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都市言情 > 美梦时代 > 第二章:大事不妙!
    看着儿子忽然脸上变幻莫测,陈玉莲又有些嘀咕了,心中打定主意明天一定带儿子去找医生看看,脸上却露出了笑容,“小奇,不舒服就吃了饭继续睡觉吧,明天周一,妈带你去找医生开点药,也就请个假,休息一天。”

    “哦。”

    萧奇微微一点头,他也需要一点时间来整理一下思绪,适应一下现在的心情。

    幸福来得太过突然,总是让人有时候反应不过来。

    陈玉莲还不怎么放心,决定多开导儿子几句,“小奇啊,上周你都已经满了十八岁了,已经成了个大人,要学会自己照顾自己了,别一天到晚让妈妈担心,知道吗?”

    “知道了。”

    萧奇心里暖洋洋的,以后的十几年,他和爸妈在一起的日子屈指可数,于是隔着电话听着老妈的唠叨,也是很温馨。

    现在当面听着,更加觉得有妈妈在身边的感觉真好。

    是啊!

    都满了十八岁,应该要为自己的人生努力了,十八……

    嗯?

    上周过生日?

    今天是星期天?!

    萧奇的脸刷的一下白了。

    苍白无比。

    “妈……”

    “怎么?”

    陈玉莲正在埋头吃东西,没有觉儿子的脸苍白如纸,而且声音都在止不住的抖。

    “今天……今天是几月几号……”

    “傻孩子!你怎么净说一些胡话?”陈玉莲抬头起来,看到儿子的脸色,再次吓了一跳,“你没事儿吧?要不要去医院?”

    “妈!我没事儿,快告诉我!”萧奇握着筷子的手,都在不住的抖了。

    “今天是九月八号,星期天……喂!你干什么?”

    陈玉莲话都没有说完,刚才一直盯着墙上时钟的萧奇,丢下碗筷就往门口跑。

    陈玉莲赶紧的一把抓住儿子的胳膊,自己的脸也白了,“儿子,你别吓唬妈啊!这是怎么了?”

    说着说着,她眼睛也红了,一股担心害怕的心绪,占据了陈玉莲的心胸。

    萧奇反手过来,用力的抱了抱老妈,然后放开道:“妈,时间来不及了,我回来跟你解释!”

    “可是……时间这么晚了,你出去干什么?”陈玉莲皱眉问道。

    现在的时钟,指向了晚上的八点三十分,饶是夏天的季节,外面也黑漆漆的了。

    要不是儿子从小老实,陈玉莲还真会多心他会去做什么不好的事情。

    萧奇攀住老妈的肩膀,尽量用轻松的语气和神态道:“老妈,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去做,不是什么坏事儿,回来再和你说啦。”

    他是知道老妈的性格的,别看平日里那么凶,但实际上很溺爱儿子,特别是在自己从小到大都不做坏事儿,认真学习的基础上。

    只要好好的说,老妈一定会放自己出门的。

    果不其然,陈玉莲想了想,还是点了点头,“小奇,那你要早点回来,别让妈妈担心……这死孩子~~”

    看到话都没有说完,萧奇就飞跑了出去,陈玉莲又好气又好笑,心中却闪过了另一个念头:这傻小子,不会是早恋了吧?

    萧奇当然不是早恋,事实上,他在美国的时候,都没有交往过女朋友,只是一心扑在学习各种知识和科研上面,同行有太多的博士研究生都是这样,倒也不显得突兀。

    不是萧奇不喜欢女人,相反的,他有很多默默喜欢和欣赏的女孩子,特别是那个美若天仙的同桌,更是他最常梦见的人儿。

    造成他一直没有交往女朋友的事情的起因,恰好就生在今天晚上。

    也正是今天晚上生的事情,造成了萧奇挥之不去的阴影。

    现在,居然有机会来破开这个阴影,萧奇自然是紧张激动得浑身抖,连跑出去的时候,都越了他平日里的最快度。

    然而……

    跑得太快了也不是好事儿。

    因为跑出市政府家属大楼区,到达大街路口后,萧奇才悲哀的现,自己居然忘记了去车棚取车。

    没有自行车,这里到黄树林那么远的距离,自己要怎么去破除心魔,解救那两个最无辜可怜的同学呢?

    正在他咬牙想要快点跑回车棚取车的时候,眼睛忽然瞟到了一个身影。

    大喜过望的萧奇,连忙就冲了上去。

    由于他动作太大,那个推着自行车,正和一个女孩子说说笑笑的俊朗少年,早早的就察觉了出来,抬头看向这边,不觉一呆。

    萧奇可不管他呆不呆,抢过了他的车子就道,“何大师,借用一下你的车!”

    “喂,喂,阿奇,这是小衲新买的战车啊!你干什么……不要不要……别弄坏了,你要去哪里,我载着你去!”

    俊朗少年眼看护不住自己的爱车,连忙就提议要当车夫,不然抵死不从。

    “好吧,我要去黄树林,快点!”萧奇眼看要耽搁时间,只能一屁股坐在了后座道。

    “哦……小园,你先回家,明天学校见!”

    俊朗少年也看着萧奇实在是着急,也不敢耽搁,和同行的女伴招呼一声,骑着车子就飞奔而去。

    俊朗少年名叫何浩,家里排行老三,是萧奇的同班同学,成绩不大好,但是人长得俊朗,家里也有钱。

    小衲是相对于老衲这个词的,何浩喜欢装神弄鬼,经常说小和尚就是小衲,于是小衲就成了他的一种自称,一般萧奇就叫他“何大师”。

    要说这种人应该是很受女孩子欢迎的人物,可是很遗憾的,他的女人缘并不好。

    原因就在于何浩的嘴巴实在是太多了,根本就跟电话线一样,你说到他耳朵里的事情,基本上转一圈保准给你说出去,弄得男生女生都不怎么喜欢他。

    不过何浩却是萧奇的小学、初中、高中同学,自然萧奇平日里就跟他关系好一些。

    也正因为关系好,何浩就一边卖力的骑车,一边叽里咕噜的说着,自己多不容易才把小园约出来,就被你小子给搅黄了,实在是罪大恶极。

    何浩的唠叨,心中紧张和亢奋并存的萧奇,一句话都没有听进去。

    萧奇现在的心思,已经完全的浸入了那件影响他一生的事情里去。

    那是在二零零五年的九月九号,星期一的清晨六点。

    一早上起来上厕所,忽然听到爸妈房间里的手机铃声,然后爸爸接起了手机,等萧奇从厕所回来,路过爸妈的房间时,却现爸妈都慌乱的在穿着衣服。

    看到儿子惊讶的眼光,老爸萧旭不知怎么的,脱口而出道:“杨学出事了!出大事了!”

    萧奇还记得在那一刻,本来迷糊想继续睡觉的他,忽然间像是冬天里浇了一盆冰水在脑袋上,浑身一哆嗦后,居然无比的清醒起来,半点半点睡意都不见。

    随即的,稀里糊涂的萧奇,就跟着爸爸妈妈,先去了一趟医院,看到的是自己从小到大的好朋友杨学,浑身是血的躺在医院的病床上,身上插满了管子,脑袋被包裹得严严实实的,走近了一看,纱布上全是血,病床上也全是血。

    杨学是被人用自制火药枪打伤,然后扔进鹭江里的。

    本来杨学已经够临危不乱,想要装死逃过一劫,那凶残的歹徒却还是将他扔进了鹭江。

    要不是杨学会游泳,外加打捞砂石的船只经过此处,将他救起来,恐怕大家就再也见不到他了。

    偏偏此时杨学还是清醒的,听到妈妈低泣着和萧旭他们说话,就叫“萧奇来了吗?萧奇来了吗?”

    从来没有见过这幅场景的萧奇,简直快要吓瘫了,甚至在七八年后,萧奇想起这一幕来,都惊讶自己怎么会有这份勇气,敢走到病床前,俯身凑到了杨学的面前。

    那股子腥臭怪异的血腥味,让萧奇从此以后不敢见血,所以一心窝在学校里,外面的什么事情都不用去操心。

    “帮我找苏紫!萧奇,帮我找苏紫!!”

    这个一点哽咽和停顿都没有的坚决的细微声音,同时也成为了经常回荡在萧奇耳边的话语。

    苏紫已经被找到了。

    萧奇在半个小时之后,在医院的太平间里,看到了静静躺着的苏紫。

    已经永远不能再呼吸的苏紫,却仍旧保持着惊骇痛苦的表情,由此可见她遭受的折磨有多么的巨大。

    因为要保持原样,让警方来调查和寻找线索,苏紫的躯体没有人去打理和清洁。

    以至于萧奇一上来除了看到苏紫的脸,还看到了她被撕碎了的衣裤,看到了她布满浑身的细微伤口,看到了那盖住紧要位置,却根本合不拢的双腿。

    这副场景,和之前杨学病床上的情景,并称为萧奇的两大梦魇。

    至此他从来没有一刻忘怀,也因此有了阴影,从此不愿意和人接触,直到三四年后,才好了一点。

    或许,也有因为自己胆小的缘故吧。

    坐在车上的萧奇,回想着这一幕,有些自嘲的摇头一笑。

    但他的脸上,却渐渐的坚毅了起来。

    杨学!

    苏紫!

    你们等着!

    我萧奇回来了,就再也不会允许那样悲惨的事情,生在无辜的你们的身上!

    绝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