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玄幻魔法 > 一世之尊 > 第一卷 少年侠气 第十三章 援手
    话音刚落,地面鲜血再次蠕动,其中几个字生了变化:

    “戚夏拯救丁长生脱离了被夺心丸控制的苦海,完成支线任务之一,奖励十个善功。”

    额?孟奇和江芷微再次愣住,没想到其他人完成支线任务的结果会出现在自己两人面前。

    “呼,戚姐姐果然比我机警。”江芷微松了口气,欣喜之中略带自嘲地说道。

    说完,她笑容绽放,异常欢喜地道:“张师兄、清景他们那边估摸亦能看到我们完成任务的提示,不用担心他们被麻大侠和谭大侠偷袭了。”

    “也不一定,或许只有已经完成这个支线任务之一的人才能看到提示,否则其他人做这个支线任务就没有难度了。”孟奇皱眉说道,不相信“六道轮回之主”会如此好心,程永等大侠虽然武功高强,但依照自己目前比较浅薄的眼光看,应该还是逊色江芷微、张远山等人不少,就连戚夏都可以杀掉丁长生。

    所以,若提前知道他们被“夺心丸控制”,张远山、清景哪怕分头行事,也不会出什么意外。

    江芷微想了想,也觉得不能将“六道轮回之主”当做好人来看待,于是点头道:“我们先与戚姐姐汇合,再赶去中央位置,路上注意任务完成的提示。”

    “咦。”说着说着,她忽然咦了一声,“既然程永等四位大侠已被‘夺心丸’控制,为何隐皇堡堡主还将他们‘关’在密室?总不会他提前预知了我们要来完成任务,于是设下陷阱吧?”

    被江芷微这么一提醒,孟奇亦是察觉到其中不对之处,脱口而出:“除非陷阱的对象不是我们!”

    江芷微抿了抿因为受伤而白的嘴唇:“应是如此。”

    她停顿了一下道:“最初接受任务之时,我就有些疑惑,为何麻大侠四人会在势单力孤的情况下强闯隐皇堡,而非再找其他帮手一起行动。人多势众的道理,应该不独我们明白。”

    “应是时间紧迫,他们必须抢先阻止隐皇堡堡主的某个计划,或许就是目前中央大殿里的诡异之事,于是他们率先赶来,同时留书告知好友,以待后援,所以,也许还有一大批高手随后就到,而陷阱的对象正是他们。”孟奇与江芷微你一言我一语地猜测着事情的真相。

    “不管如何,我们也得完成任务。”江芷微摇了摇头,扶着石门艰难站起。

    “江姑娘,你伤势如何?”孟奇关心地问道,虽然他刚杀掉了高手程永,但很有自知之明,一点也不狂妄自大,明白若没有江芷微照拂,随便来两个黑衣人就能将自己干掉了,当然,这也有两人并肩作战共历生死的一番情谊在内。

    江芷微似是放弃了反驳“江姑娘”,运了运气,俏脸之上半是懊恼半是苦笑地道:“上半身倒无大碍,提气运剑只是稍有削弱,但下半身酸软,不说提纵狂奔,飞檐走壁,就连正常行走都难,需得服食丹药,静养一段时日才能恢复。”

    程永偷袭的电光石火之间,她表现出了坚毅果决的一面,没有被动防御,而是以剑还掌,置生死于度外,逼得程永收了大半掌力,以避穿胸之剑,因此,她的伤势比孟奇预料得轻很多,还有挥剑战斗之力,只是伤了下腹,行走艰难。

    “江姑娘,不如让我背你,暂代你之双腿。”孟奇性命为重,略一思索就提出了这个建议。

    江芷微啊了一声,接着细碎整齐的贝齿咬了咬嘴唇:“小和尚,我承你这番人情。”

    她的遣词造句宛如一豁达开朗义薄云天的大侠,可脸颊之上却出现了两抹可疑的红晕。

    孟奇出身现代社会,观念自然不会非常保守,笑呵呵地打趣道:“江姑娘,江湖儿女,不拘小节。”

    一边说,他一边就走到了江芷微身边,倒转长剑递到她手中。

    “这个道理,难道我会不明白?”江芷微扬了扬头,昂看着上方石壁,修长白皙的脖子似乎染上了一层薄红。

    孟奇转过身,蹲在地上,听见衣襟窸窣了几下,然后感觉到一具比预想中轻不少的身体靠了上来。

    他托住江芷微的腿弯,在一片沉默之中慢慢站起,突地嘿嘿笑了一声:“比我挑得水桶轻多了。”

    “噗。”江芷微失笑出声,“你挑得难道是铁桶?”

    她被孟奇这一逗笑,尴尬的气氛顿时荡然一空。

    “木桶,可挑不能与背比啊。”孟奇老实地回答。

    江芷微拉长腔调哦了一声:“也是……老实说,压着你这小孩子,我颇为过意不去。”

    说话中,她舞动着长剑,以适应目前的状况。

    长剑挽花,光影流转,孟奇目不转睛地看着,想要看出其中玄妙,江芷微也不阻止,大大方方任孟奇观看,反正没有心法,徒得其形。

    若非如此,与人交手之中,洗剑阁的剑法早就被偷学得一干二净了。

    “嗯,大概能挥十之五六的实力,足以一搏了。”江芷微适应之后,评估了一下。

    突然,她拍了拍孟奇肩膀,压低声音道:“小心,有人来了。”

    孟奇颇为愕然,过了几个呼吸才听到脚步之声,以及有人说话的声音:“左三右四,莫要错了。”

    看来即使没有开“耳窍”,有心法修炼,进了蓄气期,耳力也会大有长进……孟奇暗自揣测道。

    “堵到门口。”江芷微低声说道。

    孟奇没有犹豫,迈步上前,站到了石门旁边,顿时将那一帮人堵在毒气甬道里进退不得。

    他们有七八位,皆是轻便打扮,为之人是位中年儒士,左手扣着暗器道:“两位小友为何拦路?可曾见到程永程兄?”

    这时,有一尖嘴猴腮之人透过缝隙,看到了程永的尸体,失声叫道:“葛庄主,他们杀了程大侠!我认得那双靴子!”

    江芷微清脆嗓音略显低沉地道:“各位前辈,晚辈江芷微,与师尊等人前来相助麻大侠。”

    她外表和年龄一致,十六岁出头,面对一群最年轻也是三十岁往上走的武林人士,称呼起前辈来毫无压力。

    领头的葛庄主看来并非鲁莽之辈,将手一抬,阻止身后之人打出暗器,示意江芷微继续解释。

    “进了隐皇堡,我等抓了俘虏,得知麻大侠等人分别被困在堡中各处,于是师尊让我等分头救人,自己先赶往隐皇堡堡主所在。”

    “我到了此间,打开了石门,找到了程大侠,谁知程大侠却被夺心丸控制,暗中偷袭于我,让我身负重伤,而程大侠也在我反击之下遭受重创,临死反扑被真定师弟格杀。”

    江芷微半是真话半是假话地将生的事情和自己等人的来历讲了出来。

    “怎么可能?”尖嘴猴腮的汉子无法相信地说道,“小姑娘,你年纪幼小,哪怕打娘胎里就开始练功,也无法击败程大侠的!”

    他暗自惋惜,这如花似玉的小姑娘居然如此会撒谎。

    江芷微一句话也没说,挺直背,长剑如电刺出,又莫名收回。

    “你做什么?”尖嘴猴腮的汉子惊怒疑惑地喝道。

    葛庄主右手下压,示意他安静,然后拱手道:“英雄出少年,江姑娘你这手剑法足以称为大家了,哎,后浪推前浪,看到你等天资卓著的小友,我分外觉老,不知令师如何称呼?”

    “家师苏无名,隐居多年,葛庄主怕是未曾听过,嗯,家师昔年有个绰号,叫做‘天外神剑’,葛庄主可听过?”孟奇明显听出江芷微隐含笑意,顿时明白她报的是真正师父,只不过这群人肯定没听过罢了。

    虽然背对着江芷微,但孟奇似乎能够想象得到她脸上促狭的笑容。

    苏无名……咦,好像听玄心师叔提过?孟奇心中一动。

    “葛某确实孤陋寡闻,未曾见过前辈英姿,等一下还请江姑娘引见。”葛庄主见江芷微说的煞有介事,暂时放下了怀疑,决定等等再行试探,接着,他自报山门,“葛某乃落雁山庄庄主葛崇山,得好友麻良翰、程永等书信,广邀好手,前来相助,可惜迟了一日,未能与他们会合,还请两位小友让路,让我等见好友最后一面。”

    江芷微在孟奇耳畔道:“让他们进来,但只能一个一个地进来。”

    孟奇侧身,让开道路,同时戒备地看着对方,到葛崇山等人进了密室,检查程永的尸体时,才压低声音对江芷微道:“我明白了,支线任务就是让我们耽搁时间,只有这样,才会等来帮手,若我们直接去中央大殿,现在怕是已经与堡主交手,势单力孤。”

    “陷阱针对的应是他们。”江芷微同样声音很轻地回答。

    葛崇山检查完尸体,确认伤口与江芷微描述的一致,叹了口气道:“若非两位小友先开了这扇石门,也许重伤甚至死亡的就是我了。”

    话音刚落,他与江芷微同时转头看向石屋之外,只见另外一扇密门处,戚夏与一群侠客打扮之人走了出来。

    “戚姐姐,你没事吧?”江芷微欣喜地招呼道。

    “刘兄弟,令兄呢?”葛崇山则问着与戚夏并肩而行那人。

    那人皮肤黝黑,做渔夫打扮,悲戚地道:“家兄被丁长生杀害了!”

    “什么?”葛崇山等人顿时失声。

    戚夏略带后怕地道:“芷微妹妹,想不到丁大侠已经被夺心丸控制了,若非刘大侠先进去,我恐怕难以幸免,刚才还担心你们……”

    她见江芷微脸色白,但呼吸正常,悄悄松了口气。

    会合之后,众人向着中央大殿赶去,一路之上只有零星黑衣人阻拦,被轻松打。

    这个过程中,江芷微一直与孟奇熟练着互相之间的配合,到了最后,只要她口中出“左三,右斜四,后退二”等话语,孟奇就能很快完成相应步伐——这些话语都尽量的简单模糊,只有彼此能够理解,防止敌人像程永那样提前变化。

    “可惜你不懂八卦之位,我们的配合只能如此简单……”江芷微有些叹息地对孟奇说道。

    之前她提议过用八卦来表明方位,这样就不用拘泥于只能直上直下斜进斜出,可惜孟奇对八卦了解不深,短时间内无法学会。

    “总比没有好。”孟奇宽慰道。

    江芷微抬头看了看这间石屋,又看了看往前探路的葛崇山等人,有点担心地道:“这是我们约定的见面地点,张师兄等人为何还未赶到,一路之上也未见任务完成的提示。”

    从戚夏口中,她和孟奇证实了只有完成一次支线任务之人才能看到相应提示。

    “别担心,张师兄武功高强,不会有事的。”戚夏忧心忡忡地安慰她。

    啪!

    一件事物从屋外飞了进来,江芷微长剑一伸,将它点落于地。

    “啊!”江芷微和戚夏一看清楚这件事物,立刻失去控制地叫了一声,孟奇亦是非常的震惊不安。

    灰扑扑的石头地面之上,清景眉毛怒张、双目圆瞪地看着众人,可只剩脑袋了!

    ps:回到家了,今天开始,更新时间恢复到以往,早九晚七,求点击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