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都市言情 > 美梦时代 > 正文 第二十八章 老爹被批评了!
    九月二十日,星期五。

    带着满满的一包合同文件,也就是带着满满的收获,萧奇回到了远殷市的家。

    老爹老妈现在还在上班,躺在家里的床上,虽然疲惫,但看着这满满的收获,萧奇心里是激动无比。

    虽然最初有些不利,后来又在步步高遇到了困难,但总的说来,原始资金的积累第一步,还是非常非常成功的,至少在没有任何资金之下,能签下这么一笔合同,萧奇比起那些八十年代的倒爷们,都是毫不逊色。

    现在只用把下周会生的事情给解决掉,便可以放心的进行下一步的资金积累计划了。

    回到家里,人就是会放松下来,萧奇也不例外,收藏好了合同文件,就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隐约之中,少年听到了关门声音,等到他清醒了一点,正好听到了老爹老妈在说话。

    “那杨市长真不是东西!居然这样的当众说你!惹毛了老娘,我就去省里告他!谁不知道他收了吴老八和朱和尚的钱?还骂起你居心不良了!这老王八蛋!”如此彪悍的骂人的,只能是脾气急躁的老妈陈玉莲了。

    平日里陈玉莲还是很好相处的,政府大院里面谁有点事情,她都愿意帮忙。

    可唯独是牵涉到自己的老公和儿子,陈玉莲就像是一个女斗士一样,怎么都不会和别人善罢甘休。

    萧旭却是和声劝说老婆道:“我触碰到了不少人的利益,被人骂是应该的。现在不是没什么嘛,只是被骂了几句而已,你就不用瞎操心了。”

    “哼,他们要是敢对你做什么,我跟他们没完!”陈玉莲怒道,“这世道还要不要好人活了?明明你是出于一片公心……哦,对了,我说你这人也是,没事儿干嘛写什么报告去说什么砂石的问题?这下子好了吧,政法委那群混蛋正好把你推出去当敢死队!”

    “呵呵,你也不要这么说,我和他们也是为远殷市的治安着想嘛,谁不想自己的家乡好呢?”萧旭赔笑着解释道,忽然间语气一变:“咦,小奇的鞋子在这里,你去看儿子是不是回家了?”

    陈玉莲果然就被转移了注意力,风风火火的就跑进了萧奇的房间,看到了儿子开始在穿衣服,马上就变成了一脸的喜色,“儿子,这几天吃得还好吧?这次的培训考试怎么样?”

    “还行,但是也没有多大的提高,数学毕竟不是我擅长的。”萧奇伸了伸懒腰,跳下了床,“我的特长还是和老爹一样,文章写得不错。”

    “放屁!你才不要学你老爹!”陈玉莲连忙的制止儿子,“他才捣鼓了一篇报告交上去,结果就被满书.记给拿到了常委会上……哎呀,不跟你说了,反正麻烦得很,你以后可不要学他,低调一点的享福就行,知道吗?”

    “哦!”

    萧奇很卖萌的回答道。

    吃过晚饭,陈玉莲到院坝里面去锻炼身体了,萧旭拿着一本书想看,儿子就走进了书房。

    “呵呵,一年没去蓉城,是不是觉得比我们远殷市好玩多了啊?”萧旭问儿子道。

    “也就是那样,比北上广深要差多了。”萧奇随口答道。

    “北上广深?”萧奇琢磨了一下儿子的话语,不觉笑了,“这种简称有点意思。”

    “老爹,老妈之前说起的,你是写了什么文章被杨市长骂啊?”萧奇迟疑了一下,看似忍不住的问道。

    “也没什么,你不用知道,你现在管好学习就行。”萧旭挥挥手道。

    “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你的关于砂石整顿的理念,不也是来自于我的提醒吗?”萧奇嘟囔着道。

    “咦?你听得还很仔细嘛!”萧旭放下了书,沉吟着道,“不过这些真的不是你这个年龄的人该关心的。”

    “6游说过,‘位卑未敢忘忧国’,我年龄是小,可我也继承了老爹你的基因,也是很聪明的。”萧奇拍了拍自己的胸口,“俗话说,上阵父子兵,你说给我听听,说不定我能从另一个方面给你一些启呢?”

    萧旭不觉莞尔一笑,心中温暖一片。

    顿了顿,他觉得还是不要辜负儿子的好意的好,便缓缓的道:“我前几天去调研了一下最近鹭江的砂石情况,现比你说的还要复杂和混乱。于是我就写了一篇文章,点名要加强治理,以免这些有黑恶势力背景的为了抢夺砂石资源,引大规模的械斗,这就对远殷市的治安稳定是个大威胁。”

    “说得好啊!”萧奇拍手称赞道。

    萧旭苦笑着说:“好是好,政法委的会议上大家也觉得好,所以满书.记就去市里的常委会议上提出了。但是主管矿、水、林方面的杨副市长就说我这是故意没事找事,无限制的夸大事情,把一些很简单的争执,说成是黑恶势力火拼,这本身就是政.治上的不成熟。”

    “胡说八道!”萧奇怒了,“这老东西,还有两年就下了,总想着一口吃饱,也不怕自己撑着!”

    “你才是胡说八道。”萧旭好笑的看着儿子,“快给我回去复习功课,你都耽搁几天了,得认真补上!”

    事实上,杨副市长并没有安然退休。

    就在下周那件轰动全国的案件过后,作为直接的责任负责人,他被一撸到底,连政协和人大的位置都没有混到,直接回家吃自己去了。

    所以,即使是不去理会杨市长,他也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几天了。

    萧奇表面上是在替父亲抱不平,实际上心里却欢喜得不得了。

    提前写出这么有远瞻性的报告文章,这可谓是老爹的先见之明了吧?

    现在老爹的委屈受得越大,得到的补偿就会越多,所谓的先苦后甜,不就是指老爹了吗?

    只是连萧奇都没有想到,他只是让老爹先注意一下,将话语在聊天之中放出去,免得失去了先机。

    结果老爹还自己认真分析了,并且直接提出了报告,这下子市长和市委书.记都听到了,真是大好事一件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