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都市言情 > 我真是大明星 > 第59章【惊倒了一片的得票数!】
    场下。

    在众人的瞩目中,张烨回去了座位。

    中秋诗会的气氛被一《水调歌头》推到了最高点,大家愈加兴奋,对这次诗会大赛的最终评选结果也太感兴趣了,现在前十名都是孟东国他们作协的人,甚至十一名十二名也被他们渐渐占据了,处于一个压倒性的优势,但张烨的爆让赛事结果充满了悬念和不确定性了!

    “张老师,厉害!”

    “好样的!没给咱们文艺频率丢脸!”

    “作协那帮人不吭声了吧?让他们得瑟啊!这下都老实了!”

    “哈哈,小张老师,回头记得给我签个名啊,我得留起来收藏。”

    文艺广播的人都是坐在一个区域的,张烨一回来,大家都为他竖起了大拇指,就算田彬贾严和武大涛那几个跟张烨不对付的人,这会儿也不敢说什么风言风语了,也说不出来,那诗词同样让他们也听呆了!

    赵国洲本来是坐在最外面的,这时却拍了拍身边的几个属下,跟他们换了座位,“小张,你是又一次让大家刮目相看了!”

    张烨道:“谢谢领导肯定。”

    赵国洲问道:“为什么不拉票?”

    “不用了吧?”张烨觉得不需要,“大家其实都不傻,每个人也都是有艺术欣赏能力的,如果他们觉得我的诗好,那就会投我票,觉得别人的诗好,就会投他们,拉票也没太大意义,这又不是选秀比赛,而是纯文学的一个交流,还是纯粹一点好。”这厮说的头头是道冠冕堂皇。

    王小美道:“你倒是看得开。”

    赵国洲对文艺频率的人道:“大家觉得小张能拿第几名?小美老师,你看呢?”

    “要说我,单从作品质量和文学性上讲,小张老师肯定是第一的,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看法,就是不知道其他听众们买不买账了,孟东国副主席那诗也非常好,可能也会有人认为那更佳,都是有可能的。”看看表,王小美将腕子上的女表扬了扬,“况且只剩下二十多分钟了。”

    “二十分钟?”

    “啊对!投票快结束了!”

    “哎呦,那可没戏了啊,追不上了呀!”

    大家都有点惋惜,多惊人的一词啊,却因为时间问题偏偏拿不到好成绩!

    后面,文艺广播的周大姐独自归来,为了不挡住后面人的视线,她是弯着腰轻步过来的,一到这边就往里挤,“让一让,刘儿,周儿,让大姐过去。”转眼就到了张烨这边,“咦,领导你也在呢?”

    赵国洲一嗯,“你干嘛去了?”

    “假装去卫生间了。”周大姐拿着手机道:“我其实是为了给小张看一看投票成绩,礼堂里没有网络,只能在外面看。”

    孙阿姨关注道:“怎么样怎么样?”

    其他文艺台的人也侧过头来,很想知道。

    周大姐拿着手机给他们指,现在已经没有网络了,不过断开前的信息和网页还是可以看到的,“小张的《水调歌头》已经引起轰动了,三分钟前他念完诗词网站人员刚把投票选项加在里面,《水调歌头》就有了九百多票,你们看评价,网友们的留言都快疯了啊,评论都炸锅了!”

    手机屏幕上显示了密密麻麻的留言。

    “上帝!”

    “这词无敌了啊!”

    “要不要这么厉害啊?”

    “张烨是谁?我怎么以前没听过这位老师?”

    “我没听错吧?我之前好像听到孟东国和作协的一个人要批评点评张烨的诗?拿他当反面教材?诗词出来了啊,怎么没有人批评指导了?”

    “我笑了,我真的笑了!”

    “作协这帮逗比!这脸都被打肿了啊!”

    “哈哈,我一直都是支持张烨老师的,我看今后谁还敢说张烨老师不会写诗?我看今后谁还敢说张烨老师的作品没有文学性!”

    “对作协的老师们,我现在只有表(xI)示(en)同(Le)情(JIan)!”

    “能写出《水调歌头》这种词的人要是还不懂诗,那他妈全世界都没人懂了,作协的人缺心眼吧?还副主席呢啊?我现在想请问你们了,到底是你们不懂文学还是张烨老师不懂文学啊?”

    “快去投票!”

    “对,都别废话了,先投票要紧,快没时间了!”

    “水军们集合了!虽然可能追不上了,相差太远,但咱们怕过谁?咱们谁也不怵!就算是身单力薄,咱们也要为张烨老师贡献出一份力量!不为别的,就为张烨老师勇于斗争爱谁谁的精神!咱们就不能怂了!”

    “来了!”

    “水军签到!”

    “票已投!”

    “我大刀又又又又又一次饥渴难耐了!”

    张烨的粉丝都来支持了,其他第一次才认识他的人也有无数人被《水调歌头》打动,纷纷支持!

    ……

    “才九百票啊?”赵国洲蹙眉道。

    周大姐道:“就是一瞬间的事情,已经很多了吧?”

    “周姐,小张现在是第几名?”王小美询问道。

    “我断开网络前,是九百二十五票,排名第四十一。”周大姐替张烨说话道:“看着是有点低,可才几分钟而已,要是按照增加度来讲,绝对是比作协那些人要多得多啊,小张真厉害!”

    四十一?张烨也不太满意。

    孙阿姨叹叹气,“唉,肯定是追不上了,不用想了,人家积累了两个小时,咱们只有二十多分钟,差太多了,而且那些作协的人一个个都是粉丝几十万的,咱们小张老师才有多少粉丝?人气上也比不上他们。”

    周大姐咂嘴道:“那也有希望啊,好多听众都是才听到,可能还没来得及投票呢,会越来越多的,我看小张能争一争前十名!不,前六名应该也有希望!”拿出手机,“你们看啊,除了第一名孟东国票数三万七遥遥领先,但后面都是大幅降低的,第六名一万一千票,我看小张老师绝对有戏追上!再不济第十名也是八千五百票,进不了前六,前十应该是能进的吧?我看没问题!”

    一文艺广播的编辑道:“进前十就可以了,起码能打破那些作协会员的垄断,算是给咱们频率争光了。”

    “也对!”

    “但愿老天保佑吧!”

    大家也全接受了这个无奈的现实。

    周大姐建议道:“我看咱们轮班‘上厕所’去吧,一次去五个,一次去五个,都给小张老师投票,小张拿的名次越高,咱们频率也越光荣啊!我刚才已经给小张投了一票了!”老大姐倒是热心肠。

    张烨满头大汗,“可别可别,我谢谢大家了,真不用!”

    这是什么词?

    这可是苏轼的词啊!

    这可是名扬四海的《水调歌头》啊!

    得靠同事们假装上厕所去费劲巴拉地投上那么一两票十几票才能排名上去?这也太掉价儿了啊,这也太那啥了啊,让他那个世界的人看到还不得笑死!反正张烨是丢不起这个人的!如果大家真的欣赏不了这词,欣赏不了这《水调歌头》,张烨也没办法,票数上不去也没办法。

    不管了。

    听天由命看结果吧。

    张烨能做的都做了,该努力的都努力了,现在这苏轼的伟大作品到底能不能帮他扭转局面、到底能不能帮张烨踩下京城作协那帮人的嘴脸为自己正名,他能做的只有等待,一切交给民众评判!

    五分钟……

    十分钟……

    时间飞快,就算张烨在期待多给他一点时间,多给听众们一点时间,但表也不会停,很快就到了两点钟!

    “好,现在投票截止了。”张火宣布道:“我们等公证处的工作人员统计一下最终票数,这个间隙,我们在回顾一下之前的经典诗词吧。”

    录音一开,孟东国和郑安邦大雷的诗都被重播了一遍。

    不久,城东区公证处的一男一女拿着一个书夹走了上来,“已经可以了。”

    女主持孙梦洁笑道:“公证处的同志已经统计好了,我已经有点迫不及待想知道结果了,我得先看一眼。”

    她当即凑了上去。

    张火也太好奇了,同样看向公证人员手里的排名。

    这一看不要紧,张火和孙梦洁全错愕在了当场,愣了!

    一瞧见两个主持人这等模样,底下有些骚动了起来,都搞不明白出什么状况了,更加好奇了起来!

    “怎么了?”

    “成绩很夸张?”

    “难道孟副主席的诗票数领先太多了?”

    公证处一个女同志扶住了话筒,“九月八号十二点零零分,截止到下午十四点零零分,经城东区公证员李海、郑美红监督公证,此次中秋诗会票数公平有效,下面我宣布大赛前十名!”

    张烨聚精会神。

    赵国洲王小美他们目不斜视。

    孟东国大雷等人倒是比较轻松的,他们认为没有悬念。

    “第十名,小红蘑菇,《月儿阿姨》,票数——九千三百票!”女公证人员道。

    一听,大雷笑着恭喜道:“恭喜了啊,这可是诗会,你写童话都能拿到前十名,可见小红蘑菇老师的功力啊。”

    小红蘑菇道:“得了吧,你可别捧我。”

    公证人员继续道:“第九名,大雷,《无题》,票数——九千八百票!”

    小红蘑菇乐道:“看见了吧,你可比我厉害,谁说你的诗受众小的?看看,听众们还是认同的。”

    大雷谦虚地摇摇手,“这诗我其实也不是很满意,没写出我的风骨和意境,大家反响低一些也是很正常的。”

    ……

    “第四名,周安逸,《望月》,一万六千零一票!”

    至此,第四名到第十名都念完了,无一例外都是京城作协的人,一个网友的诗都没有入选前十!

    “该第三名了!”

    “紧张啊,会是谁?”

    “怎么没听到张烨的名字?”

    “是啊,会不会是第三名?”

    “没有那么高吧,他才有二十多分钟的投票时间,不会的。”

    在大家的议论中,女公证人员念出了第三名,“第三名,郑安邦,现代诗《中秋有感》,票数……一万九千八百二十二票!”

    什么?

    郑安邦是第三?

    周大姐急了,“小张呢!怎么没有小张!”

    田彬道:“不用问了,肯定是没进前十名。”

    “有黑幕!肯定有黑幕!”周大姐气道:“小张连前十都没有进去?谁信啊!多好的一词啊!”

    “唉,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是啊,就是时间太赶了,否则结果真不好说的!”

    文艺频率的人有惋惜的,有感叹的,有不服这个结果的!

    可当女公证人员念出第二名时,所有人都静了,那感觉好像是突然点了静音了一样蓦然鸦雀无声!

    “第二名,孟东国,《中秋雨夜有思》,票数……四万零五十八!”

    第二?

    孟东国是第二?

    台下已经一片哗然!

    孟东国也怔住了,怎么可能!

    大雷和郑安邦对视一眼,一种不妙的预感猛然涌上心头!

    所有人这时也都产生了一个惊愕的念头,孟东国不是第一?那谁是第一?谁是这次中秋诗会的冠军?

    女公证人员顿了一下语气,抬头朗声道:“中秋诗会票数第一名,张烨!《水调歌头》!票数……”说到这里,女公证人员也带上了一种惊颤的语气,其实她和同事刚刚已经看过票数和排名了,但现在再看,女公证人员还是觉得不可思议,“《水调歌头》的票数是……十五万八千六百票!”

    十五万?

    十五万票??

    我靠你个五姥姥!

    台下闻言,已是惊倒了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