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武侠修真 > 武墓 > 第069章 一头白鹿
    【求推荐收藏】

    这种威力,直接震的这几名赏金猎人当场七孔流血,脸色苍白,显然,遭受到巨大的重创,狮吼功在没有开辟血海前,几乎难以抵挡这种可怕的音波攻击。若非是自身气血强大,根本无法抵挡住,要被活活震死。

    砰砰砰!!

    七人在那巨大的狮吼卷出的飓风下,向四面八方直接抛飞出去。砸在地上,地面都出现一道道裂痕,砸在树上,树身都被撞的当场裂开。

    “啊!!老大,他身上有音波功。”

    “老大,快用神通宝符,杀了他,要不然今天死的人就是我们。”

    “用神通宝符,否则,这次我们兄弟都要死。”

    一道道凄厉的呼喊声接连响起。

    听到叫声,那名砸在地面上的中年男子眼中也闪过一丝狠戾之色,脸上的鲜血也不抹掉,伸手在怀中直接掏出一枚玉制的玉符,在玉符上,显然铭刻着一道道玄奥的纹理,似乎有灵性般在不断的游动流转。

    “武牧,去死!!”

    那名男子脸色冰冷的吐出一道怒吼。

    猛的将手中的玉符一下捏的粉碎。

    在玉符破碎的同时,立即就看到,玉符中瞬间迸出一股奇异的力量,化为一道土黄色的神光,这道神光诡异的凝聚在一起,化为一只巨大的手掌,破空而出,同时,那只手掌快的变幻着印诀,豁然间,四周天地元气快的向那手掌汇聚而去。

    轰隆隆!!

    转眼间,整只手掌诡异的化为一块古朴的石碑,这石碑呈现出土黄色的光芒,这尊石碑在那手掌的掌握下,朝着武牧毫不客气的凶狠砸了下来。本来,在石碑上传递出一种极为凝重的气势,现在,在手掌猛的一摔下,爆出的力量威压更加的强横可怖。

    半空中,传出石碑震荡虚空的好大轰鸣声。

    让人在石碑面前,自然而然的产生一种无可抵挡的错觉。

    武牧被束缚在大网中,一时间根本无法自网中挣脱出来,眼见那块巨大的石碑在手掌的摔打下朝着自己凶狠的拍击过来,眼中顿时脸色一变。知道,想要多少已经来不及。

    心念一动间,铁布衫,化石神功在瞬间催到极致。一股股精纯的力量快的在皮膜与骨骼中疯狂的穿梭着,皮膜与骨骼瞬间坚硬到极致。

    砰!!

    然则,那石碑依旧霸道的轰击在身上,几乎在一瞬间,武牧只感觉到自己仿佛是被飞行驶的火车直接撞到一样,一股恐怖的力量疯狂的碾轧在身上,皮膜中,骨骼中都被这股恐怖的力量疯狂的冲击着,周身骨骼都在出生硬的响声。

    噗!!

    那种力量极为恐怖,武牧仅仅在支撑不过几个呼吸间,整个身躯就跟是一块朽木般,被砸的向后当场抛飞出去,口中更是当场喷出一口逆血,体内无数血肉遭受巨大的损伤,甚至皮膜被撕裂,骨骼被轰击的出现一道道狰狞的裂缝。

    重重的砸在身后一株古树上,那古树更是无法承受住这股恐怖的力量,树身应声而断,直接崩碎成无数碎片,砸落在地上,在地面拉出一条恐怖的沟渠。

    在这一刻,武牧清晰的感受到一种近乎死亡的错觉。

    人阶武道神通——大摔碑手!!

    “好恐怖的武道神通,好可怕的神通宝符,果然,这就是神通真正的破坏力么,果然,果然对于蜕凡境的修士而言,这简直是一种近乎碾轧性的恐怖力量。”

    武牧心中涌现出无尽的惊骇。

    哪怕是他也无法想象,神通的力量竟然会如此可怕,自己蜕凡境二变,甚至是达到两龙之力的强大力量,在真正的神通面前,会如此的毫无抵挡之力。

    神通,这是属于血海境强者的能力。

    哪怕是封印在神通宝符中,但神通毕竟是神通,所挥出的力量,堪称恐怖。

    铁布衫与化石神功几乎跟破布一样,被生生撕裂击破。

    轰隆隆!!

    那石碑重重的砸在地面上,直接让整个大地剧烈的震荡,地面上直接出现一道巨大的深坑。

    “好,任你武牧有再多手段,在我神通宝符面前,还是照样如蝼蚁一般。”

    “大哥,打的好,不过,这武牧要是死了,他身上的帝阶功法怎么办。”

    躺在地上的黑煞八凶看到武牧当场被那武道神通打摔碑手拍的倒飞而出,口中喷出的鲜血连肉沫都一起喷出。那恐怖的力量,俨然,一名蜕凡境的武修,几乎不可能活命。

    呦呦!!

    就在这时,突然间,在山脉深处,莫名的传出一阵鹿鸣声,紧跟着,在地面快的传出一阵铁蹄奔跑声。

    刷!!

    一道白色的光芒自山林中一闪而过,跟着,就看到,一头通体雪白,头上长着一对跟树枝一样长角的白鹿踏着优雅的步伐走到厮杀的场地中。

    在这白鹿身上显然有着一道奇异的光芒,那是一道白色的光华在不断的围绕着它不断的流转,变幻,显得极为的神异。而且,在它两只眼睛中,竟然闪烁着丝丝玩味的神色,不停的打量着倒在地面的一群人。

    在它的目光中,看的到一丝思索与怪异的神色。

    这头白鹿,它有智慧。

    白鹿看着四周的人群,耸了耸鼻子,突然抬起一只前蹄,朝着那黑煞八凶中的一位随意的一蹄子踏了下去。

    “啊!!是凶兽。”

    白鹿来的太过突然与迅,几乎瞬间就出现在战场中,根本没有给任何人反应的机会,从出现到抬起前蹄所过的时间,连一两个呼吸都不到,那名男子看到后,只来得及出一声惊恐的呼喊声,有心挣扎,但自身早已经在狮吼功下遭受重创。

    根本无法有力的躲闪。

    咔嚓!!

    那白鹿的蹄子踏在那人脑袋上,顿时,那经过淬炼的脑袋,竟然跟一颗脆弱的鸡蛋一样,当场就被踏的四分五裂,白色的脑浆向四周迸射出去,当场毙命。

    跟着,白鹿在那人身上伸出蹄子猛的一刨,就看到,在他怀中,一株火红色的怪草直接被拨了出来,白鹿看到后,眼睛一亮,立即就张口将那株怪草一下卷进口中,嚼了几下,直接吞咽下去。

    随即,又欢快的来到另外一名男子面前。

    根本不给他任何机会,在其惊恐的眼神中,又一蹄子将脑袋踹的四分五裂。伸出蹄子,扒拉两下,又从那人身上扒出一株灵药。

    “不要杀我,我身上的灵药全部给你吃,放过我。”

    那名侏儒看到白鹿轻易的就杀死自己两名弟兄,眼中的恐惧几乎瞬间就达到极致,惊恐的从怀中快的扔出两株人参。

    呦呦!!

    白鹿看到,眼睛一亮,优雅的从那侏儒身边缓缓走过。

    呼!!

    就在白鹿即将走出自己身边时,那侏儒也忍不住长长的阿吐出一口浊气,眼中流露出一丝死里逃生的神色。

    啪!!

    然则,就在他刚要松上一口气的时候,那白鹿突然一撅后蹄,直接踹在那侏儒的后脑勺,脑袋瓜子,刹那间就四分五裂了。当场毙命。

    啪啪啪!!

    在一声声凄厉的惨叫声中,那白鹿优雅的将那黑煞八凶接连踏碎脑袋,直接归西了,一株株灵药被它轻易的找到,张口嚼一嚼就悉数吞进肚子里。

    看着四周的情形,满是不屑的打了个响鼻,扫视一眼武牧砸落的位置,歪着脑袋顿了顿,转身再次迈着优雅的步伐闪电般的消失在山脉中。

    那黑煞八凶,竟然悉数死在一只白鹿的蹄子下。

    在白鹿离开后,被砸落在地上的武牧缓缓吐出一口浊气,睁开的眼眸看着那白鹿离开的方向,满是一种惊骇与不可思议的神情。

    怎么也没有想到,在最后,竟然不是他跟黑煞八凶你死我亡的惨烈厮杀,而是被一只白鹿活活踩死掉。那撅蹄子踹人的动作。

    武牧怎么看,怎么觉得是那么的熟练。

    这家伙,是个老手啊。

    “呼!!”

    长长吐出一口气,眼中流露出一丝后怕,喃喃自语道:“这头白鹿不是普通的凶兽,眼中的光芒显示,它应该是有智慧的,而且,智慧还不低,看来,它应该是被那记武道神通出的动静给吸引过来的。”

    “它杀了黑煞八凶,看起来,是要搜寻灵药,它在以灵药为食,好家伙,还好我修炼了《敛息诀》,下意识的收敛全身气息,装作已经死去。否则,只怕这家伙不会介意连我的脑袋一起踹爆掉。”

    武牧心中也满是一种惊骇的感觉。

    那种生死一线的感觉,实在是太过恐怖。

    “凡人,还好你修炼敛息诀,要不然,那头白鹿可不会介意踏破你的脑袋,这白鹿,已经有了智慧,只怕,它的血脉不简单。身上竟然有一道白色神光缠绕,威力肯定不凡。”

    小胖子也诡异的出现在灯焰中,满是后怕的拍了拍胸口,哇哇怪叫的指责道。

    不过,在同时,一丝丝血色的灯辉自然的洒落在身上,快的渗透进去,融入进一处处伤口中,周身伤口沐浴在灯辉中,以惊人的度开始愈合。

    “赏金猎人果然不愧是经常游走在生死边缘的一类武修,实力与底牌都不容小窥,这次要不是那头白鹿出现,恐怕我真有可能死在他们手上。这次的教训,必须警惕。”

    武牧深吸一口气,眼中闪过一丝铭记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