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玄幻魔法 > 天醒之路 > 第三十二章 天才而大胆的想法
    “他醒了。”

    躺在床上呆的路平,忽然听到窗外传来说话声。

    是谁?

    路平侧身,望向窗外。

    两个人,各摆着舒服的姿势倚在他的窗台上,在这平时是绝无可能的。因为路平知道这窗台的高度,不是十分魁梧高大的人,能露个头就不算矮了。而此时倚在他窗口的两位,绝不是有这样身高的人。

    摘风学院院长,郭有道。

    还有一位,却是昨天在城主府外刚刚见过的,显微无间文歌成。

    路平起身,一边听到两人在他窗外的闲谈。

    “这是峡峰山上的山泉,正经的活水。茶也是好茶,峡峰山才有的高山茶,别的地方你想买都买不到。”院长郭有道说着,右手将一壶山泉高高地拎起,微一倾,煮沸的山泉带着蒸汽,自壶嘴中细细流淌出,一片云雾,茶香很快洋溢在这片云雾中,跟着飘进了窗内。

    “好茶。”文歌成赞叹了一声,转头望向窗里的路平,微微笑了笑。

    “怎么是你?”路平一边说着,一边走到了窗边。朝外一看,这两位,各坐了一个折梯倚在小屋的窗台,两人当中高高地支起了一张茶台,大清早的,竟然就在他的窗外品起了茶。

    “为什么不能是我?”文歌成端起茶碗,饮了一口,反问道。

    “只是随口的寒暄。”路平说。

    “哈哈哈,好直接的孩子。”文歌成大笑。

    “呵呵。”郭有道也笑了笑,端起他手中的茶碗,却是一口豪饮。他的喝法不对,坐在折梯上的样子也绝不会好看,尤其对于一个学院院长来说,实在有些不够庄重。

    “在你睡着的时候,我们仔细研究了你一下,不介意吧?”文歌成说。

    “不介意,习惯了。”路平说。

    文歌成沉默,似乎听出了这一句“习惯”中所包含的惨痛,片刻后,方才开口:“你喜欢直接,我就直说。”

    “好。”路平说。

    “我看不出你的血脉。”文歌成说。

    “哦。”路平很平静。

    他不知道自己的身世,名字是自己给起的,年龄是看到一页记录就定义给自己的。对自己的来历,他也有一点好奇,但是没有过高的期待。对他而言,他就是路平,从组织逃出,在摘风学院生活了三年的路平,就算找到了过去,他也不准备就此改变。

    所以这个来历,有还是没有,他都无所谓。

    “看来你对这并不是太关心。”文歌成说。

    “我不在意我的来历。”路平说。

    “但我要说的不是这个。”文歌成说。

    “那你要说的是?”

    “不弄清血脉,就没有办法完全打开销魂锁魄。”文歌成说。

    “是吗?”路平的反应却依旧平静,好像这件事他也并不在意似的。

    文歌成笑了,端起茶碗再次轻轻抿了一口茶:“果然我的判断没有错。”

    “哦?”

    “事实上,你并没有想要打开‘销魂锁魄’,你企图掌握它,我说得对吗?”文歌成说。

    路平没有回答。

    “销魂锁魄是对魄之力的禁锢,可以将魄之力彻底压制,所以从另一方面来说,它也是对魄之力最强的隐藏,你很满意这种状态吧?”文歌成说道。

    路平依旧保持沉默,不肯定,但是也不否认。

    “相当天才并且大胆的想法。”文歌成说着,而后又缓缓地喝了口茶,跟着不紧不慢地道,“但是有一个漏洞。”

    “哦?”路平说。

    “终于有点反应了吗?”文歌成笑,一副如我所料的模样,关子卖出这个效果,他也已经满意,没有继续故弄玄虚,随即向路平说道:“因为这根本是矛盾的,‘销魂锁魄’是通过压制魄之力实现了隐藏。这种方式的隐藏确实很完美,可是也相当危险。主动对敌时,你可以放开压制爆实力,可若是遇到暗处的偷袭呢?在没有解除压制的情况下,你无法靠魄之力来感知到危险的存在。”

    “我并不是要真的要用压制来隐藏,我只是利用这种压制状态。”路平说。

    “利用?怎么利用?”文歌成问。

    “就是利用这种压制,将魄之力压缩在非常微小的幅度内。”路平说。

    “这不还是压制吗?”

    “是压缩,不是压制。压制是让魄之力无法施展,压缩是让魄之力高浓度地聚集起来。”路平说。

    “那这……和‘销魂锁魄’又有什么关系?”文歌成问。

    “因为要实现这种程度的压缩,只有靠‘销魂锁魄’这种程度的压迫力。”路平说。

    “你的意思,其实就是在‘销魂锁魄’的禁锢压迫下,依然感知到魄之力的存在,而且是它们的完全存在。这样一来,‘销魂锁魄’对你而言就不是压迫,而是魄之力的压缩。”文歌成说。

    “你终于明白了。”路平一脸欣慰。

    文歌成点了点头,但忽然觉得这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本来不是自己卖着关子,准备指点这少年一下的吗?怎么到头来成了他向指点自己了?不,不是指点,是他向自己解释而已,是解释。

    “诶,这不对啊!”文歌成忽然又想起什么,“这么说的话,等于你根本没掌握‘销魂锁魄’啊!你只是在‘销魂锁魄’下,依然可以偷出魄之力来使用。”

    “对啊!”路平点头。

    “那你说你企图掌握它。”文歌成叫道。

    “那是你说的吧?”路平疑惑。

    文歌成愣了愣,仔细一想,确实,这是他自己说出来的,而路平根本就未置可否,可恨自己还在那洋洋得意地说什么“果然我的判断没有错”,明明错得离谱。

    “那你现在完成到什么程度了?”文歌成问。

    “显微无间看不出来吗?”路平问。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讨厌?”文歌成气。

    “哈哈哈。”郭有道在一旁大笑,再次豪饮一杯茶。

    “如果显微无间都看不出来的话,那是不是就没有人能看得出了?”路平认真地问道。

    “这个……”文歌成虽然很想自信地告诉路平一定是这样,但是最后,却还是无比认真严肃地说:“不能这样认为,世界永远比你我想象的都要大。”

    (有点感冒,白天又睡了一下,更新都压在晚上了!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