了出去。

    背上背着那柄青锋剑,剑柄斜在右肩之上,随手就能握住拔出。在修炼剑法后,在武牧身上亦多出一丝剑道的凌厉。

    “离开龙门镇,外面一切安危,皆不关皇朝之事。”

    不多时,武牧已经来到龙门镇的城门口,镇守在外面的兵将例行惯事的吐出一句话,对进出者做出一丝警告。

    这也预示着,一旦离开城镇,那就是真正的凶险之地,生死阿皆靠自己。皇朝是不会管的。

    “多谢!!”

    虽然是例行惯事,不过,武牧还是颔点点头,吐出两个字。

    “这是前往秘境的方向。”

    在走出城镇后,武牧立即拿出秘境通行令看去,顿时,在通行令上看到一束漆黑的光芒似乎跟指南针一样,直接指向偏西北的方向。并不断的闪烁着丝丝异样的光芒,显然,这是标示着秘境所在的位置。

    一步步朝着秘境所在的方向走去,转眼,就进入到那辽阔的陨龙山脉当中。

    “啊!!你们要干什么?”

    “不要,放过我,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这株千年人参你们要是想要就送给你们,只要放我离开。”

    “啊!!救命,你们别过来。”

    “哼,你叫吧,你叫破喉咙也没用的,有力气叫,还不如等下被我们压在身下的时候,用力的多叫两声,那样还更刺激一点。”

    就在武牧走进陨龙山脉没多久,突然间,一道尖锐的女子呼救声传到武牧耳中,那叫声极为的凄惨,让人心中忍不住生出一种怜悯。凄厉的在山林上空回荡。

    “嗯!!”

    武牧听到,本来快向前踏出的脚步不由的微微一顿,眉头一皱,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一眼,深吸一口气,脚下步伐一转,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一步步走去。

    “啊!!不要撕我衣服。”

    哗啦一声,那女子的叫声变得更加的凄厉。

    不多时,武牧已经看到,在前面不远处,赫然,一名身穿白色衣衫的女子脸色惊慌的左右躲闪,那女子,长的十分美艳,但脸色却极为的慌乱,在她周围,赫然有三名脸色狰狞的男子,将所有的逃避方向彻底的封锁住。

    在其中一名男子手中,甚至抓着一片破碎的布片,显然是从那女子身上撕下来的。

    女子衣衫凌乱,在胸口,更是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肤,甚至是那对雪白的玉兔都在双手间若隐若现。散出无尽的诱惑力,让人血脉扩张。

    显然,这三名男子打算要对这名女子进行施暴。

    那女子满脸无助,在看到武牧出现的一刹那,眼中立即闪过一抹亮光,惊喜的大声呼喊道:“快,快救我,只要救我,我就将刚刚找到的千年人参送给你。”

    那话音中带着无尽的急切。

    “哼,小子,你竟然敢管我们摧花三雄的闲事,简直是在找死,正好,在玩这娘们之前,先杀了你,见见红再说。”

    那三名男子看到武牧,面孔顿时变得越加的狰狞,说着,三人大步就向武牧快的逼近过来。那气势,看起来极为的惊人。

    “快,刚刚三妹的呼救声就是从这里传出来的,大家快点,我倒要看看,谁敢对我们三妹下手欺凌。看我不活活捏死他。”

    “哼,三妹是进闪采摘药材的,没想到我们刚出去追杀一头凶兽,竟然就有人敢对三妹图谋不轨,简直是欺人太甚。”

    “快,就在前面,再快点,我倒要看看,是谁这么大胆子,敢对我们黑煞七凶出手。”

    一道道凶狠的话音在山脉上空回荡,地面上甚至是出一声声巨大的轰鸣声,宛如是有一尊尊巨人在飞快的狂奔一样。

    听到这些吼声,那摧花三雄脸色大变,本来向武牧逼近过来的脚步当场一顿,口中骇然道:“不好,是那天黑煞七凶。大家快逃。”

    “没想到这娘们竟然是黑煞七凶的妹子。赶紧走。”

    摧花三雄脸色大变,根本来不及理会其他,想都不想,转身就向远处飞快的狂奔出去,转眼间,就消失不见,消失在山林中。

    只剩下那名楚楚可怜的女子依旧身躯颤抖的蜷缩在一株古树下面。

    那神情,看起来让人心生怜悯。不自觉的产生一种想要帮助她,庇佑她的念头。

    啪嗒!!

    武牧看了那女子一眼,微微皱了皱眉,随即朝着那女子一步步走了过去。本来就距离其不过百米的距离,在其脚下,不过转眼间,就已经接近那女子。

    与此同时,在外面,那自地面上传出的震动声变得越加的强烈与惊人,显然,有人在快的接近这里,朝这里狂奔而来,而能让地面出如此巨大的震动声,显然,在体内所具有的力量绝对非比寻常。

    在蜕凡境中,应该是强者。

    刷!!

    来到那女子面前,武牧并没有迟疑,抬起手来,似乎要朝那名女子伸手过去,要将她拉起来。然则,右手却没有停留在那女子面前,而是瞬间落在身后的剑柄之上。

    锵!!

    在一声尖锐的出鞘声中,一道青光瞬间闪过。

    青锋剑,笔直的刺出,并在无法估量的度下,一剑将那女子心脏生生洞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