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玄幻魔法 > 一世之尊 > 第一卷 少年侠气 第十七章 兑换
    孟奇内心颇为抗拒,但理智让他不得不承认,江芷微说的很有道理,轻功、横练外功、刀法,这三样一兑换下来,再加上一些时日的磨练,自己绝对能脱胎换骨,不至于像这次一样,只能捡便宜杀掉程永,而且还弄得惊险万分。

    “江师妹说得很对。”不知什么时候,张远山走了过来,戚夏和齐正言跟在他身后。

    “张师兄,你兑换好了?”江芷微有点诧异地问道,她没看见张远山去中间的光柱处啊。

    张远山微微笑道:“尚未。我想着‘六道轮回之主’最初特意提到过同伴和同阵营者两个不同的词语,猜测也许我们下一次任务还是一起,所以,自作主张将戚师妹和正言师弟请了过来,希望大家在兑换前合计一下,集思广益,让每一位同伴的实力都能得到最好的增强,使得下次任务成功完成的希望增加,不至于再出现清景师弟、言香主之事。”

    说到后来,他有些黯然。

    孟奇轻轻颔,不得不承认,张远山确实有着领导一个小团队的天赋,将各方面的事情都考虑得很周详,又能照顾到别人的情绪。

    张远山看着孟奇道:“轻功、横练外功,这是真定师弟你当前之重,尤其铁布衫不仅是横练外功,还有着基础的内功心法,能让你初步凝练丹田,而且,它也能为你日后习练‘金刚不坏神功’、‘金钟罩’等少林绝学打好根基。”

    “嗯,多谢张师兄、江姑娘指点,就照你们说得办。”孟奇咬牙回答,虽然潇洒帅气风度翩翩地战胜对手很有范很让自己向往,但当前还是得以性命为重。

    张远山点了点头,又看向江芷微:“江师妹,你还差二十个善功?你是准备兑换天聪丸?”

    听到“天聪丸”,戚夏一脸果然如此的样子,齐正言则神情激动,似乎对这丹药向往已久。

    “嗯,天聪丸,一百一十个善功。”江芷微没有惊讶张远山的猜测如此之准,因为她知道,张远山也会选这个,“我与耳窍有关的九处窍穴皆已凝练完毕,只差半步就能开双耳之窍了,原本我是想着自行磨砺而开窍,但现在时不待我,只能尽快提升了,希望将来任务之间的间隔能有一段较长时日让我弥补。”

    这时,六道轮回之主的声音突然响起:“任务间隔短则一月,长则三五年。”

    “那我们下次任务呢?”张远山高声问道。

    “五百个善功兑换这个消息。”六道轮回之主一如既往地冷酷。

    江芷微吐了口气,见孟奇一脸懵懂的样子,好心地为他解释道:“开窍时,可以借特定灵丹妙药相助,但一种丹药只有一次能挥作用,下一次就需要换更好的丹药了,比如,我若用‘天聪丸’开耳窍,那开鼻窍时,就不能再用‘天聪丸’了,至少得‘天视地听丸’这个级数的丹药,价值最少六百个善功。”

    “而类似的丹药,哪怕我洗剑阁也不富裕,我若想得到,亦需做出相应贡献,或师尊用自身私藏给予。”

    “不过,若非紧迫,你最好不要靠丹药突破,这或多或少会遗留点问题,必须花费苦功弥补,否则将来大境界的跨越时,会艰难许多,当然,境界越低,弥补起来相对越容易。”

    齐正言忽然叹息了一声:“对我这等资质普通之辈而言,开窍希望或许只能寄托在这些丹药之上了,若非入了这轮回世界,我又何德何能得到一粒天聪丸……”

    当然,不少类似他的江湖人士靠着时间的洗礼,亦有机会开窍,只不过到时候或许都三四十岁了,留给将来更进一步的时间不多了。

    听到齐正言的话,孟奇顿生知己之感,看来他与自己一样都处于门派底层,上进无望,这轮回世界既是危险,又是机遇!

    “呵呵,杂物榜上可清楚地写着,能直接由‘六道轮回之主’帮你提升内力,帮你凝练窍穴,帮你开窍,帮你突破境界,只不过价格比相应丹药还贵。”戚夏笑吟吟地说道,“你需要他一手包办吗?”

    江芷微正色道:“别人直接给的,总是容易拿走,只有属于自身的,才能依仗到最后。”

    齐正言点了点头,表情波澜不惊,也不知他听没听进去。

    张远山沉吟了一下道:“江师妹,不如由我借你二十善功,让你兑换天聪丸。”

    他右手下压,止住了江芷微开口,继续说道:“我耳窍相关的九大窍穴还有两处未凝,连续依靠丹药或六道轮回之主提升,将来或许会有无法弥补的隐患,所以,我打算稳一稳,而且你实力强于我,你若得到提升,比我提升对我们帮助更大,呵呵,想不到你竟然学会了‘剑出无我’,当初苏师伯亦是开了四窍才能使出啊!”

    “‘剑出无我’乃《太上剑经》九大杀招之一,属法身级绝学,是我师父成名招式,我只是略得皮毛,即使我师父,也不敢说掌握。”江芷微知道孟奇“见识浅薄”,故意解释得比较详细。

    孟奇目光下移,玉册随话语翻动,停在了“剑出无我”之上:

    “剑出无我,《太上剑经》九大杀招之一,兑换价格,一万八千七百善功。”

    这看得孟奇暗暗翘舌,没有总纲,单纯只是招式,竟然就值这么多!大派传人果然得天独厚!

    “不管如何,等开了耳窍,江师妹你也不至于一招之后,彻底脱力。”张远山坦荡大方地说道。

    江芷微皱了皱眉:“张师兄你呢?你准备兑换什么?”

    孟奇见张远山如此行事,除了暗暗敬佩之外,亦有点庆幸之情:“还好我刚才没有拒绝借善功,否则在众人眼里,就完全被张远山的光辉形象掩盖了,小气而抠门的和尚……”

    忽然,孟奇听到江芷微的声音传入耳朵,细若蚊蝇:“我等宗门传承弟子,各种资源不会太缺,因此才能对善功如此潇洒,就仿佛受难之人,有千两银子之富友救济一两,与有一两银子之穷友救济五钱,好心虽别无二致,但后者之品格和情谊显然更值得我敬佩。”

    哈哈,孟奇顿时乐了,不知不觉,自己居然混了个人品高尚!

    刚高兴起来,孟奇忽然一惊,江芷微说话,其他人怎么没有反应?

    江芷微轻笑了一声:“传音入密的功夫,哪怕我还未开嘴窍,亦能靠内力强行使用,只不过之前受伤,运气多有阻碍,只能专心用剑。”

    张远山自然听不到江芷微对孟奇说的话,微笑回答:“正如江师妹先前所言,我长于大极守势,无法挥其攻击的能力,《真武七截经》入门又高深莫测,短时间内我无法突破,所以另寻了一门强于进攻的剑法,当然,目前只能兑换其中一式来参详一二。”

    “唔,哪派剑法?”听到剑法,江芷微整张脸似乎都在放光,美得不可逼视。

    “藏剑楼‘天残地缺一百零八剑’之‘昏天黑地’,呵呵,其实若论进攻,你们洗剑阁的剑法当算翘楚,可江师妹在此,我实在厚不起脸皮兑换参详。”张远山笑着说道。

    藏剑楼是北周门派,持剑六派之一,向来与洗剑阁并称。

    江芷微目光流转:“‘天残地缺一百零八剑’自藏剑楼根本剑法《无生十三剑》中化出,端得上搏命之剑,以后有机会,还得向张师兄讨教,对了,善功之事,多谢张师兄了。”

    孟奇悄悄看了看玉册,现这套“天残地缺一百零八剑”属于外景级剑法,价值六千善功,但若拆成总纲、不同招式兑换,则总纲是一千善功,其他招式在四十到六十善功不等,张远山挑得这招需要五十个善功,刚好将善功用尽。

    “江师妹愿意要我的善功,我荣幸至极。”张远山笑呵呵地说道,“所以,肯定不会‘九出十三归’,下个任务之后,原样还我便是。”

    噗,江芷微和戚夏都失笑出声,孟奇则尴尬地抬起头,老脸微红地看着天上流动的白云。

    “若我下个任务死掉了呢?”江芷微笑吟吟地问道。

    张远山摇了摇头,微笑道:“就当我识人不清。”

    江芷微没再多说什么,侧过头问起孟奇:“小和尚,挑好需要兑换的武功了吗?”

    孟奇刚才一边听,一边就在挑选,点了点头,指着玉册道:“按照张师兄、江姑娘你们的意见,我决定兑换《少林铁布衫》秘籍,《神行八步》秘籍,《五虎断门刀》秘籍,分别是三十善功,二十善功和三十善功,其实,我想直接兑换‘金钟罩’前三关的,可总共需要一百二十善功,只能等下次了。”

    他指的是本寺的绝技“金钟罩”,前四关属于蓄气期,分别需要二十、四十、六十和一百善功,其他类型的“金钟罩”虽然更便宜,但每一关的效果都不如这个,毕竟这个金钟罩十二关圆满的话,能证就“金刚法身”,万法难伤!

    而这门来自主世界的铁布衫正是自“金钟罩”中化出的成功法,略等于前三关练成的效果——少林武功基础醇厚,循序渐进,前三关练成,才能像这门铁布衫小成一样普通兵刃难入。

    所以,需要短时间内提高自己的孟奇,最终选择了铁布衫,而不是只兑换金钟罩第一关,不过这门铁布衫可以向金钟罩进化,孟奇打算将来重练“金钟罩”,弥补成的缺陷。

    精挑细选之下,孟奇刚好将善功用尽,其实,他原本是想兑换韦小宝学得那门“神行百变”的,但能够让一个武功低微的家伙屡次脱险,这门轻功自然不凡,哪怕属于武学末世的武功,也被归入了蓄气期最强的几种之一,价值一百个善功,所以,只能黯然放弃。

    好在孟奇后来又现了“神行八步”,看详细描述是“神行百变”的简化版,若武学天赋惊人,从中直接悟出“神行百变”也不是不可能。

    “兑换秘籍?有时间修炼吗?”戚夏忽然言道。

    孟奇皱眉摇了摇头:“若有一年时间,不成问题,不过,‘神行八步’若悟性够,很容易上手,也许一个月就能初步掌握了,基础刀法我只求入门,一个月时间应该也够。”

    韦小宝就是例子。

    江芷微想了想道:“那直接兑换‘铁布衫’修炼,掌握了这门横练功夫,你也算个不入流的高手了,至于刀法,我回门内找找,看有没有同门随手捡回来的普通刀法秘籍。”

    随手捡回来的……孟奇有点窘。

    直接修炼“铁布衫”需要翻倍的善功,剩下的刚好兑换“神行八步”。

    “芷微妹妹,回了洗剑阁,你还有机会到少林吗?而且一来一回,空耗时日。”戚夏笑吟吟地说道,“正好我这人颇爱读书,记心也好,大江帮内亦搜集了不少普通秘籍与杂学,不如我默写一份刀法给真定师弟吧。”

    说到这里,她嘿嘿笑道:“我知道张师兄、芷微妹妹你们只一心一意在自身门派武功上下苦功,对普通秘籍与杂学不过略有了解,难以复述。”

    “对,仅是实战对练时听师父讲解过别的武学。”张远山坦诚地点头。

    “所以,记得很多无用秘籍和杂学的小妹很占便宜啊。”她含笑对张远山说道,“刚才小妹就整理了一部分秘籍和杂学,兑换给了‘六道轮回之主’,多出来五十善功,呃,只要凝神回忆,自有秘籍形成。”

    “呵呵,幸好秘籍还剩部分,里面就有《五虎断门刀法》,根据‘六道轮回之主’的说法,兑换给他的武功,不能再教授他人,而未兑换给他的秘籍,若教导出去,每教导一人,可以兑换的善功减半,非自己教导的不入此列。”

    江芷微、张远山两人轻轻颔,没有多说什么,目前他们不可能违背本心将宗门武功兑换给“六道轮回之主”,哪怕已经标明这里也有,齐正言倒是若有所思地看了看手中长剑。

    “有戚姐姐提供刀法秘籍,小和尚的兑换就这么定了。”江芷微沉吟了一下,“不如先旁观小和尚兑换,我等也多点经验。”

    “好。”其他人自无意见,孟奇更是有点小激动。

    白玉广场中央,一道光柱从天而降,氤氲朦胧,仙气盎然。

    孟奇站了进去,在里面浮现的兑换谱上先点选了“直接修炼铁布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