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玄幻魔法 > 天醒之路 > 第四十章 守夜人
    夜已深,山林间恢复了宁静,学生们都已经在帐篷里安然入睡,只有树梢上的夜莺会偶尔传出几声啼叫。

    峡峰学院这边安排了学生守夜,虽然山林间没有什么会令他们感到害怕,但有人预警总比没人预警要睡得踏实一些。

    不过也正因为这守夜可有可无,被安排了守夜的学生都不怎么认真,很快就都找地偷睡去了,不过总算还有个别认真负责的一直在坚守。

    “喂喂,起来盯一会,我要去方便一下。”秦元踢着自己睡倒在树下的同伴说着。

    “怎么又要去啊!!”偷睡正香的同伴被秦元搅了好梦,十分不爽。尤其这已经是第四次了,让他险些暴躁。

    “没办法,晚上麦芽酒喝多了点。”秦元摸着肚皮。

    麦芽酒以大麦芽为主要原料,浓底挺低,不容易喝醉。秦元晚上喝了不少,虽没醉,但这肚子撑得慌,隔一会就要跑去方便一下。

    “去吧去吧!”同伴坐起身倚在树上,眼睛也懒睁,催促秦元快去。他到底也不好多埋怨什么。秦元很负责任的在守夜,而他却在偷睡,秦元没有要督促他,只是这种时候稍稍叫醒他一下,他能说什么呢?

    “你看着啊!”秦元却还在叮嘱着他。

    “知道啦,你快点吧!”同伴勉强睁了下眼,看到秦元离开,他确实也想看着点的,但是只三秒,眼皮就又重新耷拉下来,再也抬不起来了。

    秦元朝自己今晚方便了多次的老地方走去,左右看看,本该和他一样守夜的身影一个也见不着,全都不知道跑哪偷睡去了。

    秦元有些无奈,但也没想着要去叫醒大家。反正也不会有什么危险,自己一个人也足够了。他这样想着。秦元拥有三重天的冲之魄和五重天的鸣之魄,本就是用来守夜很好的素质,加上他又是峡峰学院戒卫队的成员,这种事他责无旁贷。

    来到了多次方便的老地方,秦元痛快地释放着,同时也在警惕留意着四下,但却怎么也没想到,一道冰冷,在他毫无知觉的情况下就贴近了他的喉咙。还未等完全反应过来,一张大手就已经将他的嘴死命捂住。

    “不想死的话,就老实一点。”一个声音在他耳边轻响,跟着秦元就感到喉咙那道冰冷在他脖子上划了一下,顿时一阵剧痛传来,秦元吓得面无人色,连忙点了点头。两个黑衣蒙面的人一左一右从他身旁悄然绕到了他的面前,身后捂着他嘴的那张大手,也缓缓地移开了。

    “我们不是来找你的,所以,配合一些,对所有人都好。”面前左边那位,开口低声说着。

    秦元右手连忙捂住了刚刚被划伤的脖子,不敢出声,只是点了点头。

    于是对方也不再废话,立即问道:“卫天启在哪里?”

    秦元恍然,果然,城主独子,这实在是一个够分量的目标。可他也很清楚,他在这里给了对方帮助,事后若被城主知晓,绝不会有好果子吃。

    “给你一分钟,带我们过去,如果让我们现有半点花样……”冰凉的匕再次架到了他的脖子上,毫不犹豫地就给他又添了一道血口,对方看出了秦元此时有一些犹豫,很果断地做出了更进一步的威胁。

    秦元没得选,只好给三人带路。

    故意多绕绕引人现?

    找机会出什么暗示?

    秦元不是没有这样想过,但是显然对方更加老谋深算。限时,不许半点花样的威胁,再加上严密的监视,彻底灭绝了秦元以上的所有念头。

    他很后悔,后悔自己为什么不有原则一些,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有坚持把所有守夜的人叫醒,此时如果有一个人没跑去偷睡,情况或许就不会这样了。

    秦元很快就绝望了,就连他离开时刚刚叫醒的同伴,此时也根本不见踪迹,显然在他前脚走后立即就又睡着了。

    一分钟。没敢绕一步远路,没敢出丁点暗示,秦元领着三人到了卫天启一行的歇息处。卫家的家徽即便是在黑夜里也十分醒目,更别论眼下都是拥有冲之魄境界的人,黑夜对他们来说根本不是视线上的阻碍,卫天启所在的帐篷,不用秦元再指,那三人就已经一眼认出。

    一人继续挟持着秦元,另两人已经飞快上前。卫天启虽然拥有六重天的气之魄,但显然完全没有被这两人放在眼里。

    但是……不对啊!

    卫天启死瞪着那顶帐篷,那上面是卫家的峡峰家徽没错,可那帐篷并不是卫天启的!秦元会认得,只因为那帐篷是他家的,里面睡得应该是和他同是峡峰学院三年级生的亲弟弟秦镇。卫家并没有介意和其他学生的帐篷混扎在一起,可是卫家的家徽,又怎么会跑到他弟弟的帐篷上面?

    秦元隐隐意识到了一点什么,可眼下他顾不上细想,他不知道这三人的目的,不知道他们是想绑架还是刺杀,如果是刺杀,那帐篷里睡得可是他的弟弟。

    对弟弟安危的担忧过了一切,秦元奋不顾身地猛然喊出:“错了!”

    噗!

    鲜血同样奋不顾身地从他喉咙涌出,对方没有说谎,他稍有异动立即毫不留情地向他下手了。但是“错了”两个字已经喊出,对方听到的一瞬也立即意识到这似乎是提醒他们的有用信息,这一刀在顷刻间抽离,刀口虽深,却未致命。

    他正准备问个究竟,却不料一道冰凉跟着已从他的颈后直穿他的咽喉,无声无息。他瞪圆了双眼向下望去,就见一截刀尖挑着他的下巴,这样威胁他人的动作,他做过无数次,但从来没有一次刀尖是从这样的角度挑着。

    他张嘴,想说点什么,却根本不出声,只有一口鲜血从口中流出,他一手还死死抓着秦元,但是身子却逐渐软了下去。

    两人一起倒下,秦元死命捂着自己的咽喉,他不知道自己的伤有多重,更不知道身后生了什么。只是一转头,就看到身后的那个蒙面人就倒在自己身旁,瞪圆了两眼,咽喉上留下了一个血洞,鲜血还在汩汩地向外冒着。

    一道黑影从倒下的两人旁边掠过,直冲向了杀向帐篷的两位黑衣蒙面客。

    (今晚的足球当然也是一定要看的,伪球迷也是有追求的撒!争取四点前再更一章,这章当然就不建议大家等了,明早起来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