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玄幻魔法 > 天醒之路 > 第四十三章 又一次恐惧
    卫天启很愤怒。不只是因为脸上被拳风划出了一道伤口,更因为又一次,他感受到了恐惧。

    如果那一拳没有被卫影拦下,而是直接轰到了他的脸上,那会怎样?

    这个状况没有生,但是他忍不住就要去想,越想越觉得心寒,越想越觉得可怕。这种感觉,两天前他第一次体会,而在这个深夜,他又一次体会到。

    深受威胁而感到畏惧,他讨厌这种感觉,他希望消除这种不安。

    杀!

    杀杀杀!

    卫天启涌起疯狂的杀意,仿佛只有这样才能消除心中的恐惧。

    但他毕竟是城主之子,杀人这种事不能全凭势,更要有一个理。

    而现在,直接杀路平,杀苏唐,有理吗?

    显然没有。如此多学生围着,没理,即便他有这个能力,也不能做这个事。

    那么,只能略施惩戒了。让他们畏惧,让他们不安,那大概也能消除自己心中的不安。

    仅仅是这样的话,卫天启觉得已经不需要做什么指示了。对方居然敢向自己挥拳,卫影肯定会出手施以惩戒,但是他没想到的是,卫影转过了身,面向着他,说了三个字。

    “我们走。”

    “走?”卫天启惊讶,他怀疑自己听错,对方对他挥拳,虽然被卫影拦下,但也依然让他受了一点小伤,刚刚更是还说什么“如果是路平出手自己已经死了”,这应该算是威胁吧?绝对是威胁吧?

    但是现在,卫影居然说要走?

    “你……”卫天启刚来及说一个字,一旁的卫扬也过来拉了一下他。卫扬说不了话,但是他的眼神却给了卫天启足够的暗示。

    卫天启忽然明白了。

    卫扬的脸是被路平捏烂的,显然他不是路平的对手。卫影虽然不是卫扬可比,但就在刚刚拦下那一拳后,大概也感受到了什么。

    他们只能走,因为卫影和卫扬都已经感受到了,他们在实力上并不占上风。

    实力不占上风,他们还能做什么呢?

    城主府的威势足以让很多人耳提面命,但是显然并不包括眼前的这两位。明知他小城主的身份,还敢向他挥拳,那是会在乎城主府背景的人吗?

    想到这一点,卫天启甚至有点怀疑路平和苏唐是不是也有什么背景,是不是也有什么来头?否则的话,怎敢这样对待自己?

    但无论怎样,眼下他只能乖乖听取卫影和卫扬的意见,老老实实地就这样离开了。

    所有峡峰学生都在呆。

    他们没想到竟然有人敢向卫天启挥拳,虽然这已经不是第一次。

    他们更没想到的是,被这一拳伤到的卫天启居然没有作,居然带着两位城主府的高手家卫就这样离开了。

    他们好说也是和卫天启相处了三年的同窗,即便卫天启有个高高在上的身份,但在学院免不了还是要和大家打交道。他们是了解卫天启的,有这样的身份,有这样的背景,他有什么不痛快那都是当场就会找回的。但是这一次,他居然默不作声地就离开了,为什么?

    因为他在躲,在怕……

    摘风学院的这几位,到底是什么实力?

    敢不怕城主府的背景,能吓退城主府的两个家卫?还是说,他们其实有着更可怕的身份和背景?

    山林间忽然又变得静悄悄了,忽然又只剩下夜莺的啼叫了。

    最后先回过神来的还是关心哥哥的秦镇,连忙拜托也在愣的6青去看哥哥的伤势,一面望着路平、苏唐,这两位因为魄之塔的事让他也曾怒骂过的二人,眼下他不知道说什么好。

    但两人却没有在意这些,都在看着6青查看秦元的伤势。

    “命可以保住。”6青终于开口,先让所有人安了心。

    “早就说了嘛!”莫林说着,一边还在啃着玉米。

    “但需要缝合,要快些送回城里。命可以保住,不过声带有些受损,能不能恢复要做进一步的诊断。”6青进一步说着,“我能做的就是这么多了。”

    “你不能缝合?”秦镇连忙问道。

    “我不行。”6青说道,“你快送他回去吧,晚了还是会有生命危险的。”

    “不如让我来试试?”莫林说。

    秦镇看了一眼他,以及他手里的玉米棒子,目露坚定的神色:“我马上送他回去。”

    “我去!”莫林郁闷。

    “我对他伤口做了简单包扎,你尽快吧!”6青说。

    “明白。”秦镇点头,在众人的帮助下将哥哥背到了背上,准备离去前,望着路平还有苏唐,终于还是说了一句:“谢谢。”

    “不用。”路平说。

    “快点跑吧!”苏唐向他挥手。

    “嗯。”秦镇点点头,转身就沿来路向山下跑去。此时再不做保留,力之魄力全力施展着,很快就消失在了夜色中。

    众学生随即各回帐篷休息了。这种事他们也都没有经历过,但毕竟他们醒来看到时事情基本已经结束,他们没有亲眼目睹生命的逝去,倒也没太多情绪。山林很快再度恢复了宁静,好像什么事也没生过。只是多了三具尸体,一些血迹,还有一座空了帐篷。再有的就是,负责守夜的学生再不敢偷懒偷睡了。

    他们三三两两的结成伴,也不敢再落了单,一边小心守夜,一边小声议论着刚刚生的这一切。他们的目光,时不时就要扫向两个方向。一边是宿营区域的最边缘,摘风学院的四人就在那边休息。另一边,则是区域的正中间,城主府一行在这边休息。

    摘风学院这边,四人回去后很快就安静下来,但是城主府这边,有一顶帐篷时不时就会晃动两下,里面的人似乎辗转难眠。

    是的,怎么睡得着?

    卫天启此时一闭眼,那种恐惧的感觉立即就会侵袭着他,两次情景的画面总是会不断交错地在他脑海中闪过,仿佛正在生的噩梦一般,怎么也挥之不出。

    他很想睡,但却不敢睡,他只能极力控制着自己不要去想。他讨厌和卫明相处时的感觉,可是此时此刻,他很希望卫明在。卫明的话,一定可以把一切都处理好。

    就这样,卫天启一直翻身翻到了天亮,卫明却一直没有回来。从帐篷里钻出时,卫天启顶着两个黑眼圈。卫影依旧不知去向,卫扬戴着那个可笑又丑陋的面具,在收拾着早点。卫天启想和他说说话,但随即想起卫扬现在说不了话,一切的一切似乎都极不顺利,卫天启憋屈地见什么都想踢两脚。

    学生们默默收拾着行装,有些人已经开始上路,没有人再提昨晚的事,因为一大早起来后大家就现那三具尸体已经不见。

    这是针对城主儿子的刺杀,显然不会就这么轻易结束,无端卷入这样的纷争可不是什么好事,大家都在极力避免着和这事沾上关系。

    卫天启四下溜了一圈,时不时地就要往摘风学院四位那边偷偷瞄上两眼。

    四人也刚起来不久,收拾早点,用餐,然后打点行装,接着就继续上路了。卫天启一夜未眠,一大早还要紧张不安地留意着他们四人的举动,但是摘风这四位却好像没事人一样,行动一切如常,很快,走上山路的四人就从卫天启的视野里消失了,但他心里的不安,心里的愤怒,可没有就此消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