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玄幻魔法 > 一世之尊 > 第十章 第一个
    孟奇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不会是来到有幽灵鬼魂的世界了吧,虽然金身、法身、道体什么的听起来很高大上,肯定能让恶鬼灰飞烟灭,但自己等人却还处在普通武道的水准,似乎没有可以对抗鬼魂的办法!

    这该如何是好?

    正当孟奇双腿如同灌铅,前进不得后退亦不得之时,一道雪亮的剑光闪过,直接点在了这“恶鬼”上方的虚空里。

    咦?被鬼魂迷惑,剑招出了偏差?

    这一瞬间,孟奇还以为这一剑失误了,没能刺中鬼魂。

    说时迟那时快,啪一声,那道黑影就直直坠到了地上,手足挥舞,却一时站不起来。

    张远山掠了上去,右手成指剑点下,那道黑影顿时不再动弹。

    “装神弄鬼。”江芷微收起长剑,轻哼了一声。

    孟奇这才看到,上方石壁装有不显眼的导轨,一根绳索垂下,摇摇晃晃,只余半截。

    “哈哈。”孟奇干笑了一声,对自己眼力不佳,被这普通的机关吓到而略感羞愧。

    江芷微看着前方,微笑道:“我和张师兄已经开了眼窍,如同你佛门的‘天眼通’入门,虽然这里灯火昏暗,导轨和绳索都被环境掩盖,但依然瞒不过我们的眼睛。”

    眼窍,天眼通……孟奇这才明白了“开窍期”所指的究竟是什么意思,下意识就问道:“可这与武道有何关系?”

    孟奇想不通的是,普通的武道为何能展到“天眼通”。

    “眼为肝之窍。蓄气至气脉大通并肉身锤炼初成之后,武道修行就转为了脏腑和窍穴。”张远山从黑衣人口中掏出了某样事物,一边站直身体,一边随口解释了一句,然后看着众人道,“他还活着,没能服毒自杀,各位有何手段能从他口中逼出隐皇堡的具体布置和情况?”

    他点穴非常准,也非常及时,让这名黑衣人未能咬破口中**。

    孟奇轻轻点头,对“开窍期”大概有所了解了,对这个世界的武道修行则愈心热,至于拷问俘虏的手段,孟奇虽然曾经因为猎奇,知道不少酷刑,但要么不适合这个环境,要么不适合短时间内的拷问,于是学着张远山,看向江芷微、戚夏等人。

    戚夏上前一步,有点勉强地笑道:“小妹倒是有一门点穴法可以试一试,还请诸位莫要嫌弃小妹残忍。”

    她平日里也是个养尊处优的大小姐,此时陷身“轮回世界”,短暂还无法平复心情,略有点恍惚,以至于礼貌微笑都显得心事重重,称呼之上更让孟奇这岁数很小的杂役僧占了便宜。

    “莫非是大江帮的‘搜魂十三手’?”江芷微略一思索,就想到了戚夏要用的武功。

    戚夏苦笑道:“说是搜魂,也不过是点穴折磨而已。”

    张远山轻轻点头,拱手道:“还请戚师妹出手,让我等坐享其成。”

    “哼,黄毛小儿却装得像个成名大侠,戏文里说得好,大奸似忠……”站在孟奇身边的言无疆非常小声地嘀咕了一句,看来猥琐胆小的他很看不惯张远山这种无论在什么环境下都能主导局势之人。

    孟奇斜眼看着他,什么话也没说,这货就不怕被抛弃吗?

    言无疆鄙视地看了这小沙弥一眼,依然非常小声地嘀咕道:“他们都还没开耳窍,我怕什么……”

    啧,小心驶得万年船,孟奇笑而不语,看着戚夏走到那黑衣人面前蹲下,右手食指中指并拢成剑,调息了几个呼吸后,飞快地在黑衣人身上点了七下。

    然后她仿佛被什么推开似地站了起来,满头冷汗。

    荷荷,荷荷,黑衣人喉咙里出了宛如野兽咆哮的响声,接着爆出一阵又一阵的惨叫,虽然声音在“搜魂十三手”控制之下并不大,只有附近能够听到,可却凄厉碜人,听得孟奇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啊……停,求,求你们……啊……我,我说……”黑衣人终于忍受不住,惨叫着求饶。

    戚夏轻轻吐了口气,再次蹲下,连点了五次:“说吧,我得听听你说的和我们知道的一样不一样。”

    黑衣人汗出如浆,衣衫湿透,沙哑着声音将隐皇堡的具体布置和堡主的情况都交待了出来。

    张远山蹲在地上,按照他的描述,画起了地图,一般而言,若是凭空撒谎,没有预先设想,那用交待的布置绘成地图后,或多或少会有点矛盾之处,除非极其简单。

    “看来没错。”张远山看着完整的地图,低声说道,“这隐皇堡建在地下洞穴里,极其广阔,又有诸多机关,我们的时间不算充裕。”

    “那就不去救四大高手了?”清景当即问道,不过他犹豫了一下后继续说道,“按他的话语,隐皇堡堡主似乎已经开了眼耳鼻六窍……”

    黑衣人自然不清楚堡主的具体修为,但他讲述的一些细节却让清景等人有所猜测,比如黑夜里用绣花针洞穿蚊蝇,比如好几次被叛徒下毒都在服食前识破。

    孟奇看了清景一眼,这家伙也不是完全的刚愎自用,固执己见啊。

    “嗯,不能大意,从地图看,困住四大高手的机关分别在东西两侧,算上破除机关、突破守卫的时间,我们必须分头行事了。”张远山站起身,沉稳地说道,“齐师弟,你应该已经蓄气大成了吧?”

    “惭愧,蓄气大成已有五年,却始终无法开窍。”沉默寡言的齐正言拱手回答。

    “那请齐师弟与我、清景师弟一起去东侧,争取尽快救下麻良翰大侠和谭文博大侠。”张远山提出了自己的意见,“而江师妹、戚师妹,你们照拂一下真定师弟和言香主,若能在西侧救出剩余两位大侠自然好,如力有未逮,不必纠缠,尽量救出一位,直接到中央与我们汇合,我估计了一下,有三位大侠配合牵制就足够了。”

    他原本是想让武功最高的江芷微与自己一起行动,但考虑到让开窍边缘的清景和戚夏去西侧救人,成功的可能很低,也许一个也救不出来,所以保险起见,最终决定自己与江芷微分头救人,当然,把累赘丢给她们的同时,也要相应“减轻”她们的任务。

    “其实大可不必,我们一起行动,救出其中两位就行,普通的‘开窍期’高手,哪能和有大门派传承的相比?”清景略显骄傲地说道。

    掌握了诸多绝学的大宗门开窍期传人,往往能战胜比自己多开两窍到四窍的普通江湖高手,这是共识。

    当然,也有不少大宗门传人因为江湖经验不足而阴沟里翻船,以至于现在所有宗门都会给自己传人进行各种江湖经验的磨练,比如,据玄心所讲孟奇所知,少林优秀弟子要出山门行走江湖之前,有半年的时间,在寺内随时会被人下毒,随时会被人偷袭,除了动手之人武功极高,附近就有解药,不会让他们死亡外,其余都属真实,以此让出山的弟子们学会判别和应付各种情况。

    若大宗门不懂得弥补自身弱点,针对暗杀下毒等手段进行专门训练,早就被历史长河淹没,成为人们茶余饭后怀念的对象了,而不是依然位于寰宇之巅!

    “还是小心为上。”张远山沉吟了一下道,毕竟这是第一次轮回任务,他还摸不清楚“六道轮回之主”安排任务的脾性。

    清景撇了撇嘴巴,不好再说什么,看着江芷微道:“别让我们等太久,否则我们就自己动手了。”

    “嘴上逞强算什么英雄,有本事说,你有本事和我再比一场啊?”江芷微笑吟吟地说道,半点也不在意清景的暗讽。

    手下败将的讽刺不用放在心上!

    清景脸色铁青,翕动着嘴唇:“若,若我也开了眼窍……”

    说到这里,他未能继续说下去,因为他和江芷微一般,十六岁出头,可对方已经开了眼窍而自己没有,显然已经输了。

    他不满自身地紧皱着眉头,往着前方的岔路走去:“张师兄,莫要耽搁时间了。”

    张远山招呼着齐正言跟上,江芷微则转头对孟奇道:“小和尚,记得跟紧我,要是距离太远,我可来不及救你。”

    说到这里,她笑容绽放,宛如百花盛开:“反正你和我无亲无故,若死在这里,我也不会太难过。”

    孟奇的脸顿时变得又黑又囧,赶紧加快脚步,跟在江芷微后面。

    这时,一道道黑影从前方岔路冲了过来,有的提剑,有的拿斧,有的握着钢叉。

    江芷微右手一抽,剑啸龙吟,将三个黑影人圈到了自己身边,嗖嗖几剑就划破了其中一人的喉咙。

    孟奇看到鲜血喷薄而出,染红了一片地面和墙壁,顿时产生了种不真实的感觉,似乎自己正在电影院看电影,一切都与自己无关。

    好在穿越都经历过了,杀戮场景相形见绌,他迅回过神来,躲到了江芷微背后,距离保持在她长剑范围内。

    江芷微剑出如舞,妙曼高雅,压得剩余两个黑衣人只能背靠背支撑,孟奇目不转睛地看着这一幕幕交手画面,心里不断地想着,换做是自己,用罗汉拳该怎么对付他们?

    与此同时,戚夏穿花绕树,出手不多,可每一次分水刺清光流转,都伴随着一个黑衣人倒下,清景刀势森严,有一种磅礴之意蕴含其中,每一刀挥出都看似无甚特殊,但对面的黑衣人却像被震慑了心神,动作迟缓了半拍,直接被斩中。

    张远山没有卖弄,全力以赴,长剑划着半圆,牵引得几把长刀荡向圈外,然后他长剑一送,分花拂柳,三个黑衣人瞬间就躺到了地上。

    齐正言的剑法相当严谨,偶有神妙招数使出,在三个黑衣人围攻之下,依然重创了其中一人,看来若给他更多时间,不难拿下对方。

    “咦,不是江姑娘武功最高吗,其他三人都至少杀掉了三个黑衣人了,她怎么还拿不下剩余两个?”刀光剑影之中,孟奇对黑衣人的死亡并不感觉沉重。

    啊!

    突然,一声惨叫响起,孟奇下意识回头,刚好看到胆小如鼠的言无疆被一把长剑从石头缝隙里伸出,刺中了他的后心,鲜血泊泊流出,眼见不活。

    “原来有的石壁后面是空的……”

    “第一个……”

    孟奇看到言无疆脸庞扭曲,极度痛苦地倒下,只觉浑身冰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