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都市言情 > 美梦时代 > 正文 第六十九章 省委书.记有情
    “叮铃铃~~”

    手机铃声响起,正在书房看书的萧旭,随意的接起了电话:“喂。”

    越是看儿子推荐的书籍,萧旭就越是觉得自己的知识不够,这几天又开始叫萧奇再拿了几本书过来,每天晚上都要攻读两三个小时,直到十一点左右才休息。

    自从萧旭的文章表了出去,萧奇就开始了和老爹商讨着书中和现实的情况,虽然萧旭被他屡屡冒出的新奇名词和想法弄得头昏,可他总会记录下来,自己去查书,然后再回来和儿子辩论。

    萧奇也是没有办法,他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引起高层的注意,但提前让老爹从书本走到现实中,并且针对着出现的状况提出解决的办法,总是会有好处的。

    只诊断出经济的严峻性,而不会开出药方,那这样的智囊人士,对高层的作用就小了不少,远远不如又能看出未来,还能规避风险的战略性大家来得吃香。

    萧旭被儿子的知识渊博打击得够呛,所以最近四五天,他把每天晚上读书和写出论点、解决办法的时间,又增加了两个小时之多。

    在萧旭这个年龄,还能如此坚持学习的,绝对是少之又少,但也唯独是这种学习的精神,才会让人进步。

    活到老,学到老,可不仅仅是一句口号而已,还代表着一个人的睿智与阅历的进步。

    电话那边传来了一个温和的中年男子声音:“请问是远殷市的萧旭萧市长吧?”

    “是的,我是萧旭,请问你是……”

    “萧市长你好,我是省委余书.记的秘书李保洪,请问你是不是有一个笔名叫做‘旭日’?”

    省委余书.记?

    省委就只有一个书.记姓余,那就是省委书.记余承生啊!

    萧旭的心跳蓦的加了,余.书记怎么知道“旭日”这个笔名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为什么他要找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

    稍微犹豫了一下,虽然不知道到底是好是坏,可他也正色的回答:“是!”

    “没找错人就好。”李保洪笑了起来,“那么请萧市长你准备一下,明天早上来省委大院,九点钟的时候,我在门口接你。”

    顿了顿,李保洪又小声而快的道:“余.书记是关于你写的文章的事情,不是坏事儿。”

    说罢,也不等萧旭回话,他就挂上了电话。

    李保洪这也是在卖好了,提前透露一点,让萧旭准备好一些,自然就会让萧旭对他大大的感激,以后有什么好事情,自然也不会忘记他李保洪的一份。

    当然了,李保洪也不是贪图萧旭什么,关键是他看出了余承生对萧旭的兴趣,无论这种兴趣来自于什么方面,那都证明了萧旭有投资的价值。

    事实证明了,即使是太祖的某位秘书,一辈子只忠于太祖一个人,但等到太祖离开,他就立刻的下去了,这就是忠心和人脉没法协调好的缘故。

    一个秘书只有做得八面玲珑,才可以如鱼得水。

    放下电话后,萧旭的心就乱了。

    他有心想要去叫醒萧奇,和儿子商量一下明天面见省委书.记的具体内容,但转而却想到,自己一个当父亲的,应该自己承担起自己的责任才对,哪里能去把重担压在儿子身上?

    所以,萧旭最后还是坐了下来,不去看书,而是将自己这段时间学习和领会到的知识,全部的细细回想了起来。

    准备多一点,才不至于到时惊慌失措。

    而最近萧旭用“旭日”的笔名写的文章,好像也就是儿子讲述的那几个方面,他都是吃懂吃透了,才表出去——否则一知半解的,别人反驳你一下,你还不知道该怎么说。

    ……

    “今天省委余书.记叫我去一趟。”

    “噗……”

    早餐桌上,萧旭这么说的结果,就是让萧奇喝下的豆浆,直接喷了出来。

    陈玉莲嗔怪的看了看儿子,才对丈夫道:“你惹出什么事情来了?”

    萧旭知道瞒不过去,只能是将自己写了两篇文章的事情说了出来,但幸好的是,他没有出卖萧奇,没说是儿子和他讨论之后,才激了他的灵感。

    “那这是好事儿还是坏事儿?”陈玉莲又问道。

    “我不知道。”萧旭有些愁的道,他今天说出来,就是希望能从儿子这里得到一些启示。

    因为通过这段时间和儿子在学术上的交锋,萧旭已经晓得,儿子对最近国内和国际的形势,看得是非常的透彻,已经不能用看待小孩子的眼光来看待他了。

    “省委书.记单独找你,就已经证明一种态度了。”从惊讶之中冷静下来,萧奇这样的对老爹提醒道。

    萧奇没有说的另外半句话,萧旭也听懂了,那就是“如果是坏事的话,来的就不是省委书.记秘书的电话,而是省委宣传部的呵斥电话了。”

    新扎上任的萧市长,于是也放下了心,点点头,不再言语,大口大口的吃着豆浆包子。

    陈玉莲此时也显露出难得的大气,“老公,你别担心,是好是坏都要稳重……反正咱儿子已经挣下了天大的财富,当不当这个官都无所谓!”

    萧旭明白了她的心意,吞掉了嘴里的食物,拍了拍老婆的手,站了起来道:“放心吧,我知道分寸的!”

    现在萧旭的专车是市政府小车班里面出来的,看着一辆半新不旧的雅阁车缓缓的离开,陈玉莲不觉叹了一口气。

    “老妈,老爹都叫你不用担心了,你还是准备好今天晚上的晚餐,好迎接老爹胜利归来吧。”少年这样安慰陈玉莲道。

    “知道了。”陈玉莲却是摇摇头,“我倒不希望他升官财,现在想想,以前的日子也挺好的。哪里像是现在,明明没有什么,却还是担心得紧。”

    萧奇明了的微微颌,这官场上的风险,的确不下于商场。

    特别是在华国来说,从政的风险,绝对是要大过从商的,只不过这些年来,才稍微的好上一些。

    母子两人还是没有等到萧旭晚上回家吃饭的消息,而且萧旭还坐上了晚上飞往粤东的飞机。

    因为萧旭说得很简单,陈玉莲有些莫名其妙的,只有萧奇隐约明白了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