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玄幻魔法 > 一世之尊 > 第一卷 少年侠气 第五章 小玉佛
    烦乱思绪消失,心静神定,不急躁不担忧,孟奇渐渐感觉到有真气化生,分别经任督二脉,在上下颚分别凝成金津玉液,汇出一口既清且甜的“甘露”。

    “甘露”缓缓浸入任脉,依照孟奇存思填入窍穴。

    若是身体有亏,则“甘露”不甜,必须经过这样的真气化生,强神健体来补足,而孟奇现在的状况,说明他的身体处在当前最好的状态。

    “这具身体似乎已经完成了‘百日筑基’?”不太爱佛门的小沙弥孟奇睁开眼睛,回味着刚才的状况,根据玄恩师叔的描述,“自己”应该已经过了“百日筑基”的阶段,可以开始“禅定蓄气”了。

    不过孟奇想了想,还是稳住了心思,过去完成的“百日筑基”归过去,自己若想在武道之路上走得更远,那么必须亲身体验每一步,容不得一点跳跃,这样才能走得更稳走得更远。

    玄恩见一刻钟过去,敲了敲木鱼,用清脆入心的响声惊醒众人,然后一一过问各人入定的状况,包括是否能入定,生成的“甘露”品质如何,并分别给予指导。

    末了,他点了点头道:“各人回去之后再尝试,我们开始识字。”

    翻开面前用来识字的经文,孟奇不出意外地现,上面的字自己基本认识。

    这让他内心喜悦,好歹没有成为文盲,需要从头学习,现在的自己,足以“称霸”讲经堂了!

    “拿起毛笔,练这个字。”玄恩吩咐道。

    孟奇心中的喜悦立刻烟消云散,自己上一次写毛笔字,还是在小学的时候,果然,提笔写出的字极其丑陋。

    “需要多加练习。”玄恩背负双手,从孟奇身边经过。

    孟奇沮丧地点了点头,突地悚然一惊,若这幅字被玄藏看到,他会不会怀疑什么?自己这具身体很可能出生于显贵之家,连“百日筑基”都完成了,不可能不从小练字!

    艰难地张了张嘴,孟奇觉得对玄恩解释亦是无用,反而欲盖弥彰,于是抓紧时间地练字,到时若玄藏问起,可以说刚开始阶段不适应杂役院的活计,手臂酸软,所以字不成字。

    到日近正午,玄恩宣布众小沙弥可以离开时,孟奇悄悄把自己练字的白纸带走了,打算毁尸灭迹。

    用过午膳,孟奇和真慧等人则被安排去打扫寺内各处,直到夕阳西下。

    劳碌了一天后,玄心又将众人招集了起来,继续讲述自己的江湖威风史。

    “……水月庵就讲到这里,你们日后若遇上她们,敬而远之即可,而金刚寺,则与我少林不睦,你们千万得小心。”

    啊?杂役僧们虽然在出家前也听过不少江湖掌故,世家轶闻,可谁也不知道,同为佛门四大寺的少林寺和金刚寺竟然关系不睦到需要小心!

    看到他们睁大的眼睛,玄心满意地点头道:“血刀头陀本是野狐禅,可却有了千载难逢的奇遇,得到了《如来神掌》第五式,从中悟出了两门根本**,开创了金刚寺一脉,所以,他们一直觊觎我少林密存的《如来神掌》第三式,想通过比较,参悟出如何证就‘如来金身’,两派暗中生了不少龌蹉。”

    “如来金身……”孟奇眉头一跳,觉得这个事情有点玄幻了,同时又莫名心热。

    突然,院门处有人敲门,玄心吓得跳了起来,一脸惶恐地看着那里,脱口而出:“玄苦师弟,我没犯戒……”

    话未说完,他表情一沉:“这位师侄,你来我杂役院做什么?”

    孟奇回头看去,只见院门口站着一位还算熟悉的小沙弥,那是和自己、真慧、真德等人一起入寺的小孩,是其中最大的两位之一,大概有十五岁。今天在讲经堂学习时,他和杂役院其他小沙弥聊得很是投契,没有歧视这边的表现。

    似乎叫做“真永”?孟奇回忆着他的法号。

    真永瘦高个子,长得普普通通,但笑起来时会露出满口白牙,分外灿烂:“玄心师叔,我从几位师弟那里听说您见多识广,对武林典故了如指掌,而我最是爱听这些事情,所以,一时心切,贸然上门,还请见谅,允我旁听。”

    这个时候,武僧院属于自行安排“定中修身”的时间。

    被真永捧了一句,玄心似乎又飘飘然起来,满脸笑容地道:“不妨事,不妨事,坐下听讲即可,多点江湖见闻,将来行走天下才不会吃亏。”

    真永左右看了看,直接坐到了孟奇旁边,低声道:“真定师弟,没挤到你吧?”

    “没有。”孟奇摇了摇头,觉得真永这小沙弥谈吐也是乎年龄的成熟,十四五岁的年纪,说话倒像个成年士子。

    “我看真定师弟你似乎能识字断句,日后还请多多照拂,有用到师兄的地方,但凭开口。”真永自来熟地笑道。

    孟奇心中一动,想到他是武僧院的武僧,也笑着回答:“小事一桩,师兄何必如此。”

    两三句交谈下来,两人似乎就引为知己,相见恨晚。

    玄心见状,咳嗽了一声,让大家安静,然后继续说道:“金刚寺除了两门根本**,需要注意的是他们的刀法。”

    “血刀头陀自身乃刀道大家,又参悟了‘如来神掌’第五式的部分奥秘,所以,他证得‘怒目金刚法身’之后创下的三大刀法乃天下刀道之巅,能与它们媲美的实在不多……”

    他的讲述听得杂役僧们眉飞色舞,心绪飘忽,可听着听着,大家就有点抑郁了,真永当即举手言道:“玄心师叔,那我少林就没有可以媲美的刀法吗?”

    是啊,我少林武功不是号称包罗万象吗?杂役僧们也有着门派骄傲感。

    玄心啧了一声:“我少林刀法确实不多,但能与这三大刀法媲美的还是有一门,是七十二门绝技之中的‘阿难破戒刀法’,都属于能沟通天地法则的外景巅峰级绝学,当然,也得踏入‘外景’境界才能挥这门刀法的真正威力。”

    他大致介绍着这门刀道神功,听得僧人们心生向往,激动不已。

    “好了,夜已深,各自回房用功。”玄心没有形象地打了个哈欠,末了状似不在意地道,“其实我不是怕玄苦师弟,只不过杂役院归杂物院管,我这是给他留脸。”

    他对自己刚才的惊吓耿耿于怀。

    “是吗?”门口突地响起一道醇厚的声音。

    玄心的脸色顿时就白了,连忙堆起笑容道:“玄苦师弟,我,我……”

    玄苦方面大耳,依然一袭黄色僧袍,但右手多了一串棕红色的佛珠。

    这与孟奇白天在戒律院戒律僧手上看到的一样,只不过一为暗黄,一为棕红。

    “玄心师兄,我已不在杂物院,目前是戒律院执事僧。”玄苦一本正经地说道。

    “难怪师弟你过来巡视。”玄心故意岔开了话题。

    这更恐怖好不好……孟奇暗自翘舌,不讲人情的玄苦师叔居然入了戒律院,将来要是被抓到小辫子……

    玄苦环视了院子一圈,点了点头道:“各自回房吧,不要忘了用功。”

    回到禅房后,孟奇悄悄拿出小玉佛,背对着真应、真观等人检查,只觉触手温润,丝丝凉意透入身体,让人头脑为之一清。

    “真是一桩异宝啊!”孟奇内心欢喜,翻来覆去地查看,想现更多秘密,但始终没有收获,只好收敛住心思,不再去想这些事情,开始尝试入定,而在小玉佛的帮助下,这次的入定非常轻松。

    化生真气之后,孟奇忽地皱起了眉头,想了想,直接将小玉佛取了下来。

    武道修行的第一步,可不能依赖外物,若成了习惯,将来就像杵着拐杖前行。

    没有了小玉佛后,孟奇的心思渐渐活泛,好在有前面两次成功的经验,此时又明月高悬,夜深人静,终于收敛住了心神,定而得静,静而生慧,慧而真气自生。

    吐纳真气,填入窍穴,足足一个半时辰后,孟奇才再次睁开眼睛,不是他不想继续修炼下去,而是必须保证休息,否则明天的挑水扫地可是会消耗极大体力的。

    由于刚刚做完“定中修身”的功夫,孟奇此时神清气爽,短暂无法入睡,侧头看了看,刚好见真慧望了过来,似乎也是才结束修炼。

    “小师弟,还没睡?”孟奇心中一动,打算给他讲讲人情世故。

    真慧点了点头,呆呆地道:“快了。”

    “嗯,那师兄得给你讲些事情,有些话……”孟奇开始了长篇大论,但说着说着,却现真慧眼皮垂下,仿佛即将入睡。

    他根本听不进去啊……孟奇嘴角抽搐了一下,皱眉思索起来,很快想到了一个好办法:“这货对江湖故事好像很感兴趣,那我可以将人情世故融入里面嘛!”

    其实,若非身处异乡,孤身一人,别人通不通人情世故,孟奇是压根儿不会关心,但现在,他却想通过这种方式排解一下莫名穿越的苦闷。

    “小师弟,我曾经听过一位大侠的故事,你要不要听?”孟奇笑眯眯地问道。

    真慧的眼睛一下睁开,用力点头:“谢谢师兄!”

    这货说话总是这么不着调……孟奇挠了挠光头,望着窗外明月,声音飘渺地道:“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位丘处机道长,经过了一个叫做牛家村的地方……”

    这个故事仿佛架通两个世界的桥梁,让孟奇一时沉醉其中,忘了只是在给真慧讲故事。

    …………

    三个月后,孟奇身子蹿高了一截,“百日筑基”则由于时间不够,只完成了一半。

    而小沙弥真慧因为孟奇一个个精彩激烈的“江湖故事”,对他愈崇拜,几乎言听计从。

    可是,孟奇依然没有得到离开杂役院,进入武僧院的机会。

    “真定师弟,你们去哪?”真永走入杂役院,刚好看到孟奇和真慧拿着扫帚准备外出,此时正是午膳之后。

    孟奇有点兴奋地回答:“玄心师叔安排我们去打扫藏经阁。”

    说到这事,孟奇有着意外的惊喜,刚才用过午膳,玄心就吩咐自己和真慧去打扫藏经阁,并表示日后那里都归属自己两人。

    虽然玄心明确说他们只负责下面两层存放佛经的地方,上面自有高僧清理,孟奇还是忍不住激动,藏经阁啊,传闻存放少林七十二门绝技的藏经阁啊!多少武侠玄幻故事里,让人获得奇遇的地方!

    “不知道《如来神掌》《易筋经》《摩柯伏魔拳》《大梦真经》在不在藏经阁……”孟奇神游天外地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