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玄幻魔法 > 一世之尊 > 第一卷 少年侠气 第一章 机心
    万里碧空如洗,蔚蓝纯净透彻,不见一朵白云。

    真是好天气啊……孟奇睁开双眼后,映入眼帘的就是这样一副美好的画面,顿时有了大梦初觉,床软难离之感。

    心中感叹刚生,孟奇就感觉到身体被剧烈地摇晃,耳畔传来急促紧张的男声:“二少爷,您醒了?”

    少爷?孟奇下意识转头望去,看到了一位满脸紧张的中年男子,他有着一张极其引人瞩目的马脸,留着五绺山羊胡子般的长须,但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他头顶巾幘,宽衫大袖。

    这是什么状况?

    “二少爷,您没事吧?”这中年男子上下抚摸起孟奇的身体,吓得他以为遇到了**猥琐狂,忙不迭地翻身坐起,退缩往后,可对方的两只手却如同一双铁钳,让他的挣扎毫无作用,并感觉到一阵暖流在体内流淌,驱散了一切不舒服,暖洋洋的像是泡在温泉里。

    这中年男子看到孟奇站了起来,轻轻颔道:“应该没事了。”

    他自顾自地下了判断后,又不太放心地问孟奇:“二少爷,您还有哪里不舒服?”

    关切之情,溢于言表。

    孟奇完全没弄明白自己所处的状况,大脑似乎成了一团浆糊,木木地道:“没有。”

    马脸男子的表情顿时松懈了下来,然后挤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二少爷,侯爷也是迫不得已,在寺里怎么也比家里好,你不想想,哎,虽然这里青灯古佛,远离红尘,但少林是天下武道大宗,说不得您将来还有机缘凝就罗汉金身,威压天下,脱人世苦海,而且你身来既得佛缘,有无名老僧送你一块玉佛坠子……”

    说到这里,他似乎也觉得这样的可能太过渺茫,心生羞愧,声音渐渐变低,嘴巴蠕动了几下后,改换了说辞:“纵使金身难成,少林七十二绝技亦门门神奇,您若是能学到几门,将来纵横江湖,快意恩仇,岂不快哉……”

    说着说着,他的声音愈来愈低,宛如蚊蝇,到了最后,他干脆抬起左手,掩住面孔,转身便走,徒留一声如烟长叹。

    看着这马脸男子的背影三两下之间就消失在了山岗密林内,被他唠叨话语弄得满头雾水的孟奇只想问一句:

    “大叔,你谁啊?”

    简直莫名其妙!

    孟奇此时已经察觉自己不在熟悉的地方,而是一个异常诡异的环境里。

    一个类似于我国古代的地方!

    我就熬夜看了下世界杯,至于这样吗?一觉睡醒就穿越了?

    孟奇并没有怀疑这是谁谁谁的恶作剧,也没有认为是在古装拍摄棚,因为刚才那位马脸大叔掩面而走时,虽然步伐凌乱仓促得像是背后有恶鬼索命,但度之快,如同惊马,绝非常人所能为!

    “一看就是武功高手!”孟奇根据小说、电视的经验“判断”道。

    “南无阿弥陀佛,随我入寺吧。”正当孟奇思维开始活跃的时候,背后突然响起一声低沉的佛号,吓得他差点没惊叫出声。

    我的背后什么时候还有一个人?

    我居然一点也没有感觉!

    差点扭到脖子的转头后,孟奇看到了一位身着黄褐僧衣的和尚,他身量极高,却瘦如竹竿,五官无甚特殊,只那双眼睛带着挥之不去的的颓丧,而这让他的年龄难以判断,四五十岁亦可,三十出头无错。

    见孟奇注意到了自己,这黄衣僧人没再多话,用眼神示意了一下,转身往寺庙正门走去。

    黄墙黑瓦,暗红大门,这座寺庙的正面与孟奇曾经去过的寺院没什么区别,只是大了许多,宽了许多。

    而让孟奇惊愕的是,在大门之上,一块鎏金横匾写着三个类似于楷书的大字:

    “少林寺”!

    居然真的是“少林寺”!

    这里的文字居然与古代楷体字大同而小异!

    初临陌生诡异之地,孟奇不敢问,忍住惊讶和疑惑,迈步紧跟着黄衣僧人。

    直到这个时候,孟奇才现自己手短脚短,仔细打量了一番后,不知该喜还是该忧地想道:“另类的‘返老还童’……”

    从手掌的大小、白皙程度,腰戴的玉佩看,这具身体大概在十四岁以下,养尊处优。

    “不知这具身体长相如何,长得好看的人才有青春啊……”

    “少林寺中,青灯古佛,还需要什么青春!”

    “不知道能不能拒绝入寺,但我现在这小身板,离开了少林,根本活不去,这里可是一个有武功的世界,不知还有没有妖魔鬼怪……哎,不少古代记载里,那些豪门大族蓄养娈童成风……”

    “按马脸大叔的说法,此少林即使非彼少林,也依然是武道大宗,同样拥有七十二门绝技,不知道有没有《易筋经》……”

    “以前经常幻想自己成为一代大侠,快意恩仇,这下有希望了,可我为什么还是不开心呢?电脑、手机、网络,以及,家人……”

    “学点武功似乎也不错,额,罗汉金身是什么?”

    孟奇看似沉静地跟在黄衣僧人后面,越过了一个个灰衣僧、黄衣僧,可谁也不知道,他心里乱七八糟的想法纷纷扰扰,根本停不下来。

    不管思绪有多么飘忽,孟奇最终还是只能认清现实,以自己这具身体的年龄和被人遗弃的状况,唯有安心在少林寺学武一段时间。

    “不知将来可不可以带艺还俗?酒可以戒,肉不能戒!”孟奇觉得自己真是“深谋远虑”,走一步看百步,已经开始思索学成之后的事情了。

    这一路上,黄衣僧人都未穿过供奉佛像的大殿,而是从两侧绕行,越过几处院落后,他第一次推开了一处大殿之门。

    门吱呀一声打开,孟奇极目眺去,现了几十个十五岁以下的孩童,最小的估计只有**岁,他们盘坐在蒲团之上,目光集中于上的一位宽面大耳僧人,这僧人同样着黄衣,表情严肃,手握戒尺。

    “南无阿弥陀佛,玄藏师兄,所来何事?”这宽面大耳的僧人有一把浑厚的嗓音。

    啧,完全可以去唱美声了,孟奇越是紧张越是忍不住乱想,同时知道了带自己入寺的竹竿和尚法号玄藏。

    玄藏低宣佛号后道:“玄苦师弟,这是我之前提过的那小孩。”

    他坦坦荡荡,一点也没有私下交代的意思,美中不足的是,他的嗓音干瘪难听,与玄苦差距甚大。

    玄苦看了孟奇一眼,不见笑容地道:“依次而来。”

    孟奇不太明白地看了看他,身旁的玄藏则指了指一个空着的蒲团:“等着询问。”

    “是。”孟奇再怎么也是工作过好几年的人,这点状况还是能看懂的,于是手脚麻利地学着其他孩童盘坐于蒲团之上。

    玄苦没再看孟奇,手握戒尺,问起了某位孩童:“俗家姓名为何?为什么入我少林?”

    这孩童大概十岁出头,唇红齿白,模样俊俏,表情却有点木讷:“我叫方阿七,因为吃不饱饭,被卖给了和尚。”

    噗,好几个孩童失笑出声,他们都是年龄较大的那批,这方阿七的回答简直是当着和尚的面骂秃驴啊!看来他脑袋有点问题。

    玄苦皱了皱眉,脸色略黑地道:“以后不要再用俗家姓名,你的法号是‘真慧’,入杂役院。”

    轻微的吸气声从几个年长懂事的孩子口中传出,他们的表情告诉孟奇,这杂役院似乎不是什么好去处。

    “方阿七就是真慧,真慧就是方阿七……”已经是“真慧”的方阿七低声诵念着。

    玄苦目光移开,投向了某个相对年长的孩子:“俗家姓名为何?为什么入我少林?”

    这孩童应该有十三四岁了,表情略紧张,可还是流畅地回答道:“回禀大师,弟子姓刘名治,因家人慕佛法,崇武道,而被送到少林。”

    他们是经过挑选之后的孩子,根骨都算不错。

    玄苦微微点头:“还算坦白,若你只言慕佛法,那就要让你去杂役院了,今日起,你法号‘真德’,入‘武僧院’。”

    “谢玄苦师叔。”真德双手合十道。

    按照他知道的情况,一旦有了法号,根据“心空无玄真,清净智慧深”的排序,自己在有正式师父前,也可以直接称呼玄苦为师叔。

    玄苦没为他的小聪明点头,直接越过了他,开始询问别的孩童。

    真德内心一凝,看来玄苦师叔正如传闻里那样,为人极其方正,不能靠阿谀奉承打动。

    对玄苦的询问,孟奇最初完全是抱着看热闹得信息的悠闲心态,可突然之间,他的表情就凝固了。

    “我叫什么?”

    “这具身体叫什么?”

    孟奇搜肠刮肚,抓耳挠腮,却始终想不起这具身体的姓名,他连一点记忆都没有继承!

    “总不可能直接说孟奇吧,玄藏还在看着呢!”

    “他肯定知道这具身体的来历和姓名!”

    “得想个办法唬弄过去!”

    在好像很严格很严肃的玄苦面前,孟奇不敢多言,不敢悄悄去套玄藏的话,不敢装失忆,只能默默思索着别的办法,免得暴露了自己穿越的事实,这里似乎有真的罗汉!

    “俗家姓名为何?为什么入我少林?”孟奇还未来得及想出好主意,玄苦就已经手握戒尺站到了他的面前。

    孟奇张了张嘴,忽然灵光一闪,脱口而出:“既入少林,俗名已忘。”

    回答之后,孟奇暗暗为自己鼓掌,真是太机智太贴切佛法真意了!

    玄苦仔细地看着孟奇,手中戒尺轻轻晃动了两下,没再追问后一个问题的答案,直接严厉地道:

    “机心太重,入杂役院,法号‘真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