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都市言情 > 美梦时代 > 正文 第十章 腹中有锦绣的老爹
    从小炒店出来,看着其他三人已经回去学校,何浩悄悄的跟在了萧奇的后面。

    “喂,施主,你这个道理说不通啊!”追了上来,何浩边走边小声的道,“小衲记得你是一脸惊骇的冲过来抢车子,难道你就那么肯定强.奸犯会去伤害杨学和苏紫,而且就在昨天?”

    “笨蛋,是我接到杨学仰慕者的电话,说昨晚苏紫又勾引杨学去黄树林玩了,再加上我下午听表哥讲起了此事,难道我就不会生联想吗?”萧奇一本正经的说道,“叫上你,也是为了防止万一嘛。”

    “那你为什么不直接跟小衲我说?”

    “你觉得凭着你那老鼠胆子,我说了你不会逃跑?”

    “呃……好像也是哦!”

    “就是啰!”看着他有些被说通了,萧奇连忙拍着他的肩膀,“好兄弟,作为报答,我决定帮你搞定小园。你说吧,究竟是下药还是绑架,随便你怎么说,我一定奉陪到底。”

    “呸!”何浩闻言大怒,“老子玉树临风,女人哭着喊着求我上,小衲会这么下作?施主你真是个混蛋!小衲不屑与你为伍,走了!……你自己去买十包牛肉干来赔偿小衲受伤害的脆弱心灵,我要老蜀川这个牌子的,记着!”

    说着,何浩就转身往学校那边走去。

    何浩当然没有生气,否则也不会趁机勒索了。

    看着他的背影,萧奇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这何浩除开藏不住话之外,还有个特点就是非常的豁达,不愿去多想,否则想要遮掩此事,还真有些难度呢。

    伸了伸懒腰,心情舒畅的萧奇,继续朝着自己的目标前进。

    距离下午上课还有一个小时的时间,老爹工作的公安局,正好在学校与医院之间的位置,现在萧奇要去的就是老爹的办公室。

    拐进一条街道,看着五十米之外街尾的悬挂着警徽的大门,萧奇有种熟悉又陌生的玄妙感觉。

    现在远殷市的治安并不好,公安局在人们心中的口碑更是一般。

    就在去年,两个黑恶势力仇杀,一个老大被追杀,最后无处可逃,迫不得已想要跑到公安局来投案自,保自己一命,结果就被人砍死在这条街道上,距离公安局大门不足二十米。

    但是无论在哪个城市,公安局绝对是最重要最有威慑力的部门,没有之一。

    市委书.记除了掌握官帽子之外,第一个要掌控的就是公安局,只有这样,才能握紧权力,去实行自己想做的政务。

    所以公安局长一般都是兼任政法委书.记、县级市的市委常委,属于副处级干部,比一般局级干部要高一级。

    政法委则是政工部门,类似于以前军队里面的政委,职责是协助党委加强政法和社会管理综合治理的工作,说白了就是公安局头上的婆婆,直接对市委书.记负责。

    虽然政法委和公安局的职能有些重叠,但也可以看成了两套班子,共同指挥底下的民警办事。

    现在萧奇的老爹萧旭是政法委办公室主任,那就更是分派上级任务、协调下面各部门工作的忙碌职务,不过因为一天到晚窝在办公室,实际上油水很少,又因为萧旭为人随和,从来不刁难谁,久而久之,就越没有人来上供。

    都是在两年之后,一个很偶然的机会,一个局行的一把手空缺,在实在没有合适的人选的情况下,才能出众萧旭才被提拔成了局长。

    萧旭迅即的将混乱的审计局打理得井井有条,干了五年后卸任进入人大,如果没有意外,最后估计最多是升级为副处级干部来退休。

    老爹当然不只这点能耐,在琢磨分析时事上面,他也有很高的才华。

    都是在他退休之后,萧奇才在一次回国探亲中,从来访的卫叔叔口中得知,一位在卫叔叔供职的省级报纸上,经常表针对时事,表犀利言论的评论员,居然就是一向温文尔雅的父亲,真可谓人不可貌相呐。

    想想当年的“实践是检验理论的唯一标准”,想想“坚持展五十年不动摇”……这些文章,硬生生就捧红了一个个学者,让他们成为国家的智囊,萧奇就觉得,不好好的利用一下这几年的大变革,简直是又浪费父亲的才华,又浪费了自己重生回来的恩赐呢。

    思绪流转之间,萧奇已经走上了公安局的三楼。

    这几年小城市的公安局,管理还不够严格,许多人都可以随意进出公安局。

    甚至有一次上初中的萧奇,变自行车掉了,大哭不已的他,被父亲一句“你别哭了,公安局里面的自行车,比咱们这家属楼的自行车掉得更多”,逗得马上破涕为笑。

    “马叔叔,常叔叔……”

    上了三楼就是政法委的地盘,一路打招呼下来,好孩子萧奇叫得嘴巴都干了,才跑进老爹的办公室。

    因为萧旭的大度和不争,政法委的许多人跟萧旭的关系都好,否则也不会三年之后,大家齐齐保举萧旭为审计局局长的事情生了。

    萧旭一般的工作就是处理文件和打电话联系,现在他就在打电话吩咐某个乡镇上的派出所事情,看到萧奇来了,微微一笑,示意儿子在旁坐着。

    说完事情,萧旭才站了起来,上前看了看儿子的手臂,“怎么样?没问题了吧?”

    “好多了,也没什么。”萧奇嘻嘻笑道,“又不是地瓜,没有关系。”

    地瓜就是土制炸弹,两个成人拳头大小,里面包裹着玻璃碎渣和铁砂,前几年还是江湖厮杀的重要武器,扔进人群那叫一个杀伤力之强,简直让人闻风丧胆,只不过这几年在大家的约束下,还是很少出现了。

    “胡说八道!”萧旭敲了敲儿子的脑袋,“待会儿就上课了,你来我这里干什么?”

    萧奇笑着说:“今天同学请客,没回家,吃了饭就过来看看你,我都两三天都没见到你了。”

    萧旭眼中闪过一丝惭愧,叹了一口气,“爸爸也是工作忙,等这段时间空了,我们国庆去蓉城玩一圈吧,你不是一直想去鱼嘴堰看看吗?”

    萧奇点点头,假装顺口道:“对了,老爹,我前两天听妈妈说,咱家的第三套房子,马上就要开始交钱了,是吗?”

    在二零零八年之前的小城市,一般公务员和有钱的银行、石油等等系统,其实还是有集资建房存在了,而且价格只是外面商品房的二分之一左右,着实让大家得到了不少的好处。

    萧奇家里老爹是公务员,九三年就分了一套房子,老妈是建设银行的,也有一套房子,当时不过是两三万就买到了。

    现在远殷市也要展,所以又再次掀起了建房**,建设银行那边便又开始给职工们集资建房,补贴下来,价格才五百元一平米,比起市场价一千元每平米,少了一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