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玄幻魔法 > 一世之尊 > 第一卷 少年侠气 第十九章 勇气
    孟奇腾得一下坐起,侧耳听着钟声,双拳在被子里悄然紧握:“是清景之死被现了?还是直接失踪?”

    这不同寻常的钟声里,真应、真观等对其他事情漠不关心的杂役僧都翻身而起,莫名惊慌,掩盖了孟奇的反常。

    大雄宝殿内,金身佛像双手结印,宝相庄严,慈悲怜悯地看着殿中众人。

    佛像正下方站着一位白眉长出脸庞垂下的老僧,他容貌清癯,着黄色僧衣,披大红袈裟,手持九环锡杖,脸藏淡金之色。

    “南无阿弥陀佛,众位施主稍安勿躁。”这老僧单手竖起,宣了一声佛号。

    他两旁分别站着近二十位披红色袈裟的僧人,有皱纹深重,苍老不堪者,有瘦削干瘪,宛如枯木者,亦有气质忧郁,儒雅成熟者。

    “哼,稍安勿躁,我派弟子在你少林遇害,你却让贫道稍安勿躁?”头戴七星冠,身着阴阳道袍的老道士双眸精光如电,直视着说话之老僧,“空闻大师,我玄天宗受邀而来,却遭逢此事,你得给我们一个公道!否则,哼!”

    他头雪白,脸庞却异常红润,不见一丝皱纹,正是鹤童颜之相。

    这老僧正是少林方丈,证得了“降龙罗汉金身”的空闻,威压江湖已有百余载。

    “阿弥陀佛,守拙施主,寺中生此等惨事,勿论凶手何人,我少林都难辞其咎。”空闻平和地说道,丝毫不见硬撑面子的表现,“可我想贵派守静施主与在场众位施主一样,更想知道凶手为谁,目的何在,还请给老衲些许时间,检查尸体,找出凶手。”

    守静道人是玄天宗掌门,据说已经触摸到了法身门槛,地榜第二。

    “空闻大师言之有理,守拙道友万勿急躁,你之悲恸,我等皆感同身受。”身着玄武道袍的中年道士手握一柄玉如意,出来劝诫了一句。

    他背后的弟子之中,张远山正眼含悲戚,双拳紧握地看着白布之上躺着的清景,其头颅与身体分开,眉毛怒张,双目圆瞪,显然死前惊怒异常。

    “居然真是如此死法……”张远山悲恸之中是又惊又愕,轮回世界中怎么死掉的,在现实里竟然也是同样死法!

    不管确实是因为自己等人之真身被投入了“轮回”,还是幻术幻境之后的伤势投影,“六道轮回之主”都足以称得上神通广大了!

    这可是在“降龙罗汉”眼皮底下完成的!

    他悄悄窥向洗剑阁弟子之中的江芷微和大江帮众人内的戚夏,只见她们脸现悲切之余,亦是难掩震惊和凝重,而齐正言只是普通弟子,没有资格随浣花剑派长辈进入大雄宝殿。

    不过玄天宗弟子在少林寺内神秘被杀之事,足以称得上惊悚了,其他年轻弟子的表情都相差仿佛,无人现他们的异常。

    守拙道人冷冷地看了真武派道士一眼:“玄元子,死的不是你家弟子,莫要装什么好人!”

    “常闻玄天宗守拙道友脾气暴烈刚直,今日所见,果然如此。”玄元子涵养不错,且知道类似清景的弟子,玄天宗虽仍有不少,损失得起,但被人如此暗杀,简直是在往他们脸上狠狠扇耳光,守拙道人岂会不暴跳如雷,所以他只是微笑回了一句,然后看向另外一边,“苏道友,你之所见呢?”

    江芷微身前站着一位模样年轻俊秀的青衣男子,看似普通,但若仔细观他,会有一种他所在空空荡荡,无我无物之感。

    这青衣男子半阖着眼睛,右手轻轻摩挲着腰间古朴长剑,声音厚重沧桑地道:“空闻大师言之有理。”

    他的声音与他的外表很不相衬,就像一位历经了世事沧桑,看破了红尘纷乱的老者。

    青衣男子说完,大雄宝殿内顿时一片安静,脾气暴烈的守拙道人竟也没有反驳,仿佛被那男子气势所夺。

    守拙道人沉默了一下,打了个稽:“还请空闻大师查看清景之伤。”

    这并不是青衣男子比空闻方丈威名更甚,实力更强,在场所有人都知道,或许将来会有这么一天,但至少现在,青衣男子与空闻神僧依然有着天渊之别,真正的原因在于,空闻方丈慈悲为怀,虚怀若谷,从不恃强凌弱,与他可以争论一下道理之曲直,而青衣男子向来不耐烦口舌,惹恼了他,从来都是一剑直来直去。

    空闻将九环锡杖交给旁边那位丰神俊朗,气质忧郁的中年和尚,缓步向前,停于清景尸体旁边,双目之中隐有点点金色佛光闪耀。

    “清景施主致命之伤在背心一掌,凶手实力为初入开窍,擅长铁掌,而脖子之伤,乃死后所为,凶器为长刀,用刀者实力在出掌者之上少许,故凶手有两人,皆是开了眼窍但深浅不一的好手。”空闻缓缓道出清景的死因,听得张远山、江芷微等人一愣一愣,他竟然还原的如此清晰真实!不愧是法身高人!

    守拙道人脸色依然铁青:“这样的结论,贫道亦能得出,可真正的凶手呢?能让两个开窍小辈潜入院落不被贫道现的凶手呢?能在少林之中逞凶而不被大师你天眼通、天耳通现的凶手呢?”

    “老衲昨日禅定,以观诸净土,怕是被真凶窥见了空子。”空闻不急不徐地说道,表情隐含歉意。

    守拙道人毫不退让:“空闻大师,你深入定中之事,怕无几人知晓,事情岂能如此凑巧?还请大师你展现金身之能,追溯真凶!”

    他这番话占着道理,玄元子等人都轻轻点头,将目光投向了空闻。

    空闻双手合十:“阿弥陀佛,老衲刚才已经试过,真凶实力不在老衲之下,已是断了‘线索’。”

    “这么说,你少林找不出凶手了?那贫道得禀报掌门师兄,请出光阴刀,自行寻觅真凶!”守拙道人又气又怒地道。

    “阿弥陀佛,老衲愧对玄天宗各位施主,愿上玉皇山向守静施主谢罪,与贵派一起寻觅真凶。”空闻面露悲悯地道。

    空闻后面的座、长老之中有几位露出了不满神色,守拙实在太咄咄逼人了,方丈又实在太软弱了!不过他们也知道,此事生的实在太蹊跷,在找不到真凶的情况下,若不如此处理,少林清誉恐将毁于一旦。

    听到空闻愿亲上玉皇山谢罪,众人都彻底愣住,守拙道人也第一次露出了尴尬表情:“空闻大师无需如此,你之诚意,贫道能感受得到,希望少林能谨守这份承诺,与鄙派一起寻觅真凶。”

    天榜第三,威压天下百余载的金身罗汉亲自上门谢罪,实在太考验他的道心了,这种事情,若没有确切证据,玄天宗也不愿意逼人太甚。

    耳中听着众位长辈议论真凶,张远山心里却思绪翻滚,老实说,虽然真武派强调弟子外出历练之事,以打磨自身,“轮回世界任务”亦算是一种另类的磨砺,但自身才开窍没多久,远远没到可以深入这等事情的地步。

    所以,他非常想摆脱“六道轮回之主”,摆脱“轮回任务”,那些神功绝学、仙兵利器、灵丹妙药,自己虽颇为眼热,可至少目前境界而言,自身并不缺乏秘籍、兵器、丹药等,而且也没到修为增长停滞或缓慢,渐渐被同门甩下的恶劣地步。

    现在,“降龙罗汉”当面,这是一个摆脱“六道轮回之主”的机会!

    法身级高人,已是神仙一流,神通广大,哪怕还不如“六道轮回之主”,应该亦能抗衡一二,保全自己等人,若非如此,“六道轮回之主”何须神秘诡异地“拉人”去完成轮回任务,直接将整个世界的高手抓进去便可。

    当然,“六道轮回之主”顾忌的可能是别的因素。

    “要不要将‘轮回世界’之事当众揭穿了,‘六道轮回之主’难道还能当着‘降龙罗汉’之面抹杀我不成?”

    “即使‘六道轮回之主’就是空闻方丈,当着各派前辈之面,他也会隐藏杀心,尽力维护我们。天下之大,法身高人可不止他一位,光是我道门的冲和前辈,在天榜之上,排名就高于他!”

    “但如果空闻方丈是与别的法身高人合作,在我泄露此事时,完全可以由另外那位高人出手抹杀,而他只需装作猝不及防,晚了一步……”

    “也许‘六道轮回之主’远远强于空闻方丈,达到了神话传说里道尊佛祖之能,可以不留痕迹地当面抹杀泄露轮回世界秘密之人……”

    “若我已开九窍,倒是可以借‘轮回世界’磨砺一番……”

    张远山思来想去,众多想法浮现,可却始终下不定决心。

    哎,他暗自叹息了一声,自己果然有着不敢行险搏命的缺陷。

    他自家知自家事,在沉稳干练之上,自己一向算是翘楚,被众多长辈称赞,遇事很少慌乱无措,但也正因为如此,想得太多,顾虑太多,在需要行险一搏时,缺乏必要的勇气,这才是自己《真武七截经》所载剑法未能入门的真正原因所在。

    想到这里,他看向江芷微,这方面,她远远胜过自己。

    目光所及,只见苏无名背后的江芷微眼观鼻,鼻观心,除了带着少许悲伤外,一副置之事外的专心模样,没有一点站出来揭露轮回世界秘密的迹象。

    张远山心中一动,想到了江芷微看着那些剑法名录时的灼热目光,于是内心苦笑了一声,暗自摇了摇头。

    “方丈大师,晚辈有一事禀报,关系清景之死。”突然,戚夏的声音传入了张远山的耳朵。

    他愕然看去,看到了一张隐含决绝神色的俏脸。

    仿佛在数着地上蚂蚁的江芷微也惊愕抬头。