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玄幻魔法 > 天醒之路 > 第一卷 第五十六章 三句话
    所有人的目光齐齐望向一步踩进院长室的酒鬼女人。温言和沈迟,两人正巧拦在了她的面前,此时不由自主地就朝旁让了让,而他们两人自己都没有察觉这一点。

    女人却没有继续往前,踩进来一步后就已经站住。她的目光在房间里扫了一圈。温言、沈迟,甚至院长云冲都没能让她的目光停留,她的目光,最后落到了西凡和莫林的身上。

    “您是楚敏老师?”西凡开口了。

    “我是楚敏。”酒鬼女人如此回答。

    “我们是峡峰区摘风学院的学生,院长有一封信给您,他想拜托您帮我们修行,参加一个月后的志灵区点魄大会。”西凡说。

    点魄大会?

    听到这个名词,温言、沈迟,甚至云冲神色都是一动。温言、沈迟还在诧异,云冲却已经微微笑了起来,笑容里充满了不以为然。

    这些孩子或许是有不错的素质和潜力,但是以他们目前的境界,一个月后就想参加点魄大会未免还是太天真了。听起来这是他们摘风学院院长的意思。这位郭有道,还真是二十多年天真不改。当初穷乡僻野开间学院就敢说要赶四大,现在派出几个单魄六重天境界的学生就要参加点魄大会。四大学院的出身,居然就这点见识,这身份该不会是假的吧?

    云冲像是听到了一个笑话一样,但是很快他已经收起了笑容:“一个月后,参加点魄大会?你们有看过志灵区的点魄大会吗?知道这是什么程度的对抗吗?你们以为这还是在学院的大考?以你们现在的境界,我敢保证,在点魄大会上连命都保不住。一个月……你们认为一个月就足够改变这一点了吗?”

    “你们的素质不错,在天照学院进修两年,或许一年,你们会在点魄大会上有一番作为的。”云冲说。

    两人没有回答,他们知道云冲说的是事实,他们现在的境界,参加点魄大会确实是件不自量力的事。

    两人对望了一眼,莫林耸了耸肩,一脸无所谓的表情。他加入摘风学院都是别有用心,对于这些郭有道的安排当然一点也不热衷,只是随意配合着走走过场而已。但是西凡不一样,他很认真,看到莫林无所谓的态度后,他认真地表明了他的态度:“一个月,我想试试。”

    找死!

    云冲没有说,但是他眼神所流露出的完全就是这个意思。

    西凡、莫林一起望向了楚敏。

    “点魄大会啊……”楚敏一身酒气,却又看不出有几分醉意,她的样子好像是刚刚想起来点魄大会这个词是什么意思。

    楚敏,会是什么态度?

    所有人都在看着她,但是她却已经转身。

    “跟我走。”她说。

    这算什么?所有人愣,楚敏却已经一只胳膊挟着苏唐,一手继续拖着路平,走出了院长室。

    “诶……”西凡和莫林再次对望,面面相觑。他们两个,一个行动不便,一个还被捆着,结果楚敏来了,一共只说了三句话。

    我是楚敏。

    点魄大会啊……

    跟我走。

    走,怎么走?两人望向云冲。

    云冲一脸若有所思的神情,对于他们两人似乎已经不怎么在意,看也没看就挥了挥手。温言走上前来解开了莫林。莫林的表情却没有因此轻松多少,苦着脸望向西凡:“不是要我背你吧?”

    西凡露出一个无奈的表情,莫林咬牙上前:“来吧!”

    “告辞。”西凡倒不忘和几人点头招呼,这才爬到莫林背上。莫林摇摇晃晃地,背着他走出了院长室。

    院长室里,温言和沈迟可还舍不得离开,他们还有一肚子问号呢,尤其是对那个女人充满好奇。

    “院长……”温言开口了,和她一起的是沈迟,那家伙慢吞吞的,等他去问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

    “那个女人是什么人啊?”温言问道。

    云冲却没有回答她,反问道:“她怎么会出现的?”

    “哦!”温言反应过来,楚敏怎么和闯入者相遇的事她还没有向院长汇报。

    她仔仔细细地描述了当时的情形,云冲听得很认真,但最终引他最大关注的,不是楚敏,却是有关路平的一个细节。

    “锁链?什么样的锁链?”

    “就是看起来挺普通的,黑色的锁链……”温言之前就已经描述得很细了,实在做不出什么补充描述,那锁链出现的蹊跷,可是她也看不出有什么特异之处。

    “难道是……”云冲想到了某种可能,但是如果是那种状况的话,又怎么会出现魄之力,这是完全违背逻辑的事。

    那个少年,或许才是最值得关注的。云冲想着。但温言和沈迟此时的好奇心却全在楚敏上,尤其眼前一个人似乎就能回答他们。

    “楚敏老师,因为很多年前的一些事变得有些消沉,如果她能重新振作的话,对我们天照学院来说……”云冲话只说了一半,就又陷入了沉思。温言和沈迟倒也知趣,没有无休止地追问,默默离开了院长室。

    云冲沉思了良久,起身,走出了院长室,从走廊的窗户向外望去,正看到楚敏带着那四个闯入者朝着图书馆的方向走去,身影逐渐消失在了树林当中。

    图书馆。

    穿过长长地走廊,楚敏将四人领进了一间小屋,门一推开,酒味扑面而来,楚敏拖着路平走进,撞得满地酒瓶骨碌碌地滚个不停。

    莫林喘着粗气跟在身边,他的腰几乎都要直不起来了,他自己都不知道哪来这么大的毅力,可以背着西凡一直坚持到。他已经迫不及待地想将西凡放下,结果一看这小屋,连个落脚地都难找。

    楚敏却是很随意地一抡,路平顿时被甩到了角落,哗一声响,撞翻了一旁歪七八扭撂着的一叠书,噼里啪啦一通掉,将路平埋了一半。而苏唐,却是被她放到了房间中的那张小床上,总算没像对待路平一样粗爆。

    “我真不行了……”莫林这时终于坚持不下去了,顾不上那么多,直接把西凡扔地上,自己也坐到一边,靠在墙,大口喘气,擦汗。

    楚敏转回来到二人身边,西凡早已经将信取出,双手递上:“这是我们院长给您的信。”

    楚敏接过,却是随手捏“成了一个团,像扔路平似的随手一抛就丢到不知哪去了。

    “点魄大会?”她十分平静地说着,“郭有道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没志气了?二十四年前他不是声称要赶四大吗?”

    (比较短,实在尽力了,让我睡一下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